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乾翻這個廢土世界

乾翻這個廢土世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破雪千裡
  • 更新時間:2024-06-10 04:15:21
乾翻這個廢土世界

簡介:【穀昭你好,歡迎來到廢土世界。】 【以下是有關此世界的基本資訊。】 【戰爭,戰爭摧毀了一切。】 【這是一個被災難侵蝕後留下的荒蕪世界。天空被塵埃遮蔽,大地被廢墟覆蓋,核彈擊碎了人類,輻射撕碎了文明。】 【這是一個混亂、暴力、殘酷的黑暗時代。生存成為每個人最迫切的需求,人們必須學會適應惡劣的環境,利用有限的資源在廢墟中求生。】 【與此同時,戰爭,戰爭也帶來了新的機遇。】 【一無所有,性與子彈成為了生存的不二法門,拳頭夠硬就能碾壓一切,獲得慾望的至高享受。】 【核輻射汙染著每一寸土地,生物基因發生了神奇的變異,死了許多生物,卻也誕生了許多“生物”。】 【而在不可見之地似乎還有某些不可名狀之物…悄然…蘇…???】 【總之,這是一個充滿了危險、未知與希望的世界。】 穀昭:聽著好像很容易死的樣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痛......”

“好痛......”

穀昭無意識地呢喃著,沉浸在睡夢中的她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突然被刀斧攔腰砍成了兩截,痛得她連吸口氣都困難。

還有,空氣中這股濃重到讓人幾欲作嘔的腐臭味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家裡的冰箱壞了?放裡麵的肉臭了?可也不至於味道這麼大吧?

迷迷糊糊間,穀昭又要睡去,但下一刻,她倏然睜開了雙眼。

不對,她作為一個廚藝廢物,家裡的冰箱裡壓根就冇有肉!

睜開眼,環視一圈後,她懵了。

這是哪裡?

目光所及之處皆分外破敗,牆壁爬滿裂痕,桌麵、地麵都蒙著一層厚厚的黃灰,床頭貼著的海報已經褪色掉屑到無法看清圖樣,而房內佈局也與她的房間完全兩模兩樣。

“???”

一陣勁風裹挾著粗糲的沙礫從對麵破的隻剩個框架的窗戶襲來,劈裡啪啦全撲打在了穀昭的臉上以及她因為震驚難以自抑抽氣而疼痛不已的腹部。

“嘶……痛……”

穀昭的視線緩緩下移,在看清自己腹部是什麼情況的時候,登時又要倒吸一口涼氣,但會很痛,她忍住了。

隻見一柄黑金色的匕首正插在她的右腹部,從傷口源源不斷流出的血液沾滿了衣服和床單。而根據她身體一動就痛的感受來看,情況估計比她看到的嚴重的多,匕首應該直接插穿了她的身體釘入了床板中。

這……她是被人給綁架暗殺了嗎?

穀昭下意識地分析,但她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會有人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一個口袋比臉還乾淨的窮鬼。

穀昭的父母在她11歲那年出車禍去世了,留給她遺產隻有一間年紀比她還大的老房子和無良公司看她可憐才賠償的10萬塊錢。

而她現在已經20歲了,在國內一所排名還不錯的大學讀書,10萬塊錢早在這些年的生活中用光了。

等等,穀昭突然靈光一閃:歹徒總不可能是惦記著她銀行卡裡的那剛到賬的5000塊錢獎學金吧?

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歹徒綁架了她想狠狠地敲詐勒索她家人一筆,結果發現她是個沒爹沒孃的窮鬼,一怒之下就捅了她,然後把她扔這兒等死了。

這麼想著的時候,穀昭突然喉頭髮甜,緊接著便控製不住地咳嗽,嗆出了一大口血。

“咳……”伴隨著咳嗽產生的身體震動,腹中插著的那把柄鋒利的匕首開始一下一下地割她的皮肉和臟器,穀昭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腸子被切開,鮮血嘩啦啦地湧出,這劇烈的疼痛和詭異的感知簡直讓她兩眼一黑要暈死過去。

穀昭是個有常識的大學生,她知道以她現在的情況絕對是必死的結局。

她的傷勢太重,身體動彈不得,手邊也冇有任何可以與外界通訊的設備,無法自救。

並且她所在的這個地方一看就很偏僻,也不知道綁她的歹徒是怎麼找到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的。當然,她相信警察一定能找到她,但也相信等找到她時她一定成了具死得不能再死的屍體。

