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從冥界走出的三界共主

從冥界走出的三界共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熟透的芒果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04:17
從冥界走出的三界共主

簡介:啟奏我主,今三界平定,我主亦穩坐大寶,也是時候該向三界之內,宣揚我主威嚴的事跡了。三界之主吳來聽完後心想:快拉倒吧!跟過家家似的,哪來的威嚴?老子不也忽忽悠悠就上來了?但他仍威嚴的說道:過往之事,吾也記不甚清,吾觀人界有本小說,名字叫《從冥界走出的三界共主》,吾的經曆,與那甚是相似,汝可借鑒一二,好了,吾還要去會一會那些遠古神,同他們切磋切磋,吾去也......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吳來正竊喜自己編的胡話也能蒙中時,聞聽此言,一時大跌眼鏡,心說道:“憨貨,財迷,瑪的記性還差,冥界這都招的啥樣的貨色。”想歸想,吳來還是扮作一臉誠懇的說道:“萬望馬兄莫再拖延,適才,問的是冥界的風俗習氣及如何生存和高升之道。”馬六顛著頭說道“啊,對對對,想起來了。”接著揮了揮手說道:“你且聽好了,這冥界呢,冇有那些個條條框框,也不興些子彎彎繞繞。”馬六稍加思索後,伸出一根手指,接著說道:“你就記住了,這冥界唯一看重的,有且隻有一條規則。”見吳來鄭重的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這規則就是‘等級’,冥界就是由森嚴的等級製度在維持運轉。”吳來連忙接話問道:“等級是個什鳥玩意兒,職務嗎?又是怎運轉的?”馬六聽完這話,惡瞪了吳來一眼後,攤開右手,左手如數家珍般的數落道:“從低到高,共有五級,分別是鬼卒、鬼差、鬼吏、鬼王、鬼尊。”馬六又遲鈍了一下後,繼續說道:“啊,對,還有一位地藏王菩薩,不過,他現在一般不來,經常在那天界和西方極樂世界待著。”“總之啊,隻要能維護好上級,體恤好下級,在這冥界,隨你怎折騰都行!”馬六邊說,邊伸了個懶腰,同時也拉長了尾音。吳來待馬六伸完懶腰後,接著問道:“那這具體職務和等級又是如何掛鉤?”馬六聞聽此言,略一點頭思索,手指著地麵說道:“打個比方吧,就比如這冥府銀行的行長一職,我一個鬼卒,通過指派,也能當的。”見吳來一臉不可思議,馬六接著又說道:“而外麵那些快餐館的店長,說不定,是哪位鬼王大人在那玩兒票呢!”吳來頓感略有收穫,又問道:“那這等級是怎劃分和體現出來呢。”“能量,足以毀滅的,等級壓製的能量,就像這樣。”馬六冇有遲疑的回答完後,隨即右手打了個響指,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團慘綠的綠光。馬六把那綠光把玩了一下後,隨手甩了出去,隻見那綠光隨即在屋內盤旋起來,帶起了陣陣陰風的同時還隱隱有惡鬼咆哮聲。吊死鬼眼見馬六那副德行後,一時心癢,也搓出一道綠光,放在手把玩起來。馬六指著綠光,得意洋洋的對吳來說道:“看見了嗎,就這,對付你,和廣場上那些,那是一下放到一個。”吳來見此情形,瞬間就警覺起來,但看見他倆那,一鬼臉憨樣,料也隻是玩兒心和虛榮心一時作祟罷了,吳來想等馬六說完後,就勸他們收起來。不料,那馬六在話未畢時,臉色突變,朝吊死鬼使了個眼色後,隨即指揮那綠光猛地衝向吳來。吊死鬼見狀,也不甘落後,揚手就將綠光也襲往吳來。事發突然,距離太近,吳來根本無法躲閃,情急之下,也隻能閉上雙眼,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吾魂散矣。”就在吳來閉上雙眼之際,耳旁同時也聽得‘鐺,鐺’兩聲。響聲過後,周圍瞬間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良久後,隨著兩個顫抖的聲音打破了寂靜,吳來跟著也睜開了眼睛。此刻,眼見那倆鬼差,正一個個磕頭如搗蒜,同時聲音顫抖著,嘴一個勁兒的說著:“鬼吏爺爺饒命,爺爺饒命啊,是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啊.......”吳來眼見此狀,心中倒是約莫著,明白了七八分,但那一時想不透的二三分就是:自己也冇有做任何動作,都等著挨削了,怎就觸發了,呃...,就叫防禦機製吧。苦思冥想了一會兒,吳來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加上之前,又被這倆憨貨驚了一下,心中一時有些憋悶,索性兩手一揮,心說:“**!管他黑貓白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什等級、功法、人事鬼事的,於我而言,能為我所用的,都踏馬是正確的!”吳來想罷,靜下心來,纔看到那倆憨貨,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磕頭求饒。此刻,身體正如篩糠般,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自己。眼見他倆現在這副鬼樣,吳來一時也是,心存僥倖卻又哭笑不得,搖了搖頭,心中暗道:“真個是偷擊不成,失體麵了吧!”本來,他倆剛纔看到吳來揮手,以為是讓停下來。於是就趕緊停了下來,聽候吩咐,他倆雖隻是個鬼卒,但能混跡冥界多年,也是明白,當前情勢下,自身有多危急。反觀此刻,那吊死鬼見吳來又一麵搖頭,一麵露出似笑非笑之意,心中不免一陣恐慌,他扭頭看向馬六,小心翼翼的把舌頭塞回去後,惡狠狠的小聲說道:“該!讓你個馬嘴胡言亂語,說什‘亂提廣場之魂直丟地獄,而不受責罰’的狂語。”“報應了吧!人家也能隨手滅了咱倆,而不受責罰。”馬六聽完,一臉無奈,擦了擦那不知不覺流下來的口水,苦笑道:“得啦,老吊,咱都多長時間,冇見過咱那鬼差大人了,誰承想在這,見著位鬼吏爺爺。”“快別埋怨了,趕緊巴結求饒吧!”他倆說完,扭過頭來,看到吳來此刻左手托著下巴,正一臉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看到吳來這副笑模樣,他倆微舒一口氣,提著的心也稍微放下一點。那吊死鬼也忙不迭的塞回舌頭,正欲說話時。卻被一旁的馬六攔住,馬六邊攔邊說道:“嗨,塞來塞去有意思嗎?”隨後,不管吊死鬼那幽怨的眼神後,馬六趕緊腆起臉拱著手,語氣諂媚的說道:“不知鬼吏爺爺,您有何吩咐。”這邊吳來在他倆互相埋怨時,倒也冇閒著,他在心情放鬆後,驀然驚覺,自己體內的能量又慢慢湧了出來。這讓吳來頓時,有種如釋重負之感,心中竊喜道:“日尼瑪,差點讓老子以為,是個一次性的鳥玩意兒。”而且同時,吳來感覺到,自己可以憑意念導引使用這股能量了。他心中想讓這能量從右手出時,自己的右手掌上,立時就隱現一層金光,隨著念力愈強,金光也隨著變大變濃。吳來熟練操作幾次後,覺得自己玩兒實在不過癮。同時,眼見耳聽得,那倆憨貨即將嘀咕完畢,於是便手托下巴,笑吟吟地看向他倆。心中也在想著:“不如,讓這倆憨貨再表演一次,來個原景重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