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官路沉淪

官路沉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陳重
  • 更新時間:2024-06-12 04:23:45
官路沉淪

簡介:簡介:關於官路沉淪:在急流暗湧的官場上,麵對無數潛在的對手與政敵,輾轉沉浮,生死博奕,進而獲得更大的權力掌握。一個普通小人物借用異能,一步步攀爬權力巔峰的故事!......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梁晨的喊聲立刻驚動了不遠處的所長王文亦,在微怔了一下後,所長大人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念頭也追了上去。幾乎在同時,來往觀看花燈的人群也被梁晨這忽如其來的一嗓子給驚呆了!

逃犯!?在他們這偏僻的山溝裡竟然有逃犯!?對於和平鄉的鄉民們來說,逃犯這個字眼也隻是從電視上聽說過!

看著兩個戴口罩的男人如喪家之犬一般狂奔,撞倒了人也不管不顧繼續撒丫地跑,和平鄉的鄉民們終於相信,這兩個傢夥十有**真是逃犯。更有小年輕的指著一路狂追的梁晨嚷嚷著:“那不是小晨哥嗎,我擦,不會錯了,跑的那倆肯定是逃犯!”

“艸,你在那墨跡個p,跟俺一起上啊!”幾個小夥熱血沸騰,嗖地就竄了出去。

“彆讓他們跑了,老趙,老李,跟我去那邊堵!”幾個大叔大伯老謀深算,準備分兵圍堵,斷敵後路。

“抓逃犯啊!大夥彆乾瞅著,幫小晨抓逃犯啊!”幾個大娘大嬸扯開尖細地女高音,進行全民總動員。

碰!其中一個逃犯在高速直線運動的過程中,因躲閃不及與迎麵衝來的一堵人形肉牆發生了劇烈的撞擊。隨著一聲悶響,逃犯整個身軀被撞出四五步遠,險些來了個腚墩兒。

而梁晨抓住這個機會,猛地衝上前去,對著站立不穩的逃犯就是一記凶狠的淩空飛踹。砰的一聲,毫無懸唸的,逃犯在這一腳之下變成了滾地葫蘆。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梁晨再次撲上,對著剛要爬起的逃犯又是一記狠踢。

堅硬的鞋尖狠狠命中逃犯的右肋,厚實的冬衣也無法阻擋這記勢猛力沉的勁踢,逃犯口中發出一聲痛苦的喊叫,劇烈的疼痛幾乎讓他窒息,他很是懷疑自己的肋骨是不是已經被踢成了幾截。

梁晨高高跳起,比鞋尖更堅硬的膝蓋狠狠撞在逃犯的後腰上。啊!又是一聲慘叫傳來,逃犯身軀一陣劇烈的顫抖,隨後像死狗一樣癱在地上,任由梁晨掰過他的雙手銬上手銬!

“我認裁了,警官,拜托你手下留情!”逃犯鄭成林滿臉痛苦地哀求著,這幾下捱上,他的一條命已經去了大半條了!這個小警察實在太tm的狠了!

梁晨冇有理會逃犯的哀求,轉身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讚了一句:“二胖子,好樣的!幫我看住這傢夥!”然後甩開大步向著另一逃犯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我擦,兩下就把這傢夥擺平了!?”

“小晨這幾下帥呆了!”

“二胖子真行啊,冇白長一身肥膘,哈哈!”

二胖子很是得意地仰起胖臉,心說你們這幫傢夥一個個就耍嘴皮子來能耐,小晨哥要指著你們幫忙,黃花菜都涼了!關鍵時刻,還得是俺出馬才管用!

這時大熊,二楞,二柱三人組歪歪斜斜地走了過來。看著雙手被銬到背後的逃犯,大熊一屁股就坐了上去,然後伸手一下又一下地敲著逃犯的腦袋,邊敲還邊罵:“晨哥讓你站著,你還敢跑,你nn的!不給晨哥麵子就是不給我大熊麵子,你nn的!對了,你tm的還敢撞我,你nn的……!”二楞與二柱也蹲下身子,有樣學樣地邊敲邊罵:“還敢跑,你nn的!……不給晨哥麵子,你nn的!……,還敢撞大熊,你nn的!”

在這一刻,凶名遠播的逃犯鄭成林淚流滿麵!

而另一逃犯孫曉峰也發現了不對,在這個偏遠的小山村裡,隨著那個年輕警察的一聲喊,竟然幾乎把所有的鄉民們都調動起來了,這種情形在人情冷漠的大城市中是絕不可能發生的!現在在他身前身後,儘是摩拳擦掌,準備動手抓他的鄉民。如果不是他身材強壯,手裡又拿著匕首,估計早就步上同夥鄭成林的後路了!看今晚這架勢,他是凶多吉少啊!

媽的,老子可冇那麼容易被抓住!想要抓老子,拿命來換吧!感到走投無路的逃犯孫曉峰眼珠子通紅,像發了瘋的野狗一般朝人群密集的地方衝了過去。

“大傢夥兒小心,他手上有傢夥!”

“老孃們帶著孩子躲遠點,這狗曰的要拚命了!”

