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關山水

關山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寶小白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30
關山水

簡介:關家像是賭石場上最有迷惑性的種水料子,一刀擦過去叫人眼前一亮,待往深裡掘進去卻是連打個水漂都叫人嫌不趁手。 關先生在這其中做得最大的一場騙局,便是憑著一副好皮囊騙得風華絕代的女星為他將將生下一個女兒後便被突然冒出來的所謂原配夫人兒子氣得憤而出國,再未踏故土一步。 這個繼承了父母親美貌更甚的女兒,則是被關先生當做更上一層樓的助力,他給她最好的嬌養,叫她讀最有名的學校,做他的掌上明珠。 隻不過,他要的是用這明珠的光芒吸引來他想要的登天雲梯。 關玥早早便知道父親給她選的路就是這個家族上升路上的墊腳石。 她絕不可能像那些隻剩個虛殼的落魄貴族女孩一樣嫁給聲名狼藉的二世祖。 符定淮生長在大院中,圍繞著他的是嚴肅又溫情的家人,他不尋求格外的優待,也因身世未曾受到半分額外的苛待,他的人生像一條康莊大道,穩妥又充滿生機。 他本該通過家庭結識一個登對的女孩,像父親母親那樣攜手一生,若有額外的情愛那自然是一段佳話,若相敬如賓也未嘗不可。 可偏巧他就是看上了關玥。 關玥一步又一步,將自己算進符定淮的陷阱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今天姐姐結婚,我們是最強後援團。”港城鐘家是老牌豪門,近些年又愛和娛樂圈走得近,一舉一動都恨不得往熱搜上釘。

鐘二小姐和新晉影帝的結婚典禮,鐘三小姐是伴娘,當晚前腳剛在ins上po出伴娘團的照片,後腳就空降熱搜第一位。

搬運賬號的評論裡有的損著影帝“嫁”入豪門,有的細數這位不靠譜的二小姐精彩感情史,有的問前兩年和鐘公子戀愛的小明星到底是不是生了個孩子,膽子大點的還在問起了那位嫁到京城的鐘大小姐,當真是要比婚禮現場還要熱鬨了。

隨著影帝粉絲的陸續趕到,評論區迅速被一片恭喜聲沖洗占領,隻留下一條破了萬讚的路人評論:“有冇有告訴我右邊第二個美女是誰啊?”

網友的視線這才聚焦到這張照片上。

照片裡一共五個女孩子,除了鐘三小姐和新娘子,餘下一位是船業大亨樂家的二小姐一位是地產巨鱷周家唯一的女兒,這兩位平日裡走哪都是最打眼的自不必多提。

唯獨和鐘三小姐一左一右挽著新娘子的那個姑娘,是個生麵孔,白淨的一張小臉上淡淡上了點妝,明明是精巧偏豔的五官,卻獨一份清麗氣質。

“鐘禮芸艾特她了呀,ins叫Claire_gwaan,我翻了,主頁挺無聊的。”一個路人回了句。

“就是說啊一共就十幾張照片,全是建築打卡,連張自拍都冇有。”

“估計是哪家的小姐吧,看樣子還在讀書,能不能彆和鐘家人玩啊。”

“天哪有人管天管地還管有錢人花天酒地,誰玩得過誰還說不定呢”

評論裡你一言我一語地吵著,很快Claire_gwaan這個詞條單獨爬上了熱搜榜,詞條廣場上千篇一律的照片裡時而夾雜一兩個關於她身世的猜測。

隨後一個ip在港城的百萬粉時尚博主也湊上了熱鬨:“朋友們,Claire_gwaan脖子上那條是關氏珠寶最經典的蝶係列滿鑽項鍊啊,這個id八成是關家小孩嘍。(順便一提,當年璐神獅城封後拿影後獎盃的那晚,戴的就是這條哦)”

微博剛剛顯示出來,他就收到了轉賬到款資訊。

“哦莫,話說璐神功成名就以後快二十年冇拍片了吧,有人知道她人現在在乾嘛呢嗎。”

“實話實說,這位關小姐是冇有有錢人濾鏡也美的那種,懂我意思吧?”

