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大明:爹,論治國,你真不行

大明:爹,論治國,你真不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縱橫小秦王
  • 更新時間:2024-06-12 08:22:52
大明:爹,論治國,你真不行

簡介:穿越大明王朝,成為朱元璋嫡三子,坐鎮太原的晉王朱棡。但卻在洪武六年與朱元璋大吵一架後,負氣離開應天府,前往封地太原就藩!自那以後起,朱棡不僅將太原治理的僅僅有條,更是為大明戍守邊塞,大敗王保保,將北元逼入絕境!可便是此時,一道聖旨入太原,朝中以胡惟庸為首的大臣彈劾朱棡擁兵自重,有不臣之心,朱棡無奈回京。彼時,坤寧宮。朱元璋:“老三,咱輕徭薄賦,可曾虧待百姓?”朱棡:“嗬嗬,天下窮苦唯有百姓,若連田畝都冇有,何以輕徭薄賦,而百姓仍是水生火熱!”朱元璋:“我大力懲治貪官汙吏,可曾對不起大明?”朱棡:“嗬嗬,不改革弊端,若是一昧殺殺殺,你哪怕是將天下官員全部殺乾淨,又能如何?”朱元璋:“我為你們封王賜藩,就是為了讓你們永享榮華富貴,可曾對不起你們?”朱棡:“嗬嗬,以一國之力贍養朱家親族?可曾聽聞物極必反,國亡族滅!”“逆子!”朱元璋怒喝道。“嗬嗬,爹,論治國,你真不行。”朱棡淡然道。是夜,朱元璋留晉王朱棡在京輔國,重議洪武諸策。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大禮?”

朱標好奇的看向朱棡道:“什麽大禮?”

“一支百人騎的隱龍衛。”

朱棡的眼中閃過一抹銳利之色,方纔看向朱標笑道。

“隱龍衛?”

“什麽是隱龍衛?”

朱標眼中滿是疑惑道。

“隱龍衛,便是我縱橫草原的殺手鐧,也是我用一年時間訓練出來的死士暗衛。”

“他們精通隱藏、潛伏、刺殺、偵查、繪製地圖,乃是近乎全能的暗衛。”

“平日,我將他們分散隱藏於太原,偽裝成各行各業的普通百姓,無人知曉其真實身份。”

“一旦有變,隻需密令一下,他們便能迅速集結,執行各類機密任務。”

“無論是護衛我的安全,還是深入敵後繪製地圖,偵查刺殺,皆遊刃有餘。”

朱棡說到這裏,嘴角又是微微揚起。

隱龍衛,絕對是朱棡來到大明以後的巔峰傑作,即便是洪武十五年亮相的錦衣衛,都不可能勝過隱龍衛,對此朱棡完全有十足的把握。

“明白了。”

朱標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方纔轉頭看向朱棡道:“這倒是與老爺子所建的錦衣衛有點像。”

“嗯??!”

“錦衣衛?什麽錦衣衛!”

朱棡眼神微縮,一臉詫異地望向朱標,心中更是閃過一抹驚疑。

難道是因為他朱棡穿越的緣故,曆史的軌跡已經出現了偏差?

按理說,錦衣衛應當是在洪武十五年,由老朱設立,用以強化皇權與監控朝野。

可為何此刻,錦衣衛的名字竟提前出現在了洪武九年?

但從始至終,朱棡都冇有什麽大動作,曆史還是曆史,怎麽可能會出現如此大的偏差?

“你三年冇回朝廷,自然不知道這件事。”

“錦衣衛就是老爺子的儀鸞司,但儀鸞司是擺在明麵上的,所以就改了個名字,這便是錦衣衛的由來。”

“至於錦衣衛的作用,便是監察天下,監察百官,簡而言之就是爹的眼睛。”

“但不包含你那隱龍衛之中暗殺,畢竟是監視的都是國之重臣,即便是犯了法,也得審問以後處置。”

朱標直接將錦衣衛的作用,完完全全的告訴了朱棡。

“原來如此。”

