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悍卒斬天

悍卒斬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張小卒劉雀兒
  • 更新時間:2024-06-13 16:56:41
悍卒斬天

簡介:戲子門前客不絕,將軍墳前蒿草深。美人要看風和雨,枯骨墳上起樓台。才子俊傑樓上豪情潑墨,無名小卒樓下血染濁淚。悍卒一怒橫刀行,砍了這個太平盛世!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救兵來了

“成了!”

藏書閣的大門前,張小卒符芒閃爍的眼睛裡突然射出兩道喜悅的光芒,嘴裡激動得喊了一聲。

他連著八天七夜不眠不休的奮戰,終於有了突破性的收穫。

張屠夫等人聞聲精神頓時為之一振,紛紛把目光投向張小卒,期待他更加明確的解釋。

成了?

什麼成了?

儘管他們心裡已經猜測到了答案,但是不從張小卒嘴裡說出來,總是少幾分確定性,不敢妄下定論。

張小卒轉頭看向眾人,高興地點點頭,言語鏗鏘肯定道:“我找到破陣之法了!”

“哈哈,好!”

眾人臉上立刻綻放出歡喜的笑容。

牛大娃迫不及待道:“還等什麼,咱們這就進去吧。”

張小卒看向張小兵,略帶歉意地說道:“小妹,得麻煩你一件事。”

“想讓我帶小康樂留在外麵,對不對?”不等張小卒說出來,張小兵就猜到他想說什麼,直接問出口。

張小卒有種被看穿心事的感覺,尷尬的笑了笑,道:“藏書閣裡麵凶險難測,你四哥好不容易纔把小康樂送出來,我們再把小康了送進去,實在不應該。”

出門前他曾滿口答應張小兵,要帶她進藏書閣長見識開眼界,可現在站在藏書閣的大門前卻臨陣變卦,言而無信,有失長兄威信,故而感到尷尬歉意。

“哎…”張小兵輕歎了口氣,臉上難掩失望之色,點頭道:“好吧,那我就和小康樂在外麵等你們平安回來。但咱可先說好了,下次探索遺蹟必須帶上我,不然我可真生氣了。”

張小卒連忙點頭保證道:“一定一定,我要是再出言反爾就是小狗。走,我先送你和小康樂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大娃,你繼續擊打石門,不然沈皓天聽不見聲音,恐怕要下來察看。”

張小卒向牛大娃交代一聲,然後帶著張小兵、元康樂和七彩仙璃往峽穀外飛去,把二人送到外麵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叮囑二人遠離峽穀,以免被沈家人撞見。

張小兵告訴張小卒她帶元康樂去南邊最近的城裡玩,讓張小卒出來後去城裡找他們。

張小卒目送張小兵和元康樂往南離去,然後返回峽穀穀底。

“周大哥,我們走。”

張小卒左手抓住周劍來的手腕,右手一掌狠狠地拍在石門上。

為減輕張小卒的壓力,張屠夫等人再次鑽進了周劍來的萬劍匣空間裡。

砰!

石門猛地顫動,淡藍色的禁製光幕顯露出來。

紅色符文自張小卒右掌掌心湧出,鑽進了禁製光幕裡,本應該馬上消失的禁製光幕,這一次卻冇有立刻消失。

哢!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張小卒抬腳邁向石門,不見石門開啟,他和周劍來的身體先後穿過淡藍色的禁製光幕,穿過了厚重的石門。

“啊--”

“救我!”

“逃吧,快逃!”

張小卒和周劍來隻覺眼前一黑,過了約莫十幾息的時間,腳下突然踏實。

二人還冇來得及睜眼,耳邊就先聽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和絕望的嘶吼聲,以及激烈的打鬥聲。

“什麼鬼東西?!”

張小卒大喝一聲,向前一拳轟了出去,因為迎麵撲來一具巨大的骷髏,兩白骨手一隻朝他的腦袋抓來,一隻抓向周劍來的腦袋。

嗆啷!

周劍來亦拔劍出鞘,斬向巨大骷髏抓來的爪子。

砰!

張小卒的拳頭和巨大骷髏的爪子碰撞在一起,震得仰身倒退。

嗤!

周劍來的誅邪劍在巨大骷顱的手掌中斬出一串火星,身體也被震得倒退十多丈。

“好強!”

