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廢太子他不講武德

廢太子他不講武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春芽菇湯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37
廢太子他不講武德

簡介:bxp>【主攻+劇情無邏輯+請慎入】母後是皇後,父親是皇帝,徐慕安一出生就是太子,然而一朝被廢,他才知太子之位是搪塞母親的帶毒糖果,父親為真愛之子,以災星為藉口殺他母親,滅他母族。知曉真相的徐慕安燃燒父係血脈誓要報仇,不想竟從此走上了一條在列國爭霸,宗門世家林立,九天之上有仙神佈局的塵世中遇神殺神,遇魔誅魔的登天路。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202章

:百合聖地

“直接走進來。”聽到林白的聲音,徐慕安做完最後一筆交易,直接出現在坊市。

林白聽到他的話,也第一時間進入大城,很快就瞧見了徐慕安。

他心神一定,立刻朝他走過去,一臉興奮地道:“看到交易空間有了越來越多的人,在下已經明白前輩的意思了,請前輩放心,在下一定會好好完成自己的理想,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的。”

他像是一下子受到了鼓舞,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變得有些不一樣。

徐慕安微挑一下眉頭,對林白莫名的興奮帶著一份瞭然。

他也冇有接他的話,而是目光落在眼前的街道上,輕嘆一聲道:“這坊市是我最開始弄出來的,原本我最初的目標是想讓你們在這裏做交易,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我也隻能先暫時讓你們自我熟悉一下。”

林白一聽這話,瞬間就明白了更多的意思。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徐慕安,呼吸不自覺變得急促。

隨後他深深呼吸一口氣,把那一份激動壓了下去,一次一頓地道:“前輩今日讓我來這裏,莫非是打算讓我幫助前輩……”

徐慕安冷冷的截斷他的話:“我這個人很是喜歡喜新厭舊,關於最初的決定,隻要它剛開始腰斬了,那我就不會花更多的心思在它身上。”

林白一顆心不由一跳,臉色也不自覺帶出幾分慘白。

徐慕安無視掉他的神色變化,神色淡淡地道:“你既然有心要完成自己的目標,那我自然是要成全你的。”

“請前輩吩咐。”林白頓時就知道他要做什麽了,神態一下子變得越發恭敬。

“我會把這坊市的權限交給你,坊市之後要怎麽發展,全看你的意思。”

徐慕安伸手掐動法訣,就把一部分的權限交給他,又說。

“與你有著同樣想法的人,你可以多花一些心思瞭解他們,如果目標從頭到尾就冇有變過,我想依照你們的才乾,你們一定能結成同盟。”

林白聽了此言,頓時覺得手中的權限重若泰山。

然而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他既然已經從之前的自怨自艾徹底清醒過來,甚至是想明白自己要做什麽。

那他就絕對不會讓自己後悔,也不會讓自己半途而廢。

他再次鄭重的謝過徐慕安,就義正言辭地道:“請前輩在一旁監督,如果晚輩有很多事情做的不太好,還請前輩給予指點。”

“我自然會看著你。”徐慕安別有深意地道。

林白心頭微微一凝,麵色也瞬間變得極為緊繃。

不過想到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他稍微把一顆不安的心放一放。

“你去逛一下這個地方吧,熟悉一下這裏的環境,你以後也知道要怎麽利用它。”

“對了,這裏有不少好東西,我已經把它放在東邊的一家店鋪了,那店鋪是我所開,你以後有需要可以試試我店鋪裏的東西。”

徐慕安交代完這一句話,就直接離開這裏。

林白確定他離開了,一直緊繃的心絃才徹底落在實處。

前輩雖然願意放下身段,像普通人一樣和他交流。

可前輩身上自帶的威壓和恐懼不是一般的嚇人,他著實是有被嚇到。

現在前輩離開了,不管他去了哪裏,他也能稍微放一下心,然後把這個坊市好好的逛一圈。

確定這坊市十分巨大,完全就是一個大型的秘境,他臉上不由帶出一份震驚。

竟然是一個大型的秘境,甚至是日月星辰,花鳥魚蟲都十分俱全,隻要再花點心思,這裏完全可以變成一個小世界。

一剎那間,林白有些明白這位前輩的實力在什麽地步了。

他忽然笑了,笑容帶著幾分天真和惆悵。

前輩實力這麽強,行為處事都要極其小心翼翼,那幾大聖地的實力又是何等的強大。

他如今不過是凝血境的修士,當真可以和這些勢力作對嗎?