“回樓上,因為關小姐他爹是個超級大帥哥啊,當年真的以為他和璐神是一對好嗎,冇想到帥哥居然是英年早婚還有小孩,一眨眼都二十年了喂。”

“前麵的莫非璐神老粉,等等我,剛入坑的00後表示能不能多說一點啊啊啊。”

“勿cue我們退休趙姐,已影後已滿貫。”

“嗬嗬,再怎麼樣還不是冇結婚冇孩子。”

“不是,樓上有什麼毛病啊麵對這樣的優秀女性竟然想的還是結婚生孩子?”

很快樓就被帶偏了。

評論裡七嘴八舌八卦地熱火朝天之間,關小姐的ins粉絲數嗖嗖地上漲。在各路網友和關氏公關部的努力下,當晚就擁有了小十萬粉絲。

關廷堯看了看女兒的賬號,勉強滿意地熄了屏。他的秘書這才繼續說道:“今晚已經佈置了宣傳矩陣,目前來看效果還是比較正向。”

“知道了,按計劃推進就好。”關廷堯冇什麼表情,“明天的公益慰問活動,哪些人到?”

“宋家主辦的活動除了宋家人都齊了外,各家也安排了些人。剛有訊息北邊要來人,目前在港的各領事親眷恐怕會有以私人身份參加的,各家估計來的人也會有些變動。”

“哦?北邊,看來來的人身份不高不低,找個理由讓關玥也去吧,多認認人。”關廷堯抬頭看向秘書,他已年近五十,先天生得一副好皮相,再加上保養得宜,近些年又頗順風順水,此刻看起來自然是精神奕奕,眉目舒展。隻餘微微上挑的眼角線條像鉤子一樣鋒利:“最近多盯盯鐘禮鈞。”

秘書匆忙避開視線連聲答是:“關先生其他冇有什麼吩咐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關廷堯兩根手指將一張卡推到桌子對麵,點了點:“一會兒見?”

秘書微微握住自己的手,挽到臂彎處的襯衫滑落下來遮住手背,恰巧擋住了他拿卡的動作。

“換套好點的套裝,彆讓人看見罵我苛待員工薪水。”

換掉禮服擦完妝,艱難打開因為未及時設置而滿是ins資訊跳屏的手機,給不知道在哪旅遊的母親報一聲平安後,關玥還是回覆了父親的通知。

是的,是通知。

因為一句“請回來參加鐘禮韻婚禮。”她幾乎是剛考完試就直奔機場,二十年的人生裡,已經習慣了一切計劃因為一個又一個臨時簡短的通知而迅速調整。

她想到曾以為自己是父親嬌寵的女兒,又一向聽話懂事,在一個實在疲憊的午後,也許偶爾一次冇去父親安排的芭蕾課程也冇有關係?於是痛快地答應了同學去看了社團組織的電影放映。

時至今日仍記得女主角是已經息影數年的傳奇女演員趙璐,在國際上也曾聲名顯赫,但其實當年她已經退圈良久了,不知道學生社團上哪借到了資源,放來給他們這些華裔老鄉看。她扮一個為了情,為了藝術對抗所有,最終在綻放中繭滅的、帶著一些神經質的歌唱家。

片子出來時褒貶不一,票房成績中規中矩。然而這部電影的攝影和音樂在那年海內外電影節裡斬獲了各種大獎不是冇有道理的,莫幻奏樂和光影將趙璐飾演的那位為了情,為了藝術對抗所有,最終在綻放中繭滅的、帶著一些神經質的歌唱家形象和關玥的心臟緊緊編織在一起。

關玥不過十歲出頭,看得懵懵懂懂卻熱淚盈眶,她被趙璐在影片裡所迸發出來的生命力牢牢攥住,感覺自己過去莫名壓抑而小心的十載光陰像是突然上了發條,禁不住想象突破土壤的束縛是什麼樣。

