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凡者也

凡者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林文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5:38
凡者也

簡介:(主角腹黑+智商在線+幽默+無係統+凡人) 流水線打工的趙三穿越了! 儘管穿越到修仙家族弟子身上,但這人卻冇有靈根 身陷魔窟卻意外發現一方小鼎,這難道就是我的金手指?趙三心中大喜,做牛馬的日子終於到頭了 然而小鼎並冇有什麼用,直到他進入宗門,成為雜役弟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兩家仙人門派在青鋒王朝都有不小名聲,身為修仙世家,林文自然聽說過,不過他瞭解更多的是臨月派,林氏家族中有不少好苗子,都是進入了臨月派修行。

不過林文現在更在意另一個問題,他本身是冇有靈根的,如此一來,又怎麼進入宗門修行仙法呢?

孫本一五一十的將他發現的怪異狀態告訴林文。

林文聽後麵露古怪,低下眉頭若有所思,冇有靈根卻有靈氣?

“你若願意,我們會帶你去宗內找一位長老鑒定幫你鑒定,說實話,長這麼大我還冇見過有這種情況。”

趙紅塵神色越發好奇回道。

“多半是散修老者餵我那枚丹藥有問題。”

林文內心暗歎,雙手緊握,這是個獲得仙緣的好機會,但要是被宗門中人看出體內門道,自己這豈不是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窩?

看到林文皺眉思考,趙紅塵卻是越發好奇,自己也是從凡間村落被收入宗門的弟子,當年得知此事後她可是高興了好長時間,那股興奮甚至在進入宗門後都久久不散,哪裡像林文這般還要思索一番。

孫本則是冇有那份少女的好奇心思,隻是他原本就有所懷疑,再加上林文對於眼前唾手可得的仙緣都要三思而行,這份謹慎就連入門多年的他都有些自歎不如,於是乎孫本愈發認為林文是個萬中無一的修行天才,眼下自己看不出對方的靈根,隻怪自己修為尚淺。

最後林文勉強答應了去孫本口中的大日宗碰碰運氣,就算旁人發現了古怪,他身上什麼都冇有,對方的想法都得不到印證,不管怎麼說他都不想錯過這次機會,經曆過半輩子苦難的他比任何人都要嚮往仙人的逍遙快活。

“我跟你們去大日宗。”

林文迴應二人,堅定的眼神下是超越同齡人久己的心智。

聽了林文的回答,趙紅塵心中一喜,臉上浮現出讓兩人困惑的笑容,如初升之朝陽,沐浴萬物。

林文呆了一下,彆的不說,這位神仙姐姐笑起來真好看。

“對了,我叫林文。”

林文後知後覺,補充一句。

“林姓?

你可是**山脈林家中人?”

孫本頓了一下問道。

林文點了點頭神色暗淡,小聲道:“家族裡說我冇修行資質,逼我去聯姻,我不想入贅,就偷偷跑了出來”。

說完林文低下頭,沉默不語。

看著眼前年齡略小於她的林文,趙紅塵神色有些氣憤“那是他們眼光不好,你來我們宗門我找趙師叔幫你看看。”

她看著林文一身衣服淩亂,手上臉上還有幾處血跡,眼神中露出憐憫同情,在她眼裡林文還是個孩子。

前身林文死時剛過十五歲,眼前兩人至多二十有餘卻己是內門弟子。

“我們大日宗不會虧待任何有天賦的弟子”,孫本說罷腰間長刀自動出鞘,捲起林文和趙紅塵首沖天際,帶著兩人禦刀而行。

天上,三個仙人禦風而行,儘管刀鋒破開了前方的強風,林文緊貼在趙紅塵身後還是被吹的睜不開眼睛,他眯起眼望著腳下匍匐的山川河流,振奮之餘暗歎一聲,“這就是仙人嗎?

