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春山欲燃

春山欲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弄酒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32
春山欲燃

簡介:bxp>賀檢雪29歲那年,母親和養妹接連去世,她雙腿殘疾,幾乎一夜之間失去一切,淪落到隻能在家裏茍延殘喘。bxbr/>無法行走那一刻,所有榮譽離她而去。bxbr/>妹妹的死是她最大的痛,無法緩解。bxbr/>直到一道纖瘦嬌小的身影出現在她麵前,拿起她的手捂著,輕聲說:“賀姐姐,你手好涼。”bxbr/>在她為失去妹妹徹夜難眠時,這個姑娘擁進她懷裏,安慰說:“不介意的話,今晚你可以把我當成你妹妹。”bxbr/>賀檢雪這輩子都想不到,她還會再有一個妹妹。bxbr/>許是妹妹太好了,她漸漸發現自己對這個妹妹產生別的心思。bxbr/>/bxbr/>盛聽眠從小跟著小姨在劇院唱戲,18歲那年,她隨小姨搬到堰市一個老小區。bxbr/>她遇到一個殘疾女人。bxbr/>隻知道她是賀家長女,氣質清貴淡漠,盛聽眠從她那拉到了投資,小姨的劇團不用倒了。bxbr/>後來聽聞她妹妹去世,她心疼跑去安慰她,不料她讓自己喊她姐姐。bxbr/>她越來越寵自己,盛聽眠也知道自己是姐姐的一種情感寄托,打算就這麽一輩子當姐姐的好妹妹。bxbr/>然而,她卻漸漸發現姐姐好像對自己有不軌的心思。bxbr/>會在酒後吻上自己,紅唇繾綣喊她小名bxbr/>會在無人之境偷偷吻她掉落的珍珠穗子bxbr/>會在自己登台唱戲時,當她忠實的觀眾bxbr/>尤其腿好之後,不允許她和別人談戀愛bxbr/>……bxbr/>盛聽眠雖然年紀小,但又不是蠢鈍無知,看到姐姐怕嚇到自己而隱忍剋製時,乾脆坦誠:“姐姐你別忍了,可以過來親我。”bxbr/>她其實,也不隻是想當姐姐的“妹妹”。bxbr/>【閱讀指南】bxbr/>1、失業小花旦受x殘疾女大佬攻bxbr/>2、he,雙潔,慢熱,年齡差,老房子先著火bxbr/>3、互攻偏受視角bxbr/>4、有大綱,謝絕寫作指導,去留隨意bxbr/>作者非專業戲麴生,請勿考據bxbr/>bx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32章

拒絕

“姐姐我……”

盛聽眠也不知道該怎麽辦,

手機上季司宜還在等她的回覆。

賀檢雪:“你喜歡她麽?”

盛聽眠這會已經完全把賀檢雪當親姐姐看了,隻有親姐姐纔會這麽為她著想,纔會這麽客觀又從容。不知不覺中催生出一種感情依賴。

“……我隻把她當姐姐的朋友。”

“那就拒絕,免得讓她覺得你對她有那種想法。”

盛聽眠一聽,

覺得好有道理,

但又怕太突兀了,

“可是姐姐,

這樣不會傷到司宜姐姐的心嗎?”

賀檢雪:“不用考慮這個,

她留個學九年才畢業,足以說明她很抗壓。”

“……欸?”盛聽眠感覺又好笑又心酸,認真想了想,編輯了資訊發過去,用了訓練的理由拒絕了。

季司宜坐在醫院的長椅上,手裏捏著兩張票,

等了許久,終於等到了聽眠妹妹的回覆。

聽眠妹妹:不好意思啊,

司宜姐姐,我明天要訓練,冇空去看

季司宜失落一閃而過,

不過很快她又重新打起精神,

回覆冇事。

山不來就她,

那她就去就山。

/

第二天,盛聽眠早上去劇院和杜敬雅排練玉簪記。

練完後,

兩人擦著汗從練習室走出來。

“眠眠,

我聽說這次電視台節目選拔有四季劇團、錦園劇團、祥彩劇團的人和我們競爭。”

杜敬雅嘆了口氣,

“壓力山大啊……”

盛聽眠也有瞭解這方麵,“不知道她們選什麽劇碼參演,

應該不會和我們的撞了吧?”

杜敬雅聳聳肩:“應該不至於吧,那幾個團都是老演員比較多,資歷深厚,應該會選牡丹亭、長生殿、單刀會這種歷史文化比較深厚的劇碼。”

盛聽眠想了想,“好像也是,不過我們梨晴劇院選玉簪記也未必不能入選。”

話音剛落,盛聽眠發現身邊的杜敬雅停了下來,她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這不看不打緊,一看竟然差點嚇一跳。

劇院門口階梯上站著一個高高瘦瘦的女人,正是季司宜。

季司宜看到她出來,眼裏一亮,來到她麵前,“聽眠妹妹,你訓練完了嗎?”

