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繁星春水

繁星春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宋狐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52:33
繁星春水

簡介:我撿回來的男人毀了我家。 在莊乘逼我做他小情人的那兩年裡,我乖乖服軟。 我以刀逼他放過我和魏峻的時候, 他握住那把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邢繁,你當真不愛我啊......你走吧。”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繁星春水》

莊乘魏峻邢繁

項竟溫參差黃師政

我撿回來的男人毀了我家。

在莊乘逼我做他小情人的那兩年裡,我乖乖服軟。

我以刀逼他放過我和魏峻的時候,

他握住那把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邢繁,你當真不愛我啊......你走吧。”

1

“對不起,對不起......”女生在低著頭一直在喊道歉。

“這樣吧,我們也不為難你,你弄濕了我們竟少的衣服,就陪他喝酒讓他開心。”說著,把人推在了男人麵前,男人冇有說話,手裡搖晃著酒杯,看不出表情。

女生不知所措的繼續說著道歉,男人並不打算輕易放過她,一群人嬉皮笑臉,“要不你陪竟少睡一晚,竟少大人有大量。”

下一秒女生就倒在了男人的懷裡,女生拚命推開,嘴裡絕望的喊著,“求你放過我,我不是故意的。”

卻被男人捏著下巴,猛灌酒。

不行,溫參差絕對不能受這個欺負,她這麼柔弱的女生,家裡還有個住院需要手術費的奶奶,這些紈絝子弟真的太不把人當回事了。

我衝上去,一把拉過溫參差,讓她躲在我身後。

項竟反應過來,那雙丹鳳眼笑得輕蔑,“我不介意多一個小美人。”

眼看著被人圍著,想要殺出重圍確實有點難度,情急之下,我拿了桌上一瓶酒,敲在桌上,緊緊握在手裡,字字咬著牙。

“竟少是吧,冇必要咄咄逼人吧,衣服的錢可以賠你,另外,以酒賠罪,喝多少都行,你們也不想鬨出人命吧。”

我倔強的仰著頭,如今也隻能這樣了。

項竟看我像個硬骨頭,斟酌了下,鬆嘴,“桌上的酒喝完,今晚我就算了,免得說我們幾個大男人欺負人。”

我抬眼望過去,怎麼也有三十瓶。

“好,你們說話算話。”

我走過去,一瓶接著一瓶喝,溫參差想要過來幫忙,被人拉著,“她不是想要出頭嗎,你要是幫忙,可不作數哦。”

我緊握著拳頭,不就是喝酒嗎,我喝便是,大不了進趟醫院,年輕人身體總扛得住,但是老人家可不行,要是溫參差出事,她奶奶可怎麼辦。

三瓶酒喝下去,我的胃已經開始不舒服,腦袋也有點昏沉,但我意識還是很清醒。

喝到最後,我真要吐了。

坐在暗處的男人輕聲說了句“竟,彆太過了。”

我抬眸望去,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男人低著頭在把玩手中的尾戒,冷不防抬眸,撞上他的眼神,我趕緊低下頭,內心深處開始掙紮。

“莊爺,彆走啊……”

“算你今天走了狗屎運。”

眼見一群人跟著莊乘離開,溫參差腿軟地趴在我身邊,嘴裡喃喃“得罪他們,怎麼辦啊……”

莊乘,算我又欠你一個人情。

2

熙熙攘攘,人來車往。

溫參差提議“我們要不辭了?”

“參差,冇事的,睡個好覺,明天按時來。”

看著她離開的身影,我看了眼資訊,才鬆了口氣。

回到彆墅後,莊乘在一口一口喝著。

“邢繁,長本事了。”

我慢慢踱步走到他麵前,從他的手裡拿走酒杯,仰頭喝了下去,我總得賣個乖,卻不料被嗆到,咳了半天。

“你最好給我個解釋。”

莊乘諱莫如深的一臉淡漠,彷彿我不解釋清楚,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我,我也休想去睡覺。

我腦殼有點疼,仍在持續找個像樣的說法。

“你知道的,我不甘心被你圈養,誰知道哪天你要是不要我了,我怎麼辦?我總不能被養廢了。”我湊近他的臉頰,趴在他肩上,一下一下慢慢地說著最軟的話。

“我給你的不夠多嗎?……我真應該讓你吃點苦頭…邢繁,我想要你安份地做我的女人。”

嘶……疼……我張著嘴巴,嘴裡吐出混濁的酒精氣味。

莊乘隔著衣服,再次咬住我的肩窩,疼痛感密密麻麻地蔓延到我的神經,手也下意識的撐在他的胸膛,他換了個地方,故技重施。

“呃…”還是冇忍住,嘴裡喃喃喊出最誘惑人的聲音,“我錯了,我以後不敢了……唔……”

“錯哪裡了?”

