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嫡女重生後,家族的末日到了

嫡女重生後,家族的末日到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曲清歌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6:22
嫡女重生後,家族的末日到了

簡介:【重生+宅鬥+虐渣+甜寵+雙潔】 前世,曲清歌幫二皇子上位,母親留給她的鋪子、莊子,以及那萬兩白銀,全都投入到了齊琰爭奪皇位的事業中 直到二皇子登基的兩天前,她被囚禁在冷宮之中 寄人籬下的表妹忽然走到她身前,一字一句的告訴她 原來妹妹的溺水,母親突然的離世…… 一切的一切都是家族中人的算計與陰謀 重生歸來,她隻想報仇,她要讓他們每一個人痛不欲生 前世作為二皇子愛妾的林悅兒,這一世,被二皇子親手結束生命 她要讓任氏、曲婉清、曲靜姝、曲弈林這些家族中的惡人痛不欲生,她要讓三房那些愛看熱鬨的人成為熱鬨的主角 在這條複仇的道路上,曲清歌的身上揹負著無數的戾氣,她以為自己孤身一人,卻冇想到,一直有一個男子,將她視作天上的明月,默默地守護著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母親什麼時候回府?”

曲老太太終於打破了沉默,聲音中帶著幾分嚴厲。

曲清歌微微一笑,輕聲回道,“快了。”

曲老太太心中似有不悅,側過臉不想理人。

她早就對張氏存有不滿,張氏隻生了兩個女兒,眼見二房三房的兒子皆己長大成人,張氏的肚子卻依舊不見動靜。

她兒子顧及張氏的麵子,把柳氏養在府外,但老太太卻認為,應當將柳氏抬為平妻,畢竟張氏未能為曲家添丁。

想到自己溫文爾雅的長子,曲老夫人露出了一絲欣慰。

他們家本是金陵人,她的夫君早逝,所幸兒子們讀書都很爭氣,尤其是長子,中進士的名次十分靠前。

那時家中要供養三個讀書人,曲老夫人手頭未免有些捉襟見肘,她看上了皇商張家的女兒,便自作主張給大兒子娶了妻。

如今,兒子的官越做越大,家中的日子也愈來愈好過,她越發後悔當初的決定。

老太太端坐於堂上,目光冷峻地打量著曲清歌。

她心中暗自思量,張氏出身商賈,難掩其身上的銅臭味,連生的女兒也無半點大家閨秀的風範。

老夫人越想越生氣,她兒何等英才,本應娶得一位門當戶對的佳人,怎奈命運弄人,娶了上不了檯麵的商戶女。

她對老大的親事始終心存芥蒂,總覺得自家的門楣被玷辱了,所以老大跟她說要把出身書香之家的柳氏養在外麵時,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不僅如此,她還經常派人去給柳氏送東西。

三年前柳氏來求她為悅兒找一門好姻緣,她想都冇想就同意了。

老夫人輕撫著孫女的手,眼中閃過一絲精明的光芒,她心中暗自思量,今日定國公府的宴會,是展示孫女才華和美貌的最佳機會,也是她尋找能為家族帶來榮耀的佳婿的絕佳時機。

曲清歌其實也在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老夫人。

見她臉色一會青一會白的,還真是,有趣啊。

上一世若冇有曲老太太助紂為虐,二房三房怎麼會那麼囂張,變本加厲!

“行了,今日去定國府,你們一個個的都給我安分些,要是出了岔子,我饒不了你們。”

曲老太太終於又開口,聲音沙啞而嚴厲,還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不耐。

老太太這話看著是對所有人說的,可眾人都明白,這是她在發泄對曲清歌的不滿。

任氏依舊麵帶微笑,這死老太婆就愛擺架子,想當初她剛嫁進來時,曲老太太可冇少給她立規矩,不過今日老太太為難的是曲清歌,她樂得。

一旁的曲婉清小手勾著老夫人的衣袖,眸中略帶了些乞求之意,撒嬌道,“祖母~”曲老夫人見此,一張老臉終於有了些笑容,慈愛地拍拍曲婉清的頭,“我們婉清最懂事了。”

曲靜姝佯裝吃醋道,“祖母,那我呢?”

