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獨一份的期許

獨一份的期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蒸蒸南上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45
獨一份的期許

簡介:活力元氣作精少年×鬼馬精靈俏皮少女 從升入高中的那一刻起,郗禾就決心斬斷過去的一切悲傷,努力做到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清修三年,戒悲戒躁。 本以為三年的高中生活會很無趣枯燥,但郗禾的後桌時言卻總能給她帶來意想不到的歡樂。 “希希同學,感謝您為我講數學題,您的大恩大德,小男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 “Stop言言同學,你知道嗎?我剛剛數了收起來的數學作業,發現全班隻有一個人冇交哦,你說冇交的哪個人到底是誰呢?你要不幫我找找唄。” “哎喲喂,希希同學。我的肚子怎麼這麼疼,不行我要先去躺廁所,找人的事以後再談。”時言抱著肚子,裝作疼痛難耐的模樣。 “你……” 冇等郗禾說完,時言就風速衝出教室,朝著男廁所的方向狂奔。 閱讀注意事項: 嚴禁抄襲,融梗等竊取他人勞動成果的事情發生,作者平常不看小說,喜歡打遊戲,想寫多少完全看腦洞有多大,喜歡胡思亂想,男主是作者泡腳無聊時想出,如果存在雷同等情況,純屬巧合,就當作者腦子有問題。 原創yyds(我的神呀) 女主前期的悲傷是因為初中時的一些事情,使用有些自我消耗,但強大的郗禾不會永遠沉湎於過去,具體是什麼後期會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十月初旬,人們才更歡度完國慶假期,天氣就由燥熱轉變為涼爽。

返校的第一節英語課上,班主任李繼光站在講台旁慷慨激昂的演講著未來。

“同學們,我們要相信努力終會有回報,十年磨劍無人知,一朝出鞘驚天下。”

老李頭向來愛打雞血,每次一放完大假,都免不了給大家打一通雞血,雞血的內容要麼是人生,要麼是高考,大家對此早已習慣。

郗禾趴在課桌上靜靜的思索著,今天中午是吃雞翅煲飯,還是麻辣燙?

就在郗禾對吃食猶豫不決時,同桌章雪遞來了一張小紙條。

紙條上麵寫著:我好無聊

郗禾回寫:我也是

那乾點啥不?

我有巧克力,你吃不?

來點,來點。

郗禾跟章雪相視一笑,隨後,郗禾從桌子裡掏出了她的巧克力。

章雪是郗禾的好閨蜜,二人從小玩到大,從一個小學到一個初中再到一個高中,幾乎冇有人比她們更懂彼此。

在郗禾拜巧克力時,後排突然傳來了呼嚕聲。

郗禾轉身往後看,隻見時言張著嘴打著呼嚕,口水還流到了桌子上。

“時言,”李老頭猛地敲了敲講台,“你給站起來。”

原本睡的正香的時言,聽到李老頭的怒吼,瞬間睜開了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猛地站起了身。

時言此舉惹得班上人都鬨堂大笑。

“笑什麼笑,一個兩個的冇見過彆人睡覺啊!”時言大聲說道。

時言在班上的人緣很不錯,長的好看,性格大方開朗,還喜歡開些善意又惹人開心的小玩笑,所以他這麼說,大家不僅不生氣,反而笑得更大聲。

“你給我滾出去站著。”李老頭指著門外怒吼。

時言乖乖拿著數學書,就要往外走。

“拿錯書了。”郗禾小聲提醒。

這一舉動又使得班上鬨堂大笑。

時言將手裡的數學書放在桌麵上,從桌子裡掏出了英語書,隨後快步走出了教室。

“同學們,我們講到哪裡了,讓我……”

下課鈴聲突然響起來。

“好,這節課就上的這。”李老頭舉著泡著菊花的保溫杯離開了教室。

老李頭一走,時言飛速就走進了教室,邊走還邊對著郗禾說:“趁著課間我再睡會,拜托希希同學一會兒上課喊一下我。”

“彆,我打遊戲那麼菜,可喊不起尊貴的MVP大人。”郗禾陰陽怪氣的說著。

昨晚郗禾跟玩的好的幾個一起打遊戲,組隊五缺一,看時言在線直接邀請了他,結果時言吐槽郗禾她們幾個技術差時忘了關麥,一局遊戲剛結束,就被踢出了隊伍。

賽後時言瘋狂求原諒,可郗禾她們還是拒絕了他的求邀申請。

“哎呀,希希大人最好了,不會跟小男子一般計較。”說罷,時言用著雙手朝郗禾比了個心,就趴在桌子上繼續睡。

“真拿你冇辦法。”郗禾歎息。

希希大人是時言對郗禾的專用稱呼,起初二人剛認識時,時言還會正經的喊她“郗禾”,可熟絡之後,時言就直接喊郗禾“希希大人”。剛開始郗禾還糾正過他,但時言厚臉皮讓郗禾不得不接受這是喊她的。

“小希...對...他也太好了吧,”章雪啃著巧克力,“我都要吃醋了。”

時言趴在桌子上偷偷聽著,微微上提起了他的嘴角。

“畢竟是親兒子,能不照顧嗎?”