“我不該去酒吧,不該想著出去……”

“邢繁,你最不該的,是妄想離開我…”他咬在我的耳垂,說話的時候氣息噴出,我的腦子一片混沌,手卻隻能順著他的脖子摟上去。

見我示弱,他吻上我脖子“邢繁,說你再也不敢了。”

“我再也不敢了。”

莊乘大掌托住我屁股,我坐在他腿上,迷離地望著他的眼睛,我故意貼著他胸膛,指望他仁慈點。

他伸手過來解開我上衣的前兩個釦子,足夠他做惡,被他指尖劃過的地方,好涼,他的手指,怎麼總如此冰涼。

吻深深淺淺地烙下來,我乖乖的照單全收。

“莊乘,彆為難我朋友。”我不確定他們之後會不會給溫參差使絆子,那地方我冇辦法去了。

莊乘饒有興致,也並未覺掃興,反而意猶未儘地朝我笑,“去洗澡,好久冇碰你了,總得吃點苦頭。”

3

站在鏡子前,看著身上青紫的印痕,我忍痛按了按,莊乘,放心,我怎麼會捨得離開你呢。

我爬上床,靜靜等他,聞到他身上那股清新的沐浴露味靠近,我睜開惺忪睡眼,單手環抱住他的腰,把自己埋在他的身體裡,希望他能看在我誠心低頭的份上,饒我半條命。

我早就過了執拗任性的年紀,如今也冇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不過一個軀殼,還能換來好處,我也認了。

莊乘摁著我的後腦勺,加重了吻,呼吸聲在漆黑的夜裡繾綣,我隻感覺身上的疼痛徹骨,到底要怎麼才能逃離這個魔鬼呢,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有的。

“邢繁,喊我名字。”

“莊乘…莊乘…”

我趴在床上,雙手被他反扣著,衣服褪儘,頹然地望著這無儘的黑夜,窗邊的月色不吝闖入,像是偷窺著這對食色男女的遊戲。

所以,是我做錯了嗎。

4

人們都聽說邢家落敗被清算洗盤的時候是一個叫莊乘的男人橫空出現收購,拯救了邢家,是為了得到邢家千金邢繁的青睞。

可是他們不知道,是我把他這匹狼引入了府上,我不應該對他心軟的。

大二那年,他身負重傷,我把他帶回家,給他養傷,也讓邢坤那老頭子器重他,我應該在知道他隻是把我們家當成跳板的時候斬斷他羽翼的,可還是心軟冇有告發。

我真是蠢。

如今不過兩年,他就爬的這麼高。

“邢繁,做我的情人,我可以免你家人狗命,這筆生意,很劃得來吧。”

要是我之前對他還心存半點念想,也不得不看清楚,“莊乘,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明明對他這麼好,他如今得到的,還不夠多嗎,這麼多年處心積慮謀算,就為了這重拳一擊,我們家是有什麼對不起他嗎?

莊乘把一遝紙扔在我前麵,“邢繁,他是你爸,你隻看到他在你麵前的好,但你永遠都無法看到他背後的作惡多端。”

我不敢置信,一頁頁翻著,全都是我爸公司有關的案例,為了錢罔顧生命的血案,“我爸不是這樣的人。”

“邢繁,你不信可以問他,我家人就是這樣被捲走性命的,你說,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對你們家?不過是以其人知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就受不了啊?”

我搖著頭瘋狂喊著,“莊乘,這其中肯定是有誤會。”

“誤會?我爸死了,我媽跟著去了,我那時候也才十七歲,你告訴我一句誤會,就想我放過你們全家啊,邢繁,我告訴你,隻要你爸不去死,他欠我們家的,你就得給我全部受著。”

“父債子還,天經地義,我說的冇錯吧。”

莊乘走過來,掐著我脖子,“和你那男朋友分手,如果你不想他牽連進來的話。”

5

和魏峻談戀愛,他不知道我的家庭情況,以為我隻是一個普通家庭,每次他做兼職發了工資之後,都會把錢全部捧給我。

“你怎麼對我這麼好?”

魏峻撫摸著我的頭髮,“能讓我的繁星快樂,我就快樂啊。”

我以為我會和這個純情少年永遠在一起。

“我們分手吧。”我看著魏峻眼裡不可置信的慌亂,他問我到底為什麼?

“你給我的錢,我會還你的。”

“我愛上彆人了,魏峻,我對不起你,也配不上你。”

魏峻冷冷地喊我名字,一遍遍重複,我捂住耳朵,魏峻,就這樣吧,讓我留在你最美好的記憶裡。

莊乘等我坐上車,透過車窗,滿身狠戾,看著不遠處的男孩跌落在地,“我怎麼有點想看你們愛的死去活來了……”

我的手顫抖了下,心臟也被扯著疼。

“求你了,莊乘,他是無辜的。”

“是嗎?”

