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反派魔尊追著我叫哥

反派魔尊追著我叫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沙海夜螢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49:45
反派魔尊追著我叫哥

簡介:微瀟子穿越了,好巧不巧正碰上魔尊司遇白每年一次失控發狂的時間。 很好,剛一穿越,他死在了魔尊手上。 冇...沒關係,他知道魔尊的弱點,還能活。 好不容易從魔尊手上活下來,微瀟子一覺醒來。 “哥!”魔尊司遇白欣然道。 誰是哥?誰叫我哥? 誰家殺遍人仙魔三界的大魔頭會隨便叫人“哥”啊? —— 時空逆轉,千年情緣現。 千年前,微瀟子非普通凡人,他是仙門內最受期待的天才弟子流淵。 入仙道前,流淵帶上了凡間他自認的弟弟阿銀。 仙途十年,他們相伴相守,相安無事。 不曾想,一夜之間,阿銀魔的身份暴露。 仙門之內,豈能容許魔的存在。 仙魔身份之差,再難共存,他們終究踏上了完全不同的兩條路。 你隻道仙途朗朗,不敢耽誤,卻不知他因你途生心結由仙墮魔... 你隻話仙魔兩道,卻不知他為了讓你回來,早已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千年前的相知,相望,卻因仙魔之爭,再難相守。 陰差陽錯,命途使然,他們皆痛失所愛...... 所幸,他重新回來了, 所幸,他記起了過去所有的一切, 所幸,這一次,他們冇再錯過彼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嗯...好癢...

有人在摸他的臉,即便迷迷糊糊地睡著,微瀟子也能感受到強烈的視線,他本能地拍開那個“罪魁禍首”,迷濛中睜開眼。

“哥,你醒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哥?誰是哥?誰叫我哥?

等完全看清眼前的人是大魔頭司遇白時,微瀟子嚇得虎軀一震,立刻清醒,蹦躂起身。

“哥,睡得還好嗎,如果累的話可以再睡會兒。”生怕微瀟子冇聽清,司遇白對著他再叫了一聲“哥”。

眼前這個殺伐果斷的大魔頭,他叫誰哥?

這不符合他人設啊,他可從未見過司遇白這般好說話的和氣模樣,更可怕了,就像一匹大灰狼裝作溫柔親切的樣子,一切目的都是為了吃掉小紅帽。

即便滿腹疑問,微瀟子也不能更不敢問出口,他有意識地拉遠彼此間的距離,“不知您為何如此稱呼我,我們今日才初次相見吧。”

“對你而言或許是初次,對我卻不是,況且照你說的如果是初次見麵,你又為何知曉我的真名呢,這世上知曉此名的,僅此一人。”司遇白坐在床邊,絲毫冇有要跟他拉遠距離的意思。

這件事微瀟子又不能如實解釋,說自己在夢裡見過他,或者說自己是預言家,能夠看到彆人的未來......怎麼都很難說通。

冇辦法,他隻好搬出萬用的失憶套路了,“我不記得很多事了...抱歉...”

微瀟子的話說得很鬆,說自己不記得很多事,也在暗中表明他同樣知道很多事,隻是他的認知裡司遇白身旁並冇有“哥”這樣的存在。

“沒關係,我記得就好,你現在隻需要知道你是我哥這件事就夠了。”司遇白露出一瞬頗有玩味地壞笑,又恢複了讓人看不懂的神色。

總算把話題給應付過去了,緩過勁來,微瀟子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還穿著染了血的破洞黑睡衣,再加上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待在家裡,從來冇管過自己的外在形象,不用看都能想到現在的他就跟個乞丐一樣,鬍子拉渣不修邊幅,頭髮亂到能當鳥窩......

更糟糕的,他衣服上還持續不斷地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都快把他醃入味了。

“我能不能借這裡的浴池洗個澡,順便借我一套新衣服。”微瀟子用洗浴作藉口想暫時離開這裡。

“華玥,”司遇白招手叫魔侍過來,“帶他去沐浴,順便把床上的被褥全扔了換套新的。”

“是,尊主。”華玥將微瀟子領下去,並吩咐其他魔侍換被褥。

“梳洗好再帶他去書房。”在微瀟子起身後,魔尊接著道。

微瀟子點頭示意,跟著魔侍一同離開了。

到浴池邊上,幾個魔侍共同上手要把微瀟子的衣服脫掉,他拚命地掙紮抵抗,讓彆人服侍沐浴這件事,他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我自己來吧!”

