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越之外科醫生勇闖中醫圈

穿越之外科醫生勇闖中醫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沈卿鈺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6:07
穿越之外科醫生勇闖中醫圈

簡介:現代外科醫生勇闖古代中醫圈,外科並不是西醫的代名詞 中國的外科發展曆史悠久,展現了古人的智慧 當現代外科醫生穿越到古代中醫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一起來看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清晨,城市慢慢從黑暗中甦醒。

剛剛結束了的夜班的沈卿鈺脫下白大褂,背上包包從值班室走出來。

昨晚剛剛救治完一位病人,現在的她隻想躺在家裡一米八的大床上睡個昏天暗地。

醫院走廊上,醫生和護士同沈卿鈺打著招呼“早上好,沈醫生。”

“早上好!”

沈卿鈺微笑著點頭迴應。

身後傳來護士們的竊竊私語“這位沈醫生長得可真漂亮,皮膚白得像是在發光。

真羨慕”“對呀,對呀,同樣是值夜班,為什麼人家的人家的臉還是那麼白。”

“不僅如此,人家還是清北醫科大學最年輕的博士,真是有才又有顏。”

沈卿鈺走到停車場,開著自己的愛車,緩緩駛離醫院,彙入清晨的車流中。

剛到一個紅綠燈十字路口,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沈卿鈺打開藍牙耳機,接道,“喂?”

手機裡傳來護士焦急的聲音“沈醫生,環城高速發生車禍,多人受傷,需要您回來參與手術。”

沈卿鈺冷靜道“我知道了,大概20分鐘後能到醫院。”

綠燈亮起,沈卿鈺計劃在下個路口掉頭,就在這時,一輛大貨車失控,首首撞向沈卿鈺的車子。

沈卿鈺來不及躲避,便被大貨車撞翻在地,不由得驚撥出聲“啊!”

———薑朝,京都。

大雨連著下了幾日,即便是白日也覺得昏暗無比,寂靜的山林,鳥雀無聲,滿是肅殺之氣。

一陣馬蹄聲自遠處傳來,騎馬之人,身著紅色禁軍服飾,一行三人,領頭之人正是中郎將衛明。

此時的他,手握韁繩,右手執馬鞭,隻希望自己能夠快一些,再快一些。

他們的人收到訊息,匈奴人為了迫使秦大將軍退兵,擾亂軍心,竟讓潛伏在京都的細作向秦將軍的家人下手。

但是將軍府守衛森嚴,細作無法暗中潛伏進去。

隻能把目標轉向和秦家小郎有婚約的沈卿鈺身上,他們動用了潛伏在京都多年的細作,劫走了戶部尚書沈文修唯一的女兒。

皇帝知道後勃然大怒,下令讓衛明帶著禁軍精銳前來攔截匈奴人。

他們一路順著蛛絲馬跡追蹤匈奴人到此,若是三天後還不能攔截到匈奴人,那可就真的不能將沈卿鈺救回來了。

而此時的沈卿鈺被五花大綁地丟在地上,一個戴著耳飾的匈奴人道:“今晚先在這間破廟休息,明天再接著趕路。

再有三天時間,我們就能到達草原了”其他人,迴應道“是,特勤。”

阿紮勒看著地上的沈卿鈺道:“潑水,給她弄醒。

不能再讓她昏迷下去了,得把她活著帶回草原。”

貢布解下腰間掛著的水囊,拔開壺塞,潑向沈卿鈺。

沈卿鈺本能出聲“啊~”。

幾人看沈卿鈺還能出聲,就知她還冇死,便不再管他,開始商量明天的逃亡路線。

而剛剛清醒的沈卿鈺則是一臉懵逼,這是在做夢嗎?

她不是剛剛纔出車禍,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訴自己這不是夢,而可能是自己穿越了。

沈卿鈺想知道自己到了哪個朝代,但是身邊的幾人都是穿著少數民族服飾,唯有一個穿著類似於魏晉風的服飾,但是他同其他人交談說的都是少數民族語言,她還真不好判斷自己處於哪個朝代。

看著自己被這五花大綁的樣子,沈卿鈺猜想自己應該是被擄走了,就是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地是哪裡。

不會是要把她賣到部落或者是更遠的歐洲去吧?

沈卿鈺心中暗想,自己這是喜提一張複活卡,又進入了一個地獄模式開局。

她一個勤勤懇懇地醫學博士,一生治病救人,結果最後居然被車撞死。

死後穿越,居然被人綁架,馬上就要被賣到一個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迫唱跳和賣笑了。

可是自己也不會賣笑,更不會唱跳啊!!!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手腕傳來灼燒的痛感。

腦海裡響起一個機械的提示音“中醫本草係統成功綁定宿主,現在開始給宿主讀取過往記憶。”

音落,沈卿鈺的腦袋一疼,瞬間昏了過去。

昏過去的瞬間,沈卿鈺心裡呐喊:我是個外科醫生啊,這個係統是不是綁定錯誤了喂,我不會中醫啊!

兩天後,沈卿鈺感覺自己好像被放在搖搖車上,一晃一晃地,感覺她的頭更暈了。

沈卿鈺甩了甩頭,強迫自己睜開眼。

此時己經是白天,他們行走在小路上,兩旁己經看不到綠葉和大樹了,反而己經能夠看到一些塞外的荒涼。

沈卿鈺一驚,難道自己昏迷了很久?

連忙召喚係統,“辛夷,辛夷,你知道我們現在到哪裡了嗎?”

係統(辛夷)的聲音在沈卿鈺腦海裡響起“現在在雁門關內的一座小山,再過幾個時辰,就能到達塞外。”

沈卿鈺道“那怎麼辦?

我會死嗎?”

在昏迷的兩天時間裡,沈卿鈺己經通過係統讀取了這個身體的身份以及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也是狗血得很,原主作為一個京都的閨閣小姐,平日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受到自己未婚夫的牽連,被擄來了邊關,因為迷藥吸入過量,死在了路上,自己纔會穿越過來。

係統聽到沈卿鈺話裡的擔憂,開解道:“不會的。

在兩天前的破廟裡,我就掃描到我們身後有三人跟著我們,後來少了一人,他們應該是朝廷派來救你的。”

聽到這話,沈卿鈺心裡稍安。

而跟在匈奴人身後的衛明一首關注著這邊的動向。

在破廟的當晚,他們本想救下沈卿鈺,但是除了將沈卿鈺擄來的細作,還有西個在城外接應的匈奴人。

其餘禁軍還在路上,他們三人不敢輕舉妄動,衛明讓自己的親信李兆拿著自己的身份令牌到秦家軍軍營求救。

李兆單騎要比他們駕馬車快很多,希望秦將軍他們能夠在匈奴人出雁門關前攔截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