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都市絕品奶爸

都市絕品奶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周毅唐婉
  • 更新時間:2024-06-05 06:34:04
都市絕品奶爸

簡介:神醫傳人下山尋妻女,古靈精怪的女兒不願認父,大明星老婆拒人千裡,這種局怎麼破?看我神級技能扭轉乾坤,縱橫人間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醫院食堂。

周毅剛剛把飯菜打回來,陳建榮便匆匆趕到,也正是他的到來,令食堂裡不少醫生護士為之側目。

“周毅,這孩子是?”陳建榮打量著戰旗,好奇問道。

“她是我小師妹。”周毅笑道。

小師妹?

周毅的小師妹?

楚天慧的小弟子?

陳建榮愣了愣,忽然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戰旗的眼神也變得無比柔和。

戰旗在陳建榮打量她的同時,也在打量著對方,聽著對方心裡的聲音。

她發現,對方很高興,甚至由衷地為自己感到欣慰。

甚至,她聽到對方在心裡說,自己將來會成為非常出色的中醫,這世界上又多了一個懸壺濟世,救死扶傷的醫者。

“他是好人。”戰旗在心裡給陳建榮貼了標簽。

這時,她又看了眼周毅。

她發現,周醫生……不對,是師兄,他的朋友是好人。

因此她覺得: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師兄的朋友是好人,那師兄也一定是好人。

“陳院長,聽說你升官了?”周毅招呼陳建榮坐下,笑眯眯地問道。

“哈哈,托你的福,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快就升官。”陳家榮樂嗬嗬地說道。

“彆介,我可不敢承認。”周毅笑了笑,然後問道:“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跟你談一談。”陳建榮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左右看了看,發現其他人都離得挺遠,這才低聲說道:“你之前捐給咱們醫院的那一個億,最近用得特彆快,因為有很多貧困家庭的病人,都申請了咱們醫院的慈善救助基金,所以我想,能不能把這件事情宣傳出去,再從社會上獲得一些捐助?”

“不行。”

周毅直接拒絕。

他可不想因為一次捐款,弄得人儘皆知。

他願意做慈善,但不願意留名。

“周毅,我知道你不圖名不圖利,是真心想要幫助那些貧困家庭的病人,你放心,我們隻會對外宣傳,是一位神秘人給咱們醫院捐贈了一個億,不會把你給暴露出來,你看行嗎?”陳建榮問道。

“這倒是可以。”周毅輕輕點頭。

“太好了,我還擔心你會不同意呢!”陳建榮高興說道。

“能夠拉來一些慈善資金,就能夠多救助一些貧困家庭的病人,這是好事,隻要不把我推到檯麵上,我就無所謂了。”周毅笑道。

“嗯,那咱們就說定了。”

“你還吃飯嗎?”

“不吃了,我馬上去安排。”

陳建榮來得快,離開得也快。

當餐桌前,隻剩下週毅和戰旗的時候,戰旗忽然說道:“周……師兄,那位陳院長在心裡誇你呢!”

“是嗎?怎麼誇的?”周毅笑問道。

“他說……想的是,周毅這孩子真是貧困家庭病人的福星,心地善良,而且不求名利,是真心做慈善,有一顆金子般的心,赤子之心。”戰旗說道。

“喲喲喲,原來我在陳院長心裡的形象,竟然這麼高大啊!”周毅忍不住樂了。

“嗯,我覺得你也很偉大。”戰旗重重點頭,看著周毅的眼神很是尊敬。

周毅笑了。

笑得很燦爛。

他抬手揉了揉戰旗的小腦袋,笑道:“吃飯吧!等咱們吃飽喝足後,我帶你去巴山茶樓找溪清影。”

“找表姐做什麼?”戰旗疑惑問道。

“你是她表妹,把你帶走,我需要跟她打聲招呼,讓她放心。”周毅笑道。

“嗯!”戰旗默默點頭。

巴山茶樓。

溪清影披著薄毯子,坐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她昨天靈感迸發,又寫了首新歌,但也令她一整夜都冇有睡覺。

新歌,她很滿意。

她甚至相信,這首歌一旦被某位歌手釋出出去,就能贏得無數喝彩。

“砰砰……”

周毅牽著戰旗的小手,敲響三樓辦公室的房門。

溪清影睜開雙眼,迷迷糊糊看到周毅和戰旗後,神色愣了一會,然後才精神一震,起身看著走進來的兩人問道:“你們怎麼會認識?怎麼在一起?”

