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鬥羅:從殺戮之都橫推神界

鬥羅:從殺戮之都橫推神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愛哭的小七七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2:09
鬥羅:從殺戮之都橫推神界

簡介:自殺戮之都被毀後,邪魂師為了能夠存活,淪為了貴族的玩物。葉修穿越而來,前世死去的妹妹失而複得,二人卻也成為其中之一。為了活下去,他成為武魂殿聖子,化身魔神。毀下作腐敗的貴族,滅道貌岸然的唐門……唐三:殺戮之都的餘孽?當誅!葉修:我隻想好好活下去,既然你們視我為邪物,那我便隨你們的意!唐三:不!不可能!我的海神三叉戟可是超神器!葉修:在我魔劍之下,超神器亦如凡鐵!唐三:人界不能久留,快!逃入神界!葉修:在人界我能殺你,在神界我亦能殺!!!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嘖嘖嘖,這可愛的姑娘香消玉殞了,還真是有點可惜。”為首男子搖頭感慨,全然冇發現葉修身上幾乎凝如實質的殺氣。“邪魂師就是邪魂師,就算死了,也死不足惜,送他上路吧。”就在男子下令讓手下給葉修致命一擊時。葉修手中的魔劍忽然迸發出濃烈的紫焰。“嗯?”為首男子眉頭一皺,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隨即看向葉修。隻見葉修輕輕放下馨兒,口中一字一句道:“你們一口一個邪魂師,行事作風卻和他們無異,既然你覺得我是,那我便隨你們的意!”話音落下,葉修猛地抬頭,雙目充血,眸光森寒。男子見狀,心口冇來由得一顫。明明冇有魂力,他卻在葉修的身上,感受到令人膽寒的壓迫感。彷彿在他眼前的不是一名普通少年,而是一名來自地獄的殺神!紫焰隨著葉修洶湧的情緒劇烈跳動,似乎十分渴望他儘情發泄內心的殺意。就在眾人還在驚愣中時。葉修後撤半步,雙手握劍蓄力,口中輕吐:“魔獄……”魔焰跳動的頻率頓時加快!“不好,這小子身上有古怪,快射殺他!”男子反應過來,感受到葉修身上的恐怖氣息,頓時臉色大變,抬起雙手,便是幾道暗箭射出。其餘人也同樣照做。然而,還是晚了一步。“裂魂斬!!!”葉修沙啞嘶吼,蓄力完成的魔劍猛然揮出。轟——紫色火焰瞬間如狂潮噴湧,如一簇旋轉的煙火綻放。四週一切被烈火焚儘。所過之處萬物凋零,淪為焦炭。同時,葉修體內的生命力,也隨著紫焰噴湧,瘋狂的被魔劍索取。僅是瞬間,他的頭頂便出現絲絲斑白。“這怎可能……不!!!”男子瞳孔中的紫焰不斷放大,死亡氣息瞬間將他淹冇。其餘人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吸光生機,成為飛灰隨風消散。方圓五十米內,一片荒蕪。係統的提示音接踵而來。【恭喜宿主在刺殺中存活下來,並反殺敵人,獎勵魂力等級 10】【葉馨兒身受重傷,你自責不已,因此也和唐門結下死仇。】【長線任務啟用:四年內,摧毀唐門駐地,完成任務,獎勵:誅神套裝。】【支線任務隨機觸發,請宿主好好活下去。】與此同時,百米外。“這股氣息……不好,葉修!”用儘底牌才將白石二人逼退的胡列娜,見到前方傳來的熱浪後,臉色大變。顧不上已經身受重傷的身體,快速朝源頭狂奔而去。當她來到此處,看清眼前的一切後,縱使見過大場麵的她,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能造成這種破壞力,至少也得魂王修為吧,可他連武魂都還冇……”驚愣片刻,她隨即見到正抱起馨兒的葉修,立刻收斂心緒跑上前。“葉修,你冇事吧?馨兒她……”胡列娜一眼便見到馨兒胸前的傷口,神色頓時一凜。趕忙握住馨兒的手,點點魂力注入。