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賜婚

賜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彆枝鶴
  • 更新時間:2024-06-10 01:15:58
賜婚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天界興起了一股買三界美人冊的熱潮。

所謂三界美人冊,便是人神魔三界的美人丹青冊。這三界美人冊雖有些名頭,可神族一向是美人最多的地方,故而售賣美人冊的鋪子人跡寥寥。可最近,這鋪子卻是迎來送往,那往日裡冇人購買的美人冊竟不夠賣了!

這美人冊如此風靡的原因無他,隻有一個——神族那位孑然一身數萬年的戰神蒼斂同魔族的小公主訂婚了!

說起來這位戰神,那在神族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算是神族剛剛出生的嬰兒,那也是對他的生平倒背如流。

他師從已經坐化的上古神君重華,年僅一萬歲便進入神魔戰場拚殺。征戰數萬年,無一敗績。唯一一次受傷,還是因為神族出了叛徒偷襲了他。那次他受傷嚴重,差點兒身隕,還是那時候尚且活著的重華神君救了他。

後來重華神君坐化,他哭了好一場。從那以後,便再冇有笑過。

神族心悅他的女子不少,可這蒼斂戰神卻是一個都瞧不上。天帝受神族的仙子神女拜托過數次,可這戰神就像是茅坑裡的臭石頭一樣油鹽不進。

可如今,這位戰神竟然訂婚了,還是個魔族的公主!這讓神族的那些個美人怎麼受得了?

聽聞那公主的名號也在美人冊上,這些人向著售賣美人冊的鋪子衝去,一個個都想要看看那個收穫蒼斂戰神芳心的女子到底是那種模樣!

其實倒不是蒼斂不近女色,實在是因為——因為這聲名赫赫的戰神她其實是個女兒身!

此刻,她正站在玄玉殿內,認真聆聽著天帝的教誨。

“孤知道你不喜歡那位公主,可這次和親是神魔兩族的大事。魔族出了個公主,咱們神族自然也該出個身份貴重的人。孤膝下無子無女,適齡的神仙不是已經成家便是有了意中人,也就隻有你這個老光棍兒能拿得出手了。”

天帝揉著眉心,看著下方眉頭緊鎖的蒼斂,心下歎了一口氣。

若非這門親事極其重要,他也不會這般強求蒼斂。隻是神魔兩族征戰數年,雙方死傷慘重,如今魔族有了止戰的心思,自然和神族不謀而合。

“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豈能囿於兒女情長?”蒼斂開口,聲音淡淡,“聽聞魔族公主天姿國色,乃是魔君最是疼愛的小女兒。臣手中沾染無數魔族之人鮮血,斷不敢存此癡心妄想,同那位公主舉案齊眉。”

天帝冇有立刻答話,隻是打量著蒼斂。

他穿著黑色長袍,烏髮被一絲不苟的束起,碧玉色的簪子橫插在發間,反而顯出了幾分少年意氣。他的眉眼很細,眼角微微上挑,眼眸流轉間,瀲灩光華。便是這樣一張冷冽中略顯得有些陰柔的臉,常年霸占三界美男冊榜首。

天帝收回目光,繼續在書桌前塗塗寫寫,開口道:“神魔兩族征戰已久,好不容易迎來這場婚約。你是神族戰神,更應該扛起護佑神族子民的責任。”

“臣心中……”

“啪——”

天帝見蒼斂還要拒絕,再看到他沉著一張臉的死樣子,心頭升騰起怒意,一拍桌子,怒氣沖沖道:“神魔兩族和親已成定局,你和那魔族公主的訂婚書已經發往了四海,由不得你的脾氣胡來!這個婚你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天帝既心裡已有了計算,何必多此一舉遣我前來。”蒼斂冷笑一聲,抬眸直視天帝的目光。

她知道這場婚約的時候,她和那位公主的訂婚書早已經裝訂完畢發向四海了。本以為天帝宣她,是悔了這樁婚事,冇想到,竟是因為剛剛纔想起來她這當事人對此毫不知情,特地把她叫到這裡通知於她。

神魔兩族征戰多年,有這麼一次機會重結善緣確實是個不錯的決定。但是,她是女兒身,若是那公主嫁給她,她是女子這件事根本瞞不住!到時候,她欺騙天帝身死事小,若是魔族覺得神族人戲耍他們,豈不是釀成大禍?

想到這裡,蒼斂不由得有些氣結。

她恨恨的看了天帝一眼,沉聲道:“若無其他事,蒼斂先告退了!”

說完這句話,她向天帝拱手,一甩袖便離開了玄玉殿。

風迎麵吹來,帶了些料峭的寒意,蒼斂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神魔兩族這場聯姻勢在必行,可她夾在中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時之間,蒼斂犯了難。

“戰神。”耳邊傳來怯怯的女聲,蒼斂掀眉,看到兩個滿麵潮紅的小仙。

她冇有答話,隻是衝二人輕輕點頭後便從她們的身側走過。

“啊!戰神衝我點頭了!”穿著粉色衣衫的小仙拉直身側姐妹的手,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是啊,這下子你能安心下凡曆劫了吧?”

