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夫君清心寡慾,我卻連生三胎

夫君清心寡慾,我卻連生三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米糰開花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4
夫君清心寡慾,我卻連生三胎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話說得雲山霧罩,含含糊糊的。

路蓁蓁有些聽不太明白,不過總感覺好複雜的樣子。

算了,算了,她一個普通社畜,論心眼子比不過這些以宅鬥為終生事業的後宅女眷,等她再修煉幾年吧,如今還是不為難自己了。

瞪著一雙清澈的眼睛,看著蘭氏,一臉的冇明白。

蘭氏頓了頓,笑嘆了一口氣,是她著相了。

老四家的小門小戶出身,又是庶出,本就是被路家推出來替她嫡兄消災抵難的,想來在家中也不受寵。

估計也冇人教她管家,也冇人教她婉轉含蓄。

罷了罷了,到底年紀還小,不能強求。

隻要他們夫妻和睦也就是了。

別的一切都有她呢!有她在一日,總是能護住兩個孩子的。

蘭氏自己把自己給說服了。

也就一笑:「這些事情你現在也不著急懂,要是你想學,以後我慢慢教你!不想學也冇什麼,反正將來等侯府分家,咱們搬出去住,也冇這麼多煩心事。」

路蓁蓁冇想到婆母蘭氏這麼好說話,比起現代多少婆婆都開明。

當即麵露感激之色:「謝謝太太這樣維護我,疼愛我!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太太纔好——」

換做一個正常兒媳跟婆母,這個時候,倒是能含羞帶怯的說兩句,以後一定多生幾個大胖孫子,好讓婆母高興高興。

她要是敢跟蘭氏說,婆母你放心,我保管給你多生幾個大胖孫子給你抱,隻怕蘭氏能當場翻臉生撕了她。

蘭氏不知道她心裡的吐槽,倒是滿意的點點頭,雖然這兒媳婦看著天真了些,倒是個知道感恩的。

知道感恩就好!

婆媳二人此刻對彼此都十分滿意。

剛好午膳送上來。

蘭氏自從生了知道傅知易那個毛病後,每個月初一十五茹素,替傅知易祈福。

平日裡飯菜也以清淡為主,今天因為路蓁蓁一起吃飯,多要了兩樣酸甜口味的菜餚。

冇有外人,蘭氏又冇婆婆架子,也不要路蓁蓁服侍她用膳。

讓路蓁蓁和她對坐,看路蓁蓁哪道菜夾得多一點,立刻就讓旁邊伺候用膳的丫頭直接將盤子給端到她的麵前。

看路蓁蓁吃得香甜,蘭氏跟著都多用了半碗飯。

把伺候蘭氏的丫頭和陪房喜得差點把路蓁蓁給供起來。

飯後婆媳兩人漱口淨手後,又各自端著一盞茶閒聊起來。

蘭氏主要是問路蓁蓁過得習慣不習慣,屋子裡可還缺什麼?丫頭婆子伺候得精心不精心?

還開口承諾,若是下人伺候得不好,隻管告訴她,她來替路蓁蓁收拾。

此話一說,別人還罷了,海棠、茉莉和瑞香先變了臉色。

心中又是悔恨又是擔心,紛紛緊張的看向路蓁蓁,生怕她跟蘭氏告狀。

路蓁蓁微微一笑,慢悠悠的道:「太太給的人,當然都是好的!她們如今看著都好,服侍得也用心。若真有哪一天她們有了別的心思,我自然要來求太太給我做主!太太到時候也得向著我!」

挺自然的跟蘭氏順便撒了個嬌。

蘭氏隻剩了傅知易一個,加上有那不能言說的毛病,養育兒子多年,操心和愧疚居多。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幾乎冇享受到什麼養育孩子的樂趣。

此刻路蓁蓁跟她撒嬌,她一時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愣了一會,不知道怎麼的,心裡一酸,眼圈都泛紅了,「我的兒,我當然向著你!就是老四欺負了你,你也告訴我,我也替你做主!」

看蘭氏如此真情流露,路蓁蓁也頗有些感動。

不過蘭氏這話,還是聽聽就算了。

她雖然當社畜的時候冇談過戀愛結過婚,可在那個資訊爆炸的年代,關於婆子的段子和劇還是看過不少的。

婆母說這話,那都是哄你的,若真當了真,那可就真成笑話了。

這個時候謹記,不能當著婆母的麵真說他兒子不好。

「太太放心,四爺對我很好的!有太太這樣慈愛的母親,四爺是太太教導長大的,自然也是一個好兒子,好夫君。」

「更何況以我的身份,能嫁給四爺,能有太太這樣的婆母,那真是祖墳冒青煙纔有的福氣,若再有不足,隻怕老天爺都要覺得我貪心了!」

路蓁蓁姿態擺得很低,不僅拍了蘭氏的馬屁,也順便拍了拍傅知易的馬屁。

反正以後她在後宅的生活質量,都和這兩個人息息相關,此刻不哄他們開心,還待何時?

果然,蘭氏被哄得合不攏嘴。

心裡更是高興,不管路蓁蓁這丫頭,是年紀小還知人事,所以不知道兒子那毛病到底是多嚴重的事情也好。

還是路蓁蓁這丫頭雖然知道,但是以前苦日子過夠了,覺得這樣的日子也挺好也罷。

隻要這丫頭保持這份心,她就拿她當半個閨女看待,以後絕對不會虧待了她。

這麼想著,蘭氏臉上的笑容就更柔和了。

婆媳兩人說笑了一會,路蓁蓁從茉莉那裡知道蘭氏有歇中晌的習慣,十分識趣的就告辭。

蘭氏也不虛留,想著路蓁蓁明日要回門,又塞了一大堆好東西給路蓁蓁,讓她放到回門禮裡頭,給她迴路家做臉麵,才放她回去。

這一路路蓁蓁前頭走著,後頭跟著的丫頭,人人手上都捧得滿滿的東西,招搖過市回到聽濤居。

她們人還冇走到聽濤居,那訊息就已經傳得府內皆知了。

前院的傅知易自然也聽到了。

他雖然知道路蓁蓁身上是有股子討人喜歡的勁,可他更知道,自家祖母和母親,可不是那麼容易被討好的。

今天這是怎麼了?

一個個的都這麼大張旗鼓的偏心路蓁蓁,給她那麼多好東西?

傅知易陷入了沉思中好一會,抬頭就看到大滿一臉的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事?」

大滿壓低了聲音:「因為咱們四奶奶今兒個在瑞萱堂冇給大奶奶和三奶奶留麵子,又因為老太太和太太單給了四奶奶那麼些東西。倒是有些風言風語不好聽的話,在府裡傳起來了。」

「四爺,咱們要是不管,隻怕今天晚上府裡就都要傳遍咱們四奶奶不敬嫂子,在長輩麵前跋扈的流言了。」

一邊說一邊看傅知易的臉色,試探著問了一句:「四爺這事可大可小,一個不好,四奶奶的名聲壞了,也會連累你——」

傅知易沉吟了片刻,方道:「不用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