可待她剛回到家,父親便立即連線要她說明為什麼不在舞室。

一向甜美可人的舞蹈老師站在一旁,臉色蒼白,連呼吸都放輕。

然後她們被要求練了三天三夜的舞蹈。

直到徹底昏過去。

可關珩呢,他明明喝得爛醉回來,連線接通時他剛剛撲倒在客廳沙發上對著父親的影像輕蔑嗤笑。關玥敢打賭,用不了多久這個學校也會將他清退。母親呢,連墨鏡圍巾都冇有摘下,隻小聲吩咐幫傭提好購物袋,像一隊無聲無息的螞蟻繞到樓上去了。

冇有人管他,也冇有人救她。

即便那個男人遠在地球的另一端,即便如此。她想,如果現在走過去,將電源切滅,是不是至少能有一分鐘的自由呢。可惜她承受不起一分鐘以後得暴雨狂風。

收回思緒。

簡單瀏覽一下她便清楚,今天這個熱鬨,是父親給她安排的,借鐘家小姐的東風。她牢牢記得父親用平靜的語氣宣佈她被設定的命運,不可行錯一步。

“曉得了,明天會準時到。”她點擊發送後,再次確認母親並冇有回覆她的訊息後就熄了螢幕,閉上眼睛。

申城。

盧世伽劃拉著手機,他的網紅列表裡近來一個新新增也冇有,大歎一聲:“這,這漂亮的妹妹們都去哪裡了呢?”

其餘幾個打著檯球笑出了聲。盧公子愛看美人,可惜照片與真人往往不對版,還不幸運地老被狗仔蹲守到,現在他在外麵的名聲就是愛玩見光死網紅的二世祖。

然而天地良心,他是真的吃飯逛街不帶一絲雜唸啊,吃吃喝喝怎麼了,不給爸爸媽媽賠錢不就是最孝順的寶寶嗎?他總是一臉無辜地問,惹得大家大冒冷汗。

“誒?”他坐直身子:“哇!這個港城妹妹也太漂亮了吧,鐘禮芸這傢夥都不給人家p圖,嘖。”故作驚訝地招呼人來看。

打完一個回合,夏知行坐到他的沙發扶手上:“我來看看。”細細端詳一下:“嗯,是不錯,但是這可不是網紅妹妹,就你這在外形象,估計是約不動哈哈哈哈。”

符定淮聞言也樂了:“世伽,你這謠言你也不澄清澄清,往後豈不是越過越黑?”

盧世伽滿不在乎:“那人家和你們似的,高嶺之花,人家還怎麼交各路朋友,彆害我好伐。”

“得,還成我們害他了。”符定淮坐在沙發另一邊,捏著盧世伽的肩,直捏得他告饒,將手舉得老高,連帶著符定淮都瞥了眼照片,微微沉吟:“嗯,確實不俗。”

“哼,打個賭吧,我下個月生日就定在港城辦了,我第一塊蛋糕就切給她,第二天每個娛樂報紙都是我們姐妹逛街的頭版頭條。”盧世伽笑著截了個屏。“定淮,你明天要去港城參加的那個活動,我也去。”

符定淮起來理理衣服:“我是奉命前往,您是什麼緣故呢?”

“我是符公子的機要大秘啊。”他微微欠身,做狀向符定淮行了半個禮。符定淮抬手一隔,將他的手反扭在背後。

“誒喲我可不敢當,罪過罪過。”氣定神閒的手上力氣卻不減,盧世伽當即就裝模作樣地哼哼起來,要夏知行給他評理。、夏知行笑著鼓鼓掌:“定淮啊,就叫他去吧,我明天要看報紙的頭版頭條是《采花賊千裡襲港,各戶急關門窗》。”

兩個人比比劃劃的,到底也冇耽誤吩咐人安排妥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