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華娛1997

華娛1997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胖一點
  • 更新時間:2024-06-12 04:58:44
華娛1997

簡介:簡介:關於華娛1997:1997年初,獲得了後世資深娛樂小編記憶的曹軒,參演央視四大名著最後一部的《水滸傳》。史上最帥西門大官人出爐……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9月中旬,《穿越時空的愛戀》大結局,最終拿下11.7的全劇平均收視率,暫時位列京城2001年度收視冠軍。

在今年全年收視率排行榜上,排在第三,僅次於《笑傲江湖》和《大宅門》。

這個成績連曹軒都冇想到,他知道這部劇原時空挺火,但冇想到能火到這個程度,收視率破10。

思來想去,隻能歸功於對部分劇情升級優化,加上捨得在宣傳上下功夫,以及首播換成京城台的優秀平台。

多方因素,拿下了比原時空更好的成績。

之前的《笑傲江湖》就是如此,《穿越時空的愛戀》複刻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要知道,曹軒連自己都捨出去了,拉著胡婧炒緋聞,光是這些曝光也能值1~3個收視率百分點了。

根據對賭協議,繁星入賬1200萬,更給力的是後續的二三輪和貼片廣告。

2000萬保底,如果碰上出手大方的,3000萬的目標也未必不能衝一衝。

這可是全年收視率前三的作品,同等成績下,這個收益算偏低了,好在成本不高,換算下來,賺的也不少。

而且拋開《穿越時空的愛戀》這部劇本身的直接利潤,各方隱性福利也不少,

最直觀的就是捧紅了胡婧,仙仙郡主現在紅得發紫,名頭直逼上半年曹軒的令狐沖和陳保國的白七爺。

胡婧也成功打破一般當紅小花的桎梏,直接晉升新生代頂流,漸漸真正開始和趙、章、周等人齊名。

與此同時,這次還打響了繁星劇的名氣。

《西遊記後傳》和《穿越時空的愛戀》,連續兩部劇收視爆紅,後者更是堪稱年度爆款。

許多電視台都注意到了曹軒旗下的這家影視公司,對其項目興趣不弱。

連帶著《燕雙鷹》和《金粉世家》的發行談判都有了利好的轉變。

更讓曹軒高興的是,《穿越時空的愛戀》播出末尾,正趕上央視延期播出的《情深深雨濛濛》上線。

當時《穿越時空的愛戀》最當紅,硬生生把後者壓在身下兩天。

這無形之中拉低了《情深深雨濛濛》的平均收視率,算是削弱了競爭對手,給《笑傲江湖》衝擊年度收視冠軍助了把力。

並且,胡婧也算是正麵壓製了同為當紅花旦的趙那啥。

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勝利,並不值得大書特書,但這畢竟是內地這幫小花唯一一個正麵對敵的勝績。

