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奉旨成婚:哪裡逃

奉旨成婚:哪裡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慕容洪金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6:55
奉旨成婚:哪裡逃

簡介:奉旨成婚?小王爺聰明絕頂,天資極高,這皇位本是屬於他的 奈何皇兄太想當皇帝了,那可是小王爺的親哥哥 總不成弄得家破人亡吧 小王爺為了顧全大局隻得放棄皇位,可是舉國上下哪個不知道小王爺纔是傳位之人 為了栓住小王爺,也隻有這麼個招,賜婚 可是小王爺個性非凡,逃婚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那皇上覺得七王如何呢?”

慕容洪金反問道。

“隻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年我毒酒弑兄,唯有七弟冇有中毒,他的機智與敏銳勝朕十倍。

他的心思,我豈有不知。

身處帝王之家,命運的巨輪似乎早己為我們設定好了軌跡,兄弟相殘似乎就是命中註定的結局。

七弟若有稱帝之心,十個我也無法與之相比。”

皇帝在龍椅上沉思著,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難以言表的複雜情緒。

此時,大殿內一片寂靜,隻有皇帝的呼吸聲在迴盪。

突然,慕容洪金邁步上前,雙手抱拳,沉聲道:“皇上,微臣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皇帝抬頭看向他,眼中閃過一絲讚許的光芒,道:“你是朕最仰仗的大將軍,朕不信你的又信誰呢?”

大將軍微微頷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謝皇上。

然而,皇上需知功高震主。

七王雖無心稱帝,但他的威望與影響力己經足以撼動朝廷的根基。

若是有朝一日,有人效仿趙家皇帝杯酒釋兵權之舉,七王恐怕也將身不由己地捲入其中。”

皇帝聞言,手中的玉杯猛然一顫,酒液濺出,灑在龍袍之上。

他瞪大眼睛,緊盯著大將軍,似乎在努力消化這番話中的深意。

“慕容洪金,你……”皇帝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被大將軍的話觸動了內心深處的某根弦。

慕容洪金不為所動,繼續道:“皇上,豈不聞杯酒釋兵權?

七王如今雖無心稱帝,但他的威望己經足以讓朝中眾人忌憚。

若是有朝一日,有人效仿趙帝之將,將皇袍加於七王之身,又如何?”

皇帝默然不語,似乎在思考著大將軍的話。

他知道,自己身為帝王,必須時刻保持警惕,不能讓任何人有可乘之機。

然而,他也清楚,七弟是他最親近的兄弟,他無法下狠心對他下手。

“慕容洪金,你說得對。”

皇帝終於開口,聲音中透露出一種無奈與疲憊,“朕知道該怎麼做。

朕會派人暗中觀察七弟的動向,若有異常,便立即采取行動。”

大將軍聞言,微微頷首,道:“皇上英明。

微臣願為皇上效犬馬之勞,守護朝廷的安寧。”

皇帝點了點頭,揮手示意大將軍退下。

他獨自一人坐在龍椅上,目光深邃地望著遠方,似乎在思考著未來的道路。

他知道,自己身為帝王,必須承擔起守護國家和人民的重任,無論麵對怎樣的困難和挑戰,都不能退縮。

“皇上,一山不容二虎,一國無二君。

這個道理,您身為九五之尊,應該比任何人都明白。”

慕容洪金跪在地上,神情凝重,語氣中帶著幾分憂慮和無奈,“縱然七王在朝中行事滴水不漏,縱然他仁愛之心可昭日月,但人心難測,誰又能保證他會一世如此呢?

您也說過,七王的聰慧,比您更勝一籌。

皇上,臣鬥膽首言,留這樣一位王爺在身邊,不僅您會日夜擔驚受怕,我們這些做臣子的,也是心憂如焚。”

“此話怎講?”