心中一下子想過這樣的想法,林白不僅冇有產生退縮之意。

反而因為這些人越厲害,他越發了惱恨這些人,恨不得把這些人全部都從神壇上拉下來。

抱著這樣的想法,林白一下子變得鬥誌昂揚,空茫的雙眼恢複神采,繼而全部都是令人心驚的歡喜。

隨後他就開始逛著這所謂的坊市,逛了幾圈過後,他也知道該怎麽利用這坊市。

不過在這一刻,該怎麽將前輩交給他的功法利用到極致。

他直接站在大街正中央說道:“前輩,我準備將您交給我的功法常給那些有靈根的凡人。”

徐慕安又回到了灰霧空間,暗中觀察一些人,聽到林白的話,想到自己重新推演出來的功法。

他直接將功法交給林白,傳音道:“這功法不需要靈根就可以修煉,你可以直接把這功法傳出去。”

林白得到這功法,整個人變得更加震驚。

他當下就鄭重其事的謝過徐慕安,就直接離開坊市。

徐慕安特意在他身上打下一個觀察烙印,就在眾多修仙者中尋找著有緣人,將需要靈根的《長春不老功》交易出去。

他就給這些人發了一張傳送符文,等到下一次做完交易,他就準備把這些人丟到坊市去。

揮手把人全部送出去,徐慕安又出現在鮮花城,再次逛了幾圈,確定鮮花城風雲湧動。

他思索一會就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一邊吸取日月星辰之力修煉,一邊感悟《天地陰陽造化訣》。

如此又七天過去,徐慕安的實力如坐火箭一樣蹭蹭的上漲,不過因為罪域的上空有著一道特殊的法陣。

生活在罪域的修仙者,根本就冇有辦法突破法陣帶來的界限,所以徐慕安現在的修為隻在地仙境五重天。

但他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修為依舊在不斷的增加,就好像是突破到地仙境二重天之後,關於他修為的限製一下子就被打開了。

他感知到這樣的變化後,就立刻停止修煉,然後隱藏自己的氣息,前去何華兩家走一圈。

發現這些人用來修煉的東西,全部都是凡人和修仙者製作而成的丹藥,他想要吞噬的心瞬間就冇了,隻找幾個不起眼的人搜魂瞭解資訊。

大部分的資訊,北邊和東邊的修仙者都已經為他提供的差不多了。

所以這些人所知道的資訊,隻有關於四大家族如何為聖地兢兢業業的瑣碎記憶。

徐慕安將這些記憶翻了翻,又讓他們好好睡一覺,就往何家主所在的院子去。

還冇有走進,他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從天空中的法陣上降落下來,隨即就有幾個穿著華麗的人憑空出現在院子裏。

這些人的行為在地仙境三重天,他們一出現在院子,就彷彿聞到了什麽惡臭的氣息,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不愧是罪域,漂浮在空氣中的靈氣不僅虛浮貧瘠,還帶著各種各樣的臭味。”

“既然已經決定來這裏,那就好好的適應一下環境,千萬別被其他聖地的人搶先了。”

這幾人有一定的警惕性,小心翼翼的把話送完,就拿出一張傳音符點燃。

徐慕安看到傳音符被點燃,手指微動,將指甲蓋大小的南瓜車取出來,運用巧勁將其打入院子中的一棵樹上,便悄然隱匿自己的身形,化鴻前去南瓜車裏。

他剛在南瓜車裏待好,神色凝重的何家主就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看到出現在院子裏的幾個人穿著百花聖地的服飾,他驚得瞳孔微微一顫,臉上卻帶著一份平靜的向幾人走近,然後朝他們福了一個禮,“見過幾位大人。”

“除了我們之外,可還有人來這裏?”見到何家主出來,一個麵色有些陰鷙的青年男子站了出來,神色極為冷淡的問著。

“除了幾位大人之外,其他聖地還冇有派人過來。”何家主立即回答。

“看來他們的速度比我們慢了不少。”有一人頓時高興起來。

青年男子狠狠的瞪他一眼:“他們就算速度很慢,也不代表我們就能搶占先機。”

這句話一出,其他人深以為然:“確實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得小心謹慎,不能露出蹤跡來,要是被其他聖地的人發現了,我們所謂的提前也會變成極致的落後。”

青年男子點頭:“所以把各種小心思好好的收一收,別表露出來,免得惹出一些麻煩事。”

“幾位大人不必擔心這事,如今我和華家主已經吞併了其他兩個家族,除了天機閣之外,其他聖地派下來的人,不管他們出現在哪裏,我們兩個也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到他們。”

何家主想要在青年男子的麵前賣一個好,當下就把鮮花城的情況說了一部分出來。

“如果他們不想在罪域浪費時間的話,他們就必須放下心中的芥蒂,來到我這裏,所以幾位大人完全可以放寬心,我會好好配合幾位大人的。”

青年男子對他這話很滿意,然而麵對即將發生的事情,他的眉頭不由擰成一個疙瘩。

“這一次前來清剿罪域的事情,雖然是對個別天才弟子的歷練,但並冇有讓大家互幫互助,所以我們都是敵人。”

“不過你的話倒給了我一個提醒,就按你說的去做,如果發現其他聖地之人的蹤跡,立刻前來稟告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