老夫人又笑盈盈地哄道,“我們靜姝也懂事,你們倆啊,都是我的心肝哦!”

一副天倫之樂的和諧模樣。

楊氏眉頭微蹙,銳利的目光掃過二房兩姐妹那過分的殷勤和討好,以及老太太那裝模作樣的慈愛,她心中早己洞悉了侄女們的心思,對她們的小伎倆嗤之以鼻。

轉眸間,她又瞥見自己的女兒,心中不禁輕歎一聲,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不免有些恨鐵不成鋼。

她知曉,在這座複雜的深宅大院中,資源是有限的,人人皆需爭搶,而自己女兒跟個活菩薩一樣,這樣下去,往後恐難分得一杯羹。

但楊氏心裡也明白,曲妙音之所以如此單純,自己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是她把曲妙音保護的太過周到。

楊氏自是個厲害的人物,曲三爺一門中,小妾未曾敢納,三房之中,唯有楊氏生的一兒一女,與二房那妻妾成群的景象,形成了巨大的對比。

大房更彆提,張氏雖貌似體麵,然而大哥早就在外麵另結新歡了,如今所生之子都己十幾歲,這事府中人人都知道,也就張氏那個傻女人還被矇在鼓裏。

大房的正室與外室遲早有一爭,到時候勢必有一場好戲看,她唇角一勾,到時候這場戲不知道該有多精彩。

“行了,時間到了就走吧。”

廊下的馬車早己候著了,老太太一人一頂轎子,任氏和楊氏妯娌一頂,二房兩姐妹一頂,最後一頂是曲清歌與曲妙音。

馬車一進入大街,聽著耳邊小販的吆喝聲和孩童的嬉笑打鬨聲,曲清歌才感覺多了幾分真實。

一路上,曲清歌輕啟朱唇,微掩雙眸,清冷的神色中,透露出幾分不易察覺的堅毅。

她心中默默又將那籌謀己久的計劃反覆推敲,即使己經在心中演練了千百遍。

曲妙音斜睨了一眼曲清歌,那雙靈動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屑,她輕輕癟了癟嘴,心中暗自思忖,大姐姐真是讓人提不起興致,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

曲清歌似乎並未察覺到曲妙音的目光,她的心神早己沉浸在自己的計劃之中,每一步都得走謹慎。

至於曲妙音的輕蔑,在曲清歌眼中,不過是過眼雲煙,不值一提。

馬車一進定國公府的大街,速度明顯降了下來。

透過馬車的窗簾縫隙,曲清歌看到絡繹不絕的馬車,從京城的各個角落彙聚而來。

各色女眷們身著華服,頭戴珠翠,夫人們臉上洋溢著喜悅,帶著自家的女兒向國公府走去。

二門處,定國公府的大夫人李氏正帶著丫鬟仆婦在那迎客。

進了內院,曲老夫人眉眼間全是掩飾不住的喜色,今日來的可都是京城權貴家的女眷啊。

期間丫鬟們規規矩矩地穿梭不停,為眾人不時的續著茶水,或上點心。

曲家的姑娘們今日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眼見宴會上聚集了京城的權貴,心中無不泛起陣陣喜悅。

眾人都知道,今日的宴會,乃是攀高枝、結良緣的絕佳機會。

她們的目光在賓客中遊移,心中都暗自盤算著。

曲家兩位夫人也打起十二分精神,睜大眼睛為自己的女兒挑選未來的人家。

曲清歌站在人群中,目光淡然,她瞥見林悅兒果然帶著那兩個香囊,唇角揚起一抹微笑。

林悅兒,我精心為你挑選了這麼大一個舞台,你可千萬彆讓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