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刺殺我的霸道總裁

刺殺我的霸道總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愛喝拿鐵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49:49
刺殺我的霸道總裁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在寧玉小時候,具體幾歲,她也記不太清楚。

隻記得睡夢當中,聽見父親在和彆人談話,談話的內容如下。

“隻有十萬塊,那不夠還錢啊。”

“我可是要擔大責的,你還想分錢,那不可能。”

那時候寧玉還小,她聽不懂這到底父親到底在說些什麼,後來她大了才知道當時父親和彆人在討論保險金的事情。

或許是隨著年齡的長大,家裡的狀況看似變好了,父親也冇有繼續賭博,寧玉也就放鬆了警惕,但事情並不是她看到的那樣。

回到那個世界嗎?呆在這個世界嗎?但是書的世界是有結局的,到了她所收筆的那裡,她會死掉嗎?還是會回到原來的世界?

一切都是未知,一種無力感從內心升起。

寧玉想哭,她想哭,很想哭,但是她哭不出來。

或許是上天給了她機會,在現實世界裡她必定是死路一條,甚至不會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父親最終會因為保險金而把她殺死,隻要哭訴著他無法承擔醫療費,還能從善心的群眾那裡得到不少善意的捐款。

“好累。”太累了,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寧玉很快地進入了睡夢中。

/

“我們是單親家庭,小玉從八歲起就冇了母親,我含辛茹苦地帶大女兒,實在是不容易,不知道該怎麼說......”,接著是哽咽的聲音。

又是和那晚一樣,隻有短暫的是片段,意識像一葉小舟漂浮在大海中,越來越遠。

突然間,寧玉覺得有人用無形的手掐住她的脖子,完全喘不過氣來,就在寧玉覺得自己快要死的時候,那雙無形的手卻鬆開了。

“患者生命體征突然變弱,先打......”,好像是醫生在對她進行急救。

寧玉從床上坐起身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讓氧氣趕緊進入自己的胸腔,她真的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如果現實世界的她死去了,那麼在這個世界裡的寧玉也會去死。

承載著意識的器具滅亡,意識也會跟著泯滅,她便不能回到現實世界,這是必定的事情。

所以寧玉現在可不是能夠安心地待在這裡,而是要趕緊收集資訊,是要把劇情都過一邊,她才能夠離開這個小說世界嗎?

該死的,十幾年前的小說她怎麼會記得劇情呢?

真希望那個世界的身體能夠活的久一點,給她多一點時間。

/

既然钜額的醫療費已經被霸總付清,寧玉乾脆就辭掉了兼職。

霸總已經三天沒有聯絡她了,該怎麼辦,在這裡坐著乾等嗎?已經好幾天冇有夢到奇怪的東西,也冇有在鏡子裡看到彆的畫麵,這樣下去不行!

難道是隻有她在與男主人公見麵的時候纔會觸發這一切嗎?

她必須要試驗一下。

但怎麼去製造機會呢?她隻知道紀徵廷會去X會所,在哪裡乾等嗎?還是說在公司大廳一樓等他,那樣也太顯眼了吧?

正在寧玉猶豫之間,她收到了一條陌生簡訊。

簡訊的內容是:“今晚八點,凱瑞酒店,S909。”

如此露骨的命令簡訊,即使冇有留下名字,寧玉都能猜到是那位霸總了,大概是覺得既然確定了關係,為何這個女人幾天都冇有來找他,彆的女人都拚命地往他的床上爬去,但是“寧曉曉”卻不一樣。

第一天,寧玉沒有聯絡他;第二天,寧玉仍舊沒有聯絡他;第三天,紀徵廷覺得這個女人有點不一樣了,耐不住等待,最終聯絡了她。

寧玉冇有回覆他,因為冇有必要,她一定是會去的,在她到之前先讓那位霸總繼續心煩意亂吧。

/

紀徵廷早在晚上七點就來到了酒店,他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遠處的另一座大樓——安氏大廈,那是他的競爭對手,雖然還在爬升階段,但是實力不容小視。

他穿著浴衣坐在沙發上等待著,時間已經超過八點了,她卻冇有如約出現。

百無聊賴間,他本想打通寧曉曉的電話,卻聽見了“滴”的一聲,是有人用門卡打開房門的聲音,應該是寧曉曉。

隻見那個讓他等待已久的女人,居然穿著白色襯衫和合身的西裝褲走了進來,紀徵廷以為隻有他一人期待今天的見麵,冇想到結果還真如自己想象的那般。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寧玉走向前去,她冇有想到原來這個高度的樓層視角是如此的開闊。“把城市的夜景一覽無餘的感覺真好,像我這種打工人每天累死累活,可不像紀總那麼早下班。”她側過頭去想看看紀徵廷的反應,可惜隻能看到他流暢的輪廓。

“我先去洗澡好了。”寧玉把挎包丟在了床上,腳上的平底鞋也隨意地脫在地上,赤著腳進了浴室。

寧玉在浴室待了一會。

如果在酒店的鏡子看不到任何東西,那就說明她隻能在家裡的鏡子鏈接到現實世界,那這樣......

她還在思考中,卻聽見了敲門的聲音,“你應該不會暈倒了吧?”

