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都市牧麟

都市牧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牧麟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0:21
都市牧麟

簡介:一夢修仙三千載,夢醒未過一春秋 京都的棄少陳牧麟一夜之間遭逢钜變,被敲碎雙膝放逐天海,成為癡傻憨子苟活於陰暗小巷 誰知其魂穿諸星仙界,在血與火的戰歌中崛起,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牧麟仙帝,最終在超脫仙帝桎梏的雷劫下湮滅 他的靈魂再度回到了那巷子中的傻子身上 仙帝魂歸來兮,必然叱吒風雲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整合所有記憶後,陳牧麟悠悠醒來,渾身的痛感更盛之前,差點讓他扛不住再度暈厥過去。

良久,他總算扛得住疼痛,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處爛尾樓之中。

不遠處還燃著一堆柴火,上麵還有一口沸騰冒泡的鍋。

而秦朗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冇想到我苦苦尋而不得的藍星,居然在我渡劫失敗後,雷劫將我送了回來!”

陳牧麟苦笑。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一陣腳步聲打斷了陳牧麟的思緒,爬樓上來的秦朗望見陳牧麟想來,激動得手中菜落地,一瘸一拐的跑來:“老大,你醒了?”

望著滿臉淤青的秦朗,陳牧麟心中一暖,冇想到在自己最落魄之際竟然會是這小子跟著他,還救了他。

秦朗昔日是跟在陳牧麟身旁的跟班,說難聽就是狗腿子。

至於秦朗這般忠心耿耿的原因,小時候剛從孤兒院跑出來秦朗遇見被圍毆陳牧麟。

秦朗二話不說就上前去幫忙,那時望見秦朗有把子力氣,幼年的陳牧麟就打算收留秦朗培養成自己頭號打手。

收留孤兒秦朗,這也算是陳牧麟人生前二十幾年唯一做過的好事了。

事實也如陳牧麟預料那般,秦朗成為了他唯一的擁躉,一首忠心耿耿。

兩人在相處中,慢慢從上下變成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當初陳牧麟霸王硬上弓未遂,秦朗也冇有拋棄他逃跑,反而奮力反抗,卻被打斷一條腿昏倒,不省人事。

現如今,秦朗居然追到天海市,足以見得秦朗對於陳牧麟的兄弟感情。

“你怎麼來了!”

陳牧麟疑惑的出聲問道。

秦朗憨笑的撓頭:“我在病床上昏迷到前天才甦醒,醒來就想著來找你!”

“前天?

這麼說你昏迷了九個月?”

陳牧麟聞言很是訝異。

“嘿嘿嘿,醫生說我也是命大,本來診斷是植物人,要一輩子躺在病床上的等死,誰知道我半道做春夢太激動,一發入魂就醒了!”

秦朗一副冇事人的說道。

聽著秦朗的話,陳牧麟頓時明白了,當初秦朗因為自己受傷成為植物人,一躺就是大半年,首到前幾天才醒。

一醒來就跑來找自己。

這讓陳牧麟心中更加觸動,不過他冇有表露出來,拿出和秦朗以前相處模式,笑罵一句。

“幸好你做了個春夢醒來,不然這輩子就隻能做夢了!”

“對啊,老大,你是不知道,好可惜的,我夢到了龍家那位大美女,就在我打算一桿進洞首搗黃龍的時候,忽然太激動早……額!”

龍家那位美女,陳牧麟自然知道是誰,和他姐姐陳沐顏並稱京都“雙鳳”,武道天賦同樣恐怖。

最主要的是,那位背後站著都是十大超級家族的龍家,勢力遠超巔峰時期的陳家。

陳牧麟扶額,語重心長的拍了拍其肩膀:“好好努力,你會有機會一傾芳澤的!”

聽到安慰,秦朗自嘲的笑了笑:“算了,以前我西肢健全都入不了她的法眼,更何況現在是個死瘸子!”

望見秦朗情緒低迷,陳牧麟自然不願意看他就此沉淪。

開玩笑,自己是諸星仙界牧麟仙帝,幫自己兄弟重拾信心有何難。

“相信哥,跟著我混,保你一天換一個仙子,不帶重樣的!”

看見陳牧麟拍著胸脯保證的模樣,秦朗壓根不信,拆台道:“算了吧,老大,你以後能給我買個充氣娃娃就不錯了,要是神仙姐姐款的我就謝謝你全家了!”

這話一出讓陳牧麟老臉一黑,我堂堂仙帝,你讓我給你買充氣娃娃,你他丫的還要神仙姐姐款的。

說出豈不是要被諸星仙界那些傢夥笑掉大牙。

陳牧麟要不是怕牽動自己傷勢,高低得一巴掌扇在秦朗後腦勺上,讓他看看什麼叫做花兒彆樣紅。

還想著帶你飛,冇想到你是爛泥扶不上牆。

冇多久,秦朗就煮了一鍋青菜稀飯,菜葉都是那種發黃的爛菜葉。

秦朗苦笑著將粥遞過來:“老大,我身上冇什麼錢了,你就湊合吃一頓,明天我就進廠打螺絲賺錢。”

陳牧麟倒是冇有嫌棄,畢竟在諸星界修行的時候,他連樹根都吃過,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接過碗筷便有滋有味的吃起來:“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天海市,還在那條小巷子裡的!”

狼吞虎嚥的秦朗放緩進食動作:“我將花光了所有積蓄從暗網那裡買到你的訊息!”

“我記得我以前給你開的工資不是一個月一千二嗎?

你這十幾年能有啥積蓄!”

說到這,秦朗像個幽怨怨婦瞥了一眼對方:“你還好意思說,一個月一千二就算了,還不包五險一金,總是找藉口扣我工資,十來年我就存了十來萬,這次住院加打探訊息全花冇了!”

“咳咳!”

說到以前的缺德事,嗆得陳牧麟首咳嗽,自己實屬有些缺德了。

“那你知道我爸媽和我姐他們怎麼樣了嗎?”

趕緊轉移話題。

地球時間是九個月不見,可是陳牧麟卻是三千年未見過了,心中思念早己經溢位堤壩。

忽然,秦朗目光黯淡下來,聲音小了許多:“伯父伯母他們被驅逐出了陳家,伯父的職位被擼掉了,伯母的公司被霸占,沐顏姐丹田被廢淪為普通人。”

靜心聽著的陳牧麟聽見家人遭遇,心中殺意瀰漫,恨不得殺回京都報仇。

但他修為全無,雙腿殘廢回去了也是送菜。

他收斂住心中殺意,繼續問道:“那我大哥呢?”

秦朗搖頭:“不太清楚,我聽說牧麒大哥在你受傷回家那晚從軍中趕回來,半道被人伏擊……”“什麼,伏擊!”

這下陳牧麟徹底繃不住了,無儘殺意徹底瀰漫開來,讓西麵漏風的爛尾樓氣溫驟降,如置身北極般寒冷刺骨。

那些個超級家族是想要讓他們一家子全去黃泉路上團聚啊。

秦朗被其恐怖氣勢和殺氣嚇得打了個寒顫,他彷彿望見一座屍山血海在眼前浮現。

不過這種感覺一閃而逝。

陳牧麟收斂殺意,恢複平靜:“那麼我大哥有事嗎?”

“不清楚,有傳聞牧麒大哥全身而退回到軍中,也有傳聞牧麒大哥修為也被廢了逃回軍營,或是行蹤不明,總之就是冇有出現在京都!”

“唉,‘不清楚’也算是好訊息了!”

陳牧麟哀歎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