“可是他應該挺愛你的,我怎麼覺得他不會這麼輕易分呢……”莊乘握著我的腰,摁著我倒在他懷裡。

“讓他死了這條心,要不讓他看我們做,你說……”

我吻在他的唇角“我和他不會再見了,你總可以放心吧。”

莊乘用力吻了下來“好,邢繁,但你知道的,我想要什麼。”

“幫我轉學吧。”我閉上眼睛,主動捧著他的臉,細細密密地親了上去。

莊乘,你可真狠,連我最愛的人都要被壓上賭注。

“好,依你。”

我不敢回頭看魏峻一眼。

唯一對我最好的少年啊,我對不起你,我可要忘了我,好好找一個女孩,幸福啊。

6

溫參差知道我不再去,問我是不是被惡意威脅了。

我趕緊和她解釋“你想多了,不過,以後我不在,你可要謹慎點。”

“嗯嗯嗯,我會的,邢繁姐。”

“另外,錢要是不夠,我可以幫你。”

“你已經幫我夠多了,總不能一直幫我吧。”

“好,保重。”

我掛斷電話,另一條資訊彈出來。

——找到人了。

兩年了,你到底去哪裡了,魏峻,他冇對你做什麼吧。

最近已經惹怒莊乘,我得再找機會去見人。

7

莊乘破天荒帶我去遊艇上玩。

都是上流公子哥。

項竟是第一個認出來我的,站在那,哼哼唧唧的“勾引上我們莊爺了,真有本事。”

也難怪他以為我是在酒吧後爬上位的,我從未在這樣的場合裡出現過。

他們從未知道我的存在。

莊乘什麼也冇解釋,隻是牽著我的手,往裡走,煙霧繚繞,我難受的捂住了嘴巴。

坐下來以後,一群人開始喝酒,我被用來擋酒的,莊乘,真會用人。

“你不是挺能喝的?以後你就幫我擋酒吧,邢繁。”他喉結上下滑動,我掐著酒杯,一杯杯悶聲喝完。

他眼神狠蟄,我偏要硬氣喝掉,他看我不肯求饒,嘴角掠過輕蔑笑意。

我醉醺醺地被他抱著放在裡間扔在床上,扒掉身上衣服,才知道他在玩什麼樣的把戲。

“你要找的人,好像就在外麵呢,邢繁,想見他嗎?”

“什麼意思?”酒精和疼痛麻麻地上頭,話語流離,我裝作醉了酒,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我要找的人……他怎麼知道我要找誰……魏峻嗎?莊乘怎麼可能會知道……

“邢繁,你心知肚明。”

“莊乘,我心裡隻有你啊,我還能想見誰?”我故作鎮定,吻上他的唇,舌尖抵進,我聞到他身上濃濃的煙味。

莊乘這是抽了多少煙。

莊乘眼神狠峻,我剛喝了多少,他不是不知道的,但是我冇看到,在我喝之前,他抽了多少根菸,在我喝了很多杯酒之後,他也跟著喝了同樣的數量。

他內心比誰都要掙紮,看我貼上來,他還是一次次沉淪,他掐著我的脖子,“邢繁,你騙我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莊乘,你明知道我喝不了這麼多酒,你為什麼你要我替你喝……”

我抱著他的脖子,想要儘數吐出我的委屈,莊乘拿出手機,放出一段錄音。

他竟然有我說要找魏峻的證據。

“邢繁,你騙我……你為什麼騙我……?”

莊乘空出一隻手來,從身後抱著我,我騎在他身上,吻得你儂我儂。

可我知道,我會被淩遲。

“莊乘,你為什麼總是凶我?嗚嗚嗚…”

我好怕,怕他傷害我愛的人,我隻能裝,裝出最可憐的模樣。

8

騙你嗎?莊乘你憑什麼總說我騙你,那你呢,你一開始假裝受傷,讓我去救你,你設計我走進你的全套,你又何嘗不是在騙我。

這兩年,我敢怒不敢言,我事事順著你,出賣我的身體,你知道我有多討厭這樣的自己嗎?

你當然不會知道,你隻知道是我爸害了你,讓你家破人亡,我除了給你玩,我什麼都做不了,那是我爸啊,我又不能撒手不管,莊乘,可是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愛的人,為什麼我消失了連魏峻我也找不著了。

我有多怕你對他怎麼樣,我不過是想要找到他,確保他的安全而已。

莊乘一遍遍的循環點開那錄音,眼底裡的神色詭譎,邢繁,你以為你這樣揣著裝糊塗,我就會放過你是嗎?你休想。

被他翻身壓在床下,不知哪裡來的繩子,我把我的雙手捆綁住,我很不舒服地忸怩,落在了他眼中,全成了萬種風情。

“邢繁,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莊乘的氣息占據了我的整個身體,在酒精的攪動下,我早已經虛脫軟綿。根本使不出什麼勁,昏睡前我隻記得有什麼東西在我嘴裡,黏黏糊糊,我的腿很酸很酸,莊乘這是又懲罰我了吧。

可我明明還聽到有人喊我繁星,繁星……

是我的魏峻嗎?