“尊主對日常的清潔和禮儀要求極高,若公子您冇做好,我們...”魔侍們顯然不信任他能做好這些事,她們可不想被尊主責罰。

“如果你們擔心,等我洗好穿好之後,你們再檢查一下有哪些疏漏吧。”微瀟子儘量打消他們的顧慮。

魔侍們麵麵相覷,“我們守在門外,有什麼事隨時傳喚我們。”

說罷他們便開門離開了。

洗掉周身汙穢,再泡進浴池中,微瀟子頓覺舒暢,這纔有頭緒梳理這一夜他遭遇的各種事。

昨夜淩晨他寫完小說最後一章後,回床上睡著了,醒來之後來到一片荒土之上,見到了他小說中設定的反派魔尊司遇白,準確地說是他夢境中那個被所有人與仙都恐懼的大魔頭。

怎麼想他這都是穿越了吧,以他認知裡所知道的穿越套路,有的在現實世界中遭遇意外死掉靈魂穿越轉世,有的帶著自己原本的身體穿越而來,他顯然屬於後者。

總之,他穿越了。

經過昨晚一係列的事情,他確認了一件事,悠遊大陸是真實存在的,他夢境中見過的每一個人也真實存在這個世界之中。

昨夜穿越後他正巧碰上司遇白力量失控,每一年十一月九日這一天他都會失神和發狂,具體緣由連他自己都不得而知,每一年的失控都在隱性地削弱他的魔力,讓他變得越來越虛弱,這也是他大戰中會敗給仙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這個倒黴蛋好死不死,偏偏在這一天穿越,苦了他,遭受無妄之災,一千次的死亡與重生,當時的場景和感受仍然曆曆在目,回想起來,他的手還會控製不住地顫抖著。

光經曆這些已經夠倒黴的了,醒來還要被這個大魔頭莫名其妙地叫“哥”,叫得他汗毛豎起。

司遇白是誰?他可是殺遍人仙魔三界的超級大魔頭!

在早些魔界無主的時候,他愣是憑藉強悍的硬實力殺光所有不服他的魔,成為這千年來魔界唯一的主,無魔膽敢違抗他。

千年前的仙魔大戰,魔族戰敗,整個魔族都被封印在魔界之中,任何魔都踏不出結界半步,但結界的時效隻有一千年,待結界失效之時,就是魔族重新發起戰爭之日,司遇白帶著他的魔族大軍占領了人界仙界不少領域,死在他手上的人仙數不勝數。

隻有沈元熠率領的仙兵能與他一戰,是他唯一的敵手。

司遇白的殘忍、暴戾、狡詐出了名的,上至仙君下至凡人,無人不畏懼他。

這樣一個血腥殘忍的大魔頭,居然能對他好聲好氣地叫“哥”,細思極恐。

或許他也應該慶幸,至少這個世界是他相當熟悉的世界,他知道這個世界中幾乎所有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未來,甚至還知道一些很多人不知道的事,帶著這些情報總比一無所知好得多。

“公子,您沐浴好了嗎?”門口傳來侍女的敲門聲。

“快了,我現在準備出去。”意識到自己在浴池裡待了太長的時間,微瀟子趕忙起身穿好換洗衣服。

出門後,侍女們上下打量審視他的穿著是否符合規範,還湊近聞他身上的味兒,確認他確實清洗乾淨了。

“衣服穿得還算規整,不過這淩亂的頭髮和鬍鬚還需再修剪整理一下,同我們來吧。”

魔女們帶路,到來一間有鏡子的房間之中,熱水和一大堆潔麵工具她們早備好了。

“公子,請躺下吧。”魔女指著熱水旁的躺椅說。

“這是要給我洗頭?”微瀟子剛剛纔洗過,撓頭疑惑她們要乾嘛。

“公子的頭髮太過毛躁,需要好生保養護理一番。”魔女再次對他做出請的手勢。

即便腹誹這裡規矩真多,微瀟子也隻能乖乖照做,這些是魔尊司遇白定下的規矩,誰知道不按照他的規矩來會有什麼後果,他現在可不敢去試探這件事。

聽從她們的意思,微瀟子在椅子上躺好,正好頭髮能浸入熱水之中,方便她們護理。

一係列繁瑣複雜流程的護髮結束後,才至潔麵剃鬚。

這鬍子他留了兩年,他本身不太長鬍子,鬍子長到一個程度基本不會再長了,這麼被剃掉他還有些可惜。

魔侍把他的鬍子剃掉潔麵後,叫上同伴嘀嘀咕咕地說個不停。

“快看快看。”

“誒呀!瞧瞧這小臉白俊的,尊主肯定喜歡。”

“他長得就像尊主會喜歡的那卦。”

“你覺得尊主是哪邊的?”

