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越到蟲族世界成了亞雌

穿越到蟲族世界成了亞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愛吃魚餅的淩霄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22:23
穿越到蟲族世界成了亞雌

簡介:簡介:關於穿越到蟲族世界成了亞雌:PS:女主+無CP+成長文女主雨霖鈴寒假回家被親哥的瘋批前任挾持上天台,在一片混亂中和哥哥一起被其前任拉著墜樓,即將觸地之際穿越到了蟲族的世界…開局冇有金手指,冇有係統,開局掉到充滿勞動改造罪雌的荒星,身體好像還是孱弱的地球女性身體…舉目四望都是激情碰撞的肌肉兄貴哈?你說什麼?冇有作案工具身體柔弱就是亞雌?!啊…行吧。那麼作為一個蟲族中柔弱無力,冇有生育能力的還是黑戶的亞雌要怎麼在這個混雜的星際間苟命?總之這是一個鄉下球人來到星際,邊見世麵邊四處求生的故事…lewen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雨霖鈴正坐在莫莫麵前,她的頭盔已經解除了遮光模式。正目光炯炯的盯著眼前的莫莫,手裡緊緊握住那把戶外刀。

聽到莫莫的問題,雨霖鈴不禁心中歎息一聲。“怎麼知道的?當然不可能知道。”

雨霖鈴隻是找了一個拙劣的藉口讓莫莫主動地在清醒時陷入眼盲口啞的狀態。

雨霖鈴餓了。

並不是生理上的饑餓。

自從看見從沼澤地裡伸出的那幾隻熒光觸手,就開始產生一種心理上的饑餓感。

最初雨霖鈴還以為是自己在驚嚇過度中遭受了汙染,精神上產生了幻覺。但隨時間推移,這股饑餓感始終如影隨形。

每每回想起那些熒光觸手,雨霖鈴就像一個常年酗酒酒鬼看見了陳年佳釀,饞意和饑餓感噬骨蝕心,腦子裡有個瘋狂的聲音在教唆她。

「必須吃掉…必須吃掉!……大補…大補!!!」

雨霖鈴覺得自己要瘋了,她是一個人怎麼可能去吃這種冇有形體的怪物?拿什麼吃?用嘴嗎?!

眼看著離設備上測算的白天時間還有不到兩星時,他們馬上就要脫困了!…隻要忍耐住這個奇怪的幻覺!!!

維生裝置感應到雨霖鈴不斷髮出饑餓信號,猛的給她注射營養物質,但是完全冇有作用!連緩解都無法做到!

雨霖鈴內心十分煩躁、精神難以集中,身上似有千萬隻螞蟻在爬在叮咬!哪怕她想通過進食來壓製這股洶湧的餓意,手邊也冇有任何食物。

在雨霖鈴內心備受煎熬,情緒即將崩潰之際,身旁的莫莫突然驚醒過來!

這一突髮狀況迫使雨霖鈴按下自己翻湧的思緒,俯身摁住想要起身的莫莫…上演一早寫好的劇本!

————————————————————————

【是在你昏厥過去後發現的】

【我被失去理智的拉姆齊按在身下,他把我全部視線都擋住,我看不見沼澤後就徹底清醒過來】

【後來我一個蟲推拉姆齊屍體進沼澤,意識曾有一瞬間的模糊,我冇站穩後倒躺進船內又恢複清醒,才意識到剛剛又一度沉浸在幻覺裡】

【所以我覺得引起幻覺幻聽的原因其實是我們看見了什麼。隻是我們意識被這股力量給扭曲了,一直以為什麼都冇看見。】

【我關閉了探照燈,開啟了頭盔遮光模式,直到現在我還是清醒的。所以我很肯定這點】

莫莫看到雨霖鈴發送來的資訊渾身顫抖起來,怎樣都抑製不住,一想到自己周邊正遊蕩著可以扭曲自己潛意識的未知存在,讓自己明明看到了卻無視它的存在…

【隻要我們一直不看,不出聲,就一定會安全嗎?】

看著莫莫給自己發來的資訊。雨霖鈴模棱兩可的回答:

【至少在你昏睡的兩個星時裡,我們冇有遭遇危險。】

【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劃回岸上,我不會攔你也不會幫你。】

莫莫看到雨霖鈴的回覆,緊緊的閉上了嘴,把自己用安全繩牢牢的綁定在船上。他打定主意,在天亮之前,無論聽到什麼感覺到什麼,都要控製住自己不要動,不要發出聲音。即使心裡害怕的要命,

也乖乖躺平裝聾作啞。

而這頭的雨霖鈴看見莫莫終於消停不再提問鬆了一口氣,但饑餓感也因注意力回籠,反撲得更加強烈!!

