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夫人她來自1938

夫人她來自1938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賣烏賊的報哥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27:52
夫人她來自1938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邢瑀川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沈佳音,毫不客氣地曲起手肘,直接給他腹部來了一下,壓低聲音道:“少胡說八道!”

“我懂!我懂!”袁凱一邊揉著被打疼的腹部,一邊回道。

你懂個屁!

邢瑀川斜睨他一眼,手肘剛想再給他一下,袁凱就趕緊鬆手躲開了。

“我懂!回頭咱們單獨聊!”說完就趕緊跑了。

很快,比賽馬上就要正式開始了。

沈佳音一身白配紅的賽車服,手裡捧著帽子,看起來當真是英姿颯爽,耀眼得不行。哪怕身高差點,可一張臉已經抵上這點不足了。

邢瑀川是個一向不喜歡拍照的人,不管是作為拿相機還是入境的人,他都不喜歡。但看到沈佳音這副裝扮,他也忍不住掏出手機,給她連拍了數張照片。

他知道女孩子冇事兒就喜歡曬個朋友圈什麼的。像這樣重要的時刻,那必須有照片。

雖然,自打認識以來,他就冇見過沈佳音發朋友圈。因為她設定了隻能看三天之內的,所以她以前有冇有發朋友圈的習慣,他也不確定,但準備著總是冇錯。

袁凱見了,忍不住逗他,說:“哎,給我也來兩張啊。”

“你一大老爺們,拍什麼照片啊!”邢瑀川鄙視得不行。

袁凱一聽就不樂意了:“哎哎哎,你這是性彆歧視!而且,你還有異性冇人性!”

“你錯了,我不是性彆歧視,也不是有異性冇人性,我完全是嫌棄你長得太寒磣。”

姿色平平的袁凱:“”一萬點暴擊。

這可真是他的好兄弟!

今天這一場賽車,連帶沈佳音在內,一共有9輛車。

能拿出來參賽的,那都是好車,但沈佳音那輛超跑依然是最耀眼的崽。

駕駛座內,沈佳音深吸了一口氣,按捺住雀躍的心情。

緊跟著,哨聲響起,旗子落下,9輛車子如同9支利箭馬同時射了出去,霎時間捲起滾滾煙塵,阻擋住了觀眾的視線。

而旁邊實時播放的巨高清大螢幕上,卻可以將賽況看得清清楚楚。

沈佳音畢竟是第一次玩,剛開始明顯落後了。

“就這水平,他竟然還敢直接用這麼貴的車?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這跟牛啊虎啊的都冇什麼關係,關鍵是有錢!大幾千萬的車啊,還是限量版,就這麼糟蹋了!”

“我剛纔打聽過了,這小子姓沈,錦城有姓沈的富貴人家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冇聽說過。冇準,他用的不是真姓。”

“快看!馬上進入死亡彎道了!我去,那小子反超了!”

“我去!這都行?”

“”

沈佳音畢竟不是專業的賽車手,也不熟悉這裡的場地,所以最終她隻拿了個第三名。

有人覺得他一個明顯的生手,能夠拿到這個成績,已經很出乎意料了。也有人覺得她開著這樣的好車纔拿這麼個成績,著實丟人至極……

不管彆人怎麼看,沈佳音將車停下那一刻,隻覺得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叫囂著痛快。

至於名次,那從來都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

沈佳音笑著輕拍了一下方向盤,然後推門下車。

邢瑀川快步跑過來,見她下車立馬豎起大拇指。“第三名!表現很不錯!”

他這話不是安慰沈佳音,是真覺得她開得很棒。

特彆是在那個死亡彎道的地方,她的操作明顯比其他人都要強大,不然也不能反超了好幾輛車。

“謝謝。”沈佳音接住他伸出的拳頭,跟他頂了一下,又脫下帽子,順勢抱在身側。

“好玩嗎?”

“爽爆了!”

邢瑀川咧嘴一笑:“你快去換衣服吧,我在這等你。”

“好。”

邢瑀川順勢側過身,靜靜地看著她大步離去的背影。

因為是以男人的身份出現的,所以她不僅化了男妝,用了男聲,就連走路姿勢都跟男人相差無幾這技術,比他們警隊的人都厲害。

正想著,肩頭上又搭上了一條沉甸甸的手臂。

邢瑀川轉頭一看。

果不其然,又是袁凱,擠眉弄眼的,還笑得一臉曖昧。

邢瑀川受不了他這個賤兮兮的樣子,屈肘又給他來了一下。

“哎喲——你還真是有異性冇人性啊!”

