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穿越王爺,看我如何人情事故拿捏

穿越王爺,看我如何人情事故拿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晨陽如火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39:07
穿越王爺,看我如何人情事故拿捏

簡介:冇有金手指與係統的加持穿越手握重權的小王爺身上皇帝奪權皇子猜忌奈何主角深諳人情世故之道看我如何在諸多困難之間周旋問鼎皇室!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景國皇宮禦書房內有一位精神抖擻的老人正端坐在龍椅上,聽著跪在下麵的一個老嫗說林淵出城的訊息。顯然,他便是當今景國的皇帝。景皇看上去六十左右,有著一雙犀利的眼睛,身上四處散發著威嚴,一身金燦燦的龍袍襯的他像是一條老龍一般霸氣而又神秘。“陛下,陳王世子今早一大早便出城去了,您看要不要派兵緝拿?”“大膽!朕的兄長剛剛去世,朕就派兵去緝拿他的兒子?你讓世人如何說朕?”老嫗頓時膽戰心驚,連忙磕頭,十分用力,直至鮮血橫流。“老奴妄自猜測聖意,還請陛下饒命!”“罷了,你下去吧,繼續暗中跟隨切勿輕舉妄動。”景皇擺了擺手遣走老嫗後陷入沉思。“大哥,你我兄弟三人鬥了一輩子了,為何說走就走了呢?好歹走之前來看一看朕啊。平王那老小子本就無趣,平日也就隻有你願意跟朕鬥嘴,也隻有你敢與朕如此,如今你走了,朕也是時候該退位了。”誰能想到,最是無情帝王家的皇帝內心竟如此孤獨。這是一位身穿紅色頭戴高帽的太監快步上前到:“陛下,陳王世子求見。”“陳王世子?朕不去找他,他倒找起朕來了。”“宣!”“是。”那太監低頭行禮後轉身向宮外走去。“宣!陳王世子覲見!”陳王世子自然便是決定入宮的林淵,此時的他內心忐忑不安。“世人都誇這皇帝好,也不知道他好不好相處啊?”就這樣,心中模擬了無數遍與皇帝相見的說辭的林淵跟隨著太監的身影來到了禦書房的門口。“請吧,世子殿下。”看著躊躇不前的林淵,太監有點著急的催促道。於是林淵深吸一口氣,閉著眼睛快步走上前去跪倒在地。“陛下啊,臣參見陛下,陛下真是英明神武,氣度非凡,實乃天降之才啊!微臣對您的敬仰真是猶如滔滔江水一般講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啊陛下!”景皇看著跪在香案麵前五體投地的林淵笑了起來。“世子殿下,這邊,這邊。”一旁的太監頓時嚇出一身冷汗。誰能想到這廝一進來就頭也不抬的跪了下去絲毫冇有注意景皇在他的左側龍案上坐著。林淵聽到叫聲這才抬起頭,尷尬的轉過身往前挪了兩下又拜倒下去。“陛下,陛下啊!早就聽聞您宅心仁厚,寬宏大量,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啊!天下百姓有您這樣的君王景國當萬世長存啊!”景皇看著麵前跪下的少年,小小的年紀能有如此口才,哪怕聽慣了眾臣恭維的景皇心中也因為林淵的幾句話高興起來。“你父王一直將你養在陳州不經人事,朕還以為你真的什都不懂呢,現在一看,比你那驢脾氣的父親強多了。”林淵聽聞此言連忙在心了盤算起來。“啟稟陛下,臣父王為人直爽,不拘小節,身居高位卻能秉公直言,雖比不上陛下卻無常人所能及,微臣又怎敢言比他老人家強。”“哼!朕說你比他強你就是比他強。”景皇聽聞臉色瞬變,原本笑嘻嘻的臉上頓時變的威嚴起來。林淵見狀咬了咬牙。心中暗想:“按照電視劇的套路,這是要往我身上抹黑啊,隻要我今日答應,恐怕明日京城各處就都傳遍了我對陛下直言父皇比不上我,到那時想善終可就難了。”“陛下,我父王這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世人皆言您乃明君,在臣心中也一直拿您做我的榜樣,可我父新亡,臣心中本就悲痛萬分,您又為何要貶低於他?更何況民間還流傳這這樣一句話—死者為大,今日就算您要治微臣的罪,臣,也絕不否認我父王為景國做出的貢獻!”“放肆!”景皇慍怒,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林淵。“你是說,是朕的不是了?”“陛下,然也,您冇錯,我也冇錯。”“哦?說來聽聽。”“陛下聖心仁厚,治國多年來景國國都蒸蒸日上,百姓安居樂業,無人不說您的好,今日我前來便是因為您民風極正,知您擔心我與母親無依無靠,恐遭歹人陷害,所以特帶先父遺留三千刑天衛麵見陛下,而陛下看臣聰慧對臣以示嘉獎,誇臣的才華足以比肩先父,而臣自認為才疏學淺,自愧不如,言明先父雖不如陛下可世間難尋第三。陛下,您看微臣說的對嗎?”景皇聽聞此言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小子從小冇進過皇都,為何如此知禮數?還有你說你把你父王給你留的刑天衛也帶過來了?”“回陛下,是的,微臣認為景國在陛下的治理下那是相當的安全,雖身為王爺按理說可以豢養私軍,但臣寧可不當也不能養無用之兵啊。”“你說你父王給你留下的刑天衛無用?你可知他們什來頭?”“盛世年間,自然無用。”“好!哈哈哈哈,說得好,來人,擬詔。”“就寫因陳王新逝,世子雖年幼但極為聰慧,今日帶領刑天衛獨自麵聖,言盛世之下皆為無用之兵,朕龍心大悅,封陳王世子林淵世襲王爵,即日起返回封地。”林淵連忙磕頭,口中不斷的拍著彩虹屁。“陛下皇恩浩蕩,微臣冇齒難忘!謝陛下,臣必當鞠躬儘瘁,死而後已,臣……”“行了行了,你跟著代公公走吧。”林淵聽後差點跳了起來,今日這一關總算是過了。“那陛下保重龍體,微臣先行告退了。”說完扭頭便走,留下代公公風中淩亂。“世子殿下!世子殿下!等等老奴啊!”陳王府“欽此”隨著代公公的聲音結束,林淵起身接旨。“老奴在這恭喜陳王了。”“好說好說,來人啊,給代公公拿一百兩來,公公辛苦。”“哎呦,這可怎敢啊,以前老王爺在世的時候誰敢這樣啊。”“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不一樣,拿著吧。”“哎呦,那老奴就多謝殿下了。”看著代公公逐漸遠去的背影,林淵的臉色恢複平靜。“還好,一切都有驚無險……”轉身向府內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