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格魯斯之眼

格魯斯之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妙脆角O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02:21
格魯斯之眼

簡介:【啞巴受X指揮官攻】 蒂克是一個啞巴,他不記得以前的事,隻知道自己冇有家人冇有歸處。後來被人收留,在一家小酒館裡打工。 一次事故他結實於赫等人小隊,五人組隊一同前往南部,卻在半路因車子拋錨遇風沙與眾人失散。 再次發現時,他被識破身份,成為待宰的羔羊。 於赫,東部基地首領的兒子,還是小隊隊長。 因南部被昆蟲入侵帶領小隊前往剿滅,卻在路中遇到蒂克,併發現其身份——眼。 眼:一種非人類卻擁有不同瞳色的“人”,數量稀少且能力強大,是不同地區瘋搶對象。 為了邀功,於赫以“保護”方式將蒂克帶回東部,卻因此失去聯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二樓一側都是房間,夜晚的村莊有些冷,於赫定了兩間房,他跟楊爍一間,方淮跟離陽一間。

小酒館雖然看著破,但傢俱一應俱全,楊爍率先洗了澡躺在床上,他裹著被子滾了幾圈,滿臉幸福。

於赫看見後一巴掌拍他的屁股上,楊爍吃痛幾聲,板著個臉問道:“乾嘛!”

“你是不是有多動症?”於赫看著被滾亂的床單氣不打一處來,果然他跟楊爍住一個房間是錯誤。

楊爍“哼”了一聲,把頭裹在被子裡:“我高興不行嗎!”

“行,非常行。”於赫壓製內心的怒火,他覺得得先去洗個澡靜靜心,“要是我回來看見床單還是這個樣子,你今晚就去外麵淋雨睡。”

於赫徹底離開後楊爍才悄悄冒出頭,嘴裡說著煩死了但手還是老老實實地整理床鋪。

浴室在走廊的儘頭,於赫剛到門口就聽見水聲,裡麵不大,隻能容納一人,他隻好在門口多等幾分鐘。

片刻後,門被打開,於赫轉身一看,是那位皮膚死白的男孩,他的頭髮□□到後麵,留出乾淨的額頭,眼睛是黑色的,同黑寶石一樣有光澤。

於赫看得有些愣神,竟忘了自己擋在門前,蒂克手指了指外麵,於赫才移動腳步讓出位置,他目送著蒂克回了房間才走進浴室。

深夜的村莊格外安靜,小雨淅淅瀝瀝地下著,猶如一首催眠曲一般,哄著人入睡。

天剛泛起魚肚白,急促地警報聲就響了起來,於赫第一時間衝出房間檢視情況,就看見店老闆帶著蒂克慌忙下樓,手裡還拎著一個箱子。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於赫問道。

店老闆轉頭看了眼於赫,他冇時間解釋,撂下一句“發生大事了”就匆忙離開了。

於赫叫醒三人也緊隨其後,外麵的雨已經停了,到處是坑坑窪窪的水溝和一些老舊的房子。

他們跟著店老闆的步伐來到一戶人家,剛到門口裡麵就傳來小孩的哭聲,旁邊的鄰居瞧見店老闆來後急忙讓出道。

於赫定睛一看,是個差不多**歲的小男孩,他的整個右胳膊消失不見,傷口上類似是什麼東西啃咬的,還伴隨著黏液跟血一起滴下。

店老闆在前麵處理傷口,於赫則在後麵打聽情況:“請問,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小男孩的家長看見於赫後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下子跪在於赫麵前,他慌忙把人拉起來:“女士,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男孩母親哽嚥著,眼淚不停地流:“你們是東部派來的小隊嗎……”

“我們是東部派來的。”於赫有些著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男孩母親一直哭,旁邊的鄰居好心解釋道:“是這樣的軍長,這小孩早上拉肚子去外麵上廁所,誰知被一個怪物咬到了胳膊,整條手臂都冇了。”

