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從庶子奪嫡開始長生

從庶子奪嫡開始長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琳琅上尊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16:40
從庶子奪嫡開始長生

簡介:觀前提醒,本書主角是極端的精緻利己主義者,不喜誤入amp;lt;bramp;gt;古越魂穿大梁國,成為了古家庶子。amp;lt;bramp;gt;他修行資質奇差,冇有任何宗門願意收他當弟子。amp;lt;bramp;gt;所幸有金手指相助。amp;lt;bramp;gt;金手指會根據他的人生境遇給他相應的詞條,詞條可以增幅他的能力。amp;lt;bramp;gt;【皎顏如玉】使他人見人愛,助他奪嫡成功,成為萬戶侯。amp;lt;bramp;gt;【五行道體】幫他力挽狂瀾,戰勝強敵。amp;lt;bramp;gt;【長歌登虹】讓他煉氣期就能禦劍飛行,逃脫死劫。amp;lt;bramp;gt;……amp;lt;bramp;gt;古越以萬戶侯的身份,在十國六宗之間斡旋,攪動無邊風雲。amp;lt;bramp;gt;在十國混戰、萬眾矚目之下,他依靠奪取的資源成仙飛昇、俯視世間!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嗚嗚嗚——”光線昏暗的古家祠堂中,庶子古越伏在定方侯古鵬的棺槨之上,嚎啕大哭。大把淚水順著他的俊臉流下,濡濕了喪服衣襟,弄得前胸一塌糊塗。他的大哭聲撕心裂肺,夾雜著咳嗽以及呼吸困難的抽氣聲,迴盪在寬闊的祠堂麵。祠堂麵的一眾家老們皆是掩麵歎息,為古越的孝順感動不已。讓古越一個人哭了好一陣後,族長古邱明號令道:“好了,取大印來。”不多時,兩個姿顏俏麗的婢女托著一個木盤來到了祠堂正中央。那木盤中間放著一方金絲纏繞的白玉大印,其上雕刻有象征勇猛的螭虎。白玉大印方方正正,在祠堂幽幽燭火的照耀之下,顯得莊嚴又肅穆。“越兒啊,你是我們古家最後的男丁,這定方侯之位,便傳與你了。”古邱明接過木盤,轉頭看向古越。古越背對眾人,動也未動,依舊在輕聲啜泣著,似乎完全冇有聽見。“唉,真是好孩子啊。”古邱明心疼得老臉上的皺紋都擰在一塊了。“雖然是庶出,但越兒溫良賢淑,容貌才德遠遠超出常人。這大印傳給他,九泉之下的定方侯爺也可安心了。”另一個白髮蒼蒼的家老跟著讚譽起來。家老們不想打擾古越,他們低聲交流著家事退下了,讓古越一個人在祠堂麵儘情釋放情緒。“嗚嗚嗚……”在家老們走後,古越繼續哭了好一會兒,又用神識掃了一圈,確定四下無人後,才止住了哭聲。在那寬大的棺槨之上,古越緩緩抬起頭來,慢慢地掃視四周,活像一隻探出洞口吐著信子的毒蛇。他離開棺槨,跪坐到了木盤之前,拿起了那枚象征權力的定方侯印。白玉大印沉甸甸的,壓得古越的手腕疼,但他的心緒卻越發輕鬆起來,嘴角還泛起了一絲難察的微笑。苦心經營二十年,庶子古越終於奪嫡成功,繼承了大梁國的定方侯之位!他本是藍星一個善良勤懇的有為青年,因為撞破了老闆和女財務的姦情而被殘忍殺害,拋屍荒野。穿越重生到大梁國之後,他發誓要用儘一切手段攀登仙路的頂峰,再也不被人欺害。“我天生五行靈根,資質太差,即便是對資質要求不高的瀟湘書院都不收我,更別說太極劍宗等大宗了。”“隻能先將爵位奪下,再去考慮其他。”古越輕聲嘀咕著,輕輕站起身,臉上又迴歸了淡然和平靜。成功的喜悅隻是持續了十幾個呼吸,便被他強行壓下去了。古越單手托著大印,默默地思考著未來的修仙之路。他身材欣長,容貌俊秀多姿,但是眉眼有些細長,細看之下給人一種狡猾之感。剛剛哭過,他皮膚蒼白得冇有血色。他一身雪白喪服,在暗淡燭火的映照下,如同一尊蒼白蠟像。“放手!你也配拿父親的定方侯印?”一聲嬌喝打斷了古越的思緒。古越凝眸望向祠堂的門口。一位同樣身著雪白喪服的貌美女子走入了祠堂,在古越的不遠處站定。“瑤妹,這是何意?”古越認清來人,馬上做出討好的笑臉。古越的盈盈笑臉帶著奇異的親和力,即便是再窮凶極惡之人,也難免對他心生好感。古瑤深呼吸一口,捂著胸口告訴自己,不要被眼前人的表象所欺騙了。這個表麵上人畜無害的四哥古越,實際上是個謀害兄長、篡奪爵位的魔頭!“不要再偽裝了,你騙得了家老們,騙不了我!”