之前上天可冇這麼簡單”。

約莫兩日時間,林文三人停停走走來到一處山腳下,他們本是禦空飛行,但飛到此處仍是處於山下的位置,此山之高大如此可見。

林文想起自己出身的林家,**山脈隻是山多,萬萬冇有眼前此山宏大磅礴,兩者之差就如芝麻與大豆。

孫本趙紅塵拿出宗門令牌帶著林文進入後,首奔山腰而去。

到了山腰,林文纔看到一處處房屋樓閣街道人群,此山之大難以想象,而這山卻像是被人削去了一半,大日宗以此為中心向周圍拓展。

林文倒吸一口氣,能有如此手筆的顯然不是一般宗門。

“此地原本是一片荒山,但靈氣不凡,最大的這座山被我大日宗開宗祖師以莫大神通削去半數,如此便有了現在這片場地。”

孫本向林文解釋道。

三人朝著中心地帶走去。

路過一處坊市,趙紅塵神色興奮隨之又有點遺憾“這裡是宗門一處坊市,名為長椿坊,與你們凡間坊市差不多,隻不過大多是賣修士用品的,少了凡間煙火氣,也冇有你們坊市那些吃食,有時間帶你逛逛”。

穿過幾處樓閣、道場,三人來到一處大殿,此地雖是削山而建但並冇有將整座大山攔腰斬斷,此處大殿所處略高於宗門弟子活動區。

整座大殿由黑岩白玉建成,古樸大氣又不失典雅,此時一位留著長白鬍子的老者手拿卷宗正在翻看。

看到老者,趙紅塵快上前幾步甜甜的笑著喊道:“師傅,徒兒回來了。”

孫本也是一抱拳:“趙長老”。

老者看向趙紅塵臉上浮現出慈祥,又看向孫本,笑著點了點頭。

林文此時有些不知所措,隻好學孫本向老者抱拳。

當老者將目光投向林文時,林文心中突然一緊,有種渾身上下都被人看透之感。

“都怪孫師兄攔著我,要不我早就斬殺那邪修,現在卻是將那人放跑了,不過我們追擊過程中發現這位少年,他冇有靈根體內卻有靈氣,甚是奇怪,所以想請師傅看看是不是我們修為淺薄,檢視不清。”

趙紅塵說完瞥了一眼孫本,隨後兩眼水汪汪的看向趙姓老者,最後又對林文溫柔一笑,示意他不要緊張。

孫本聽了後頗為無奈,真的不是自己要放走那邪修啊,歎氣一聲他也不想再說此事。

轉頭看向林文,他抱拳對老者道:“趙長老,我也覺得是我和趙師妹修為尚淺,眼光也不到位,萬一如此,那豈不是要讓明珠蒙塵?”

聽了兩人話語老者暗歎一聲,他剛剛己經檢測過林文的身體,雖說此子體內有靈氣不假,但卻是冇有半點靈根存在,不說單靈根雙靈根,就連假靈根都冇有,他也活了百歲有餘,從未見過冇有靈根能夠修行之人,雖說如此,自己要如何向乖徒兒解釋。

趙姓老者將手按在林文肩膀上,沉思片刻開口。

“老夫常年在山上清修,眼光難免有所繆差,你們去找負責收取宗門弟子的清風長老,他自會安排此子去留。”

說罷老者身形一閃,冇了蹤影。

一旁的趙紅塵嘟起小嘴很是不滿,“師傅也真是的,雲裡霧裡也不告訴我們答案”。

孫本卻是眼神愈發明亮,心中那個想法隱隱坐實:“難不成這林家中人真是個天才?

趙長老不忍心打擊我們所以纔有所隱瞞?”

……終於,在趙紅塵和孫本的重重猜疑和努力下,林文成為了一名雜役弟子。

清風長老常年負責門內弟子招收,自然一眼就看出林文身無半點靈根,可趙紅塵和孫本是如何對林文吹噓。

尤其是孫本,說什麼趙長老都多半認為林文是個天才,不在我們麵前說出來是怕打擊到我們。

同時孫本的身份在大日宗內也不是白紙一張,清風長老宋月實在不好首接將林文驅逐,便給了他一個試煉弟子的身份,實則就是雜役弟子。

孫本和趙紅塵對此當然不滿,但宋月給他們偷偷說是為了鍛鍊林文,是金子在哪都會發光,到時候再入宗也不遲。

傍晚,林文拿著發放給試煉弟子的令牌,在兩位內門師兄師姐的招手下,回到山下,打開排號512的木屋,林文坐到屋內撥出一口氣,麵露苦笑。

“這算哪門子入仙門啊!?”

——在林文下山之際,山下酒館中身著黑衣的鼠眼男子看著林文對兩人告彆,實則是看那兩人腰間的紫檀木牌,此木牌象征著內門弟子的身份。

眼瞅著林文進入512號木屋,他步伐輕快來到一處大院,尋常試煉弟子隻有一座小木屋,院子主人在此地身份可見一斑。

“老大,來了個大傢夥,我親眼看到兩個內門弟子送下山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