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豪門惡毒女配隻想要钜額離婚費

豪門惡毒女配隻想要钜額離婚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寧雙雙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7:50
豪門惡毒女配隻想要钜額離婚費

簡介:【貪財囂張大明星×禁慾冰山悶騷男】 視角1:寧雙雙熬夜追書,成功觸發穿書套餐 好訊息是她爸是總裁,她媽是總裁,她老公也是總裁,妥妥的豪門標配 壞訊息是她穿成了小說中為愛作天作地、男女主最大絆腳石,最後鬱鬱寡歡而亡的惡毒女配 係統10083字正腔圓地播報:“恭喜你,現在有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A選項是和殷兆光離婚,根據離婚時分得的財產十倍返還為獎金 離婚後,你將封心鎖愛,流連花叢,過著揮霍無度的麻木生活 B選項是……” 寧雙雙一聽:“AAAAAAAAAAA!” 係統10083:“我還冇念B選項” 寧雙雙:“我知道,但是我就選A 對天發誓,不是貪圖流連花叢,我單純就想體驗一下揮霍無度的生活!” 從此,為了钜額離婚費,她開始了兢兢業業的惡毒女配生涯 視角2:兩年前,殷兆光和寧雙雙成為了協約夫妻 隻是她惹出的麻煩層出不窮,殷兆光忍無可忍提出離婚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一場車禍 他聽見愛他愛得深切的妻子心聲: (真是純純傻帽,整整一年,我是早安晚安一次不落,比他親爹問候他的次數都多,就算是冰塊也該捂熱了吧,現在好不容易熬到離婚,離婚費還一毛不拔,真想一巴掌把他從床上拍醒!) 殷兆光如她的心願,成功被她氣醒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寧雙雙又一次細心地整理著自己的著裝。

她換下笨重的主持禮服,特意挑選了一件剪裁合體的淡藍色連衣裙,顯得既淑女又不失活力。

她輕輕地轉動身體,裙襬隨之飄動,彷彿一朵盛開的花朵。

“小安,你看這樣可以嗎?”

寧雙雙轉過身,微笑著詢問小安的意見。

小安連忙點頭稱讚道:“超美!

但是,雙雙姐,你想聽實話嗎?”

寧雙雙聽了小安的誇獎,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你說就是了,我什麼時候拘著你,不準說話了?”

小安大著膽子說:“在你身邊做助理以來,我懷疑過你的智商,但是從來冇有懷疑過你的美貌。”

她佯裝生氣,錘了一下小安的肩膀:“智商也不準懷疑。”

今天,成敗就在此一舉。

寧雙雙轉身走到桌邊,心滿意足地看著桌麵上擺放的殷兆光喜歡吃的菜。

雖然家常,但都是她認真研究菜譜,一點一點親手為他準備的,想到這她的心中充滿了期待。

鮮嫩滑口的白切雞、清香西溢的清蒸鱸魚、酸甜適中的糖醋排骨等菜肴,都散發著誘人的香氣,讓人垂涎欲滴。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寧雙雙站在窗前,望著遠方,希望這次能得償所願。

終於,門外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

寧雙雙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知道,她等待的人終於來了。

時隔一年,兩人再次見麵總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隻是氛圍之中不是夫妻間的甜蜜,而是略帶陌生的尷尬。

殷兆光並不想見到寧雙雙,一年前的那次尷尬場景,至今仍在他的心頭縈繞,如同一根難以拔出的刺。

她的誘惑、她的淚水、她的指責,都像是鋒利的刀片,一次次割裂他的心。

然而,寧雙雙似乎並冇有察覺到他複雜的心情。

這一年來,她以各種方式刷存在感,即使他己經遠在國外,也依然能夠從各種訊息渠道中感受到她的存在。

她的訊息如同無形的鎖鏈,將他牢牢捆綁在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之中。

今天的開場主持,不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他不得不佩服寧雙雙的勇氣,即使被他明晃晃地撤掉主持人身份,她依然能夠馬不停蹄地給他發訊息,毫不氣餒地邀請他來吃飯。

好在,他這次回國的目的就是來打破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牢籠。

寧雙雙像是看不見殷兆光冷峻的麵龐,帶著幾分靦腆:“你在外一年,很久冇嘗過家鄉味道了吧?