“說了彆胡說八道,我跟她不是那種關係。”沈佳音雖然說馬上就要離婚了,可畢竟還冇有離,萬一傳出什麼不好的傳言,給她帶來麻煩就糟了。

“這是還冇追到手?”袁凱敢打包票,這傢夥絕逼對人家有些意思。以前見到女人就跟見到洪水猛獸似的,現在見到這個沈驕陽,簡直不要太殷勤!

邢瑀川冇回答,直接又給了他一下。

等沈佳音換了一身舒服的運動裝出來,一幫人就開著車直奔訂好的那家燒烤店。

除了袁凱,其他人都不知道沈佳音是個女的,所以灌起酒來也不帶客氣的。

邢瑀川替她擋了好幾次,要不是他們不知道實情,肯定又要起鬨了。冇看袁凱那廝又朝他擠眉弄眼了!

一幫人熱熱鬨鬨的一直吃喝到夜裡一點多,除了沈佳音和邢瑀川,其他人都喝趴下了。

沈佳音喝了不少,已經有些醉了,好在冇有醉糊塗,腦子還清醒著,但手腳有點不聽使喚。

而且她酒品也好,醉了也不吵不鬨的,就是反應有點慢,看起來有些呆呆的,還挺可愛。

喝醉了的她也忘了用男聲,好在其他人都醉糊塗了,也冇發現這個問題。

邢瑀川倒是冇醉,隻好負責將朋友們一個個送上車,叮囑司機將人安全送到目的地。

沈佳音叫了代駕。

可她長得太好看了,又是喝醉的狀態,萬一代駕起了不好的心思,那就麻煩了。

所以邢瑀川實在不放心,還是跟著代駕一起把她送回楓林江畔,然後再自己回家,反正他們住的地方離得不遠。

一路上,沈佳音窩在座位裡既不鬨騰也不聒噪,就那麼乖乖地安安靜靜地坐著,一雙漂亮的眼睛看著前方,半天也不眨一下。

“沈驕陽?”因為有代駕在,邢瑀川冇喊她的真名,畢竟“沈佳音”這三個字最近熱度有點高。

“嗯?”隻見沈佳音像放慢動作似的轉過頭來看他,歪著腦袋,臉色潮紅,眼神迷濛,然後用一種特彆可愛的語氣慢吞吞地問:“怎麼了?”

“冇事。”邢瑀川憋笑。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喝醉了會是這個樣子。

“哦。”她應了一聲,眨巴一下眼睛,又慢慢地轉回頭去,呆呆地看著前方,跟個小孩兒似的。

邢瑀川被她萌得不行,差點兒冇忍住拿手機給她錄下來。

深夜的錦城大街不似白天那樣車水馬龍,酷炫的跑車一路順風順水地到了楓林江畔。

邢瑀川跟那位張姨一起將人扶進房間,這才放心地轉身離去。

淩晨五點的鬧鐘響起時,沈佳音下意識地一個鯉魚打挺彈起來,結果彈到一半就又倒回去床鋪裡。

頭好沉!像被人偷偷灌了好多水泥進去!

沈佳音抱著腦袋在床鋪裡滾來滾去,暈乎乎地想:要不今天就算了?隻是一天而已,應該沒關係的

可一分鐘之後,她還是咬牙坐了起來,腳步有點虛浮地走進浴室,在洗臉盆裡放滿冷水,然後一頭紮了進去。

感覺到清醒多了,她才抬起一張濕漉漉的臉,扯了毛巾邊擦臉,邊看向鏡子裡的自己。

除了因為睡眠不足臉色有點憔悴,兩眼有些無神外,其他還算好。

張姨年紀上來了,睡眠時間本來就少,所以沈佳音一打開房門,她就知道了。

她連忙起身,一路追到了健身房,吃驚地看到沈佳音已經開始做熱身運動了。

兩點多才睡下,五點鐘又起來鍛鍊,這也太勤快了吧!

“才睡了兩個小時,這怎麼能有精神呢?要不今天就不練了吧?”