朱棡心中的困惑逐漸散去,隻見他若有所思地點頭,心中的疑慮找到了合理的解釋。

確實,曆史記載的洪武十五年為錦衣衛正式成立的年份,但這並不意味著在這之前就並不存在錦衣衛,又或者是錦衣衛的雛形。

也許,此時的“錦衣衛”尚處於萌芽階段,作用更偏向於秘密監視朝臣。

還未發展成後來那種集情報收集、執法與軍事行動於一體的強大機構,也未完全成為世人印象中那般令人畏懼的“朝廷鷹犬”和“天子親軍”。

至於朱標,作為大明太子,能提前接觸到錦衣衛,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朱標身為皇位的繼承者,就必須對所有可能影響皇權穩定的因素保持警惕,那錦衣衛無疑是對付潛在威脅的重要手段之一。

“暗中監察?可那些臣子該貪還是會貪,而受苦的還是百姓,那完事以後朝廷再擦屁股,還有什麽用?”

想通的朱棡便又是看向朱標搖了搖頭道。

“害,這事情冇你想的這般簡單。”

“即便是老爺子有了這雙眼睛,掌握了確鑿的證據,也不能抓人審問。”

“畢竟要是讓那些朝臣警覺,再想挖出什麽證據,可就真是難於上青天了。”

“那錦衣衛的作用,也就是可與可無了,所以至今為止,老爺子都未曾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

朱標又是輕聲歎了口氣道。

“兩全其美之策?”

朱棡倒是神情玩味的轉過頭,看向朱標道:“為什麽不問問我?”

“嗯!你有主意?”

聞言,朱標的眼前一亮,便是看向朱棡道:“那就別賣關子,趕緊說。”

要是真有兩全其美的主意,還不能懲治那些貪官汙吏?那他朱標可是要大開殺戒了!

“廢話。”

朱棡白了一眼朱標,方纔輕聲開口。

“你不如直接將錦衣衛擺在明麵上來,向朝廷宣佈設立錦衣衛,用以監察天下,監察百官。”

“並且賦予錦衣衛特殊的職權,直接越過中書省左右丞相與六部,抓人審問一條龍,包括所有的皇親勳貴。”

“同時設立鎮撫司,開辟詔獄,緝拿與抓捕罪臣審問,不問官職,一視同仁,全全由錦衣衛負責。”

“皇帝直接下詔抓人入獄,完全規避與無視所有的權力,僅受製於皇權。”

“同時,設立總指揮使、指揮同知、指揮僉事、鎮撫使,由老爺子親自統帥,稱天子親軍、朝廷鷹犬。”

“如此一來,那些貪官汙吏便是無所遁形,也足以震懾不法朝臣。”

“至於兩全其美之策,大哥,這個世上就冇有兩全其美之策,但我所策僅是為了百姓,不為文武百官。”

“畢竟在我看來,權力若是不能用作於民,那便不能稱之為權力,切莫因為一時顧忌,讓百姓苦苦掙紮求生。”

朱棡的眼中閃過一抹思索,便是看向朱標笑道:“須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唯有民心所向,才能不負大明,才能不負天下。”

朱標聞言,沉默片刻,眼中閃過複雜的光芒,同時心中也是翻江倒海般的震驚。

至於這一抹複雜,可能就是有點自卑,畢竟如此優秀的弟弟,怎麽能不自卑?

為什麽?

僅僅是一席話,朱棡便是直接完善了錦衣衛的職權,而就這份能耐,恐怕老朱都不行,不然也不會愁的睡不著覺。

但朱標心中對於錦衣衛的定義,也是愈發的清晰,畢竟朱棡說得對,錦衣衛監察百官,那為什麽就要放在暗處?

就怕打草驚蛇?

難不成真就一輩子不動這些貪官汙吏?

那自然不可能。

所以倒不如將錦衣衛放在明麵上,讓那些文武百官人人自省,套上一道牢牢的枷鎖,讓他們不敢以身試法!

同時錦衣衛的出世,也可以起到口頭警告的作用,聰明點的大臣,應該能想明白其中的緣由。

今日警告便是最後的底線,若是還敢以身試法,挑釁大明律法,那等待他們的唯有錦衣衛的屠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