古瑤秀眉緊蹙,緊緊地盯著古越的眼睛。“騙?四哥我實在聽不懂你在說些什。”古越笑意未減。“在我7歲那年,我親眼看到你把三哥推到了井底!”古瑤咬著牙說道,“大哥、二哥,也肯定是你害死的!”“胡說八道。”古越並不承認。他收斂笑意,掂了掂手的印章,回道:“古家現在隻剩下我這一個男丁,定方侯之位也隻能傳給我。”“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聽到古越如此大言不慚,壓抑許久的憤怒慢慢爬上了古瑤的心頭,她嬌美的臉上瞬時覆滿了寒霜。“古越。”古瑤直呼其名,“今天我就要為大哥、二哥、三哥報仇,殺了你這個心狠手辣的魔頭!”“那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古越冷笑一聲,收起大印,擺出戰鬥的姿勢。見狀,古瑤戒備之心大起,連忙後退幾步。“看招!”古越大喝一聲,身子猛地往前一衝,但冇衝幾步就住了車,然後扭頭就跑。在古瑤驚愕的眼神中,古越一腳踩在古鵬的棺槨之上,利用它當跳板高高躍起,借著下落的加速度往祠堂的後門逃去了。“來人啊!救命!救命!”古越一邊逃跑還一邊大喊。“真是鼠輩!忘了他隻是個丙等資質的廢物,居然被他唬住了!”古瑤氣惱無比,運轉功法追上去。“古越,你不要再白費功夫了,祠堂周圍已經被我設下了土縛大陣,今天你是插翅難逃!”聽聞此言,即便是老謀深算的古越也暗暗心驚。古瑤的月俸才四十塊靈石,勉強維持修煉,眼下居然弄到了陣法,肯定是下了血本。她挑的時機也是極好的,古越剛剛繼承爵位,正是春風得意、戒備心最弱的時候。“古瑤肯定還有幫手。”想到這,即將逃離祠堂的古越身形一頓,止住了腳步。果然不出他所料,祠堂後門被人一腳踹開,亮白的天光攜著兩個黑影闖入了祠堂。來者一男一女,一高一矮,身著緊身黑衣,蒙著麵龐。兩人雙手抱胸,直直站在古越麵前,牢牢擋住了祠堂後門口。噠、噠、噠……古瑤輕巧的腳步聲也從古越身後傳來,一男兩女呈兩麪包夾之勢,將他圍在中央。“古越,你這個戕害親人的魔頭,這下看你怎跑!”“大哥二哥三哥對你那好,從來冇有因為你是庶子而輕賤於你,你竟然為了爵位而將他們殘忍殺害,你還有一點人性嗎!”古瑤指著古越的後背,憤怒地控訴著。“那是因為我待人和煦、不爭不搶,從未暴露過野心。”古越回眸冷笑。他那被陰影籠罩的半邊臉龐,跟後門照射進的白泛天光形成了鮮明對比,真是陰沉可怖。嚇得古瑤又是後退幾步。古瑤連忙按捺住浮動的心緒,望向後門口的兩人:“明德前輩、良馨前輩,這古越是個丙等資質五靈根的廢物,修煉了十年也隻有煉氣三層。”“我們三人聯手,必能將其拿下。”名為“明德”的黑衣人開口回道:“適才小妹用神識看過,他已經是煉氣四層,以這等資質修煉到煉氣四層,想必下了不少苦功。”“不過無用,我三人穩穩吃下他。”古越前後張望,臉上漸漸露出苦色:“瑤妹,今天我就非死不可嗎?”“你忘了我們兒時的那些歡樂時光了嗎?”麵對古越打出的感情牌,古瑤一時之間恍了神,但很快就清醒了過來。古越將三哥推入井底的那一幕還曆曆在目,這成了往後十年她的噩夢來源。“古越,不要再耍心機了,我不會相信你的。”古瑤怒目而視,“這十年來我冇有睡過一天好覺,腦子麵全是你謀害三哥的那一幕!”古越搖頭苦歎:“瑤妹,你當初看見的不是真的,我冇有推三哥下井。”“也罷,你們三個煉氣七層,我拿什跟你們鬥”“如果四哥的死能讓你解開心結的話,那我也願意。”古越說完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低著頭攤開了雙手,似乎是完全放棄了掙紮。看到他這幅頹唐模樣,古瑤起了惻隱之心,哀歎一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明德、良馨緊繃的神經也稍稍鬆懈。古越低頭不語,他並冇有自暴自棄,他的眼前浮現出了一個別人看不見的麵板。【詞條總數】2【皎顏如玉】80分,你的容貌遠勝常人,一言一行富有魅力。【五行道體】10分,你體內的五行靈根順序混亂,相互衝突,時常引發內亂。“雖然仍不知道這金手指有什副作用,但眼下也不得不用了。”古越意念一動,將“皎顏如玉”的80分減掉,然後全加在了“五行道體”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