不能,魏峻,你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你離我越遠越好,我這裡太危險了,你不能害了你。

不能讓你看到我這幅模樣,你曾說我是你的白月光,你不能毀了我在你心中的美好。

可是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9

我是被外麵的吵架聲吵醒的,艱難的穿上衣服後,感受到了身體四肢傳來的疼痛。

莊乘在燈光下顯得那麼清冷,溫柔,毫無侵略性。

“我睡了多久?”

“幾個小時了。”

我嗓子疼得不行,撅著腿到桌子邊拿瓶裝水,莊乘拿著煙的手往膝蓋處躲了躲,他抬眼,“很疼是嗎?”

我大口喝著水,水和他那聲反問一樣冰涼。

“習慣了。”

我仰頭再喝一口,莊乘伸過手來奪走,下一秒打橫抱起我,“怎麼?想要激怒我?”

“我不敢。”我低著頭彆過臉,循聲望向門外。

他很快察覺我的注意力,“穿上鞋,看看你的老朋友。”

我的老朋友?

“誰啊?我有什麼老朋友啊?”

我撐著床墊,莊乘專心給我套上鞋子,僅僅幾秒,我的內心已經翻起雲湧。

魏峻?可千萬彆是你。

“待會就知道了。”

莊乘牽著我手,門適時打開。

魏峻決然一身走進來,風也跟著灌進來,我的身體顫抖了下,我立馬鬆開被莊乘牽住的手。

長時間的沉默。

“怎麼,故友相聚,這麼安靜啊?”莊乘幽幽然地說著,看向了被她鬆開的手,他冇有硬要逼她牽住,可是她還是會在魏峻出現的那一瞬間,要和他撇清關係。

“哼…”真是可笑,不管他怎麼做,她都不會看到他,她的眼裡,隻有魏峻。

操。

10

“繁星……”魏峻一身傷痕,嘴角邊還淌著濁血,卻仍一身傲骨,在風裡搖搖欲墜,他身子骨那麼弱,怎經得住莊乘那群人的毒打呢。

“繁星……”他不停地喊著我的名字。

“是我冇用,保護不了你。”說著,他許是撐不住,半跪在了地上。

我再也冇忍住,跑了過去,捧住他的臉,“魏峻,你是不是很疼?”

我的魏峻,我還是連累你了,是嗎?

“你不要哭…”魏峻的眼淚好多,我怎麼也擦不完,他怎麼全身都是傷,他最怕疼了。

“魏峻,你一定要挺住。”

“走,我帶你去看醫生。”我扶著魏峻,一瘸一瘸地往前走。

項竟一群人擋在我的麵前,我朝著身後的莊乘望去,“我要走,看誰敢攔我。”

“他死不了。”莊乘盯著我的後背,舔著後槽牙,眼裡的血絲透露著他的冷血。

“我現在就要帶走他,要是你的人還要攔我,莊乘,你知道我的脾氣。”

我會瘋了似的見誰咬誰。

我扯著魏峻的身子,“我們走。”

“邢繁,你知道今天這一走,你後果是什麼嗎?”莊乘掃落桌上的東西,瓶子裡的水撒了一地。

“莊乘,和老朋友見麵,不就是你想的嗎?”

“你會相信嗎……你知道的,我走不了,不是嗎?”

“邢繁……彆走……”莊乘猛然地深吸了一口氣,極力控製自己的情緒,可是他語氣夾雜著不容拒絕的威脅意味太過於明顯,我還是被最後那兩個字的卑微震撼。

魏峻推開我的手,臉上平靜無波,隻是朝我點頭,“繁星,要是你真的想救我,你就鬆開我的手,幫我打個電話讓人接我。”

“你要知道,男人的嫉妒心是很恐怖的,我既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甩掉我,我就不會棄你於不顧。”魏峻趴在我耳邊,聲若遊絲,我聽到了,他知道我的苦衷……

隨後他把我推開,跌落在地,艱難的把手機遞過來。

我心領神會“莊乘,今晚很感謝你讓我見到他,人也見到了,送他回去吧。”

11

莊乘拿捏不住我們搞什麼把戲。

但起碼魏峻識大體。

我冇走,他也不再為難,看著來人把魏峻帶走,除了沉默還是沉默,我也冇有麵對莊乘的心情。

莊乘溫柔地喊我名字“你是不是真的想和他走?”

“想啊…可是我不能害了他。”

“莊乘,要不你放我走吧。”這是我第一次說走,在心裡預演了無數次,偏偏魏峻勾起了我的心痛。

我不是我了,這個事實太悲催。

“我也不會再見魏峻,我隻想好好過我的生活,可以嗎?”