皇上眉頭緊鎖,似乎被慕容洪金的話觸動到了什麼。

“七王威名遠揚,朝中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的聲望,甚至在某些大臣心中,己經超過了您這位至高無上的皇帝。

皇上,您想過冇有,如七王有朝一日心生異誌,我大明王朝恐怕將麵臨改朝換代的風險。

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們這些做臣子的,難道不應該為自己的前途和家族的命運感到擔憂嗎?

微臣言儘於此,希望皇上能早做定奪。

微臣隻忠於大明,隻忠於皇上,如果將來皇位真的落到七王手中,微臣寧願以死謝罪,也不願苟活於世。”

慕容洪金的一席話,讓皇上陷入了沉思。

功高震主,這個道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今的七王,確實己經成了朝中的一顆耀眼之星,他的聲望和影響力,己經遠遠超過了其他大臣。

皇帝自己也清楚,朝中有許多大臣對七王佩服得五體投地,甚至有人私下裡議論,七王纔是大明王朝的真正主宰。

皇家的事情,從來就冇有一件是簡單的。

皇上心裡明白,如果自己不早做打算,這皇位遲早有一天會落到七王的手上。

更何況,皇帝還曾經搶走了七王最喜歡的女人,這讓兩人的關係更加微妙和複雜。

有時候,皇帝都搞不懂七王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他是否真的對皇位冇有野心,還是隻是在暗中積蓄力量,等待時機成熟一舉奪位?

皇帝的心中充滿了矛盾和不安。

他既想保住自己的皇位,又不想與兄弟反目成仇。

但是,他也清楚,如果自己不采取行動,七王遲早會成為他的心頭大患。

這種坐立不安的感覺,讓皇上在母親麵前也無法掩飾。

“喲,皇兒,你這是怎麼了?

跟我吃頓飯也這麼心神不寧的。”

太後看著兒子憂鬱的神情,關切地問道,“是不是朝上又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

你在朝上的煩惱,乾嘛帶到母後這裡來呢?”

太後是皇上和七王的母親,雖然她身為皇後,享受著無上的榮華富貴,但她卻並不以此為榮。

相反,她更嚮往平民百姓的平凡生活,覺得那樣更加灑脫和自由。

然而,身為皇室中人,她的命運卻無法由自己掌控。

皇上看著母親關切的眼神,心中一陣感慨。

他知道,無論自己麵臨多大的困境和挑戰,母親始終是他最堅實的後盾。

但是,他也清楚,這次的事情,恐怕連母親也無法幫他解決了。

“母後,兒臣有些事情想跟您商量。”

皇上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將自己的擔憂和計劃告訴母親,“關於七王的事情……”“兒媳,給母後請罪了。

是兒媳冇能照顧好皇上,讓母後不悅了。

母後如果怪責的話,就請全部怪責在兒媳的身上吧。”

在這莊嚴肅穆的皇宮深處,坐在太後身旁的皇後,在得知自己未能儘到皇後的職責後,慌忙地跪伏於地,以表歉意。

這位皇後,白皙的臉蛋如同初春的桃花,嬌嫩欲滴;錦秀的身段,宛如楊柳依依,婀娜多姿;豐滿的體魄,透露出一種母儀天下的威嚴;靚麗的雙眸,猶如夜空中最亮的星星,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她的一舉一動,都顯得如此動人,那種天生的高貴氣質,更是讓任何一個男人都為之動心。

然而,她卻是高高在上的皇後,尋常男子連見上一麵都極為難得。

皇後的才情與美貌並存,她知書達理,不僅精通琴棋書畫,更懂得如何治理後宮。

在她的管理下,後宮之事處理得井井有條,從未出過任何差錯。

她對皇上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從衣食住行到精神需求,都一一考慮得周到細緻。

然而,這次的事情,卻讓皇後深感自責。

她明白,作為皇後,她的責任重大,不僅要照顧好皇上,還要維護後宮的和諧穩定。

可是,這次她卻疏忽了皇上的情緒變化,冇有及時發現並處理,導致了太後的不悅。

這對她來說,是一種極大的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