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看網文的書蟲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48:30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簡介:簡介:關於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王朝末年,天災連連,大旱,酷寒,洪水暴雨,蟲災接踵而至,糧食歉收。各地官府幫派,肆無忌憚盤剝底層。百姓苦不堪言,流離失所。一時,強盜匪患橫行,各路豪強紛紛揭竿而起。秩序崩壞,大亂將至……穿越到這個世界成為屠夫的張元,因為穿越時攜帶的一張金色書頁,獲得,努力付出,必有所得。深得苟道精髓的張元,在金色書頁和天道酬勤的命格輔助下,渡過一次次危機,不斷變強,最終獲得大逍遙,大自在,成就大道聖人果位。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老弟,你還真是……”

“算了,既然老弟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拒絕,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藥田,不用老弟管。”

“我讓陸縣令找人幫忙去打理,到時每年給陸縣令一點好處即可。”

“酒樓容易,招兩個有經驗的掌櫃,就能輕輕鬆鬆解決所有問題。”

周處想了想,在奉陽縣這邊有點牽掛也好。

不然,以後跟張元的接觸可能會越來越少,感情說不定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變淡。

說完酒樓的事情。

周處又跟張元說了說明川府施行的新政,以及周邊的情況。

他在陵縣不會停留太長時間。

解決了奉陽縣城內各大家族收繳的這些產業,立刻就要回明川府城,跟著楊向天去攻打其他府城。

爭取早日拿下整個郡城,為楊向天爭奪整個九州做準備。

聊天時,周處有意無意提到了木風鈴。

自從跟了楊向天,短短幾天時間,木風鈴便展現出了出色的能力。

現在被安排到府城負責後勤軍需。

得知木風鈴去了明川府城,張元多少都有些意外,卻也冇有太過於在意。

他與木風鈴合作,隻是為了對付吳家。

現在解決了吳家,估計以後繼續聯絡的可能性不大。

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張元還是很想從木風鈴手中得到用異獸培養大藥的秘方。

以後要是找不到某些特殊的大藥,也可以用這種方法,快速培養所需要的大藥。

越是品階高的丹藥,煉製難度越大。

同樣,越是品階高的丹藥,所需要的大藥年份越高,越珍貴。

直接用野生大藥煉製,一旦失敗,未免暴殄天物了。

異獸血肉培養的大藥,雖然有一些缺陷。

但用來練手,冇有任何問題。

畢竟,像洗髓丹這種無法用異獸血肉培養的大藥煉手的丹藥,隻是少數。

“周大哥,楊將軍要攻打其他府城,明川府內部問題都解決了嗎?”

“你會不會有危險?”

張元忽然想到那個死太監的密信,看似隨意的問道。

“楊將軍如此急迫的實行新政,目的就是為瞭解決明川府內部問題。”

“現在雖然還有個彆大家族有問題,但大局已定,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不怕告訴老弟,楊將軍自從找到吳家發現的寶地後,就在全力培養六品以上武者。”

周處壓低了聲音,靠近張元耳邊說道:“楊將軍手下六品武者,已經超過了百人。”

“五品武者也有十幾人,七品武者更是有八百多人。”

“不用說攻打周邊的府城,就是直接攻打郡城都冇有任何壓力。”

楊向天占領明川府已經有不短的時間。

還收服了縣城,府城各大家族,再加上不計代價培養的心腹,手下七品以上武道高手,早就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當然,這一次去攻打其他府城,不可能把這些七品以上的武者,全部帶上。

還需要留下一部分,七品、六品、五品武者,鎮守明川府,以及明川府境內幾個縣城。

楊向天雖然解決了明川府境內各大家族,卻並冇有徹底解決其他勢力安插進來的探子,以及聖月教教徒。

“周大哥,誤解我的意思了。”

“我是說你們義軍內部的問題,比如這些新投靠楊將軍的家族,或者將領……”

張元雖然冇有把後麵的話說完,周處卻已經明白了張元的意思。

擺了擺手,湊近張元耳邊小聲說道:“楊將軍料事如神,肯定是做好了各種準備。”

“這次攻打周邊府城,也是想讓一些假意投靠的人主動跳出來。”

張元大致明白了楊向天要做什麼。

然而,這些隱藏在義軍中的將領既然能混進來,一個個都精明的很。

在冇有絕對把握前,肯定不會輕易跳出來。

雖然楊向天可能已經做好了多手準備,如果冇人跳出來,就真的會攻打幾個府城。

有人跳出來,就順勢把隱藏在義軍中的奸細揪出來。

但,

這麼做很難把隱藏很深的奸細揪出來。

打順風戰,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逆風盤,就不一定了。

楊向天占領奉陽縣一年多,將近兩年。

確實對底層百姓非常不錯。

也讓張元過了一段非常舒服的日子。

而,隱藏的奸細一旦發難,有可能會讓周處和孫二郎陷入被動,甚至丟掉性命。

因此,張元最終決定把從死太監身上獲得的,那張名單上的家族和將領全部寫出來,交給周處。

“周大哥,想不想繼續立功?”

張元端起酒碗,跟周處碰了一下,笑著問道。

“誰不想立功。”

“老弟,你不會是又得到了什麼重要訊息吧?”

想到張元詢問義軍內部問題,周處忽然有所明悟,眼中閃著興奮,“老弟,莫非是掌握了義軍內部一些奸細的情況?”

“周大哥果真料事如神。”

“等會,我寫一份名單給你。”

“我這次出去尋找大藥,意外獲得了一些訊息。”

張元一飲而儘,起身回到房間,拿起紙筆,快速寫了起來。

很快,便把死太監密信上涉及到的家族和將領全部寫在了紙上。

交到周處手上時,神色異常嚴肅,“周大哥,此事,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分毫。”

“我把這封密信內容寫給你,冒著很大的風險。”

“一旦,走漏了訊息,我可就麻煩了。”

跟周處接觸了這麼長時間,對他的人品,張元還是非常放心。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肯定不會亂說一個字。

“老弟,放心。”

“此事,我絕不會透露一個字。”

周處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便仔細看了起來。

越看越是心驚,越看呼吸越是急促。

“老弟,你能說說當時得到這封密信的具體經過嗎?”

看完,周處長出一口氣,緩緩開口問道。

“這是我去大黑山藥材坊市時,碰巧遇到的。”

“當時,正好遇到一群異獸攻擊一個武道高手。”

“在這個武道高手斬殺了這些異獸後,又出來一個人,雙方不知為何,冇說幾句話,便打了起來。”

“最終,兩人同歸於儘。”

“我躲在遠處,正好目睹了這一幕……”

張元八分假,兩分真的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故事雖然是假的,但是死太監的身份,卻不假。

再加上他講得煞有介事,周處倒是冇有懷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