首頁 > 都市 >

皇妃九歲半,掀桌造反她都乾!

皇妃九歲半,掀桌造反她都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洛溪
  • 更新時間:2024-06-13 11:25:28
皇妃九歲半,掀桌造反她都乾!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薑皇後看著今日十分聽話懂事的謝元棠,心下一位她將話聽進去了,鬆了口氣臉色一變擺出嚴母的架子來。

「如此,那本宮便有話直說了,元棠你得你父皇喜愛是好事,但正因如此更要以身作則,你身份雖是謝家嫡女,但到底來自鄉野,行為言語粗鄙,本宮讓桂嬤嬤教你規矩,你要好生學,本宮這是為你好。」

「什麼時候學會了,什麼時候再吃晚飯。」

謝元棠:「嗯嗯嗯。」

薑皇後蹙了蹙眉,總覺得謝元棠的態度有哪裡怪怪的。

謝元棠低:是是是,對對對,嗯嗯嗯。

薑皇後給桂嬤嬤使了個眼色。

桂嬤嬤笑著上前:「小皇妃,奴婢開始教您規矩,您可要看好了。」

「今日咱們先學站……」

「學不了!」

桂嬤嬤話都冇說完,謝元棠就抬手打斷。

桂嬤嬤臉色難看,薑皇後皺起眉頭:「你說什麼?」

謝元棠指指自己的腳:「皇後孃娘,我的腳崴了,父皇也知道哦~」

說罷,她轉頭看看桂嬤嬤,笑嘻嘻道:「所以今天人家站不了一點呢!」

桂嬤嬤恨恨咬牙:「那就學坐!」

「這總能學了吧?」

謝元棠點點頭:「可以學,我屁股好著呢!」

桂嬤嬤:「……」誰問你屁股了!

她覺得自己再跟謝元棠說兩句話會被她氣死,冷哼一聲轉頭走到椅子旁:「皇室中人,一舉一動都代表皇室的高貴和優雅,坐要有坐相,輕盈,挺拔……」

「小皇妃看清了吧?」

謝元棠搖頭:「冇看清,你再坐一遍。」

桂嬤嬤:「……」

她站起身重新坐:「皇室中人,一舉一動都……看清了嗎?」

「冇有,你再來一遍。」

「皇室中人……」

「再來一遍。」

第五遍後,桂嬤嬤臉都綠了:「小皇妃,您在逗奴婢玩嗎?」

謝元棠大眼睛一彎,笑眯眯道:「哎呀,桂嬤嬤你才發現呀?」

桂嬤嬤:「……」

「哎喲開個玩笑嘛,嬤嬤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謝元棠轉頭看著薑皇後:「皇後孃娘不會也生氣了吧?棠棠是把你們當一家人纔會開玩笑的呢~」

薑皇後:「……本宮冇生你的氣,不過你快點坐吧。」

「哎,好嘞。」

謝元棠走過去,學著桂嬤嬤的樣子,走到椅子旁,微微一笑道:「嬤嬤看好了喲~」

說完,她輕輕抬手,緩緩坐下。

一舉一動都跟方纔桂嬤嬤的一模一樣!

桂嬤嬤愣了下,想要挑錯都一時挑不出來。

謝元棠見她這樣,笑著往後一靠椅背:「怎麼樣桂嬤嬤,我學的對嗎?」

桂嬤嬤本來冇揪著錯,但見她往後一靠,就跟見到了雞蛋裡的骨頭似的,瞬間眼睛一亮道:「方纔對了,但這會兒又錯了。」

謝元棠:「那你再坐一遍我看看。」

桂嬤嬤:「……不了。」

「小皇妃您坐著別動,奴婢親自教導您哪裡錯了。」

她說著朝謝元棠走過去。

與此同時,薑皇後站起身道:「元棠,你好好跟著桂嬤嬤學,本宮喝了藥有些乏了。」

說罷朝桂嬤嬤使了個眼色,才走了出去。

一時間廳中隻剩下桂嬤嬤和謝元棠兩人。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小皇妃別怕,奴婢會好好教您的。」

桂嬤嬤走到謝元棠身後,慢慢朝她伸出手。

謝元棠挑了挑眉,嘴角弧度勾得更深了。

「我不怕呀,嬤嬤你儘管來,棠棠很喜歡被你調教呢~」

每一次她的喪屍們想調教她,都被她反過來調教了!

桂嬤嬤聽不出她話裡的「期待」,隻眼神一狠,一手按住謝元棠的肩膀,一手從袖子裡掏出繡花針來,朝著謝元棠的腰背就紮了下去!

小妮子,我紮死你!

就在那針尖要碰到謝元棠的一瞬間,謝元棠微微一笑,抬起「崴了的」小腳猛地踢在椅子腿兒上!

同時小手一抬,抓著桂嬤嬤放在她肩頭的手就是用力一拉!

剎那間,椅子腿往後磕在桂嬤嬤腿上。

椅背往前頂著桂嬤嬤的胸肚。

偏偏謝元棠還拉扯著她的胳膊,讓她整個人都抻在椅子上!

「哐當!」

「哎喲!」

椅子裂在地上!

桂嬤嬤裂在椅子上!

看著抱著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滾的桂嬤嬤,謝元棠驚呼一聲,跑過去扶住她:「哎呀桂嬤嬤,你怎麼就摔了呢?怎麼這麼不小心?難道是年紀大了老眼昏花快死了?」

桂嬤嬤:「……」你才快死了!

她手裡捏著針,嫉恨地盯著謝元棠,咬牙道:「小皇妃,你既然不聽話,可就別怪奴婢不客氣了!」

說著也不再隱藏,捏著針就朝謝元棠紮過去。

謝元棠:「嘿嘿~」

桂嬤嬤:?

謝元棠笑著道:「針刑嘛,我懂,宮鬥戲必備!」

桂嬤嬤:??

謝元棠開心極了:「真巧,我也有針!」

桂嬤嬤:???

下一瞬,不等她的繡花針碰到謝元棠,謝元棠就反手三枚銀針,快速地紮進了她大腿上!

桂嬤嬤:「啊啊啊!」

謝元棠掄起一條椅子腿,「哐哐」兩下砸在她手上,將她手裡的繡花針踢得倍兒遠。

「老登,想紮我?想毛呢!」

三枚銀針拿出來,紮進去!

桂嬤嬤:「啊啊啊啊!」

再拿,再紮!

桂嬤嬤:「你敢對我,皇後孃娘不會放過……啊啊啊啊!」

紮紮紮!

桂嬤嬤:「啊啊啊救命……嗝!」

暈死過去了!

謝元棠站起身,低頭看了眼桂嬤嬤,冷笑一聲,拍拍手跳窗走人!

想搞她?

能在末世那種地方活下來的人,什麼冇見過!

謝元棠跳出窗戶,繞著人少的地方跑。

她跟司徒硯約好了,在西側門見。

什麼學規矩?

她腦子又冇病,怎麼可能乖乖留在惠坤宮讓人折磨!

謝元棠心裡一邊吐槽,一邊加快步伐。

隻是冇跑多遠,就聽見身後傳來的響聲:「快,小皇妃就朝這個方向跑了。」

「皇後孃娘可說了,務必將人帶回來!」

謝元棠:「……」

她看看左右,想也不想就朝最近的宮殿跑了進去。

那殿門半開著,也冇什麼人把守,謝元棠小小一隻一閃身就躲了進去。

剛反關上殿門,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道好聽的男聲:

「你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