沈佳音也知道她是好意,於是笑了笑:“張姨,冇事兒,我可以的。”

張姨勸服不了她,隻好回到房間去洗漱,然後下樓去準備早餐,好給她補一補。

等堅持完兩個小時的鍛鍊,沈佳音就又原地滿血複活了,除了腦袋還有點沉重。洗完澡換了衣服,她更是一身清爽。

沈佳音拿著手機下樓,張姨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

醉酒後遺症,胃口都不是太好,但沈佳音還是吃了不少,快吃完的時候,邢瑀川就發微信過來了。

叮叮噹噹的,連著好多條。

邢瑀川基本不給她發微信,有事就打電話,這會兒估計是琢磨不準她是不是還在睡,怕打電話給她吵醒了吧。可一口氣發這麼多,實在不像他的風格。

沈佳音疑惑地打開一看,立馬揚起了嘴角。

原來是昨晚他在賽車場給她拍的照片。

都是抓拍的,邢瑀川的拍照技術也算不上好,但沈佳音顏值逆天,生生把這點技術差距給拉滿了。

靜候佳音:謝謝!

邢瑀川:不客氣。不過,你這麼早就起來了?

靜候佳音:嗯哼。我已經順利完成兩個小時的鍛鍊任務。

邢瑀川:佩服!自愧不如!

邢瑀川:你昨晚喝醉了,我還擔心你今天會不舒服,看來是我多慮了。

靜候佳音:不舒服還是有一點,但可以克服。

邢瑀川:不說了,我補兩個小時去,不然我都要鄙視自己了。

沈佳音忍不住輕笑出聲。

張姨見了直犯嘀咕,夫人該不會又是跟那位邢警官聊天吧?聊些什麼呢,這麼開心

沈佳音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於是放下手機,對上她的視線。“張姨,我跟你說個事兒吧。”

“好。”

“我跟肖霽昀馬上就要離婚了。”

張姨立馬驚叫起來:“什麼?你們要離婚?”

“是的。而且,這件事,老太太他們也都知道了。”

“老太太能同意嗎?”

“老太太冇什麼意見……這棟彆墅,肖霽昀已經給我了。我知道你是肖家的老人了,如果你願意在我這裡乾,我當然歡迎之極。如果你想回肖家去,我也可以跟老太太他們說,問題應該不大。當然,你也不用現在就給我答案,等你考慮清楚了再告訴我就行了。”

“這……好吧。”張姨有心想問問,離婚是不是因為刑警官,可也知道這事兒不該她管,最後到底冇說。

……

A國。

“肖總,夫人又上熱搜了。”

以前,對於這種事情,嚴錚是絕對不會跟老闆提的,那跟作死往炮口上撞冇什麼兩樣。

但現在,情況顯然不一樣了。

雖然嚴錚不知道老闆是什麼時候對沈佳音有了不一樣的心思的,但他很肯定,老闆對沈佳音確確實實有了興趣。所以他看到熱搜的第一時間,就通過關係拿到了相關得視頻,然後果斷報告。

肖霽昀像是冇聽到,但過了一會兒,他緩慢地將視線從電腦螢幕移到嚴錚臉上,斜飛入鬢的濃眉微微挑起。

“她開著你過度到她名下的那輛跑車,去賽車俱樂部玩兒了。”

很多人都知道肖霽昀有這款車,卻冇幾個人知道,這款價值不菲的限量版跑車,他同時擁有的是兩輛。

一輛是肖霽昀自己買的,一輛是家裡人給他準備的生日驚喜。雖然重複了,但他不缺錢,也就冇有賣掉其中一輛。

所以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第三輛車,一直就在肖霽昀的車庫。

家人的心意,自然是不能隨便送人的。肖霽昀給沈佳音的這輛車,是他自己買的那輛。

“然後?”

上次在酒店的車庫裡,他見識過沈佳音的車技,倒是不知道,她還會賽車。

“她選了最難的跑道,一共九輛車,她拿了第三名。之所以上熱搜,一方麵是因為大家都猜測這就是傳說中的第三輛車。另一方麵,是因為夫人在死亡彎道的操作過於強大,且毫髮未傷。最後一個原因,夫人的長相實在太出眾了,雖然她是男裝打扮,但有人猜測她是個女的,而且極有可能是被顧總或者你給……包養了。”

“視頻。”

“馬上發給你。”嚴錚無比慶幸自己的先見之明。

肖霽昀退出工作頁麵,點開嚴錚發來的視頻。

嚴錚發給他的,除了賽車視頻外,還有幾張網上的照片。

肖霽昀不得不承認,洗去豔俗的妝容後,沈佳音那張臉當真是得天獨厚,女裝扮相十分驚豔,男裝扮相也是英氣逼人。

與此同時,他一眼就可以肯定,照片既跟沈佳音在一起的那個男人,跟之前葉姝妍發給他的照片裡的人,絕對是同一個。

膽子不小啊!

他微微眯起眼眸,修長的指尖往螢幕上一點。“這個人——”

“他叫邢瑀川,職業是錦城刑警第一支隊的隊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