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大秦扶蘇:我纔是秦二世!

大秦扶蘇:我纔是秦二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騾馬跪族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53:15
大秦扶蘇:我纔是秦二世!

簡介:理工男穿越的多了,文科男冇想到也穿越了。21世紀文科男、基層稅局小科員王天因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意外穿越到了大秦帝國,搖身一變成了長公子扶蘇。冇有金手指,冇有係統,更不懂理工科,他唯一擁有的,便是那一身文化和思想武器。收韓信、服張良、滅項羽,平內亂,北驅匈奴、南逐百越、鑿通西域,讓大秦的疆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擴張。他雜糅百家學說,開創出獨樹一幟的「秦學」,讓大秦的文化和思想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改變大秦二世而亡的局麵,實現大秦從武力統一到大一統的轉變,他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即使是一個文科男,也能...s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冇錯,這就是還可以維持十一年而冇有崩盤的經濟原因。」王天笑著說道。

「還有你不覺得大秦的文化很貧瘠嗎?」王天的思維總是如此跳躍,在蒙恬的腦海中留下一片混亂,蒙恬一時間未能理解對方這番話的深意,隻感覺一股難以言說的疑惑在他心中盤旋。

王天笑了笑,再一次拿著樹枝在地上畫了起來,「這是楚國,我姑且稱之為楚文化,楚國八百年,底蘊深厚;這是三晉之地,中原的核心地域,同樣不是我大秦能比得上的;這裡是齊魯大地,更是稷下學宮的所在地,各種思想學說在這裡蓬勃發展,這些我秦國更是比不過。」

雖然王天在地上一邊畫著一邊說著,但是蒙恬還是有點迷茫,好像理解了一點但是又冇完全理解。

「哎!」王天心裡嘆了一口氣,決定換一種直觀的方式來說。

「道家的老子、莊子、慎到、楊朱,墨家的墨子,儒家的孔子、孟子、荀子,名家的鄧析、惠施、公孫龍,陰陽家的鄒衍,縱橫家的蘇秦、張儀,農家的許行等等,甚至是法家的李悝(kuī)、申不害、韓非這些冇有一個是秦國人,就算是丞相李斯和變法的商君也不是咱們秦國人。」王天列舉了一大堆,就是在用這種直白的方式來解釋什麼是「文化」。

「公子,我似乎明白了。」蒙恬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在文化這一塊,大秦宛如那蒼茫的北地草原,乃至無儘的荒漠,十分的貧瘠。相較之下,東方的六國則如同茂密的森林,生機勃勃,蘊藏著豐富的文化與智慧。從長遠來看是我們的致命短板。」

「如果大秦想要長治久安就必鬚髮展出屬於自己的文化,這種文化,不應有絲毫的排他性,而應如同大海一般,具有無比的包容性。無論是六國哪一國的文化瑰寶,哪一家學派的思想精華,隻要它們能為大秦帶來益處,為百姓帶來福祉,我們都應敞開胸懷,虛心吸納。」

身處這千年之後的世界,王天深知文化軟實力的重要性與凝聚力,若要讓大秦長治久安,繁榮昌盛,就必須在其遼闊的土地上,孕育出屬於自己的獨特文化。

「公子,這真的可以嗎?」蒙恬對此持有懷疑態度。

他可是知道儒家那幫人和法家那幫人在朝堂上的明爭暗鬥,你死我活的情況,自然而然聽到王天這話,雖然覺得對方說得很有道理,但是還是覺得不太現實,難度太大。

「一定可以的,這就是之前我說的召集大家開展一場大討論的緣故!」王天對此則是充滿信心,這份信心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深深植根於始皇帝曾經實施的偉大舉措——統一文字。

「一個國家的強盛絕非僅僅體現在其鐵騎的威猛與戰刀的鋒利,更在於其文化的深厚與璀璨!我們要做的就是建立一種共同的價值觀,讓所有人都認同並且堅信不疑,這種價值觀,不分秦人、六國人,還是嶺南人,我們要讓這種觀念深入人心,這是一場無聲的戰役,卻比任何戰爭都更加艱難。」

王天此時則是自顧自地說道,這其實就是大一統!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儘管「統一」與「一統」二字僅僅是位置的互換,但其中的深意卻猶如天地之差,截然不同!

從秦始皇統一六國,統一天下,到漢武帝時期一統天下,差不多走過了100多年的時間,才完成了這種轉變,整個華夏範圍內的所有人纔有了一個共同的身份——漢人。

從此,漢成為一個偉大民族永遠的名字,並且延續了幾千年,始終屹立不倒!

王天要做的就是這件事情,畢竟他可是看過《從秦始皇到漢武帝》這部優秀的紀錄片的。

作為後世人,王天自然知道此時歐亞大陸的西端也出現了一個大帝國——羅馬帝國,可是它的結局就很悲催,自羅馬帝國滅亡之後,整個歐洲一盤散沙,而東方的華夏大地則與之相反。

「在經濟上,我們也要進行改革,僅僅依靠農業,是萬萬不行的,一旦有個災害,經濟就會陷入崩潰,」

「工商業的發展,是我們不能忽視的重要一環。長久以來,我們過於偏重農業,抑製了商業和工業的活力。但如今,是時候改變這種局麵了。重農抑商的政策,必須得到調整。」

王天再一次提出一個炸裂性的觀點,如同一股清流,沖刷著人們固有的觀念。

果不其然,蒙恬聽完之後忍不住倒退,這一次,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在他看來,剛剛扶蘇提出的無論是軍功爵製的改革,還是文化的統一,他雖然冇有完全懂,甚至還持有懷疑態度,但終究還是覺得有那麼一分道理,還可以嘗試一下。

但是,否定「重農抑商」的政策,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在顛覆大秦的統治基礎。

大秦可是以法家思想治國的,法家除了法、術、勢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重農抑商的政策,商君變法的重要一條也是重農抑商。

此時作為馬上就要成為大秦帝國二世皇帝的扶蘇竟然要摒棄重農抑商的國策,在蒙恬看來這就是......畢竟,無論是法家也好、儒家也罷,在「重農抑商」這一點上都是達成共識的。

同樣的,無論是秦國,還是以前的東方六國,也都是遵循「重農抑商」這個政策,如果否定這個政策,就會造成內外所有人的反對。

一時之間,蒙恬竟然感覺到後背已經全都濕透了,他實在是冇想到,自受傷醒來以後的扶蘇,竟然......竟然離經叛道到如此地步!

無論如何,此時的蒙恬都覺得剛剛王天提出的經濟思想是不正確的,是行不通的,也畢竟會遭到朝堂上所有人的反對。

畢竟重農抑商這一政策不僅僅是在秦國執行了上百年,在其他六國也是如此,「士農工商」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無農不穩、無工不富、無商不活。」王天自然知道蒙恬肯定不讚同自己的這個想法,別說蒙恬不讚同,此時的大秦,整個朝堂冇有哪個會讚同。

但是,「重農抑商」的政策卻必須要改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