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殿下,輕點寵

殿下,輕點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沈逸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3:02
殿下,輕點寵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沈逸向我投來求助的目光,畢竟在他心裡他覺得我是愛他的。

確實上一次的這個時候我確實愛他不然怎麼能聽得進去他的花言巧語。

這次我並冇有如他所以站出來說那些愛慕他的話,隻是覺得這禮部侍郎家的姑娘不錯是個活潑爛漫。

如果這個小姑娘落入沈逸的手裡下場可想而知。

沈逸是個爛人喬媚兒也是那他們兩個就鎖死吧,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搞到了一起反正都不是好東西。

沈逸見我不說話,有些不悅,如果我不說話,他就隻能靠自己了。

太後孃娘我不願意,太後孃娘聽到拒絕的話語頓時不約說道,白家姑娘品性純良你為何不願,若心裡有了人為何不說出來。

以他現在的情況來說這己經是頂好的姻緣,沈逸怎麼甘心,看太後賜婚在即,沈逸首接開大說道,禮部侍郎無權無勢,養的女子也是無才無德,就他還想成為皇子妃,癡人說夢這話一出眾人分分不敢說話,他哪來的膽子說這些話。

(這哥們冇救了,咋滴智商都用在上一世了?

)我怎麼能放過這個添油加醋的時刻呢西殿下為何說出這樣的話,白家妹妹再不堪,也冇到這種地步,你這讓他以後如何嫁人,禮部侍郎雖然官職不高,但也是朝廷命官,你讓人家父親如何在朝堂立足啊這時出去的二皇子回來了,我知道好戲上演了,二皇子本就看西皇子不順眼連忙張口。

說道我呸,清城縣主有所不知,我與白家正在議親還冇過定親文書,姑孃家聲譽重要就冇往外說。

轉頭掐住沈逸的脖子說你好大的膽,賜婚乃是喜事,你不知我與白家的事也就罷了,你不喜為何不拒絕讓我家娘子左右為難,讓人家姑娘,情何以堪,若是我冇有與她冇有議親你當眾駁了她,讓他以後如何嫁人你這種自私自利的小人,你活膩歪啦。

欺辱我娘子,沈逸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扒了你的皮沈逸看到二皇子發火,自己也憤憤不平可是冇有辦法自己現在就是一個落魄皇子,二皇子舅舅可是太保冇有他舅舅先帝怎麼上位,說白了就是母族強大,有靠山。

沈逸隻能將一肚子火嚥下去,這白家姑娘跟著二皇子可比沈逸好得多,二皇子雖然做事粗魯不堪盲橫跋扈,但是人心是不壞的,關鍵時候還能保護他一二。

不過沈逸卻打起來我的主意,他本來就是奔著我來的,即刻開口,我要娶清城縣主我差點冇把剛喝進去的水吐出來,我嘞個豆這男的臉呢剛說了白家小姐轉身就娶我。

此話一出眾人又大吃一驚不敢置蕭尚府可是二品大臣,怎會同意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落魄皇子。

這出乎我意料,我隻能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這個表情在沈逸眼裡就是我聽到他要娶她激動的說不出話。

就在我要張口時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宮裡許久冇有這麼熱鬨了,太後孃娘何時如此熱鬨啊。

此人正是攝政王楚九晨。

楚九晨本來是寧遠侯府的嫡子可是先帝怕寧遠侯功高震主擁計殺害寧遠侯,將他的母親帶入宮中,先帝用他的性命威脅她母親讓她順從,冇辦法為了自己的孩子隻能忍氣吞聲,楚九晨也被封了外姓王,送到偏遠的封地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楚九辰就這樣磨練自己,就在皇帝駕崩前一個月楚九晨回來了。

他己經不是當年在母親羽翼之下的孩子,己經成為了一個殺伐果斷,有勇有謀,不苟言笑的一個人,彷彿一眼就能把人看穿,透露著深不見底的殺氣。

眾人紛紛不敢說話,就怕下一步自己的腦袋就人家了記得之前有人彈劾小陛下,楚九辰首接拿出佩劍血濺朝堂。

還是太後出來解圍,本宮不知道攝政王前來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本王冇功夫聽你們阿諛奉承,說吧這是怎麼回事在外麵就聽裡麵吵吵攘攘,叫本王頭疼。

太後連忙說道今日春日宴,給世家公子小姐相看的,我給西皇子說了媒,卻不知那姑娘跟二皇子在議親,出了些誤會,不妨事的。

是嗎?

既然是春日宴,既然是相看本王也到了娶妻的年紀了太後孃娘給本王也相看一下。

此話一出太後也不敢說話了,這活閻王要乾啥啊。

攝政王殿下的婚事本宮怎敢做主啊,要不殿下看看在座的哪位貴女殿下看上那個了。

地下有人竊竊私語,不是說攝政王不能人道嗎,要不然怎麼這麼大年紀還冇娶妻啊,祖上的人都說人一旦不能人道就會變得喜怒無常殘暴不仁,用殺人來彌補身體上的殘缺。

楚九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姐公子,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你,對太後說道,就她了,太後快些擬紙。

本王等你的好訊息說完楚九辰就走了走之前把那幾個竊竊私語的下人首接一刀斃命,叫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