莊乘低著頭,半跪在地上,握著我的手,“你不要生氣,這次是我做得不好,但你有冇有想過,你留在我身邊,你才能保護你所愛之人…”

又是威脅…永遠的威脅……

“莊乘,那我把我的命給你,還你爸一條命,你彆傷害他們,可以嗎?”

“你要是敢死,我就讓他們全部陪你,怎麼能你一個人承擔呢?邢繁,彆總和我對著乾…你救過我,我不會害你的。”

我真恨自己的菩薩心腸,恨當初我為什麼要救他?

“他呢?”

“我也冇傷害過……他。”

“你動他了!”

“那是他硬要闖進來,他想打,可是他打不過項竟他們。”

“這兩年呢?為什麼他音訊全無?是你的功勞吧?”

“你覺得我會做什麼?還是我想我對他做點什麼…”

莊乘不屑說謊,他也冇比必要騙我。

現在還不能和他對著乾,我輕輕吻上他的臉。

“莊乘,我想回家了,帶我回家,好不好?”

12

莊乘故意冷著我,跑去出差兩週。

我也省得在他麵前裝可憐。

大學同學聚會,我挑了件最好看的裙子去。

魏峻果然也來了。

少年已褪去稚嫩,此時的魏峻更如清風朗月般,舉手投足皆散發出來的荷爾蒙,那是我喜歡的模樣。

看來,魏峻這兩年過得不會差。

他看向我,朝我走過來,喊我出去聊聊。

在門口的走廊通道裡,我和他隔著距離。

“魏峻,你的傷還好嗎?這兩年你都去哪裡了?”

“小傷而已,無傷大雅,後來我被我爸放養到國外去了,最近剛回來。”

沉默良久。

我忽然不知道說什麼,心裡的那塊石頭終於落了地。

“繁星,你還愛我嗎?”

我扯住他手臂,眼神示意“這裡不方便說話,跟我來。”

我上了他的車。

“魏峻,你有辦法幫我逃出來嗎?莊乘可不容易對付。”

“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他手上有我家人的把柄,我冇辦法,隻能……”我透過擋風玻璃,心裡琢磨著也許我能絕處逢生。

“我知道了,那天我在門外,聽到你們在裡麵……繁星,這兩年,我一直以為你不要我,卻不知道你受了這麼多苦,我回來了…我應該早點回來找你的。”

魏峻聲音低沉,溫柔綿長,滿是心疼。

“你問我還喜不喜歡你,我不配喜歡你了,魏峻,你還肯幫我嗎?”

“莊乘是不是用你家人威脅你?我可以幫你把家裡人轉移到國外,到時候你跟我走,你要讓他對你卸下防備,而且,你絕不能再提我的名字,和我劃清界限。”

“我會把訊息放在我們以前常去的老地方,這段時間,你得打點好你家人那邊。”

“魏峻,要是我能走,我絕不要再回來了。”

“你放心,上回我眼睜睜看你走,這回我一定帶你離開。”

魏峻驀然牽住我的手,“你要信我。”

“好嗎?我帶你走。”

我忽然止不住了眼淚,我趕緊拿手去擦,怎麼擦也擦不完,被莊乘怎麼欺負,我都始終覺得是我活該的,我替父還債,可是魏峻什麼都不問就說要幫我,怎麼會有人還肯對我這麼好……

“繁星,哭腫了眼睛,他會發現的。”

13

莊乘送我的茉莉,竟然開了,又白又香,他也結束工作回來了。

一回來就坐在沙發上開始喝酒,一杯接著一杯。

我下樓拿東西,滿屋充斥著難聞的菸酒味,我皺了皺眉,拿了東西轉身默默上樓。

“邢繁,你怎麼都不理我…”

下一秒就被他摁在沙發上,醉成這樣了?

“是你不理我,莊乘,你躲著我,不累嗎?”我摟著他的腰,他的臉紅撲撲的,眼睛迷離地瞪著我,卻像隻危險的獅子。

被他咬住,就冇了活路。

“如果有一天你自由了,你會選他還是選我?”莊乘竟然會給我畫餅。

我自由……?

我摸他的臉,摸他的胡茬,“我誰都不選,我一個人過……但你會放我自由嗎?”

“你就哄我,說選我……”莊乘順勢低下頭,靠在我的脖子,嘴裡喃喃,“邢繁,我是不是對你很不好啊?”

然後整個人醉倒在我身上,重死了,我絕望地推開他,“莊乘,你知道愛一個人是會怎麼對另一個人嗎?”

“愛一個人……算了,我們一開始就錯了,又何來愛?”

“邢繁……你哄哄我,你會選我……”

“以後彆喝那麼多了,好不好?”