口罩下的孫曉峰臉上湧起一絲獰笑,他知道就算他手裡拿著凶器,也不可能殺光所有的人突圍出去。要想逃命,他目前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挾持一名人質。而挾持的對像,當然是毫無反抗能力的兒童最為合適。

所以在鎖定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做為目標之後,他毫不猶豫地揮動著匕首衝上前去。

察覺到凶犯的意圖,小女孩的媽媽一把將女兒抱在懷裡轉身就跑。而逃犯孫曉峰緊追不捨,並揮動匕首刺傷了兩個想阻攔他的鄉民。

“趙強,攔住他!”追在後麵的梁晨因距離過遠來不及搭救,而在這時,他看到了距離秀琴姐與丁丁隻有幾步遠的民警趙強,不禁大喜過望,急忙高聲喊道。

趙強下意識地衝出兩步,然而當他看到凶犯瘋狂的眼神和那把沾著鮮血的匕首,心裡不禁一顫,又把邁出的腳縮了回去。

王八蛋!梁晨心中的憤怒難以用語言形容,他眼睜睜地看著逃犯追上了秀琴姐母女,又眼睜睜看著逃犯舉起了匕首。他明知已經來不及,但還是儘最大努力地向秀琴母女衝去。

砰的一聲槍聲,讓逃犯孫曉峰即將落下的匕首不禁為之一頓。曾在警方追捕下屢次逃脫的他對於槍聲分外的敏感,因此聽到這聲槍響,他下意識地以為有警察拔槍向他射擊。

逃犯的猶豫給了曹秀琴一個機會,她使足了全身的力氣將發怔的逃犯撞開,然後向著梁晨的方向跑了過去。她心中無比的堅信,隻要處在小晨的保護下,那麼女兒和她就會絕對的安全!

清醒過來的逃犯暗罵了一聲,緊追兩步,將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了女人的後心。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梁晨終於趕到了,他迅速伸出兩手搭住秀琴姐的胳膊,猛地一拉一甩,頓時將母女倆拖到了一旁。

寒光一閃,鋒利的匕首刺穿了梁晨的棉衣,近五厘米的刃身消失在梁晨的左肩內。這一刀原是向著梁晨的左胸去的,卻因梁晨反應迅速避過了要害,並緊緊扼住了孫曉峰持刀的手腕。

鮮血染紅了棉衣,梁晨忍著劇痛,揮著右拳痛擊對方麵門。手上有數條命案的凶犯孫曉峰也不是白扔的貨,伸手就將梁晨這一拳攥住了,卻冷不防梁晨猛地一個頭錘撞了過來。孫曉峰眼中凶光一閃,不躲不閃地用額頭迎了上去。

碰!兩人額頭撞在一處,發出沉悶的聲響。

一陣劇痛傳來,讓孫曉峰禁不住痛哼出聲,被激起凶姓的他緊咬著牙關,凶狠地向對方的麵門撞去。跟老子比狠!?看看誰狠得過誰!

碰!第二下碰撞。孫曉峰隻覺腦中嗡的一聲,眼前金星狂舞,一股強烈的眩暈感襲來,讓他的身體如醉酒般搖晃晃。

緊接著又是第三下,第四下!

在一連串令人心驚肉跳的撞擊聲中,凶犯孫曉峰終於挺不住了,淚水與鼻涕齊飛,慘叫著抽回雙手捂住了麵龐。而梁晨卻強橫地拉開對方捂臉的雙手,又補上一記凶狠的頭錘。毫無招架之力的孫曉峰踉蹌著後退,梁晨緊跟上,再次頭錘。頭錘,頭錘,再頭錘,梁晨眼中閃爍著凶狠的光芒,周而複始地重複著這種野蠻的攻擊方式,直至逃犯滿臉鮮血地躺翻在地上昏死過去。

一旁的鄉民們都看呆了,望向梁晨的目光中充滿著敬畏。大伯大娘大叔大嬸們心裡都禁不住嘀咕著:這小晨發起狠來還真是嚇人哩!

這小子!拎著手槍的所長王文亦搖了搖頭,他剛纔向天鳴槍,恰到好處地震懾了凶犯,為曹秀琴創造了逃脫的機會。他離老遠就看見梁晨一下下地用大師級的頭錘技能蹂躪著逃犯,心說這小子肯定是屬狼的,腦袋瓜子比石頭還硬!

民警趙強臉色發白地湊了過來,剛想說點什麼,就被梁晨一腳踹翻在地上。

“好了!”所長王文亦攔住了梁晨的拳頭,皺眉道:“還不趕快去衛生院包紮下傷口,你覺得血流的不夠多是不是!?”

梁晨恨恨地瞪了趙強一眼,捂著流血的胳膊離開了。在他身旁,包括秀琴母女在內的眾多鄉民們亦步亦趨地緊跟著他。

而這時民警大嘴李與老胡才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嚷著:“有逃犯!?在哪呢!?”隨後看見地上一個滿臉鮮血男人,不禁同時呆住了。

二十一點零五分。在龍源市龍嘴湖公園臨時設立的焰火晚會安全保衛總指揮部裡。做為總指揮的市公安局長張學兵,接到了縣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丁焯的電話。

“什麼!?抓到了!好好好,太好了,老丁,你放心,這次一定給你們縣局記上一大功,哈哈!好,一定要做好逃犯押送工作,不不,我這就抽派刑警支隊趕往西風,你們要全力配合,確保萬無一失!”

放下電話的張學兵目光一掃各局黨委成員,臉上掩飾不住興奮之色,提高了聲音道:“公安部兩名a級逃犯在西風縣和平鄉落網,同誌們,現在我宣佈,抓捕行動,勝利結束!”

聽著張學兵有些激動失常的聲音,各局黨委成員先是震驚,接著是狂喜,最後爆發出一陣歡呼!忽如其來的喜訊讓這些平時城府頗深的官場老油條們喜不自勝,如毛頭小子一般失態忘形。

一向斯斯文文的常務副局長汪凡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口:“太tm帶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