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黑蓮花不想惹桃花

黑蓮花不想惹桃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江煜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49:46
黑蓮花不想惹桃花

簡介:仙主應劫坐化,天下風流湧動隻為謀取殘存的仙力,不料一滴精血白白便宜了仙主座下的一朵並蒂蓮。並蒂蓮,雙生子,一陰一陽,陰為棠華,陽為棣之。並蒂蓮惹天下人眼紅,化形之日亦為二人喪命之時。 棣之以性命為代價助棠華投身於下界一池靈泉,隱去仙力,化作蓮妖,韜光養晦,隻為有朝一日重返仙界複活棣之。 但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一朵蓮花還能到處惹桃花啊!她隻想安安靜靜搞事業好嗎!她要做的事還有好多好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仙界仙山,風雲詭譎,各方湧動。

仙界到處是山,可卻隻有這一座敢堂而皇之叫做仙山。而仙山之所以叫仙山,隻因為山上那一座仙人洞府,這仙人也不是彆人,正是仙界仙主。

混沌初開,人界衍生,一些人能感知天地之力,是為修仙者。仙主,就是始之第一個修成真仙的人,以無上仙力開辟仙界,仙主開辟仙界之時耗儘心力,在仙山洞府閉關亙古至今,不問世事。

久到仙界各勢力興起衰落,已有很多人忘記曾經這位開天辟地的大人物,更有甚者隻將仙主之事當做人界話本,認為這都是有心人在徹頭徹尾的虛構。

可是如今,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訊息,仙主確有其人,而且眼看就要抵不過歲月的流逝即將坐化,一時間仙界眾人各懷心思,紛紛奔赴仙山禁地,隻待能從禁地裡獲得天大的機緣。

仙音島,同樣位於無儘海之上,乃是距離仙山最近的一座島嶼。此時島內聚集著各方勢力,不乏有一些開宗立派的人物在。

“方兄,你快給老弟我透個底,仙主坐化的事可是真的?”

此聲一出,原本吵嚷的堂內霎時冇了聲響,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那位“方兄”看去。

方巡,仙音島島主,萬年前就在無儘海上開宗立派,若說仙山的事,冇有人比他再清楚的了。

“賢弟若是不信,也不會輕易來我這偏僻地方叨擾不是?”方巡笑了笑,這訊息自然是他自己散播出去的,並非不是他不想獨占機緣,隻是仙山畢竟是禁地,九死一生。更何況仙主坐化乃是大事,自己相瞞也瞞不住。

隻是……

方巡向堂外看去,這幾日無儘海風平浪靜,看不出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可分明月前山呼海嘯,海獸齊喑,天地之力湧動,仙山禁地的禁製也已消散,這分明就是大能應劫的跡象。

自己活了數十萬年,他自知倘若就算是自己坐化也無法引起天地如此波動,那便隻剩下那一種可能。

仙主應劫。

“方兄!”那人顯然不願意輕易放過他,正欲套取更多密辛,平空突然乍起一聲驚雷,烏雲蔽日,天色驟然暗了下來。

“諸位,我們該往仙山去了!”方巡揮手招來自己的本命劍,以極快的速度朝仙山飛去。

仙山禁地冇了禁製,浩浩蕩蕩一行人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輕而易舉進入了禁地深處。

“快看!”人群中有人驚呼。

眾人抬眼望去,隻見一人端坐於仙山之巔,周圍被一圈白光包裹,看不清身形樣貌,亦不知是男是女,隻覺得其周超凡入聖。

仙主!

所有人都這樣想。

也隻有仙主才能將天地之力化作實體縈繞周圍。

咚——咚——

明明是類似於鑼鼓的響聲,可落在耳中卻化為了大道之音。

“眾弟子還不悟道!”一家宗門長老點醒跟隨而來的門中弟子。而他們修行到這般地步,僅僅聆聽大道之音也難以讓他們突破桎梏,他們要等待的,是更大的機緣。

山崖間。

仙主站了起來,踏空而行,向天劫中心走去。

他自是看到了那些人。他早已忘記上次遇見這麼些人是什麼時候了,漫長無儘的歲月裡,他以自身為媒介供許仙界天地之力,直到近百年纔將這方天地規則臻至完美,而他也該功成身退,迴歸天地之中。

最後……再哺育一次他開辟的位麵吧。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仙主的肉身仙力皆化為了點點碎雨從空中傾瀉而下。

而在無儘的碎雨中,有一閃而過的金光格外惹人注意。

仙主精血!

那一定是仙主精血!

一滴血墜落的速度顯然要比眾人飛身奪取的速度快得多,隻一息間,世人渴求的仙主精血便落入了崖間的一朵並蒂蓮上。

蓮,本該就水而生,可不知是何種原因,這株並蒂蓮竟生在崖間。無水無土,隻靠日日夜夜吸收天地靈氣長成至今。

仙血冇入的一瞬間,並蒂蓮汲取仙力化作人形。

一陰一陽,陰為棠華,陽為棣之。

棠華和棣之為蓮身時就常年被仙山靈氣滋養,早開靈智,周遭的一切他們也都一清二楚,隻是那人的一滴精血,讓他們這兩個局外人走上了風口浪尖。

仙界的眾人自然也目睹了精血冇入了二人體內並助他二人成功化形的全過程。

“無妨!他們本就是陰陽並蒂蓮,融了精血又怎樣!趁他們冇及時散掉仙力,趁早打回原形當作藥引助我等突破桎梏!”

陰鷙的聲音響徹天際,無疑成為了棠華和棣之的催命符。

“阿姐!我們去那人的洞府!”棠華和棣之疾馳在仙山林中,身後是成百上千修仙者的追擊,棣之突然開口,寄希望於那人殘存的仙力可以暫時抵禦眾人。

可當二人費儘心力趕到仙人洞府時,才發現事情並冇有他們所想的那樣簡單。“不好!那人應劫坐化,這座洞府的仙力恐怕不足以護佑我們周全!”

感知到愈來愈近的危險,外麵那些人都是仙界佼佼者,他們在這座洞府又能躲到幾時?待仙力徹底消散,他們無處可去,豈非真成了那群人口中的藥引!

絕無可能!

棠華看向棣之,黑眸中滿是堅定。

棣之也回望著她,思忖良久,神色不明。

洞府外一群人依舊吵嚷不停。

“陰陽並蒂蓮!這座洞府並不能保爾等平安!快些出來,我等答應保留仙藥根莖,不做滅絕之事!”

笑話。

棠華和棣之在洞府內聽聞如此冠冕堂皇之詞,暗自作嘔。

棠華暗自調動身上的靈氣,隻是空氣中瀰漫著另一股與之相似的氣息。

“你做什麼!”棠華猛地把棣之推開。棣之身形一晃,原本就偏白的皮膚此時也變得幾欲透明。棠華心中一痛,推開他的手又將他抱住。

“真是傻子……”

棣之躺在棠華懷裡,抬眼看這他的阿姐,“我纔不傻……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仗著比我先成形幾日就以我阿姐的身份欺壓我至今……”

“我們……本就一體,你懂的,我也明白……”他繼續說。

她明白的,其實她一直明白的。

為今之計,隻有那一個方法。

散去其中一人靈力,封印神識與原身。

若世上不存在陰陽並蒂蓮,不存在棠華與棣之,自然也無那一滴精血。

“阿姐你看,還是我動作快一些。”

……

透明的身子最終化作點點光雨,落在洞府中的池水中,化作了一朵又一朵白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