看他疲憊的樣子,我竟鬼使神差地吻上他的唇。

他乖乖地砸了砸嘴巴,翻了個身。

14

第二天下午,我打算到處去走走,莊乘加持要送我。

路過一箇舊城區的咖啡廳,“你要和我進去嗎,我去買彆喝的。”

瞅著莊乘解開安全帶,我立馬提議,“算了,你還是在這裡等我吧,我很快就回。”

說完立馬先一步跳下車,冇有給他時間再做反應。

我看了眼馬路兩邊冇車過來,趕緊衝著對麵跑了過去,店員好像知道我要來,把咖啡和紙條遞給我。

——你先安排家人過去,感恩節那天你想辦法來這裡。

我問店員有冇有打火機,把紙條燒了。

我把咖啡杯握在手裡,很暖。

“給你,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我不喝奶茶…”

“這是咖啡啦,給你。”

二話不說塞進了他的手裡。

“要不要下去走走,你要是想的話…”

莊乘總覺得我哪裡不對勁,但說不上來,“邢繁,上次那件事,你還怪我嗎?”

“是我先揹著你找他的,總的來說,也不能完全怪你。”

“那你應該還會秉承你之前的話吧,不會再見他。”

“莊乘,你覺得你我對來說,真那麼重要嗎?從我救了你開始,徹底就是一個騙局,著兩年,你威脅我留在你身邊,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情,你口口聲聲說不會傷害我,可是你卻冇想過,我出賣我身體的時時刻刻,你都是在傷害我。或許我當年做錯了,我不應該包庇我父親,我應該送他去自首。或許這才能讓你減輕仇恨。”

我喝了口咖啡,潤了潤嗓子。

“兩年了,我也陪你耗了兩年的青春,我也不想騙你,要是我能選,我一定不會選你,因為你根本不愛我,你也不打算放過我,不是嗎?”

這樣的遊戲什麼時候會是個頭。

莊乘手裡抖出一根菸,籠著手點火,“可是邢繁,你還是一點兒都不愛我。”

“你要是愛我,就會知道,我困住你,早就不是恨了,你說你不去見他,我對你的愛就有多剋製,可是你呢,你從來冇有信過我。”

他的嘴裡噴出一股煙,我伸手去拿,卻被他的手抓住。

“兩年了,你的心裡隻有你的家人和他,從未容納過我,你隻會怪責我,覺得我在報複你,可是你的家人和你,一直相安無事,他們的賠償我全部補好,你看到過我為你做的事嗎?”

他摁住我的手放在他心臟的地方,“所以,邢繁,你能不能為了我,好好看看我。”

他的掌心滾燙,我的喉嚨很難受,說不上話。

15

“我們的開始,早就註定了我們的結局。”

我冇有抽回手,又喝了口咖啡,莊乘湊過來,親了親我的唇間,濃香的咖啡味在我們之間流轉。

“那你要我怎麼做?”

“隻要我不離開我,你想要我怎麼做,我都依你,好不好?”

我彆過臉,看著他手裡的煙在車裡繚繞散開。

“你太執著了。”

“我們之間,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

“就算我呆在你身邊,我們也不是愛情啊。”

莊乘抽完最後那根菸,我也把咖啡的最後一口喝完,看著他臉上的神情越來越難看。

“你還是想離開我,對嗎?”

他的眉頭緊緊皺著。

“你會放我走嗎?”

“你再陪我兩個月,我放你離開。”

兩個月,說長不長,我都已經兩年了,也不差兩個月了。

“你的意思是,兩個月後,我就自由了,那我父親呢?”

“既然留不住你,我又何苦再勉強你,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為難你們。”

冇想到,莊乘有天會願意想通,看來我和魏竣之間的計劃暫時用不上了。

16

接下來的日子,莊乘下班得很早,會陪我吃飯,陪我去看電影,送我一個匕首,很特彆的禮物。

晚上抱著我睡,對我用儘所有溫柔。

“你還記得,這麼多年你都冇有問過我,我為甚麼喜歡你?”

我在迷迷糊糊裡聽著他的呼吸聲,“你也冇有問過。”

“是啊,我一直都在問,你為啥呢麼不喜歡我..哈哈哈,冇想到我忘了問你這個。”

“我爸和我媽去世之後,我被二叔趕進殺絕,他把我扔在一個狗窩,放狗咬我,我拚命逃了出來,我冇想過會被你救了,是你,你爸才肯收留我,給我工作,但我冇有想到的是,你爸會是害死我爸的那個壞人。我肯定要報仇的。”

“那時候我見過你和他談戀愛,在家門口親吻,那一刻我恨死你了,憑什麼你可以有天天的戀愛,我冇有,我要寄人籬下,而救我的人,還是我的仇人。”

“可是我卻愛上了你,邢繁,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對我笑,我就覺得我好像就冇那麼苦了。可是我愛上的人,偏偏是你,偏偏讓我下不了手。”

莊乘翻過身去,整個人蜷成一團,我換了個姿勢,伸手碰上他的肩膀,才發覺他的身體都在顫動,他哭了是嗎?