時言剛提起的嘴角又放下了。

上午的課很快就過去,到了中午吃飯時間,郗禾看著食堂一樓的繁雜的各類餐點,陷入了深深的糾結。

華陽七中的食堂在整個北海市是排的上名號的好,食堂總共分上下三層,每一層都有各自的特色餐點,種類超多。雖然味道始終冇有外麵的好吃,但差距也不是特彆大。

當初報誌願時,郗禾跟章雪都不約而同的看上了七中的設施環境以及食堂風味,從而一起填報了這所離家較遠的高中。

看著選擇眾多的一樓,章雪不經發問:“小希,我們中午吃啥?”

郗禾掰著手指,似是在數“豚骨麵吃夠了,雞翅包飯吃夠了,麻辣燙吃夠了,實在不知道吃什麼了,要不石頭剪刀布吧?”

“好吧,老樣子,今天你贏了吃燜飯,我贏了吃炒麪。”

“OK”

“石頭剪刀……”

“郗禾。”

就在郗禾準備出剪刀時,突然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轉身一看,隻見時言左右手各拎了一大袋外賣朝她們跑來。

時言邊跑邊對著郗禾說:“彆傻站著了,還不快來幫我拎飯。”

郗禾不禁露出疑惑的表情,但還是走去幫時言拎飯。

章雪站在原地看著她倆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

郗禾走到時言身前,兩手接過外賣袋,調侃道:“你變異了,買這麼多,餵豬嗎?”

“什麼豬,哎呀媽,我不跟你說了。”時言邊說邊喘氣。

郗禾將外賣袋快速放到離她最近的一張四人用餐桌上,說:“我買飯去了,吃的給你放這裡了,拿不了就不要點這麼多了,看給你喘的。”

“哎哎哎,等一下,彆...彆…彆走,”時言喘道。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還有什麼忙要幫。”郗禾不想浪費太多言語。

“那啥,希希同學先等一下,”時言看向不遠處的章雪說,“章雪快來,請你倆吃飯。”

章雪緩步走來,笑著說:“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一向摳搜的時言竟然請我們吃飯。”

“快坐,快坐。

”時言招呼著,之後開始分發餐桌上的外賣,“壽司是我的,麻辣雞翅是周書理的,紅燒茄子是章雪的,土豆炒乾雞是章雪的。”

“喲,破費了。”郗禾笑著說。

“今天當了回時少啊,這是。”章雪也插了句嘴。

“哪有,”時言笑了笑,“周書理那死鬼怎麼還冇來,再不來不等他了。”

“不等我,太讓人悲傷了,還是好哥們嗎?”一道清冷的男聲響起。

周書理慢慢走了過來,郗禾對他的評價是這貨長的不錯,但太會裝了,整天搞著複古性穿搭,校服對他就是擺設,前幾天剪了個微分碎蓋後更裝了,不過雖然裝,卻也不影響他們的友誼。

“愛吃不吃。”時言回嘴。

周書理拉高聲調,重重的“哦”了一聲。

大家都落座後,郗禾還是覺得不對,時言請客,必有大事。

“說吧,什麼事情。”郗禾審問。

“冇什麼。”時言回答。

“真冇什麼。”

“真冇什麼。”

“行吧,那你這回要是真有忙,我就不幫你。”

“彆彆彆,那我就說了。”

“說吧。”

“希希同學,你什麼時候做泡芙,我想吃你做的泡芙很久了。”

“就這?”周書理笑著說,“也對,希子上回做的泡芙,本來送給我們兩個人的,我還冇吃到你就全給炫光了。”

“冇了嗎?言言同學。”郗禾露出誠摯的微信。

“那啥,下個星期三週測,我想拷貝一下希希同學的英語答案 物理答案。”

“你平常考試也冇少瞟我的英語閱讀和完形填空。”郗禾微笑著說。

“哎呀,希希同學,就希望你下個星期的周測,試卷多往右邊放一點點啦。”時言用手比了一點點的距離。

“哥們,真有你的。”周書理將筷子放到碗邊,順帶拍了拍時言的背說,“搞了半天是給希子下了個鴻門宴啊。”

章雪也笑著說:“時言,要冇你這句話,我還真以為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呢。”

“好吧,我儘量將試卷多往右邊放放。”

“好誒,你太好了,希希同學。”時言開心的手舞足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