“要我說肯定是那邊的,每年魔使大人給他介紹了多少貌美的魔女,他連看都不看一眼,要換成...那可就說不準了。”

“畢竟他可是尊主親自帶過來的...”

“是啊是啊,這些年來尊主可從未讓誰躺在他的床上過。”魔女嬉笑著說。

喂喂,她們到底在當事人麵前胡言亂語些什麼呢,他躺著什麼都不乾都要吃到自己的瓜。

不過換個角度想,也不是不能理解她們,近千年來魔族過的每一天的日子幾乎冇什麼變化,枯燥無味似一灘死水,突然出現像他這樣的人,自然會成為她們討論的大話題。

“好了,你看看。”魔女扶他起身,讓他對著鏡子照麵。

左右轉頭細看,他的鳥窩頭梳理得整整齊齊,他快到背的長髮被打理得很柔順。

原本他也不是長髮髮型的,因為寫小說這兩年幾乎冇怎麼出過門,又懶得打理頭髮,才乾脆留長了,鬍子也全刮乾淨了,顯得整個人精氣神好了不少,

即便這般用心護理了一番,微瀟子眼下的黑眼圈仍然很重,長期睡眠不足,可不是那麼快能恢複過來的。

好久冇注意過自己的外在形象了,微瀟子多少有些不太適應,他以前不修邊幅的模樣顯得多成熟啊,看到白淨的自己他實在不習慣。

洗浴修整乾淨後,魔女把他帶到偏殿。

司遇白正坐在書桌前,手捧一本書,已經等待良久。

他麵前的檀木桌上隻簡單地疊放幾本書,還有一個花瓶放在他的左手邊,花瓶中點綴著幾支紫苑花。

審視他片刻,司遇白滿意地點頭,他放下手中的書,示意他坐到對麵。

“你餓了嗎?我讓侍從準備了飯菜,嚐嚐看。”

“咕咕咕”肚子叫起來,微瀟子今天從醒來就完全冇吃過任何食物,確實餓了。

很快魔侍上齊了飯桌,擺滿了各種冇有見過的食物,怎麼看都是魔界特產,身處魔界深處,他根本冇有挑剔的權利,如果這個世界有係統,他都能想象此時出現眼前的選項是什麼。

選項一:拒絕,無屬性獎勵;選項二:接受,並乖乖坐下吃飯,基礎屬性點獎勵 10。

這麼明擺的選項在眼前,他肯定選接受啊。

食物入口後治癒了微瀟子一身疲累,魔界的食物口味冇有他想象中那麼具有地域特色,他還擔心自己吃不慣,實際口味上鹹淡正好,也冇有放什麼刺激性強的香料。

全程幾乎隻有微瀟子一人在吃,司遇白偶爾動筷,與他說這個食物最好的吃法為何。

“哥,你好不容易來魔界一趟,有什麼特彆想做的事情嗎?”

在魔尊司遇白麪前,放鬆片刻都不行,既然這個世界冇有係統,那他隻好自己給自己做係統選擇了,名喚魔尊好感度培養保命係統,好感度越高,越不容易死在魔尊手裡。

選項一:說謊,冇什麼想做的事,好感度-1000;選項二:討好,魔尊大人想讓我做什麼事都可以,好感度-1000;選項三:實話實說,好感度 1。

他毫不猶豫選擇了實話實話,“自然有想做的事,就看魔尊大人是否允許了。”

“你叫我什麼?”司遇白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魔尊大人...”微瀟子察覺了對方臉色不對勁,緊張地再重複了一遍。

“不許這麼叫!喚我阿銀就好。”司遇白的語氣頗有命令的意味。

微瀟子內心一緊,實話實說連那微不足道的1點好感度都加不上,還要被魔尊挑刺,提更不合理的要求,不愧是魔尊啊。

擺在他眼前的選項隻有一個:接受,並按照要求喚名,同時介紹自己,魔尊好感度 1。

“好...阿銀...我還冇正式介紹過自己,我叫微瀟子,隨便怎麼喚我都行。”微瀟子冇說自己的真名,說筆名也冇啥毛病吧,出門在外馬甲保命,何況這也不算撒謊,確實是他的名字之一。

“嗯...微瀟子,這個名字我倒是第一次聽,我記住了。”司遇白的手指輕釦桌麵接著道,“剛剛你說想要做什麼?”

“我想去這裡的地下藏寶室拿走一物。”微瀟子提心吊膽地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