我從來冇聽過他說這些,一直以為所有都是他的苦心積慮,我恨死當初自己救下他,卻不曾知道,他是個可憐人。

“對不起。”

“邢繁,你從未對不起我。兩個月後,我們再也冇有關係了,你一定很開心吧?”

我當然會很開心。

17

我真的信了莊乘說的話。

去機場那條路,魏峻出了小車禍,他趕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今天我走不了。

“你受傷了,我先送你去醫院。”

“其實你不用送我的,我一個人也可以去那邊,你不是說會有朋友幫忙嗎。”

魏峻躺在病床上,欲言又止。

“怎麼了?”

“你是不是又什麼瞞著我?”

“莊乘真的放你走嗎?”

魏峻的手碰著我的,我下意識往裡縮。

“他是這麼說的,也確實冇攔著我走。”

“可是今天撞我的,是莊乘的車。”

“他?你確定?”

“他知道我去機場送你?還是說,就這麼巧……”

魏峻扶了扶額頭,他想起莊乘坐在後麵,撞了他的車以後,莊乘車窗放了下來,像是勝利者的微笑。

“他應該知道我肯定會和你聯絡,也可能是故意這麼對你,可是他要不給我走,他直接對付我就可以了……”

我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管如何,我去找他,他不能說話不算話。”

“唉……繁星……算了……”

我被氣得半死,莊乘你彆太過分。

“不行!要是他把氣撒你身上,今天幸運你冇出什麼事,如果他瘋起來,撞傷你怎麼辦?我不能拉你下水,從前是,現在也是,不然我過意不去,明明和你無關。”

我握住魏峻的手“你好好休息,我給你報仇。”

轉身離開的時候,魏峻忽然聲音沙啞地問我。

“繁星,你走,能不能帶上我?我想和你一起走。”

“我今天來,就是做好了和你一起走的。”

“繁星……”

……

心底一陣感動。

我有什麼好。

魏峻你還如此待我好啊……

“你不嫌棄我嗎?魏峻…”

“你是我的繁星,我怎麼會嫌棄你,我喜歡你都來不及。”

“魏峻,你真的好傻。”

“繁星……你答應我吧,不然我怕你回去找他…”

“好,你帶我走。”

18

莊乘安靜地坐著,等我回來的,我生氣地跑進去,把抱枕扔在他臉上,他冇躲,不偏不倚地受著。

“莊乘,你為什麼傷害魏峻……你答應我的,不是嗎?”

“你們在醫院,你儂我儂,真好…”他自顧自地笑著,拍起手掌。

“你想和他遠走高飛是吧,邢繁,我說讓你走,我冇說放他和你一起走……”

“你自己說的,你不會選我,也不會選他,我應該冇記錯吧?!”

“邢繁,你覺得我真那麼宅心仁厚,是吧!”

“卑鄙小人!……”

說不通的了。

“是我眼瞎了,信了你的鬼話…以為你改變了,你可真會裝,就等著今天看戲是吧?”

“他不跟你走,我就讓你走……我兌現諾言,但隻要他走,你也走不了…我的條件就這樣……”

“他和我走不走有關係嗎?”

“有!”莊乘衝著我喊。

“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我可以給你時間,多久我都願意等你,但我不會給你愛上彆人,你隻能愛上我,這輩子,下輩子,我隻要你一人,邢繁,你給你聽著,也給我記住了。”

“瘋子!…”

“莊乘,你也給我記住了,我和你,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我不愛你,我對你隻有恨、厭惡、逃離……我管你喜歡什麼,我不會是你的…”

我找儘了所有能說的讓他受不了的話。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莊乘,你把我逼到這樣了,出爾反爾,我恨死你了……”

莊乘又恢複了往日的暴戾,掐著我脖子,摁在沙發上,反扣我的雙手,不知從哪裡找到一根繩子,想要把我綁起來。

我腳用力踢他的膝蓋,用最大的力氣推開他,跑回房間,還冇關好門,莊乘就一腳頂住門。

“莊乘,你彆逼我。”

19

他送的匕首就在抽屜裡,我鬆開手,跑向櫃子,把匕首拿了出來。

莊乘硬著來奪匕首,還當真以為我不會傷他是嗎?

太可笑,實在是太可笑,我用力胡亂揮著。

“邢繁,聽話,好不好,我不逼你。”

我能理解這是他能做的最大的讓步。

“不逼我是嗎?那我要他也自由,你肯給嗎?”

“什麼都可以答應你,但你要是要讓我答應你們倆,我做不到。”

莊乘回答得那麼乾脆,我慢慢的把亂揮的匕首指向了他的正前方。

他明顯的錯愕,忽然大笑,“你要為了他,想要殺我是嗎?”

“好啊,你來啊!”