四人聽得一臉震驚,這片村莊離東部很近,如果連這都已經遭受昆蟲襲擊,那麼下一個目標就會是東部。

“那怪物長什麼樣?”於赫問道。

“好像有個三米多高吧。”鄰居看向旁邊的小孩,蒂克在旁邊扶著,店老闆正給他上藥,“他支支吾吾也冇說清楚,說什麼好像是個蜘蛛,還長了個人頭。”

“人頭?!這蜘蛛變異了不成?!”楊爍有些不可置信,他看向於赫,聲音都弱了不少,“隊長,咱們要上難度了。”

於赫斜了他一眼,現在最主要的是查明怪物是否屬實,要是真的,這不僅僅是入侵東部這一說了,完完全全是上升到了變異。

等男孩包紮好後,於赫才的輕聲問道:“小朋友,能跟我說說發生什麼事了嗎?”

男孩有些害怕,他往蒂克懷裡靠了靠,不願露頭,於赫見狀語氣更溫柔了:“冇事的,叔叔會保護你的,你能跟我說說它長什麼樣嗎?”

沉默了好一會男孩才緩緩開口:“是一個巨型蜘蛛,它……它的頭上還長了一個人類腦袋,不,不對!是好幾個腦袋!表情怪異,長得特彆嚇人。”

於赫有些驚了,這完全是變異了,他看向旁邊幾個隊員,明顯是一臉不可置信。

“隊長,這可怎麼辦?現在要通知基地增加援手嗎?”楊爍站在身後,語氣有些不自信。

於赫看向外麵的天,這會已經完全亮了起來:“先彆通知,得見到那個怪物才能下結論,不然引得基地內人心惶惶。”

“那我們現在乾嘛?”

“事情才發生,怪物應該還冇走遠。”於赫轉頭看向楊爍,還是覺得他不是很靠譜,“方淮跟我一組去前麵樹林裡看看,離陽,你帶著楊爍在村裡查查。”

安排好後於赫帶著方淮先回小酒館裡拿裝備,路上走的很急但還是隱隱約約能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於赫回頭一看,是昨天的那個男孩,此刻他同自己一起回酒館。

於赫冇放在心上,就當是以為他回酒館裡取東西。

拿好裝備後兩人踏入那片樹林,裡麵茂盛且濕潤,樹葉又大又厚,完全能蓋住一個人,走在裡麵真的像是來到了巨人國。

越往裡走就越黑,不是那種黑天的黑,而是樹太高太茂擋住了光線,從視覺上來看真的已經天黑了。

他們就這樣摸索前進好一會,突然,於赫聽到後麵傳來窸窸窣窣地聲音,他懷疑是那個怪物,跟方淮打了個手勢去另一邊,兩人一同包夾。

越走越近,於赫明顯聽到聲音不對,反而像是人的呼吸聲,他放慢腳步用槍口輕挑樹葉,一頭捲髮莫入視線。

此人正是蒂克,他腳被藤蔓纏住,雙手正在不停拉扯著,聽到聲音後他抬頭一看,兩人視線又剛好對上,蒂克有些羞澀,彆過了頭。

於赫走上前蹲在旁邊,他從口袋裡取出那把摺疊刀,輕輕一劃,藤蔓掉落在地,他把蒂克拉起來,不明白為什麼會在這裡遇到他:“你怎麼會在這裡?”

蒂克搖搖頭,眼睛看向彆處,試圖迴避這個問題,於赫也緊接著拋出第二個問題:“不知道這裡很危險嗎?”

蒂克點點頭,他又不傻,肯定是知道這裡很危險,但他也是真的想來幫忙。

於赫看著他一直不回答,很是疑惑:“不回答嗎?”

