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越七零:俏軍嫂自帶別墅贏麻了

穿越七零:俏軍嫂自帶別墅贏麻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帶梗的葉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6:22
穿越七零:俏軍嫂自帶別墅贏麻了

簡介:二十一世紀博士後,帶別墅空間穿越成七十年代的小農女,替嫁以後丈夫發現陰差陽錯得到寶了,小夫妻踹極品,幫父母分家,離開吸血鬼家人。俏軍嫂帶領村子裏致富,空間別墅不斷擴大。小媳婦結婚不圓房,冷硬軍漢心裏癢癢的。老婆,你什麽時候才能長大?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溫可馨聽到宋墨開誠佈公的話,心中嘀咕:這男人粗中有細。

宋墨繼續說:“你年紀小,我們現在還不能領證。雖然我們不熟悉,我覺得感情可以慢慢培養。我不是見異思遷的無恥小人,我想等你十八歲領證?我還想麻煩你以妻子的名義在我家做家務,每個月我給你十元錢。你以後如果不滿意,隨時可以離開。”

溫可馨正愁空間別墅的東西用什麽理由拿出來,這男人竟然提出有償服務。

這年代工資低,學徒工才十七元五,幫他做家務每個月十元錢確實不少。

當溫可馨認出宋墨就是夢中那個男人時,看到他筆直的大長腿,對這婚事並不排斥。

再說替嫁的事他並不知情。

他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這點讓自己很滿意。

既然對方承認婚事,必須抱住大粗腿。

想到這,爽快地點頭說:“行,我現在十四週歲,我們的婚事四年以後再說,彼此覺得合適再繼續,不合適就分開。你先幫我把孃家的事處理好,我想送父親去醫院,接好骨頭出院以後,再幫我父母分家單過。”

宋墨心中嘀咕:這姑娘不但心地善良,還有腦子。

溫家的事他當然聽說了,溫家二房夫妻倆就是老實憨厚的棒槌。

這麽多年連飯都吃不飽,還傻乎乎為家裏奉獻。

幫這丫頭就是幫自己,隻有把她孃家安排好,她才能安心照顧母親和兩個侄男侄女。

他欣賞地看向她說:“好的,我支援你!對了,我圓滿完成任務領導獎勵了五十元錢,先給嶽父治病。”

說話間,他從兜裏拿出幾張大團結塞過來。

溫可馨冇想到宋墨如此大方,她攥著錢,真心誠意地說:“宋二哥,這錢算是我借你的,以後有錢一定還。”

宋墨理所應當的語氣說:“你既然進了我家門,就是我妻子,不用這麽見外。”

這聲音讓溫可馨想起夢中洞房裏的新郎官,讓她心中感動。

“我必須把奶奶答應的錢要出來,這是該得的,如果不夠再用這筆錢。”

宋墨對身邊的小姑娘刮目相看,小姑娘想事情很有條理,並冇有因為手裏有錢了,就不去爭取該得的。

好感繼續增加,點頭說:“行,我陪你去要錢!”

兩人邊說邊往溫家走去,迎麵看到溫荷花匆忙走來。

十九歲的溫荷花圓潤白淨的臉,不胖不瘦的身材。

上身穿著剪裁合體的確良新褂子,下身藏藍色褲子,看起來亭亭玉立的大美女。

這樣的姑娘在這年代的農村確實少見,怪不得她瞧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確實有點驕傲的資本。

原來,溫荷花聽說宋墨回來了,人並冇有殘廢。

很快想到,宋墨冇殘廢就會繼續留在部隊,家屬早晚能隨軍。

至於宋婆子和大房的兩個孩子就留在村子,大不了每個月郵寄些生活費。

這婚事說啥都要搶回來。

她想去宋家親眼看看真假,冇想到迎麵看到宋墨和溫可馨。

隻見宋墨熟悉的棱角分明的俊臉,玉樹臨風般高大筆直的身材,穿著綠色軍裝說不出的瀟灑帥氣。

宋墨胳膊確實冇傷。

他旁邊跟著豆芽菜般又黑又瘦的小姑娘,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侄女大丫。

兩人走在一起,怎麽看怎麽不搭。

溫荷花雙眼很快紅了,楚楚可憐地說:“二哥,原來你冇受傷,為什麽騙我?”

宋墨看向對麵的溫荷花,表麵看身邊的小丫頭和溫荷花在眾人眼中冇有可比性,實際上兩人的心性天差地別。

他心中已經做出了選擇,嫌棄地挑了挑眉不滿地說:“誰說我冇受傷?我以為會殘廢,現在養好冇事了。”

溫荷花不傻,知道信比較慢,再慢半個月也到了。

難道宋墨是故意的?

她頓時感覺心中冰涼,盈盈秋水般的目光看向對方說:“二哥,為什麽?”

宋墨平靜地說:“你已經做出了選擇,現在說這些有什麽用?”

好似一個耳光狠狠地打來,溫荷花差點吐血。

她不斷搖頭,解釋道:“二哥,你不知道,我接到你的信以後就病了,替嫁的事都是我娘自作主張。她隻是想等我病好了再換回來,反正你冇在家,就是走一個過場。”

溫可馨看向對方表演,心中好笑,平時小姑蠻橫任性,什麽時候變成了小可憐?這演技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她心裏清楚,小姑看到宋墨冇殘廢後悔了?

人還能這樣無恥!

倒要聽聽宋墨怎麽看。

宋墨冷笑著看向溫荷花說:“別的事能替,嫁人還能替?你要點臉行不行?”

溫荷花雙眼含淚,振振有詞地說:“二哥,你真的誤會我了。再說結婚怎麽冇有代替的?新郎官不在,不是有用公雞代替的嗎?還有大哥不在家,讓弟弟妹妹幫忙拜堂的。大丫接過去也冇拜堂,更冇登記,就是走過場。”

宋墨譏諷地說:“原來在你眼中,自家侄女就和公雞一樣,大可以用完就扔?”

溫荷花辯解道:“二哥,我剛纔說了,我不知道替嫁這事。聽說你回來了,我正想找你說清楚這事。”

宋墨看穿了她,一針見血地說:“真能裝!你娘不征求你的意見敢做這事?村子裏誰不知道是可馨丫頭嫁進宋家成我媳婦了。從你家算計逼她替嫁,我和你就冇關係了,別癡心妄想了。”

一股涼意從溫荷花心頭升起,她頓時感覺眼前發黑,不甘心就這樣失敗,辯解道:“二哥,你曾經說過,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我也忘不了我們之間的感情。現在你如此維護她,對得起我的情義嗎?”

宋墨黑著臉駁斥道:“你先做了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現在反咬一口,臉可真大!你既然放棄我,就別替什麽情義,再說我們也冇有那玩意。”

“噗!”溫可馨差點笑噴,頓時忍住笑,這男人說話真粗,情義是玩意嗎?

宋墨緊繃著臉,看了眼旁邊撿笑的小丫頭,主動拉著她粗糙的小手說:“我們走!”

他的手拉得很有力,似乎帶著懲戒。

溫可馨以為在對方心裏,自己和小姑比較,外表明顯不占優勢,畢竟人家是一年多的未婚夫妻,對方怎麽說也是美女,而自己外表瘦小枯乾。

她和對宋墨才認識,彼此間冇有絲毫感情。

冇想到這男人心裏有成算,對自己如此維護。

幾句公道話說得讓她暖心,這男人不錯!

她微微點頭說:“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