盛聽眠看了看身邊的杜敬雅,杜敬雅已經識趣走開,盛聽眠想用眼神挽留她,可惜冇能成功,她隻能點點頭,說訓練完了。

季司宜朝她笑笑:“聽眠妹妹,我剛好路過這邊,想到你可能在訓練,就過來看看你。”

盛聽眠越發愧疚,她早上本來冇有排練的,但是怕被季司宜察覺她在說謊,她隻好拉來杜敬雅來排練一上午,冇想到她竟然來了……

盛聽眠心頭有些複雜,“司宜姐姐,話劇的事,很抱歉……”

季司宜安慰她:“不用道歉,這很正常,來不了也是因為你要訓練,再說,話劇什麽時候看都行,下次等你有空了,我們再去看。”

盛聽眠垂著眸不知道怎麽迴應,她已經冇有了之前兩人相談盛歡的心情了,尤其在姐姐說出她其實是想和自己談戀愛之後。

司宜姐姐這麽約自己,她現在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心無芥蒂繼續把人當純粹的朋友看待了,再裝傻以朋友身份和她相處,隻會讓她內疚不安。

盛聽眠思來想去,下定決心抬起眸:“司宜姐姐,我有件事和你說。”

喜歡的妹妹就這麽目不轉睛看著自己,季司宜眼裏不自覺含起笑意,“什麽事?”

盛聽眠直言:“你是不是在追求我?”

這話一落,劇院走廊過道安靜得聽得見對方的呼吸。

季司宜冇想到那麽快就在妹妹麵前暴露心思,有那麽一瞬間還懷疑過是不是賀檢雪這女人壞她好事。

不過那是她多年好友,應該不至於。

“我表現得……有那麽明顯嗎?”她歸結於應該是自己的問題。

盛聽眠不想出賣姐姐,隻能點點頭。

季司宜冷靜下來:“既然你看出來了,那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確實是在追求你,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聽眠妹妹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深深吸引我。”

盛聽眠聽著人生第一個女人對她告白,心裏很平靜卻又莫名顧慮地看著她。

冇想到司宜姐姐對她竟然是一見鍾情。

她等下要是拒絕的話,會不會很傷人?

季司宜繼續說:“聽眠妹妹,你願不願意給我個機會?我很喜歡你。”

“司宜姐姐,我……”盛聽眠滿懷歉意看著她,最終還是咬牙拒絕道:“我隻把你當大姐姐看,我冇有那個想法……”

/

賀氏集團。

賀檢雪辦著公,季司宜拎著酒過來找她買醉。

“阿雪,我被拒絕了。”季司宜坐在沙發上,昂頭就是一口悶半瓶酒。

賀檢雪手上的動作一頓,被拒絕了?難道是……

她起身走到季司宜麵前,“被我妹妹拒絕了?”

季司宜喉嚨發出一聲苦澀的嗯,“她看出我在追求她,然後就拒絕了我,她說她隻是把我當大姐姐看。”

天殺的,她好難過!

“她說,希望我早日找到心怡的女孩,還祝我幸福……”

季司宜苦笑,“是我的問題嗎?她不喜歡我這個類型的姐姐?”

賀檢雪坐到她麵前,斂下嘴角翹起的弧度,“你很好,估計我妹妹真不喜歡你這種類型,別難過了司宜。”

季司宜掀起眼皮看向對麵的女人,電光火石之際,突然問起:“是不是你跟聽眠妹妹說了什麽?”

“我能說什麽?”賀檢雪坦然一笑,“我頂多告訴她,你在追求她,幫你撮合,你不是說要我支援你麽?”

季司宜腦子混混沌沌,一時間冇反應過來,聽著好像冇問題,而且賀檢雪這人無比坦蕩,“你真的幫我撮合了?冇說別的?”

她回國後的第一份愛情還冇萌芽就夭折,怎麽叫她不痛心。

“當然,你是我朋友。”但她更是我妹妹。

季司宜深深嘆口氣,擱下酒瓶,躺下來,望著天花板呢喃:“可能是我和她有緣無分吧……就是有點難過。”

賀檢雪:“趁現在感情未深,儘早抽身吧,你也不小了,這點挫折算什麽,你九年才畢業,不也熬過來了麽?”

季司宜想到九年才畢業,她就陷入當初留學的痛苦,痛不欲生,這樣一對比下來,區區被人拒絕算什麽,她熬出來就是為了享受剩下的人生的。

被拒絕都算甜的了,起碼聽眠妹妹的嗓音又好聽,還委婉,且善解人意。

以後還能做朋友,她有什麽值得痛苦的。

這樣一想,季司宜頓時好受多了。

“阿雪,謝謝你安慰,我好受多了。”

賀檢雪意味深長回她:“不用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