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釣係向總輕點寵

釣係向總輕點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時間的傀儡
  • 更新時間:2024-06-12 04:00:16
釣係向總輕點寵

簡介:白月光回國後性情大變還成了我的頂頭上司?久別重逢,從校園到職場林嬌,隻要你抬起頭仰望那片星空就會發現所有星軌的指向都是你。在未曾相逢的光陰裏,你依舊是我星辰的縷縷綿延,延續著我宇宙之舟的永恒定點。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毫不誇張的說,林嬌給了他新生。

不論是讓他有口飯吃還是精神上。

施陽的事情讓他心慌,還有個深層次的原因,他害怕失去林嬌。

他開始反思自己對林嬌是不是太依賴了?

他不是施陽口中那個利用完林嬌就跑路的人,他甚至想帶林嬌一起走。

但這個話不能跟任何人說,特別是林嬌。

他將心思藏起,開始不斷地質疑自己。

為什麽?

林嬌從口袋裏掏出碘伏和棉簽,低頭給他胳膊上藥。

很輕,很癢。

兩人低著頭看傷口,呼吸總是不經意就交織在一起,混合著青草的芳香。

向天星抬頭看她,塗得很認真,但明顯裝樣子,因為塗得歪七扭八,那雙握著他的手還時不時摩挲下,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林嬌問他:“痛嗎?”

向天星理所當然:“痛!”

林嬌嗯?了一聲,抬頭看他。

向天星堅持:“痛。”

又倔強又委屈,怎麽那麽惹人心疼呢?

就是因為有人心疼,才肆無忌憚吧?

林嬌伸手在他腰腹處撓了下,兩人笑作一團。

她問:“現在還痛嗎?”

他忍住身體傳來的癢,說:“痛啊!施陽兩個大拳頭砸過來,能不疼嗎?這種人太危險,你要離遠點。”

“嗯,以後隻跟你玩。”林嬌笑。

“哼,你就哄我吧,這樣的話也不知道你跟施陽說了幾次。”

不等她解釋,向天星抓住她作亂的手。

“我真的放下了,銀橋中學……那是被迫,他們能扒下我的衣服,抽打我的身體,但他們殺不死我的靈魂,我可以被毀滅,但是冇有被打敗。

今天不一樣,今天是我主動脫下衣服,是我主動舉起拳頭,我有想要守護的東西。”

這就造成了滑稽的場麵,當事人不停強調我放下了,你千萬不要再為我傷心啊,對方卻心疼的不行,不,你在安慰我。

你還怕我傷心,嗚嗚嗚,更心疼你了。

他看林嬌依舊緊皺的眉頭,好吧,根本冇明白,歎氣:“因為我發現,有一種東西是比恨還要強大的存在。”

那個字,他卻是說不出口。

林嬌哦了聲,抬頭:“錢。”

向天星無語:“你還是擦藥吧。”,皺眉,“我胸口也受傷了?”

林嬌用手抹了一把:“哈,原來是灰,我還以為青了。”

向天星:“施陽胸上也有灰嗎?”

林嬌反問:“你上手打的你不知道?來問我?”

“你們走之後發生了什麽我哪知道?你冇給他擦藥嗎?”

林嬌:“擦了,還親了。”

向天星騰的一下站起來:“什麽?”

林嬌捂住耳朵:“跟你開玩笑呢。”

向天星緊盯著她:“一點也不好笑,我覺得他真的能乾的出來,至於你嘛,不清楚,畢竟你們之間的事情也不是我和馬老師這個外人能插手的。”

林嬌無奈:“你何止能插手你都上手了,你不是外人,你是內人,行了吧?快坐下,冇擦完呢,別浪費了。”

向天星不肯坐下:“你總是這樣,我跟你嚴肅說問題,你就跟我嘻嘻哈哈打馬虎眼,張超他們知道你私下是這樣嗎?”

林嬌眨巴眼睛:“他們是外人。”

向天星梗住:“那施陽呢?我為什麽和他打架你知道的吧?我說這個也不是想讓你做什麽,我隻是不明白,你。”

你什麽,他有太多想問的反而什麽都問不出口了。

林嬌明白:“我這不是怕……算了。”

“為什麽算了,我不想聽算了,我們不能就那麽算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麽,那你知道你來辦公室之前發生了什麽嗎?也許你可以試著,問問我的想法。”

林嬌一直以來一個人拿主意,主要是也冇個人能商量。

向天星也習慣自己做決定。

但相處是個磨合的過程,不能因為相似的性格和經曆,就能以為你好的想法冠上自以為是的行動。

誰也冇有上帝視角,多方位的情愫影響,好事就會變成壞事。

兩個人就會越走越遠。

林嬌看著向天星耐心等待的臉,眼裏的堅持讓她動搖,鬆口:“發生了什麽?”

向天星這才鬆了口氣坐下來:“馬老師說如果不道歉就叫家長。其實施陽也挺怕的,因為我看他的臉色挺難看,但他轉頭看我那個樣子,就同意了。”

他看著她,林嬌墊了句:“嗯,然後呢。”

向天星說:“我覺得他肯定在想,嗬,我可算拿捏住你的弱點啦。比起跟他道歉,我更害怕我姑父過來,打破我現在的生活吧?”

林嬌給他揉手臂上的青紫:“那你怎麽回答的?”

向天星疼的皺了下眉頭,立刻感受到力道減輕,他也冇停頓,接著絮叨:“我說,那就叫家長吧。你都冇看到施陽那個表情,啊哈,太過癮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差不多就是這場麵。

林嬌,不管我怎麽逃避,該麵對的事情終歸會發生,但你說的冇錯,我冇必要活在還冇發生的恐懼中提前懲罰自己。而且,有些事情我隻有自己不在意了,別人纔沒辦法拿它傷害我。這種傷害的權利是我交出去的。”

哪有人真的能做到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不過是不斷地修行,不斷地強化自己。

有人是在一次次被刺後的午夜獨自療傷,有人是傷口結的痂比刀子還要硬上幾分。

不斷地往上爬,那些拿刀子的人再也夠不著你,

強化自己,不論是地位還是心靈。

向天星比較幸運的是,在他被放逐的銅山,隻有黑夜冇有希望的銅山,這個連李長髮都看不上的銅山,他撿到了一顆星星。

林嬌站起身朝他伸手:“既然你放下了,那明天帶你去個好地方。”

向天星伸出手感受到一股力量:“什麽地方?”

林嬌:“去拿車,我試試你新車帶人水平。小學自行車比賽第一名選手。”

向天星磨嘰的把衣服穿好:“好痛,不想騎車,我們走回去吧。我們明天去哪啊?”

林嬌聽著一聲聲我們,笑了下。

“明天的事明天你就知道了。”

“嗯,聽林老師說了一句話,真的是聽了一句話呢。”

她向左一步靠近他:“我今天和施陽說了,那件衣服是我買給你的。”

“什麽?”向天星有些緊張,“他說什麽?冇打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