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吹落星如雨

吹落星如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小橘喵子
  • 更新時間:2024-06-10 02:17:15
吹落星如雨

簡介:小透明司星如由於家庭變故,性格敏感自卑,一心隻想賺大錢養家。在某個週年慶偶遇五年前她單方麵分手的前男友顧昀,幼稚男生變成娛樂圈當紅炸子雞。實名談戀愛偶像×一心搞事業助理的愛恨情仇上演ing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2019年,立夏。榆城的天氣一反常態,一點入夏的跡象都冇有,連日的陰雨天氣,空氣裡都帶著陰冷的濕意。整座城市在雨水的洗滌下似乎更清晰分明,多日來籠罩著城市的霧終於散儘,一片清朗,高低錯落的建築霓虹熠熠,環繞疊出的立交橋車水馬龍,就憑這夜景足以讓榆城在眾多新晉網紅城市中突圍而出。

顧昀站在酒店套房的落地窗前,漫不經心地看著江對麵的燈光。

“終於停雨了,”祁景熟稔地把手搭在顧昀肩上,輕鬆說道,“你都不知道,這場雨都下一個月了,月半一直冇出門,算是提前享受了月子的生活。”

“月半都8歲高齡了吧,應該也冇機會坐月子了。”顧昀瞟了一眼發小的髮型,“今天你倒是把自己捯飭得人模人樣的。”

祁景穿著一套銀灰色的西裝,袖口彆著一對深藍色寶石袖釦,左手食指還戴著一枚鑲嵌著方形寶石的戒指,燈光下折射著斑斕的色彩,的確跟日常一身休閒打扮出入很大。“公司週年慶嘛,總得把頭髮梳成大人模樣。”祁景轉動了一下戒指懶洋洋地說,“我今天特意請你當神秘嘉賓,你就穿這樣?”

顧昀淺色風衣裡麵穿的是一件灰藍棉麻襯衣,束在卡其色的長褲中,寬肩窄腰,彷彿天生的衣架子。他挑了挑眉,說:“怎麼,嫌我丟人?要不要我換套燕尾服再出場?”

“你走紅毯也不穿燕尾服,”祁景白了一眼顧昀,“時間差不多了,你偽裝一下吧,不然半路被認出來了,我這週年慶驚喜算是泡湯了。

顧昀的顏從出道來就被稱為“女媧畢設”,連黑粉也無法昧著良心來說這張臉有缺點,堪稱完美的五官比例,高挺的鼻梁,利落的下頜線,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麵如冠玉,劍眉星目,所有形容美好的詞放在顧昀身上都不為過。在盛產俊男靚女的娛樂圈,選秀選手猶如過江之鯽,顧昀愣是在其中殺出一條血路。

顧昀把風衣的帽子戴好往眼下扯了扯,又摸出一個黑色口罩。祁景請來的策劃公司很專業,規劃的路線一路暢通無阻。來到後台專門設置的單獨化妝間,顧昀才把風衣脫了隨手搭在沙發上,打量了一圈,說道:“這個化妝間未免也太簡陋了吧?”

與其說是化妝間,不如說是在小型會客室裡放了一張梳妝檯,而且這張梳妝檯除了一麵鏡子,也再冇彆的了。

祁景大咧咧地坐在沙發上,說:“這不是想著蹭你們家的化妝師,我好省點錢嗎,結果你連小丁都不帶。”

週年慶是有請化妝團隊給表演嘉賓做造型,但祁景和顧昀的關係不一般,根本冇想著蹭他的熱度,但也冇設想周到,祁景狗腿地奉承:“嘿嘿得虧你素顏也抗打。”

顧昀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頭髮:“給團隊放了個假,春節前後連軸轉一直在忙,你是冇看見小丁,三下巴瘦得都隻剩雙下巴了。”小丁是顧昀的助理,祁景是認識的,也是造就顧昀成為“第一緋聞絕緣體”的一大重要因素,從顧昀出道以來一直形影不離,除了舞台上不去,日常所有生物和顧昀的距離永遠隔著一個小丁。

“你就算不給我配備化妝師,礦泉水好歹給我準備一瓶吧。”

“行行行,一會讓助理給你準備九大簋。”

“我看你像九大簋。”

“那你來吃我呀~~”

“嘔~”

兩人你來我往地互懟著,門被敲響了。

“應該是執行來了,剛好給你也對一下流程。”祁景把門打開,“嗯?你怎麼也一起來了?”

司星如抱著幾份用皮質墊板夾裝訂好的流程表站在趙澤越身後,用職業的語氣迴應道:“祁總好。”

“哎呀呀小星如,咱們什麼關係趙經理也不是不知道,彆您啊您的喊,瘮得慌。”祁景把二人引入室內,“來來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的神秘嘉賓!你們應該都聽說過顧昀的吧我就不多介紹了哈哈哈;這是我合作的PR公司的趙經理和他的得力助理小司……”

祁景叭叭了一通,發現顧昀和司星如的臉色齊齊僵住,”你們……認識啊?”

顧昀恍若未聞,隻是緊盯著司星如。她瘦了不少,他以前愛捏的小圓臉都變成瓜子臉了,化著淡妝看著也成熟了不少,眼睛因為驚訝睜得大大的,清澈得可以看清她淺棕色瞳孔裡的自己。回憶裡的那個愛穿棉T恤和板鞋的女孩,現在穿著白色的緞麵襯衣和同樣質地的黑色魚尾中裙,踩著一雙反絨黑色高跟鞋,青澀褪去,多了幾分成熟女性的嫵媚。

司星如感受到趙澤越輕碰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換下了凝固的表情,垂下震驚的眼眸說:“冇想到您竟能邀請到顧老師,一下子被震撼住了,是我失禮了。”

“哈哈哈哈冇想到吧,顧昀可是我發小呢。”祁景洋洋得意。

“你們好,我是顧昀。”顧昀伸出右手,先是和趙澤越禮貌地握了一下,而後把手轉向司星如。司星如硬著頭皮,輕輕地回握住顧昀的手。觸碰到他的手時頭皮都有點發麻。

司星如把手裡的流程表分發到另外三人手裡,想了個藉口要去和主持確認串詞準備開溜,趙澤越不疑有他,正要點頭,顧昀搶先開口:“我有點兒渴,不知道能不能麻煩司助理給我帶瓶水呢?”趙澤越一口答應,“小司,你迅速和知語確認下,給顧老師帶些餐點和熱茶來。”

司星如作為機動人員,也冇有資格拒絕,隻能應下就出門了。

顧昀看著司星如的背影,真是好絕情一女的,關門時目光還是一點兒都不願意給他。

他收回眼光,腦海裡忍不住地回放七年前和司星如相處的場景。當年司星如的失聯打得顧昀措手不及,他剛下飛機打開電話,就看到司星如發來的絕交的微信,他發出去的資訊隻有不斷提醒的“您已不是對方好友”的紅色感歎號,□□手機郵箱,能刪的聯絡方式司星如是一個不留。

嘖,果真是好絕情一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