即便還不至於威脅到某人的新生代第一女星光環,卻也展現了一波內地新晉頂流的實力。

而且除了收視率碰了一波,兩人還在音樂排行榜上殺了一回。

《情深深雨濛濛》上映之後,很快接檔《穿越時空的愛戀》迅速走紅。

兩首片頭片尾曲《離彆的車站》和《好想好想》也火了,並在短時間內先後殺進排行榜前十。

而在此之前,《穿越時空的愛戀》的片頭片尾曲也拿下過該成就。

主題曲《愛的供養》一直穩居前十,巔峰時殺進前三,現在在五、六位徘徊。

另一首片頭曲《太多》,也曾殺進前十,現在在十三位前後晃盪,偶爾逆襲一把。

值得一提的是,《太多》這首歌原時空是《烏龍闖情關》的主題曲,現在亦然。

但是因為《穿越時空的愛戀》提前一年多播出,導致喝了頭湯,10月份播的《烏龍闖情關》自動淪為“二手主題曲”。

古巨基的《好想好想》成績不錯,在排行榜的排名也挺穩定,但是趙那啥唱的《離彆的車站》,靠人氣衝進前十幾天後,就被另一首擠出前十。

嗯,那首歌的名字是《斷橋殘雪》。

曹某人新專輯《中國風》的第二首打榜歌曲,憑藉唯美古風意境的風格,又給如日中天的中國風添了一把新火。

如果說《東風破》和《菊花台》,是中國古元素 流行音樂,雙方糅合交彙對等,相對更通俗易懂。

那麼《斷橋殘雪》就偏古風意境,編曲更古典一些,多用民樂,古元素對比流行樂更占比更多。

從某種意義上,兩首歌是中國風的兩個分支,也是兩個周、許原創歌手自己對中國風音樂各自的理解。

原時空兩人也各有擁躉,相對來說,許的模仿者更多,不是說周冇人學,而是學不到精髓。

而且就算掌握住訣竅,創作出同種風格的歌曲,唱出來和周傑綸的感覺不一樣。

他的個人風格實在太濃烈,號稱學其者死。

不過現在的兩個風格都屬於曹軒,外人也隻以為曹軒是在對中國風做新嘗試。

《斷橋殘雪》推出後,頗受好評,在排行榜的排名一路飆升,還帶動了《菊花台》和小周新放出來的《紅塵客棧》。

排行榜前十,中國風歌曲占據四席,再加上事先《繁星璀璨》的歌,胡婧的《愛的供養》、孫燕孜的《小幸運》。

排行榜再次上演【曹軒內戰】,到處都是他寫的歌,某人也順帶腳成了炮灰。

雖然有疑似夫妻檔合夥欺負人的嫌疑,但在更多人看來,某人是第二次敗在胡婧手下。

也就是《情深深雨濛濛》正火,不久前還有一個破香江票房紀錄的《少林足球》,不然真有人唱衰。

曹軒一直冇理會這事,也冇讓公司和胡婧迴應。

等到11月,x旗門事件發生,某人就是人人喊打過街老鼠,老實消停了一兩年纔敢出來。

胡婧冇必要和其比,大家不是一路人,冇必要強行湊。

………

繁星相關項目在9月一路高歌猛進,斬獲頗豐之際,大洋彼岸四架飛機也搞出了個小火花。

燈哥一舉成為世界名人。

這個事後世一直有人扒是自導自演,真假不知,但是曹軒看各方報道確實不像是假的,至少樓是真炸了。

國內不少人還是挺開心的,99年和今年4月1號的事件,弄的雙方關係極差。

至少在民間,對這事幸災樂禍者不少。

聽說還有放鞭炮的,曹軒冇搞,太張揚了,隻能回家陪著老爹放《好日子》聽。

現在大家都顧著高興,其實從後世看來,這件事影響還是很大的,老美戰略重心轉移,也給我們爭取了一些發展時間。

曹軒插手不了國家大事,但是娛樂從業者角度來說。

911事件發生之後,美國方麵也出現了不少思想新浪潮。

所以,曹軒琢磨是不是可以分杯羹,搞點治癒歌曲圈錢…嗯,安撫美國民眾受傷的心靈,或者抽冷子給丫來幾首批判歌曲,陰陽怪氣一波。

這可不是曹軒吃飽了罵廚子,而是站在人類道德高處高地,針對一些不自由、不人權的現象給予批判和警示。

嗯,老bbc了………

9月末,曹軒前往湘省參加《快樂大本營》錄製,為即將發售的新專輯助力。

不過去湘省之前,曹軒先繞道來了一趟魔都,經過了大半年的籌備,盒子遊戲與盛大於9月28日推出了《熱血傳奇》公測版。

作為曹軒日益期待的現金奶牛,於情於理,他都要過來看看。

在盛大公司,曹軒見到了未來的中國首富陳天喬。

老陳長相很樸實,冇有傑克馬骨骼驚奇,冇有小馬哥斯文內斂,放在路邊,冇人會認為這是一個公司老總。

但是曹軒對他的初印象很深,陳天喬長相普通,但眼神淩厲且堅定。

專業的演員善於模仿和觀察,曹軒時常就愛琢磨人。

看到陳天喬,他就在想如果自己演戲時,運用這種這種情緒和微表情,那麼角色應該是個什麼樣的身份和人設。

冇過多久,他就勾勒出了一個大致形象——野心勃勃,不甘人下的一代“梟雄”!

“陳總,辛苦辛苦,這邊全賴你掌控大局。”

“曹總客氣了,合作各有分工嘛。”

雙方心照不宣的寒暄了幾句,來了幾句片湯話,然後曹軒就聽盒子遊戲的相關負責人給他彙報運營進度。

其實到了將近10月份,盒子遊戲明麵上已經和曹軒冇有任何關係。

這也是曹軒最先做出“切割”的企業,畢竟現階段,遊戲商名氣太臭,一邊倒的罵賺昧良心錢,甚至彆說現在,就是後世也冇幾個不捱罵的。

曹軒冇指著能瞞過所有人,但這鍋能扔多少到彆人背上就扔多少。

雖然盒子遊戲看似和曹軒無關,但盛大和盒子的人都明白,誰纔是這款《熱血傳奇》遊戲的真正的老闆。

“……目前遊戲上線的前兩天的數據還不錯,我們也是正在加緊通過運營商鋪貨。

陳總這邊也是聽從您的建議,對魔都周邊網吧進行了一定地推,後續會根據效果,製定更周密詳細的計劃。”

曹軒聽了一下彙報,有些專業詞彙和事務他聽不太懂。

不過不要緊,後續盒子遊戲那邊會做專門的書麵報告給曹軒及他聘請的商業顧問團隊看。

這個商業顧問團隊,曹軒從入股企鵝之後就開始籌備組建,專門針對他不懂的領域的報告進行稽覈檢視。

目的很簡單,保證曹軒不被當成外行坑。

防人之心不可無,企鵝曹軒不參與具體運營,盒子遊戲他許多事情都是放權督管,牽扯幾億甚至幾十億的買賣,難保有人起小心思,給他玩套路。

商業顧問團隊就是防止這點,要是真被曹軒查出來有什麼貓膩,就彆怪他不客氣。

曹軒從來不是什麼活菩薩,關鍵時刻,他有的是手段“合理合法”的處理某些事情………

針對一些具體遊戲運營方麵的事務,曹軒不懂,也不會輕易插手,他其實最關心的一點,是遊戲什麼時候盈利。

“兩個月公測,如果各方麵數據合格,直接可以點卡收費。”

陳天喬也最關心這點,說白了大家是商人,前期做的再好,關鍵還是要看產品能賺多少錢。

甚至來說,陳天喬比曹軒更渴望《熱血傳奇》的成功。

如果這款遊戲失敗,曹軒大不了扔幾百萬,以他現在的身家,還不至於傷筋動骨,但陳天喬卻很難有機會再賭下一款新遊戲了。

胖一點提示您:看後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