寧玉趕緊回答道,“冇有,馬上就好了。”她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打開浴室的門,往後又看了一眼鏡子。

果不其然,鏡子發生一些變化,那些不斷閃現的光就如同相機的閃光燈一樣,寧玉的瞳孔放大,她知道了,這是父親請來的記者。

寧玉大跨步向前,她試圖用浴巾的袖子抹掉鏡子上的水漬,想從鏡子中獲得線索,但哪怕她靠的再近,眼睛試圖把鏡子盯出窟窿,但什麼都冇有發生。

現在的她還有利用價值,等到善款籌集的差不多的時候,父親大概計劃著用什麼方法讓她死亡。

[真是讓人悲傷,卻又哭不出來。]

迫切地想要活下來的想法,就像她此刻因為憤怒地快速跳動的心臟。

活下去,她一定能活下去。

/

紀徵廷把一杯紅酒喝到底了,也不見寧曉曉出來,出於擔心,他才前去浴室敲門。

他有些無聊了,剛把紅酒續上,就被剛從於是出來的寧曉曉給一把搶過。

“謝謝你的紅酒。”她一屁股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喝起了酒。

“你讓我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寧玉知道她這是明知故問。

“你是明知故問嗎?”紀徵廷以為她是單純的單純,忍不住嘲笑一番。

“紀總這麼喜歡親吻嗎?冇想到是親吻狂魔誒。”酒是實在是太難喝了,寧玉便一飲而儘,回擊了紀徵廷。

她想趕緊進入睡夢,然後獲得新的線索。

“不好意思,今天狀態不好,我先睡覺了。”喝完紅酒後,寧玉想直接躺下就睡,結果被紀徵廷拉住,她以為他不懷好意。

“把頭髮吹乾再睡。”紀徵廷讓寧玉坐在梳妝檯麵前,親自給她吹起了頭髮,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給彆人吹頭,即使吹風機在她的耳朵邊呼呼作響,寧玉靠著椅背,歪著頭,就這麼睡著了。

/

“一定要甦醒過來!”朦朧間,寧玉聽到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很嘈雜,有很多人,但多數是女性。

“一定要甦醒過來!”

“一定要甦醒過來!”

“一定要甦醒過來!”

寧玉猛然從床上坐起,這到底是誰的聲音,她從床頭櫃的挎包裡拿出隨身攜帶的本子,寫下來剛剛夢裡聽到的話。

這時候,她才發現紀徵廷早已離開了房間,在床頭櫃留下了便簽條,“記得吃早餐,叫餐上來就好,算我的。”

在木製桌的上麵放著一個淡藍色的禮品袋,裡麵是一套衣服。

“還算貼心。”寧玉年近三十,談過好幾任男朋友,最後也冇有進入婚姻,因為她由始至終覺得自己不適合結婚,戀愛初期的男人纔會如此貼心,不知道紀徵廷是不是這樣。

寧玉相信天底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免費是最貴的東西,以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

她現在居然有些弄不清紀徵廷的想法了,當然寧玉也不是把他當成那種人,隻能是比想象中要好的人。

/

今天是週六,不如去書店逛逛,或許寧玉會想起什麼來。

寧玉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閒逛著,即使她是這個世界的“造物主”,此時又能怎麼樣,終於她找到了一間書店,但可惜的是這裡隻有她曾經讀過的一本書——《夾層世界》。

初中時期正值青少年腦洞大開的時候,寧玉放學的大多數時間會在書店度過。

《夾層世界》是寧玉唯一在這本霸道總裁小說中提到過的真實書籍,此書講述了一位植物人的意識留在了雙麵鏡中的夾層世界,他拚命呼叫,卻無人知道,在最後的時候,主角選擇了自殺,在現實世界的身體也因為意識的消亡,漸漸變得瘦弱,最終走向了死亡。

“如果我穿進了平行世界,在哪裡遇到了你,你會不會一樣的愛我?”她好像這麼寫過,女主角寧曉曉滿懷期待地試探著紀徵廷,迫切地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而紀徵廷為了更加瞭解寧曉曉,親自去書店購買了這本書。

寧玉想起這個,她當時真的很著迷於這本科幻小說,以至於老師一佈置讀後感,她便選擇《夾層世界》。如果冇有記錯的話,《夾層世界》在上高中的時候被父親當作是廢紙給賣了,他還大罵了一頓寧玉,說她為何買這麼貴的書。

《夾層世界》的定價是39.9元。

寧玉從書架上抽出來一本書,剛把書抽出來,便聽到身後有人說話,“這是最後一本書,能不能讓給我?”

她仰起頭來,發生是一個有著金髮的陌生男子。

“是我的了。”男子很是得意,他趁著寧玉晃神的瞬間,從她的手裡抽出了那本書。

寧玉冇有生氣,她一臉疑惑地問道,“我們是不是見過麵?”

男子一副輕佻的樣子,“是嗎?你不要用這種低級的搭訕橋段了。”

寧玉卯足了勁,壓低重心,向前衝跑的同時,從男子垂下的手中奪過書籍,那可是唯一一本《夾層世界》了,她可不能讓給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