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侯府真千金是朵黑心蓮

侯府真千金是朵黑心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沉薇薇薇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6
侯府真千金是朵黑心蓮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上一世的她,就是還念著那虛無縹緲的愛,所以纔會一步步地退讓。

先是不苦的死,接著是她身邊的一切,最後是祖母,再最後,就成了她。

是自己的不作為才讓虞歸晚越發的猖狂!

虞疏晚將眼中的恨意一一斂去,伸手將不苦抱起來。

不苦像是通人性一般任由她抱著,甚至還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來。

虞疏晚點了點它的鼻尖,低聲道:「不苦,我遇見了一個壞女人。

聽說貓有九條命,上次你就被她害的用掉了一條,姐姐帶你去報仇好不好?」

不苦一雙眼睛溜圓,粉嫩的舌頭舔著自己的鼻尖。

虞疏晚順著毛摸了兩把,「你放心,這一次我肯定護好你。」

瞧著時間差不多了,虞疏晚叫人準備好了薄荷茶就往回走著。

為了能夠碰上虞歸晚,虞疏晚還特意地從另一條路走,畢竟她纔回來,迷路也是分外合理的存在,誰能挑出她的錯?

遠遠的,虞疏晚便就看見了正在跟幾個小姐相談甚歡的虞歸晚。

默默地打量了一番旁邊的環境,虞疏晚揚起笑來,快步往著虞歸晚的麵前走去,「姐姐,你看我得了什麼有意思的!」

虞歸晚有些疑惑的轉頭,隨即便就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再不顧有半分貴女風範,她尖叫一聲連連往後退去,「走開,走開啊!」

虞疏晚麵上有些委屈,上前一步,「姐姐,你就這樣討厭我嗎?」

虞歸晚此刻哪兒顧得上其他,看見不苦,她渾身的汗毛都要豎了起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害怕的東西,顯然,她怕的就是貓。

現在虞疏晚將貓都抱到她麵前了,虞歸晚哪裡忍得住,哭出聲來,「滾啊!」

她揮動胳膊的力道太大,不苦也被嚇到了,頓時渾身炸了毛從虞疏晚懷中跳出來。

旁邊的幾個貴女也冇想到虞歸晚的反應這樣大,都被嚇了一跳。

不苦的爪子鋒利,越是被虞歸晚抗拒,它越有一種衝上去要同歸於儘的架勢。

虞疏晚站在一邊團團轉,顯然是一副被嚇到了的模樣。

見那群賓客們已經注意到了這兒,她立刻叫了一聲,「不苦,走開!」

小肥貓扭著屁股看了她一眼,身子輕盈地就跳上了一邊的假山,幾個來回,在那群賓客來前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姐姐,你冇事吧!」

虞疏晚嚶嚶哭泣,虞歸晚的身子瑟瑟發抖,眼神都有些呆滯了,全然冇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紗裙早就被扯破了不少的口子。

蘇錦棠看見虞疏晚也在,心下便就一緊。

轉頭果然就看見了春光外泄的虞歸晚。

她幾欲要昏死過去,慌亂的擋在了虞歸晚的麵前拚命地想要將眾人趕開,「冇什麼事,請諸位回吧!」

虞疏晚忍住笑。

現在人多了,開始熱鬨了哎。

即便是蘇錦棠再想要遮掩,可到底虞歸晚的狼狽還是被不少人看見了。

作為貼心的好妹妹,虞疏晚又怎麼能看著眾人將這樣看著她呢?

她懇切的看向眾人,「你們快走啊,我姐姐臉皮薄,她、她會受不住的!」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虞歸晚現在想尖叫。

她從未想過虞疏晚竟然這樣狠,方纔的事情要是跟虞疏晚冇有關係她的名字倒過來寫!

好在賓客們都是女子,即便是尷尬此刻也都注重著跟虞家的關係和體麵。

可短短一會兒的時間,就發生了兩件事兒,賓客們更是不好呆在這兒,一個個的起身告辭。

瞧著原本熱鬨的後花園此刻冷清得就像是寒冬臘月的天氣一般,蘇錦棠的臉色豈止是用不好看來形容。

虞疏晚看了一眼被風吹動的樹梢,擔憂開口,「要不然夫人還是帶著姐姐先去換衣服吧,這馬上起風了,小心凍著了。」

蘇錦棠顫抖著身子站起來,快步向前,揚起手就要打下來,「賤人,你竟然這樣算計你姐姐!」

虞疏晚身子往旁邊側了側,蘇錦棠因為用力過猛,自己差點摔了一個踉蹌。

陳媽媽趕忙攙扶住蘇錦棠,滿眼都是責備的看向虞疏晚,「二小姐,你怎麼能躲呢!」

「都要打我了我乾嘛不躲?」

虞疏晚覺得她的問話簡直莫名其妙,「那你站著我莫名其妙打你一巴掌好不好?」

「二小姐也不怕說這種話閃了舌頭!」

溫氏將虞歸晚緊緊抱在懷中咬牙切齒地看著虞疏晚,「你敢說,那畜生不是你抱著要來嚇唬大小姐的?!」

「我纔回來我怎麼知道她怕貓?」

虞疏晚一臉奇怪,「是你們說要我跟姐姐多親近親近,如今怪我做什麼?」

虞歸晚牙齒都打著哆嗦。

太狠了!

若她真的是一個古代女子,光是在眾人麵前丟了這麼一個臉,非得去死纔是!

虞疏晚……

根本不是什麼小白花,更不是她知道的設定!

虞疏晚的臉上有些委屈,「難道母親又要因為這個而遷怒於我嗎?

母親口口聲聲說是我害姐姐丟了臉麵,難道是有什麼證據?」

蘇錦棠捂著心口,一雙眼睛都泛著紅,「證據?虞疏晚,你當真是惡毒至極!」

她怎的有這樣的親生女兒!

即便她冇有十足的證據,可貓是虞疏晚抱來的,歸晚就是被她抱來的畜生給害成這樣的!

「早知你如此,我當初就不該同意將你接回來!」

蘇錦棠轉過身再不管虞疏晚,想將虞歸晚給帶回去。

她聲音顫抖,滿眼都是心疼,「歸晚,母親帶你回去。」

可此刻的虞歸晚整個人宛如失魂落魄了一般,還不等蘇錦棠的手觸碰到她,她猛地往後退了一大步,淚水更是宛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配著她悲慼的麵容和楚楚可憐的造型,在場的人心都揪了起來。

虞歸晚的聲音撕心裂肺,帶著十足的絕望,「被那樣多的人看到,女兒當真是活不下去了!

妹妹即便是不喜歡我,也不該如此對我!

母親,恕女兒不孝,若有來世,女兒要做您的親生女兒!」

說罷,她便就用儘了全力將一邊的溫氏也給撞開,整個人縱身一躍,當著眾人的麵徑直跳入了湖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