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詭刺

詭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紛舞妖姬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24:15
詭刺

簡介:在特種部隊,狙擊手的代號,一般用“鷹”,擅長叢林狙擊的狙擊手,叫“綠鷹”,精通山地作戰的,叫“山鷹”。專門負責保護重要目標的職業軍人,或者在戰場上負責...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章小卒

隊長冇有理會猴子耍寶式的叫喊,他盯著那枝深深刺入牆壁的鋼弩箭,低聲道:“狩獵者!”

在特種部隊當中,狙擊,是一種非常係統的學科。從任務劃分角度來講,分為指定獵殺,隨隊觀查,定點清除,火力壓製,巡邏暗殺,與及使用大口徑反器材狙擊步槍才能具備的硬性目標破壞。

而不需要觀查員,就能獨立完成各種狙擊任務,尤其擅長巡邏暗殺與野外生存的狙擊高手,就被稱為狩獵者!

對於他們這種層次的狙擊手來說,狙擊步槍,隻不過是他們在戰場上最常使用的一種武器罷了,為了保證在對目標一擊必殺後,又能活著撤出戰場,他們同時會攜帶軍用可摺疊狙擊弩,吹箭,飛刀,還有絞索。

這種狙擊手,一個人,就是一個綜合作戰單位。他們就是自己的最高指揮官,他們可以任意發揮自己的狙擊特長,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去自由狙殺敵方重要人員,破壞敵人的重要軍事設施。

在敵我雙方陷入混戰的時候,把狩獵者投進戰場,就等於是把一顆定時炸彈,塞進了敵人的懷抱裏。冇有人知道,能夠在最惡劣環境中生存下來的狩獵者,究竟會在什麽時候,突然打出一發也許隻是騷擾作用,也許就會改變一場區域性戰鬥的子彈。也冇有人敢說,他縱然握手絕對優勢兵力,就能在群山密林中,成功剿殺一名能把自己和整片大地,都融為一體的最出色獵人。

“花豹,這次你可真是遇到對手了……”

發現隊長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那枝鋼製四棱弩箭上,猴子話鋒一轉,又落到了身邊的隊友身上,可是當他下意識的扭頭時,他驚訝卻又理所當然的發現,原本應該站在營房裏的花豹,已經不見了。

花豹,在中國也被稱為金錢豹。這種動物在捕獵時,最高奔跑時速,可以高達七十公裏,它們能咬起相當於自己體重三倍的獵物,甚至能把它們帶到二十米高的大樹上。而花豹,它們在攻擊比自己體形大得多的獵物時,最喜歡的方式,就是從距離地麵十幾米高的大樹上一躍而下,利用自己的體重還有加速度,直接撞斷目標的脊椎骨。

作為一名狙擊手,能獲得“花豹”這樣一個名字,他當然是速度和力量見長!在李凡一槍打爆猴子精心設計的“地雷”,彩色煙霧猛然翻滾而起,遮住了所有人視線的時候,楊亮動了,而花豹也在同時動了。

當楊亮潛伏到營房附近,用摺疊十字弩鎖定猴子手中的數碼攝相機時,花豹也背著他的狙擊步槍,徒手爬上了營房房頂。

花豹的這種舉動,可以說是在賭博!

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裏,一些所謂的“世界頂級”殺手,總是喜歡拿把狙擊步槍,還戴著個墨鏡,帥氣十氣的往房頂上一趴,一槍擊斃目標後,再用最嫻熟的動作,把狙擊步槍分解,放進手提箱裏,然後不動聲色的走出了大廈。

但事實是,如果在城市裏,狙擊手選擇了那種狙擊點,他是必死無疑!要知道,房屋的灰色,天空的藍色,再加上職業軍人身上的軍裝,這三者的顏色反差實在太大,一個狙擊手在房頂上,也許還冇有居高臨下觀查到他的目標,敵人就已經鎖定了他的位置。

就是因為真正的狙擊手都知道,房頂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狙擊點,花豹才反其道而行,選擇了這種戰術。他利用自己驚人的體力,還有受過嚴格攀岩訓練的軍事技術,隻用了幾秒鍾,就爬上了三米高的營房。他就是要賭,自己和楊亮,究竟誰更出色,誰能搶先鎖定目標。

就在花豹已經選擇好一個觀測點,剛剛潛伏過去,還冇有來得及露頭的時候,便攜式單兵步話機裏,突然傳來了隊長的聲音:“花豹,他已經發現你了!”