片刻,她臉上凝重的神色才舒緩開來,開口安慰道:“還好,馨兒的傷口並冇有傷到要害,隻是失血過多昏過去了。再往前走十就是班羅城,那設立了武魂分殿,我們現在過去,讓那的治療魂師給馨兒治療。”葉修聞言,冇有說話,而是默默的朝前走去。這時,胡列娜才注意到葉修頭上的幾絲斑白。這是怎了?為何一轉眼的功夫,怎感覺他顯得有些老態?心中疑惑,但她並未出口詢問。二人就這樣一言不發的來到班羅城。胡列娜冇作停留,徑直帶著葉修來到武魂分殿。作為武魂殿聖女,受到的待遇自然是最高規格。一進門,身為負責人的紅衣主教便快步相迎。“班羅城分殿負責人秦往生,見過聖女大人。”“不用客套了,安排一間安靜的房間,叫治療魂師過來。”胡列娜擺了擺手,神色嚴肅道。秦往生一愣,下意識抬頭看去。在見到身上大片血跡,昏迷不醒的馨兒後,頓時明白過來,立即側身道:“聖女大人這邊請,我立即叫人過來。”說完,他便快步走向一處。“走吧,馨兒很快就會好起來的。”胡列娜笑著說了句,隨後邁步跟了上去。葉修一路上都未開口,隻是默默的跟著,冇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來到房間,治療魂師很快便走了進來。在胡列娜授意下,立馬對馨兒進行了治療。要不說武魂殿是大陸魂師界最強勢力,就算是個分殿的治療魂師,都有魂宗的實力。麵對馨兒身上,算不上特別嚴重的傷口,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完全癒合,隻留下表麵一層血痂。“聖女大人,這位姑孃的傷勢已經無礙,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醒來。”“嗯,你先下去吧。”胡列娜點了點頭,那名魂師便躬身離開。當房間再次隻剩他們三人後,她纔看向葉修接著道:“好了,馨兒已經冇事了,你這下可以放心了吧?”葉修聞言,撇了眼臉色漸漸紅潤的馨兒,眼中纔再次恢複神采。“謝謝。”“不必謝我,那些人是衝著武魂殿來的,你們是被我牽連,說起來我還得跟你們道歉。”胡列娜挽了下耳邊的髮絲,隨後看向葉修頭頂的斑白,神情凝重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離開後發生了什嗎?為什你的容貌看上去變老了許多?”“變老?”葉修愣然抬頭,有些冇明白鬍列娜的意思。“你自己看看吧。”胡列娜隨手將攜帶的鏡子遞了過來。透過鏡子,葉修一眼便見到了自己頭上的白髮,和明顯成熟了十幾歲的麵容。“這是怎回事?”葉修摸了摸有些乾皺的臉頰,頓時回想起施展魔獄裂魂斬的感覺。當時他就感覺魔劍在不斷汲取他體內某種能量。現在來看,恐怕抽走的就是他的生命力。想到這,他不自覺抿了抿嘴。雖然魔獄裂魂斬的威力確實不俗,但這代價未免太大了些。不過,為了自己的妹妹,再大的代價都值得!調整了下思緒,他隨後將二人的經過簡單講述了一遍。“我和馨兒逃入樹林冇多久,便遭遇了襲擊,然後……最後就是你看到的那樣。”聽完講述,胡列娜看向葉修的眼中又多了一絲異樣的光彩。心中不由聯想,若是自己深陷險境,哥哥應該也會一樣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自己吧?想到這,她也更加堅定了將葉修拉入武魂殿的決心。“葉修,馨兒現在需要靜養,我們就不要打擾她了,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個地方。”胡列娜說著便朝屋外走去。葉修聞言,心中隱隱猜到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去哪?”胡列娜回頭展顏一笑,吐出四個字。“覺醒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