蒂克搖搖頭,他張了張嘴,手又在麵前比劃著,示意自己不會說話。

“是個啞巴?”蒂克點點頭,於赫心領神會,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腰帶上:“抓好,丟了我可不管。”

於赫穿著作戰服,衣服像是一體式的,腰帶露在外麵,聽到這句話後蒂克手攥的更緊了,於赫能明顯感受到腰上的壓力。

走了好一會,他們被一棵樹攔住,那樹橫著擋在中間,粗度比一個人都高,上麵還伴隨著透明的黏液。

於赫從方淮包裡拿出一副手套戴上,這手套具有防腐蝕功能,避免在擊殺時被腐蝕到,他走上前取下一些黏液,碰到手套的那一刻立馬化成水流了下去。

他抬頭看向四周,附近的樹上都有這些黏液,順著樹乾滴在地上,看樣子這怪物就在這附近了。

於赫從旁邊割下一片樹葉擋在三人頭上,這樹葉很大,完美避免了黏液落在身上造成的腐蝕性。

越往裡走黏液就越多,還能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一直環繞在耳邊,可就是看不見怪物在哪。

正當兩人一頭霧水時,蒂克伸出手往前指了指,於赫順著他的方嚮往前看,除了樹還有一直藤蔓什麼都冇看見。

他不知道蒂克是什麼意思,轉頭問道:“怎麼了嗎?”

蒂克搖搖頭,手不停地指著那片地方,他的左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變了顏色,是極淡的淺綠色,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

於赫從包裡拿出個望遠鏡,可鏡頭裡還是茂密的樹林,他又抬高鏡頭,上麵的黏液更多了,已經糊成一片,連樹皮都看不清。

他放下望遠鏡,順著蒂克的手再次看過去:“你的意思是那邊有東西?”

蒂克拚命點頭,恨不得把心裡所想的話全都說出來。他又比了幾個手勢,於赫這次看懂了,三個人就那樣悄悄摸了過去。

冇一會,他們就已經摸到了蒂克手指的那個方位,可查遍了附近還是冇瞧見那個怪物,於赫真覺得他被旁邊這個人騙了。

“你是不是騙我……”於赫話還冇說完,蒂克就已經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才收回手。

等一切都安靜後,蒂克再次伸出手指了出來,於赫覺得再信他一次,他順著手向上看,果真在樹的最高處看到了那個怪物。

它跟小男孩說得很像,是個蜘蛛,體型特彆大,不是冇有想象的那種變異,頭上也不是長了人類腦袋,而是掛了幾個死去人的頭顱。

於赫拿出槍開啟作戰模式,那蜘蛛也很警覺利用蛛網穿梭在樹林中,為了防止它再次傷人,於赫果斷開了槍。

由於蜘蛛速度太快,於赫射了幾發都冇命中,那蜘蛛眼一急,朝著他們方向吐了一口絲,於赫眼疾手快將蒂克拉走,方淮也立馬躲開,這才避免了傷害。

正當於赫再次提起槍時,前方傳來一聲巨響,是方淮命中了蜘蛛的一個頭顱。他又連射了幾發,次次命中,那蜘蛛嚇得一溜煙跑走。

於赫率先追了出去,過了幾分鐘他又折返回來,方淮見狀連忙問道:“怎麼樣,抓到了嗎?”

“冇。”於赫收了槍,搖搖頭,“它跑得太快了,根本看不見在哪,不過我往它身上射了一枚定時炸彈。”

方淮點點頭看向蒂克,他怕那個蜘蛛會突然出現,更怕這個啞巴會拖後腿,導致他們會一邊作戰一邊顧及他:“那現在走嗎?”

“等一會吧,先查查那個人頭是什麼情況。”說完於赫領著二人走了過去。

他撥開樹葉,那個麵目猙獰的臉露了出來,脖子處還在流著血,看樣子是才死冇多久。

蒂克一眼就認出此人,雖然他的臉已經麵目全非,但臉上的疤他還是記得的,正是前一天晚上調戲他的刀疤男。

於赫看得太過入迷竟忘了旁邊還有個小啞巴,他轉頭一看,就瞧見他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頭顱,於赫怕他會有陰影,撿起旁邊的樹葉又重新蓋了上去。

方淮正看著那頭顱的脖子,就被於赫用樹葉擋住,他不解道:“不看了嗎?”

於赫站起身將旁邊的蒂克拉起,拽著他的手臂往外走:“不看了,麻煩你把那人頭一併帶回來。”

方淮看著麵前被樹葉蓋住的人頭,又看向已經走遠的兩人很是無語,他把人頭用樹葉包好,然後起身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