從李凡開槍打爆地雷到現在,僅僅過了三十秒鍾,彩色濃煙還在空中不斷翻滾,那些軍營裏的普通軍人,到現在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麽,但是花豹聽到隊長的話,卻冇有任何猶豫,立刻放棄了從屋頂上狙擊的計劃。

隊長大踏步走到牆壁前,拔出了楊亮射出的那枚通體用純鋼打造的四棱弩箭,他掂了掂這根弩箭的重量,最後對著弩箭沉聲道:“不愧是總參直屬超級禦林軍,別說,這麽珍貴的裝備,我們還真是捨不得到處亂用!”

說到這裏,隊長雙手用力,在所有隊員的注視下,竟然生生將那枝純鋼打造的四棱弩箭折成兩斷,一隻藏在弩箭尾部的微型信號發射器,從箭桿裏滑出來,落到了隊長的掌心裏。雖然這隻是監聽設備,但是對於楊亮這種超級狩獵者來說,通過營房內的各種聲音,已經足夠判斷出花豹的動向,並提前做出必要的準備。

對花豹下達命令後,隊長手一揚,把那隻微型信號發射器丟給了猴子:“收好這件戰利品,別看它小,可是單從造價上來說,比你手中的數碼錄相機要貴上幾倍也不止。”

“轟!”

營房的房頂突然揚起猶如十顆太陽同時升起的燦爛,看著營房方向的人無不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而在這些人當中,受到影響最大的人,當然是通過狙擊鏡,一直鎖定花豹藏身位置的楊亮。雖然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楊亮仍然睜著眼睛,死死盯著前方,但是他的眼前,卻在短時間內出現了“灰視”現象。

就在楊亮失去進攻能力的瞬間,花豹突然跳起來,雙手握著他的狙擊步槍,猶如參加百米賽跑般,向前筆直猛衝,在取得足夠加速度後,他竟然真的以這種火箭衝刺般的姿態,直接衝下了三米多高的營房,在雙腳接觸到營房外堅硬的土地時,花豹整個人向地上一撲,連續做出幾個翻滾動作,然後消失在軍營街道特有的花牆後麵。

看到這一幕,薛寧波的眼睛猛然亮了:“運動突擊型的狙擊手?嗬嗬,那個孩子很有意思啊!”

風影樓不由對著薛寧波側目而視,他敢用自己的腦袋打賭,如果對麵那個抱著狙擊步槍就可以直接從三四米高的營房上直衝而下,無論是身體堅韌程度,爆發力,還是反應速度,都堪稱上上之選的狙擊手,有足夠的家世,可以進入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他身邊這位一直想訓練出一名運動突擊戰世界冠軍的女教官,百分之百會兩眼發光的撲上去,把他收為關門弟子,從此讓他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衝鋒型戰鬥機器。

“的確有意思。”

李凡也在微笑著點頭,“楊亮是一個以潛伏為主的狙擊手,我們今天麵對的,卻是一個運用自身獨特體能優勢,硬打出運動突擊戰風格的狙擊手,兩個人一靜一動,的確可以說是天敵型的對手。”

天敵!

其實有這種感覺的,又何止是楊亮和花豹這兩個風格截然不同的狙擊手?!

當營房裏的隊長,終於帶著著他的隊員,走到風影樓麵前時,兩支代表了中國特種部隊最高巔峰的隊伍,就這樣狹路相逢了。他們每個人都在仔細觀查著對方的神情氣度,打量著對方一舉一動,感受著對方身上,那股隻可能屬於同類的強者氣息。

隊長對著風影樓伸出了他佈滿了老繭的大手,“廣州軍區,‘華南之劍’特種大隊中校,林挺!”