穀昭為自己的倒黴歎了口氣,她過了這麼多年路邊野草般掙紮求存的日子,好不容易看到點美好生活的希望了,她就要死了,嘖,真是好不甘心啊……

血流得越來越多,眼皮也越來越沉,死亡來臨了,但就在穀昭意識即將徹底渙散之際,耳邊忽地傳來了一道冷冰冰的電子音。

【穀昭你好,歡迎來到廢土世界。】

【以下是有關此世界的基本資訊。】

【戰爭,戰爭摧毀了一切。】

【這是一個被災難侵蝕後留下的荒蕪世界。天空被塵埃遮蔽,大地被廢墟覆蓋,核彈擊碎了人類,輻射撕碎了文明。】

【這是一個混亂、暴力、殘酷的黑暗時代。生存成為每個人最迫切的需求,人們必須學會適應惡劣的環境,利用有限的資源在廢墟中求生。】

【與此同時,戰爭,戰爭也帶來了新的機遇。】

【一無所有,性與子彈成為了生存的不二法門,拳頭夠硬就能碾壓一切,獲得**的至高享受。】

【核輻射汙染著每一寸土地,生物基因發生了神奇的變異,死了許多生物,卻也誕生了許多“生物”。】

【而在不可見之地似乎還有某些不可名狀之物…悄然…蘇…???】

【總之,這是一個充滿了危險、未知與希望的世界。】

聽完這一大串話,穀昭宕機了……所以,她這不是被綁架而是趕時髦穿越了?

她閒暇之餘也會看看網文放鬆心情,大火的穿越文自然冇錯過過,看完後偶爾也做夢,夢到自己穿越成某個皇族公主或者富家小姐舒舒服服地過完一生。

但做夢隻是做夢,她並不是真的想穿越啊,更何況是穿越進這種聽著就死亡率極高的廢土世界。

最重要的是一般穿越的套路不都是死後才穿越的嗎?她完全不記得自己有死過啊!

“係統你好。”穀昭虛弱道,“我姑且問一句,我在原世界是發生了什麼嗎?為什麼會突然來到這個世界?”

係統給她播放了一段實時影像,熊熊烈火正吞噬著一座老舊的房子,而門前那被煙霧燻黑的門牌上赫然印著穀昭家的號碼。

【電線線路老化引發火災,你被燒死了。】

好直接,真是不給人一點心理準備。

穀昭呆滯地點點頭,冇想到自己死在了父母留給她的唯一念想裡,她們一家三口的運氣真是冇法說。

係統冷冰冰的電子音再次響起。

【主線任務:拯救廢土世界,重建人類家園。】

【任務獎勵:可選擇留在此世界或回到原世界。】

穀昭一怔,居然還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很好,很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通知得太晚了。

她苦笑道:“係統,你挑錯宿主了,我快死了。”

【主線任務:拯救廢土世界,重建人類家園。】

【任務獎勵:可選擇留在此世界或回到原世界。】

穀昭:“……”聽不懂人話嗎?

不過,係統都能讓她穿越了……再讓她起死回生一次好像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更何況完成了任務還能回家,雖然拯救世界什麼的聽起來又難又中二。

總之,死了不虧,活了就是賺了,何樂而不為呢?

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我接受任務。”穀昭用最後的力氣說道,下一瞬她便墮入了黑暗。

——

一隻威風凜凜的烏鴉正站在破舊的窗沿,豆大的黑眼珠子直直地盯著床上那個人,似乎是在確認她死透了冇,死透了它就要開飯了。

等了會兒,床上那人腦袋一歪終於徹底冇了呼吸,烏鴉輕輕揮動翅膀,興奮地衝刺過去享用它今天的美食。

然而,下一秒,那具屍體驟然直挺挺地坐了起來。

“嗬……嗬……”

穀昭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猶如溺水之人般拚命汲取空氣中的氧氣。她的呼吸聲很重,驚得剛起飛的烏鴉緊急掉頭飛離了,隻留下一聲遺憾的嘎叫。

穀昭用手撐著頭,隻覺得腦子裡混沌一片。

“唔……是做噩夢了嗎?”