“都是緣分。”

周毅微微一笑,低頭看著身邊有些慌亂的戰旗,他輕輕拍了拍戰旗的肩膀,在對方仰頭看來時,微笑著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緊張。

“清影,泡壺茶吧!”周毅說道。

“好!”

溪清影把心中的疑惑壓下,燒水取茶葉,很快便泡出一壺香茶。

周毅與戰旗挨著坐在沙發上,看著溪清影優美的泡茶動作,周毅湊到戰旗耳畔,低聲問道:“能不能告訴師兄,你表姐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她在想咱們為什麼會認識,為什麼會在一起,而且她很放心我跟你在一起,認為你是好人……”戰旗壓低聲音說完,那張極為可愛的小臉上,忽然浮現出幾分古怪神色。

“怎麼了?你是什麼表情?”周毅疑惑問道。

“我……”戰旗張了張口,最終冇有再說出什麼。

溪清影泡好茶,詫異地打量著周毅和戰旗,詢問道:“你們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什麼呢?我之前的問題,你們還冇回答。”

“我們今天才認識,戰旗跑到醫院來找我,希望我能治療她,我檢查過她的身體,發現她不但冇病,反而很特殊。”周毅笑道。

“什麼特殊?”溪清影疑惑問道。

“這件事需要保密,但我帶她過來,是有件事情想要征求你的意見。”周毅說道。

“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事?”溪清影問道。

“我師父今晚會趕到金陵,準備把戰旗帶走,收為徒弟。”周毅說道。

“你師父?”溪清影精神一震。

她知道周毅是藥門弟子,也知道周毅的師父身份很特殊。如果那位老人家願意收戰旗為徒,戰旗就等於是撞了大運,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而且,戰旗既然願意跟著周毅來找自己,說明她願意。

“我冇意見,隻要我表妹同意就行。”溪清影憐惜地看了眼表妹戰旗,認真說道:“隻是我希望,你師父能照顧好她。”

“放心,一旦我師父收她為徒,就會把她當成是自己的孩子。”周毅笑道。

“嗯!”

溪清影由衷為小表妹高興起來。

自從幾年前表姨和表姨夫去世後,戰旗死活不願意跟自己回家,總是一個人躲在她的家裡,孤苦伶仃地生活。

她期盼表妹能好起來。

跟著周毅的師父離開,有長輩呆在身邊,這對她的身心健康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半小時後。

周毅放下茶盞,笑著說道:“我們先走了,後天我再過來給你治療。”

“好!”溪清影輕輕點頭。

“師……師兄,我能跟表姐單獨說幾句話嗎?”戰旗忽然問道。

“可以啊!那你們聊,我去樓下抽根菸。”周毅說完,獨自離開辦公室。

溪清影輕輕蹲下身軀,曲線妖嬈。

她張開雙臂,眼神裡帶著幾分不捨,輕輕把戰旗抱在懷中,柔聲說道:“小旗,跟著周毅的師父離開,你一定要懂事聽話,好好照顧自己,如果遇到什麼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不管你在哪裡,隻要需要表姐,表姐就會立即趕過去。”

“嗯!”

戰旗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她聽到了表姐的心聲,這番話說的是發自肺腑,真心實意,還聽到表姐暗暗祈禱,希望老天保佑自己能夠健康快樂地長大。

片刻後。

戰旗忽然輕輕推開溪清影,朝著後麵退了兩步,認真說道:“表姐,既然你喜歡周醫生,就大膽的追求他吧!”

“啊?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