風影樓輕輕挑了一下眉毛,難怪對方可以在短短幾十秒鍾時間內,就看破了楊亮射出的弩箭中暗藏的玄機。廣州軍區‘華南之劍’特種大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是中國野戰軍,組建出來的第一支特種部隊。廣州做為中國經濟開發特區,和內地城市相比,本身就占據了經濟和人才優勢,所以和全國其他各大軍區相比,他們的兵源個人素質和文化程度,都比較高。

“南華之劍”的數字化作戰能力,可以推選為中國陸軍七支特種大隊之首。作為一支也許會因為某種原因,參加跨海作戰的先鋒部隊,他們全軍大力推廣的項目,是越野、攀登和海上泅渡,而“南華之劍”特種大隊裏的成員,尤其擅長搶灘登陸和利用直升飛機城市武裝迫降突襲。

在中**方組織的曆界大規模軍事演習中,無一例外都會出現“南華之劍”的身影。他們可以說是一支用高科技武裝,在嚴格訓練和一次次高模擬軍事演習對抗中慢慢成長起來的特種部隊。

兩隻同樣寬大厚重的手,在空中握在一起,兩名隊長彼此感受到了對方身體裏蘊藏著的爆炸性力量,風影樓坦然道:“風影樓,職務班長,我們部隊的代號,小卒!”

林挺必須承認他驚訝了,這支配合默契到了登峰造極,而且人人身懷絕技的特種作戰小組,至少需要五年,不,至少需要十年的訓練,纔可能達到這種程度。他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瞭如此長的兵齡,可是他們的隊長,在軍內的職務竟然隻是一個甚至還不夠資格被稱為乾部的……班長?!

每一個學員都是來自軍方家庭的**,每一個人都擁有不俗的背景,在這種情況下,一旦開放軍階,學校裏必然亂成一團,也就是因為這樣,每一個人在學校裏都是最普通的兵,也隻有最優秀,已經具備指揮官能力的成員,纔有資格被稱為班長。

這就是第五特殊部隊,獨一無二的軍階體係!

也就是因為這樣,想要以軍隊為跳板,混點資曆的人,不會進來;想要過過當兵的癮,回去多點泡妞資本的“二世祖”們不會進來;軟骨頭不會進來;對子女過度溺愛,甚至是過度放縱的人,更不會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來!

“你們快看頭頂!”

不知道軍營裏是誰突然發出了一聲叫喊,雙手緊緊相握的風影樓和林挺一起抬頭,在所有人眺目注視下,遠方的天空中,出現了一朵朵盛開的花朵,赫然是有人,正在操作動力傘,一直以軍營為目標飛了過來。

旁人還隻是看看熱鬨,但是風影樓和林挺這兩個隊長,眼角卻在一起輕跳。他們當然有足夠的眼光看出來,這些動力傘上的空降兵,看似散亂的降落,根本就是進行了一次夜間突襲模擬戰。雖然特種部隊攜帶火焰噴射器這種武器,是太誇張了點,但是配合他們使用的其它武器,這十幾名從天而降,以外行般的姿態,分落到軍營各個角落的軍人,已經實實在在的布出了一道空中打擊網。

如果這是在夜晚,這裏真的是敵人的軍營,這支從空而降的先鋒部隊,已經利用火箭炮,火焰噴射器,直接對整個軍營的通訊站、雷達站,彈藥庫等重要部門實施了高精度突襲式打擊,徹底打亂整個軍營的指揮體係,為後繼搭乘直升飛機空降的部隊直襲指揮大樓,做好準備。

當然,像他們這種擁有大縱深空中突襲能力的特種部隊,必然裝備了clonass衛星定位係統,他們甚至不需要降落,已經足夠把他們近距離拍攝到的畫麵,傳送到千裏之外的指揮中心,引導己方導彈部隊,對目標發起高精度外科手術式攻擊。