“哐當”一聲脆響,嚇得她渾身一個激靈,側眼看向聲響的源頭,一柄泛著冷光的黑金色匕首掉在了她手邊。

穀昭的瞳孔猛地緊縮,趕忙伸手去摸自己的右腹,很光滑,冇有傷口,但黏膩的手感和滿是血跡的衣服明晃晃地說明瞭那裡不久之前的確被一柄匕首洞穿過。

“……不是夢,我真的穿越了。”

穀昭迅速冷靜下來,坐在床上理了理頭緒後開始呼喚係統,想就她現在的情況提出如下的幾個經典問題:我是誰?我在哪?我要乾什麼?

但係統保持高冷的風格,隻是把拯救世界的主線任務和0%的進度條在她的麵前展示了一遍。

“行吧……”穀昭從床上站起身,11歲就成了孤兒的她對任何境況的適應能力都很強,既來之則安之,為了回家她要開始獨自探索這個世界了。

房間內仍瀰漫著那股分外濃重的腐臭味,穀昭在書桌和衣櫃裡搜尋了一圈,除了得出這間房間的主人是個女生外彆無所獲,不過好在這個女生的身形和她差不多,讓她得以翻找出了一件冇有腐爛得太誇張的衣服換下了身上的血衣。

嵌在衣櫃裡的穿衣鏡雖然碎了,勉強也可以照一照,穀昭換好衣服後便對著鏡子觀察起了自己,現在的自己。

五官和身形都與穿越前的她完全一樣,隻是瞳色要更淺淡些,襯得氣質偏冷,並且穀昭明顯感受到了蘊藏在這具身體裡的比她的原身體更為強悍的力量,簡直像是一頭穿梭在荒野中神秘矯健的雪豹。

也不知道原主為什麼會死在這裡。

穀昭走近幾步,和鏡子裡的自己麵對著麵,眼神卻像是透過自己在看另一個人,她用一種既愛憐又堅定的語氣道,“請放心,我會調查清楚你的死因,為你報仇的。”

這既是出於對原主的尊重,也是出於對自己安全的考慮,凶手既然能殺死她一次,那就能殺死她第二次。

俗話說得好,隻有千日做賊,那有千日防賊。

隻有找出凶手並親手殺死對方,她晚上才能安睡。

驀地,房門外發出了聲輕微的響動,似乎是有什麼生物悄悄地靠近了這裡。

穀昭反應迅速地從床上抓起了那柄黑金色匕首。

混亂、暴力、殘酷、基因變異、危險、未知。

係統對廢土世界的描述詞一個個浮現在穀昭的腦海裡,而這些詞所傳達出來的意思也很簡單:

在廢土世界,稍有不慎便會死翹翹。

穀昭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房門的入門一側站定,舉起匕首做出攻擊的姿態,如果進來是什麼非人生物,她就一刀了結它,如果進來的是人就將刀架他脖子問清楚他的身份再行事。

她儘量放輕了自己的呼吸,身體完全貼著牆麵,聚精會神地聽著門後的動靜。

“嚓嚓……哢嚓……”

“嚓嚓……哢嚓……”

穀昭蹙起眉,這奇怪的聲音聽著既不像是人類的腳步聲也不像是動物的爬動聲,倒像是某種大型食肉動物在啃食生肉的聲音。

荒郊野嶺裡的啃食聲?

她該不會是碰到什麼老虎獅子之類的野獸了吧?或者是更危險的變異生物?

開局就這麼刺激?

不過不管門後是什麼,還是先彆輕舉妄動為好,等它吃飽了應該就會走的,以及她一點也不想出去看它在啃食什麼。

穀昭屏氣斂息,宛如一座雕像般立在牆邊,靜默地等待著未知危險的離去。

大約一刻鐘後,嚓嚓的啃食聲消失了,穀昭鬆了口氣,然而兩息後她的神色又緊繃了起來,外麵出現了另一種更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極輕極輕的爬動聲,像是爬在最柔軟的雲端,若不是她足夠凝神絕對聽不到。

而這也讓她確定了一件事:

外麵的那個傢夥絕對是隻變異生物!

世界上冇有哪類體型正常的食肉動物能如此悄無聲息地爬動。

“靠……”

穀昭在心裡暗暗期盼這隻變異生物既然吃飽了就快快滾蛋。可惜,她是個倒黴蛋,事情發展總是與她的願想背道而馳。

她就聽著那輕巧詭異的爬動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停止在了門後。

穀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