空虛和痛苦充斥著雨霖鈴腦海,彷彿一團火焰不斷的燃燒著雨霖鈴的理智。饑餓感像頭咆哮的野獸,不斷的衝擊雨霖鈴的五臟六腑,迫使她去進食。

她轉頭看向幽靜的沼澤,決定嘗試釣上一根觸手再看看要怎麼吃,不然即使捱到天亮,自己也會因這被洪水般的饑餓感吞噬理智,跳進沼澤地裡翻找觸手。

雨霖鈴確定莫莫現在看不見,開始嘗試操控自己的異能。至今為止她知道自己的異能有一攻一守兩種作用:篡奪設備最高權限;防禦外界異能影響。

在雨霖鈴眼裡,自己操控的異能量如往常一般發著青色的微光,這股青光對沼澤中的能量有隔絕抑製作用,將她與危險隔絕開,也將她與獵物隔絕開。

正常人都知道魚竿甩出去的鉤上掛著的應該是魚餌,而不是一顆魚雷。

雨霖鈴忍住噁心,回憶起自己當初被戈林抱在懷裡的時候,他的手曾經撫摸過雨霖鈴的頭頂,她能感應到雌蟲寬厚的手掌下流動著蓬勃的精神力。

冇人能教她怎麼做,雨霖鈴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拿以前看過的小說當參照物。

雨霖鈴不斷在內心的想象著自己的異能變成了戈林的精神力。不知不覺間手中的青光也慢慢變成了淡淡的灰色。

灰色的光出現在救生艇上的一刹那,平靜的沼澤產生一絲波動,緊接著一串細密的氣泡從沼澤深處浮上來,接連在沼澤表麵炸開。

注意到這個異象的雨霖鈴立馬收起的異能。

時間還冇有到。

雨霖鈴無法確認自己的異能是否對這些觸手有絕對的壓製。害怕沼澤地下潛藏的那頭怪物比之前她見到的還要強。所以她打算在天將要亮前的最後一刻正式開展捕獵計劃。

雨霖鈴唯一冇有對莫莫說謊的是,經過翻查所有蟲身上的設備記錄,結合雨霖鈴本人在現場觀察到的現象。這個奇異的存在確實畏懼自然光。

白天的它沉睡在沼澤深處不見天日。隻剩下夜裡活動過的地方遺留的一些能量漂浮在沼澤麵上,形成了雨霖鈴白日裡見到的光斑。這些零星的能量隻能對這些蟲族造成一時的影響,讓他們陷入短暫的幻覺。

而夜晚的它,潛伏在薄薄的泥層下。不知為何鎖定了他們這支隊伍,直接扭曲了船上這些蟲族的意識,讓他們自以為清醒的自投羅網。

離第一束晨光照射大地還有1星分時,雨霖鈴給自己扣上安全繩,模擬出了戈林的精神力,她將這股精神力貼膜一樣貼在墨索尼尼遺棄在船上的船槳表麵,隨後將船槳大頭插進泥沼裡。手虛握住船槳尾端手柄通過插入泥沼的船槳感應觸手襲來的方向。

不多時雨霖鈴感受到一股奇異能量從沼澤深處探向她所在方向,隨後這股奇異的能量蟒蛇般纏上船槳想把它往泥沼深處拖拽。

確定獵物上鉤後,雨霖鈴身上爆發出青光迅速沿著手中握住的船槳攀延,覆蓋住了纏著船槳的那股力量。

雨霖鈴猛地全身發力抽回船槳,將埋在泥沼裡那隻暗紫色熒光觸手也一併抽出了沼澤。

突然被青光包住並被扯出沼澤的觸手顯得驚慌失措,本能的往泥沼裡回縮。但包裹著它的青光一直在侵蝕同化它,讓它動作變得異常遲緩。

沼澤裡潛藏的存在,見自己一隻觸手被什麼東西“鉤住”無法收回沼澤,而且像中毒一般漸漸失去知覺,憤怒的在沼澤裡翻滾。

沼澤一時間猶如無數山峰湧動,雨霖鈴乘坐的救生艇也跟著顛簸起伏。

又一個波濤將救生艇重重地拋起,浪頭爆開無數的氣泡,劈裡啪啦的如煙花在船周炸開!

雨霖鈴感應到沼澤下有好幾道能量正向自己這個方向襲來。

但雨霖鈴緊抓的上鉤的這根觸手不放,在青光包裹住熒光觸手一霎那本能的明白了該怎麼“食用”這個物體。釣上來的觸手如今亮度銳減,變得虛弱無力。

波濤剛回落,泥沼表麵緊接著揚起了七八根暗紫色熒光觸手,猛的正在向這艘救生艇擊來。

雨霖鈴發力將青光覆蓋在整個船上,像給救生艇貼了個膜。正在襲來的觸手突然怔住一時不敢靠近。

趁這個時間雨霖鈴加大力將自己抓住這根觸手更多的拽出了泥沼。其他觸手反應過來想冒險襲擊救生艇。

晨曦的第一束光照進了大地!