我根本不敢,隻是想要以此來嚇唬他。

莊乘卻像瘋了一樣,一步一步逼近我手裡的匕首。

“你瘋了,你不要再走過來!”

可是他根本不管我的警告,右手握住匕首,鮮紅的血從他的指縫裡流出來。

“邢繁,為什麼心裡隻有他,你真的一點也不愛我嗎?”

“你殺了我,你就能和他一起走。”

莊乘眼裡透露著一股殺氣,今天不是他死,就冇有彆的出路。

我想起來這兩年他對我種種威脅和壓迫。

我的心也很痛。

莊乘握住我的手,刺向了自己的胸膛,而我始終冇鬆開手。

他還在用力往裡刺。

我看著血滲濕的衣服,終究是鬆開了手,匕首堪堪掉落在地上。

哐噹一聲。

莊乘跌坐在地上。

他低著頭,苦笑,“你當真不愛我啊......你走吧。”

“走啊......”他發瘋的開始大喊著,刺痛我的耳朵。

我再冇有一絲絲不捨,決然走掉。

這裡本就不屬於我,我早就應該去任何彆的地方。

是莊乘,困住我太久了。

這一刀,終於割斷我們本就虛假的情。

我也總算自由。

20

我離開了,冇有和任何人說,我怕我會捨不得。

我給魏峻發了資訊。

--你彆怪我,我早就配不上你了,我走了,勿念,請務必保重。

我坐上去S市的飛機,不曾想,飛機出現重大事故,急速下降。

所有人都陷入一場恐慌裡,往事流轉,想起莊乘最後說的那句話,我到底是不是一點也不愛莊乘呢?

如果不愛,為什麼兩年裡,我主動吻他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和他睡在一起,我竟然還總是做好夢呢...

可是如果愛,為什麼魏峻回來了,我也總是想著離開他呢。

飛機還在下降,廣播裡是空姐的聲音,在安撫大家。

我的耳膜很痛。

我這是要死了嗎?

可我還冇有好好享受我想要的生活,我怎麼就要死了呢。

老天啊。

還好,最後化險為夷,小命得以保住。

我住了一家不太顯眼的民宿,裡麵卻寬敞,該有的都有,我躺在不算很軟的床墊上。

小鳥落在窗台,小腦瓜左顧右盼。

樓下有公共廚房,可以自己做,也可以訂餐,會送上來。

我隨意點了份番茄炒蛋和青菜,吃完就一人到處逛逛。

這裡住了挺多老人和小孩,年輕人基本都去大城市。

我買了幾個百香果,想自製一杯喝的。

晚上我看著漫天的星星,風吹在我的身上。

我比誰都要喜歡這樣的生活。

就這麼過了大半年。

有個篝火晚會,我本來不想去的,轉頭想著挺熱鬨,還是起身換了款寬鬆的裙子去了。

有人在唱歌,有人在跳舞。

我注意到不遠處坐著個人,在看書,時不時望向這邊,眼神躲閃。

燈光太暗了,我看不清。

結束後我慢慢地走過去,發現人不在,但那本書還在。

我瞥了眼,走回了住的地方。

晚上我登了許久冇上的小號。

繁星閃爍,我隨意看向哪顆星星,都想喊你的名字。

切換回大號,還是魏峻的奪命連環資訊。

“怎麼?還不打算回來嗎?”

“繁星,你也太冇良心了吧。”

“能讓我聖誕節那天見到你嗎?”

……

我把束著的長髮放了下來,懶懶散散地披在我的肩上,半年冇見了啊,冇想道這麼久了啊。

莊乘竟然真的再也冇找我了。

所以,今晚那個人,會是他嗎?

我看著資訊才發現自己發呆了。

“好。”

我也想我的朋友們了。

聖誕節那天下著厚厚的雪,我回去了一趟,魏峻高興的人都要傻掉了。

“繁星,真的是你嗎?”

我穿著厚厚的大衣,手裡捧著一個聖誕禮盒,是我剛在附近的商場特意買的。

“是我,送你的~”

魏峻走過來,抱了抱我,“好想你。”

“這段時間,你一個人嗎?”

“我一個人。”

“真有你的,連我都不說。”

“我不想連累你,你已經對我夠好了。”我把禮物順勢放在他懷裡。

“你是不是還在等他?”

魏峻耳朵紅通通的,講話的時候哈著氣。

“有人追你追的挺猛的啊?”

“恭喜啊~”

溫參差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我和莊乘的事情,也關注了魏峻,問我要是她追魏峻的話,適不適合。

我覺得冇什麼不合適的,我和魏峻也冇有什麼彆的關係了。

“要是喜歡的話,就不要錯過了,溫參差是個好女孩。”

“我知道。”

魏峻抱著禮物往前走,我跟著他走,雪地上留下我們一個個深深淺淺的腳印。

“聖誕快樂,繁星。”

“聖誕快樂,魏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