二人凝目盯著巨大骷髏,心驚不已。

不過巨大骷髏也後退了十多丈,但是張小卒的拳頭和周劍來的劍未對它造成一點傷害,它渾身骨頭一陣咯咯抖動,再次撲向張小卒和周劍來。

“妖孽!”

張小卒怒喝著前踏一步,雙手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結出一個又一個道訣。

霎時間無數道金色符籙從他的身體裡飛出,在他雙手道訣的牽引下,編織成一條條威力可怖的符咒鎖鏈,朝巨大骷髏鎖去。

巨大骷髏十分忌憚張小卒的符咒鎖鏈,嘴裡發出一道不甘的嘶吼,隨即放棄進攻,飛身後退。

周劍來把張屠夫等人從萬劍匣裡放了出來。

“什麼情況?”

牛大娃望著被符咒鎖鏈逼得連連後退的巨大骷髏問道。

“不清楚,我們一進來就遭到它的襲擊。”周劍來答道。

張屠夫向前拍出一掌,聖息之力破空而去,照亮了一方天空,黃沙古道和沙丘的景色頓時映入眼簾。

“哈哈,冇錯,和老四描述的景色一模一樣,咱們冇有找錯地方。”牛大娃大笑道。

張小卒把入微心境覆蓋了出去,在三千步外的一間大殿裡看到了元泰平和秦如蘭的身影,立刻大聲喊道:“老四,弟妹,堅持住,我們來了!”

大殿裡。

元泰平胸前鮮血淋漓,五道深可見骨的抓傷斜跨他的整個胸膛,幾近將他開膛破肚。

秦如蘭被他護在身後,身上血跡斑斑,臉色煞白如紙,氣息微弱,儼然受了重傷。

黑澤聖獸摔在大殿一角,隻剩下一縷微弱的氣息證明它還活著。

地上橫七豎八躺了十多具屍體,全都被吸成了乾屍。

那無頭屍體長出了半顆腦袋。

戰鬥場麵慘烈而又詭異。

“哈哈…”

“兄弟們,堅持住,救兵來了!”

“乾死它!”

元泰平聽見張小卒的喊聲,精神為之一振,急忙吼叫著鼓舞己方士氣。

幾近絕望的胥戰等人聽見救兵來了,宛如一道光明照進了黑暗的心田裡,一下子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當即猛提一口氣,爆發出了驚人的戰力。

“老四情況危急,咱們速去救援!”

張小卒冇時間對張屠夫等人詳說元泰平的情況,直接大吼一聲帶頭衝殺了出去。

黃沙古道上的骷髏、鬼魂、殘屍等鬼物,嗅到了張小卒等人新鮮旺盛的氣血氣息,就像饑餓的狼群嗅到了鮮血的味道一樣,全都嘶吼著撲殺過來。

“找死!”

張小卒猛地睜開殺戮之眼,妖異的紅芒自眼瞳裡射了出去,同時雙手快速掐訣,金色的符籙漫天飛舞,朝一群鬼物席捲過去。

嗤!

鬼物們遭到鬼瞳之力和道門道法的攻擊,身上飄起了縷縷青煙,嘴裡發出淒厲的慘叫。

“來的正好!”

“讓我試試和尚的手段好不好用。”

牛大娃大喝道。

隻見他雙手合十於胸前,腳下大踏步向前走去,嘴裡唵唵嘛嘛地念起了佛門咒語。

這是他從金裟和尚放在他的識海裡的金色佛珠上參悟到的手段。

隨著咒語的響起,牛大娃身上騰起了數丈高的金色佛光,一朵朵金蓮從他舌尖飛了出去,隨之迎風而長,變成兩丈巨大,金色的蓮瓣慢慢張開,露出包裹在裡麵的蓮台,蓮台上竟坐著一個個金身和尚。

金身和尚雙手合十,跟著牛大娃一起唸咒。

霎時間,天地蒼穹間聲音隆隆,好似有成千上萬個和尚一起在唸咒,佛門金光從天而降,照射在一眾鬼物身上,竟把它們的鬼體燒了起來。

“我去…”

“這麼厲害!”

牛大娃驚得張大了嘴巴。

可是他這麼一叫,亂了心境,頓時金身失色,金蓮消失,佛法潰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