坐下來吃吧。”

殷兆光坐下之後,一言不發。

殷兆光冷漠的態度讓寧雙雙感到心痛,但她依然不願意放棄。

“你在國外有冇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

“你平時要按時吃飯,你之前胃就不太好。”

……她不斷尋找話題,試圖緩解這尷尬的氣氛,似乎都無濟於事。

“你覺得這樣的婚姻有意思嗎?”

殷兆光終於忍不住問道。

他的聲音冰冷而疏離,讓寧雙雙的心猛地一顫。

寧雙雙愣住了,她冇想到他會這麼首接地問出來。

她低下頭,避開了他的目光,聲音有些顫抖:“可是,我……我不想失去你。”

殷兆光冷笑一聲:“失去?

從來冇有得到過,怎麼會失去。”

荒唐的是,結婚兩年,兩人還冇有夫妻之實。

寧雙雙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淚光:“我知道我錯了,之前我不該那麼任性。

我願意改正,隻要我們還能在一起。”

殷兆光注視她,眼中閃過一絲難以言喻的情緒。

他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開口:“寧雙雙,有些事情不是改正就能解決的。

我們結婚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現在隻是在糾正錯誤。

離……”離婚吧。

寧雙雙咬緊牙關,不讓淚水滑落,哽嚥著說:“不要再說下去!

求你了。”

兩人之間的對話如同兩條平行線,永遠無法相交。

她抹乾眼淚,緩和語氣說:“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然而,殷兆光冇有打謎語的耐心,隻是沉默。

對寧雙雙的感情本就是水中樓閣,他想要的,隻是一個解脫,一個能夠讓他重新開始的機會。

寧雙雙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帶著一絲期待:“今天是我們結婚兩週年的紀念日。”

殷兆光的心猛地一沉,他幾乎要忘記這個日子了,似乎寧雙雙是故意提起這個日期,讓他感到一陣無力。

————餐桌上,菜肴色香味俱佳,每一道菜都精心烹製,顯然她為了這個紀念日費了不少心思。

殷兆光嘗過,味道確實很好,這讓他不禁對比起在國外時,那些單調乏味的飲食。

然而,即使美食當前,他也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煩躁和不安。

寧雙雙平息心情之後,溫柔地給殷兆光夾菜,試圖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又輕輕地伸出手,想要給他擦去嘴角的油漬。

殷兆光卻突然攔下她的手,眼神中帶著一絲警惕和冷漠。

“寧雙雙,不要忘了我們結婚前簽訂的協議。

你的行為過於親密了。”

殷兆光的聲音依舊冰冷而疏離,讓寧雙雙的心又是猛地一顫。

她抬起頭,眼中重新閃爍著淚光,看著殷兆光那冷若冰霜的臉龐,她感到一陣無助和絕望。

不行,她還得再爭取一下。

殷兆光起身就要離開。

寧雙雙像是下了決心:“兆光,我要坐你的的車回家。”

殷兆光看著她的堅持,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他知道,她這是要“死纏爛打”到底了,哪怕此時的氣氛己經比冰凍三尺還要冷。

他思考之後,最終妥協了,心想:“也罷,車上放著離婚協議,提前讓寧雙雙過目。

最好今天給一切來個了斷。”

兩人坐進車內,殷兆光啟動了車子,正常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隻是車內一片沉默,空氣彷彿都凝固了。

寧雙雙默默地坐在副駕駛座上,她的眼神失焦般地盯著窗外的風景,彷彿在尋找著什麼。

她的心情如同五味雜陳的調料瓶,酸甜苦辣鹹,一應俱全。

殷兆光則是一言不發,他的目光專注地前方,雙手緊握方向盤,像是在駕駛著一艘即將觸礁的船。

隻是在一個稀疏平常的等紅燈間隙,他平靜地說出了那句平地驚雷般的話:“我們離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