拋掉了絕不適合特種部隊使用的火焰噴射器,拋掉了使用動力傘攜帶的迫擊炮,這隻成員十八人的特種作戰小隊,以驚人的速度重新集結起來。看著大踏步向他們走過來的一個軍人,林挺輕輕撇了撇嘴,道:“原來是吳江安,其實我早應該想得到,這麽誇張的出場方式,也隻有‘東方神劍’那批人能搞得出來了。”

東方神劍,是北京軍區直屬特種大隊的代號。作為保衛首都的直屬特種部隊,他們當然比南華之劍特種部隊擁有更好的資源。他們的兵源,都來自二十七軍和三十八軍,這兩個擁有悠久光榮史,絕對可以說是超級嫡係的王牌集團軍,可謂是全中國最優秀人才的集結地。

還有一點,第五特殊部隊是測試新型武器的單位,一旦經過他們的批量測試,證明武器使用可靠,有向全軍大麵積推廣的價值,並被正式定型,北京軍區就會首先全軍裝備,然後再向全國慢慢擴散。所以,從裝備角度來看,北京軍區直屬“東方神劍”特種部隊,無疑是全軍更新換代最快,和國際接軌最緊密的。

和林挺還有風影樓兩位隊長打過招呼後,三支特種部隊,彷彿比賽抗曝曬訓練似的,全部靜靜站在軍營的操場,等待其他參賽隊伍來臨。

而在這一天,這個軍營,註定要成為中國特種兵展覽的大舞台。

第四支趕到的參賽小隊,是來自南京軍區的“飛龍”特種大隊。坦率說,這支成立於1992年的特種部隊,是全國訓練最狠,險度最高,難度最大的部隊。他們在訓練模式上,和第五特殊部隊相當接近,都要求軍人可以在沙漠、雪原、山地、叢林等特殊環境中,可以最大化保留戰鬥力,完成各種任務。單從野戰生存角度來講,南京軍區直屬“飛龍”特種大隊,應該位列第一。

第五支趕來的參賽小隊,是來自成都軍區的“西南獵鷹”特種大隊。這支特種大隊駐守在四川的省會成都,裏麵的成員絕大多數,都來自偏遠貧困山區。和堪稱天之驕子的北京“東方神劍”特種部隊相比,西南獵鷹特種大隊的士兵,更務實,也更吃苦耐勞,因為環境的關係,他們在滲透偵察、山地突襲,還有戰場緊急撤離方麵,擁有其他軍區直屬特種部隊,無法超越的絕對優勢。

第六支趕來的參賽小隊,還冇有亮出名號,就已經引得全場側目而視。知道他們身份的人,都把第六支參賽小隊,當成了除風影樓他們這一批人之外,最大的競爭對手;就算是不知道他們臂標上的含義的人,看著這批人當中,有三分之一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傷痕,也會不由自主的倒吸上一口涼氣。

軍隊的戰鬥力,要通過實戰來檢驗,這句話絕對是一個真理。而蘭州軍區的“暗夜之虎”特種大隊,因為地理關係,絕對在公眾舞台上曝光最少,參與實戰次數卻最多的特種部隊。而且“暗夜之虎”還曾經代表中國特種部隊,參加第八界“愛納爾突擊”國際偵察兵大賽。雖然這種比賽,美國三角洲、遊騎兵,英國特別空勤團之類老牌一流特種部隊並冇有參加,使它的含金量降低,但是在22個項目中,“暗夜之虎”包攬了9個單項第一名,兩個第2名,三個第3名,也足夠說明他們的實力了。

雖然各大軍區直屬特種部隊,為了訓練軍人的實戰意識,讓他們能夠真正認識戰爭,近距離目睹死亡,也曾有計劃的派譴特種作戰小隊,深入中國邊境線,狙擊來自緬甸的毒品押運車隊,和毒販雇傭的軍隊交鋒,但是從實戰經驗上來說,每一天都在和東突恐怖份子對峙交鋒的“暗夜之虎”,絕對穩列第一。

當瀋陽軍區,最擅長海上作戰的“東北猛虎”、濟南軍區的“雄鷹大隊”站到操場上,中國陸軍部隊七支特種大隊的參賽隊伍已經全部趕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