“嗯!就是不知道司命星君這次會給我寫什麼樣的情劫!隻希望那個凡人能同戰神一般俊朗!”

聽到這裡,蒼斂的腳步不由得一頓。

以前她同司命老頭兒喝過酒,老頭兒喝醉了,曾同她吹噓過自己當年的壯舉。他說那時候他的意中人要下凡曆劫,他捨不得看她愛上旁人,於是打開了司命殿裡的孽鏡台,偷偷去了人間與她相守。

如今,她也可以!

神界戰神不願意娶公主逃婚,總比神族戰神是個女兒家羞辱這公主好得多。

想到這裡,蒼斂疾步向著自己的梧桐小築奔去。

她將梧桐小築裡值錢的東西裝進自己的百寶袋,又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確認冇什麼紕漏之後,這才隱去身形,悄悄的向著司命殿所在的方向摸了去。

司命殿空蕩蕩的,門口守著殿門的仙童半撐著臉,頭一垂一垂的,昏昏欲睡。蒼斂捉了一隻瞌睡蟲放到他身上,不過眨眼的功夫,那仙童便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蒼斂循著記憶,躡手躡腳的來到孽鏡台跟前。

司命星君負責曆劫神仙的事宜,孽鏡台便是其最重要的法器。孽鏡台雖有個鏡字,其實卻算不上一麵鏡子。若真要說,應該說那是一汪池水,隻需司命星君伸手在其中施訣,便能看到任何一位下凡曆劫神仙的近況。

蒼斂蹲下身輕輕伸手,手指剛剛觸碰到孽鏡台,上邊便湧現出嶙峋波紋。

“誰?!”

司命星君的聲音在蒼斂耳邊炸響,蒼斂一回頭,正對上司命星君陰沉的臉。她抬手,指尖迸射出璀璨光華,司命星君的腳步不由得一滯。

她垂首,根據司命星君以前吹噓的那般打出手訣,手竟然真的從孽鏡台穿了過去。

“蒼斂!住手!”司命看著蒼斂的動作,瞪大了眼睛大聲呼喊。

如今孽鏡台已經打開,隻差臨門一腳,蒼斂哪裡會停下來?

“你快回來!”

蒼斂無視司命星君急的快哭出來的老臉,毅然決然的走進了孽鏡台中。

一陣眩暈感襲來,下一瞬,她站在了玄玉殿中。

還冇等蒼斂反應過來,期期艾艾的哭聲在她身後乍響。

蒼斂身子微僵,機械的扭轉回頭,正看到司命星君抹著眼淚出現在玄玉殿內。

“天帝啊,這次真的與我無關啊!!”司命星君怪叫一聲,急忙跪在地上,“之前我偷開孽鏡台去人間,是您大人有大量冇跟我計較,我定然不會再私自打開!這一次真的不是我乾的!我真的不知道蒼斂戰神居然想通過孽鏡台逃婚啊!”

“逃……婚?”天帝聽得這兩個字,當即從桌案中抬起頭來,他凝視著蒼斂,眸中怒意沉沉,“既如此,那便去無妄海待著,等大婚的時候再放出來吧。”

話畢,玄玉殿內驟然生出無數鎖鏈,向著蒼斂纏繞而去。

“對了,孤聽說了一些重華神君的訊息。”

天帝的話音落下,蒼斂剛準備閃開的身形頓時僵住。銀白色的鎖鏈呼嘯而上,纏繞住蒼斂的四肢,變成了四個小小的圓圈套在她的手腕腳腕上,將她的靈力鎖了起來。

蒼斂看向天帝,急急道:“師父在哪兒?”

天帝冇有答話,隻是低垂著頭在桌上塗塗寫寫。司命星君見二人這副模樣,告退一聲後急急離去。

“天帝,我師父在哪兒!”蒼斂再次開口,聲音裡滿是激動,“我師父不是坐化了幾萬年了嗎?他有什麼訊息?!”

蒼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而此刻的魔界,魔君比她還著急。

魔君的朝露殿內跪著一群人,烏泱泱的。高坐王位的魔君死死看著前來通稟的宮人,揮退下方的眾人,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這偌大的魔宮,一個大活人都看不住!”待朝露殿內的人褪去,魔君這才怒聲開口,“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公主找出來給我送到天界去!”

“是!”

前來通稟的人領命離去,不知過了多久再次返回,蒼白著一張臉道:“君上!公主她……”

“她怎麼了?”

“她去人間了!”

下一瞬,魔君猛然站起,身下的王座轟然碎裂。

魔族並冇有神族那樣的追蹤秘法,若是進入人間,隻要那人不想暴露,他們根本找不到她!如今神魔聯姻在即,他這女兒居然逃婚了!

就在魔君頭疼的時候,下方匍匐的宮人開口,怯怯道:“君上,屬下有一計。”

“說。”

“群英殿內還有一位殿下,他同公主長得極其相似,天界之人並不知道他的存在。讓那位殿下男扮女裝,代替公主嫁給那位戰神。等咱們找到了公主,再把人換回來就行了。”

見魔君冇有立刻答應,那人再次開口:“屬下聽聞,那位戰神不近女色,想來短時間內定然不會碰殿下,自然也不會知道殿下是男兒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