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浮世三千,攬月為仙

浮世三千,攬月為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糖炒小鹿
  • 更新時間:2024-06-12 01:58:06
浮世三千,攬月為仙

簡介:簡介:關於浮世三千,攬月為仙:扶璃來自末法時代,死後得遇天命三生石,靈魂穿越重生,投胎轉世到浮世大陸。此界乃是靈氣充裕的修真界,萬物若有機遇,皆可修行得道。扶璃看了看自己的五行天靈根,和能夠包容一切能量的先天混沌之體,微微一笑。煉丹?學!~煉器?學!~陣法?學!~馭獸?學!~轉世投胎,幸得親朋,常與三五好友相伴,手持一張攬月弓,闖秘境、學功法、修大道,開啟悠久漫長的浮世仙途。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這火毒丹內,加入了石生花,石生花生長於雷池之中,能煉製護體丹,現下加入了這火毒丹中,也能使服用之人增加一定的抵抗雷霆的能力。

石生花每多一葉藥效都大不相同,在下用的乃是四葉石生花,所以若是細分,此丹應當稱作四轉火毒丹。

冇有石生花的火毒丹也能有之前的三種作用,隻是藥效會減弱幾分,以及冇有增強抗雷能力的效果。”

人群簇擁的中央,一個布衣老者麵前站著一個燦若春華的絕代佳人,佳人紅唇輕啟,清泠的嗓音吐出的一字一句卻好似一柄柄小錘,咚咚咚地砸在眾人心口。

這就是火毒丹的全部藥效?

聽起來很雜,但是主要作用就是鍛體和精煉靈力,增長修為都是附帶的。

很多丹藥也有附帶功能,賣藥的自然要往大了誇。

不過依然是很實用的丹藥了,扶璃這個年紀能夠煉製出這種丹藥,已經是於煉丹一途擁有頂級天賦了。

不同於之前的市麵上流傳的凝香丸和追蹤丸那種,在大部分天才眼裡上不得檯麵的東西,眼下這丹藥基本上無論天才還是庸才都是通用的。

一群小腦袋齊刷刷地一轉,像是迎著日出的向日葵,麵對著虛坤真人的方向,眼神裡閃著渴望的光,希望能夠從他的嘴裡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

此時所有人的眼神都好像會說話一般。

‘是嘛?她說的是真的嘛?!’

頂著一群小弟子整齊的視線,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中,虛坤真人不緊不慢地把丹藥扔進嘴裡,看得眾人麵露敬畏之色。

不愧是上古大能,六階丹藥還是爆裂屬性的,說試就試,眼都不眨一下。

‘小白鼠’虛坤真人咂吧咂吧嘴,感受了一下丹藥在體內的作用,點了點頭。

“冇錯,藥效確實如她說的那般。”

虛坤真人雖然現在隻是神魂,這火毒丹對他來說於鍛體方麵的作用相當於冇有,但是並不妨礙他鑒彆。

頓時,除了水浚不太開心以外,所有人都神情火熱。

虛坤真人眼睜睜看著麵前那群‘小向日葵’的腦袋,齊刷刷地轉向了扶璃,彷彿她成為了新晉的小太陽。

虛坤真人:“……”

用完就丟?

好些人已經忘了什麼上古大能不上古大能的了,畢竟人們總是習慣追逐眼前的利益。

“扶璃道友,你這火毒丹是否也會跟如何丹一起出售?”

“扶璃道友,這火毒丹與如何丹一起服用是否會效果更好?”

“扶璃道友……”

眾人七嘴八舌,心思轉得快的已經惦記扶璃手裡剩下的火毒丹了。

畢竟這石生花難得,若是出手慢了,冇了石生花就隻能買普通的火毒丹了。

‘賣藥的’扶璃,對著眾人回以一個微笑。

“好說好說,過幾日就賣。”

……

“扶璃道友,那火毒是什麼東西大家都知道,你確定冇有傷害嗎?或者說,那地心火中的火毒是你能夠控製的,那火毒丹中的火毒呢?你是否也能控製?”

大抵是見不得扶璃春風得意的樣子,在一片和諧的場景中,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水浚麵色平和卻眼神銳利,挑中了一個扶璃冇有說出來的漏洞。

扶璃聽著水浚的問話,就知道這傢夥也是認識任澤的。

畢竟親身體會過她的火毒的,知曉其中利害以及是否她能夠控製的,這裡也就隻有任澤。

“水浚道友這話可就有些誅心了,我看起來是那種人嗎?若是我能夠控製火毒,那任澤道友現在豈不是要一直受我控製了?

這火毒離開我稍遠一點距離,我便隻能感應無法控製,這煉製成丹藥的,我更是連感應都感應不到了。

若是火毒當真有道友說的那般神奇,那我豈不是憑著這地心火便能稱霸整個浮世大陸了?”

水浚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扶璃。

“誰知道呢,畢竟在道友之前,從未見過誰能夠長期驅使並契約地心火。”

“那是你們無知!”虛坤真人不知何時又回到了柱子上喝酒。

隻要他不想讓人注意他,他就能隨時被人忽略。

“這地心火無靈,且不能長時間離開地底,這是天地規則的束縛。但是同樣也有一種自天地誕生之時便存在的五行元素之靈,它們隻有靈性冇有能力,但卻可以附著在任何同屬性物質上生存。

這地心火因火靈而生了靈性,離開了自己的本體,失去了毀天滅地的能力,也就掙脫了天道法則的束縛。

現如今它雖然弱小,但是也有機會慢慢長大。”

在其他人眼裡力量不俗的地心火,在虛坤真人的眼裡依舊算是弱小的幼火。扶璃那點火毒,就算冇有驅除毒性,虛坤真人也絲毫不放在眼裡。

“行了,那丫頭的火毒丹確實是個不錯的丹藥,尤其是對你們這種低階修士來說,火毒也冇有你們想象的那般神奇,畢竟是已經驅除毒性的火毒丹。

再說修煉這麼久,她去冇去毒性,你們分辨不出?

現在的修士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不是煉丹師就不懂分辨丹藥了?如此學藝不精,出門被人坑死也是活該!”

“真人教訓的是。”

虛坤真人的話說得有點重,眾人不敢言語,紛紛低頭應是。

“小女娃,你們切磋冇有賭注,老夫送你一個彩頭如何?”

扶璃眼前一亮。

有好東西!

“長輩賜,不敢辭。”

虛坤真人看著扶璃毫不客氣的模樣,哈哈一笑。

“好,不扭捏矯情,這性子我喜歡!”

虛坤真人一揮衣袖,一團瑩白色的光球飛了過來,扶璃伸手接過,隻見一個用兩隻手才能捧住的蛋落於雙掌之中。

扶璃眨了眨眼。

真人送她一個蛋是什麼意思?

讓她滾蛋?

扶璃正在思維發散時,虛坤真人的傳音在識海之中響起。

‘傻丫頭,將蛋收起來,那是赭鹿。’

赭鹿?上古靈獸赭鹿?

傳聞赭鹿有著一身泛著瑩潤光澤的白色皮毛,通體瑩白如玉。有四角,色赭、叉多如樹枝,氣運極強,被譽為上古聖獸。

不過不是消蹤匿跡了嗎?怎麼現在還有赭鹿的蛋?

誒?

赭鹿是蛋生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