感受到自然光,所有觸手瞬間僵住後迅速的鑽回泥沼,隻有被雨霖鈴抓住的這根觸手由於無法脫鉤,在自然光的照射下慢慢變透明,泥沼下麵的本體壁虎斷尾般捨棄了這支觸手。

救生艇另一邊的莫莫不知從何時起,又被嚇暈過去,此時正安詳的平躺在船麵上。

冇有任何其他阻礙,雨霖鈴順利的“吞噬”乾淨了這根觸手。饑餓感也得到了一定的緩解,但是雨霖鈴覺得還是不夠滿足,本能告訴她,還需要更多!

饑餓感被壓下,理智逐漸迴歸,雨霖鈴後知後覺自己前麵像極了紀錄片裡的癮君子,為了這一口什麼都不管不顧,居然被極端狂躁情緒控製做出這麼多過激行為…

雨霖鈴竭力癱坐在艙內,看著籠罩在沼澤上空的霧氣慢慢渲染成橘色,朦朧的恒星漸漸浮出地平線,耀眼的金光被水汽輕輕揉搓開,如絲綢般灑落在這片沼澤地上。

身旁的莫莫也緩緩醒來,看到內屏上雨霖鈴發給他的話,猶猶豫豫的解除了強遮光模式,他看著眼前的橘金色光線愣一小會,反應過來喜悅的哭笑出聲。

他轉頭過來想給雨霖鈴一個劫後餘生的擁抱。卻發現雨霖鈴麵色慘白整個人搖搖欲墜。

喜悅之情被強行打斷。莫莫急忙解開安全繩起身想扶住雨霖鈴,被雨霖鈴伸手攔下。

“我隻是一宿不睡,太困了。趁天亮趕緊劃船回岸,先回營地休整再做打算。”

莫莫點頭讚同了雨霖鈴的想法,連忙劃動手中的船槳和雨霖鈴一起齊心協力向岸邊駛去。

上岸後雨霖鈴收起了救生艇,不管它沾滿泥漿直接背在背上,意思是她來保管。

莫莫嘴唇囁嚅幾下還是冇說反對的話,畢竟在夜裡他自己受驚暈過去兩次。

雨霖鈴出力比他大,現在他們已經冇有了隊長,兩人中的主心骨明顯是雨霖鈴。

重要的設備由雨霖鈴保管也說得過去。

回到營地後雨霖鈴先把身上的裝備還有小隊所有的救生艇也拿進清潔室一同清潔,洗去船底殘餘的泥漿後,雨霖鈴發現救生艇的底部貼著一張紙幣大小的塑料片。

這塑料片貼得極牢,昨夜那般翻江倒海也冇有把它刮蹭下來。

雨霖鈴想起12區的經曆,將貼著塑料片的部位拿近仔細觀察,發現質地色澤和當時自己被厄爾斯放在頭盔裡的塑料片居然一模一樣。

出來之後雨霖鈴一言不發,也不去關心莫莫現在在做什麼。

她太累了…

雨霖鈴吃了自己的那份早餐,漱了漱口,在隻有她一人的休息室隔間內展開自己的睡袋鑽了進去…

莫莫被雨霖鈴這一頓利索的操作給驚到了,他冇想到雨霖鈴心理素質如此之高,在經曆這樣奇幻恐怖一夜後,依然心境平穩能吃能睡。

莫莫目光微動,手摸向腰間裝備囊。他有自己的小算盤,一直以來G小隊伍的任務完全就是靠他這個亞雌去完成的。無論白天黑夜,這一片沼澤對雌蟲的影響太大,對他這樣的亞雌影響微乎其微。

“如果不是智腦強行要6個隊員一起行動…我也不會被這些雌蟲脅迫…我自己完全可以完成70%以上的任務。”

莫莫看向雨霖鈴所在的隔間,但是自己確實需要另一個幫手,他們這次任務選擇的路線實際情況不明。自己耐力確實不如那些粗鄙的雌蟲,要是遇見危險完全無法靠自己逃開……

工作日誌上報的並不是全部,他和雨霖鈴之間依然有巨大的資訊差。莫莫覺得自己可利用這一點。這個亞雌明顯比墨索尼尼和賈斯更好操控。

打定主意後莫莫手從腰間放下轉身進了另一頭的隔間。

聽到腳步聲遠去,雨霖鈴在睡袋裡繃緊的身體才慢慢放鬆……

一覺醒來,雨霖鈴精神恢複了不少,肌肉因昨天過度勞累。仍有些酸脹。她起身做了一套拉伸運動,從睡袋裡摸出自己今日口糧,走出隔間到營地外大石上坐下。

正午的陽光很刺眼,雨霖鈴覺得自己就需要被這種大太陽曬一曬,不然自己在陰暗裡待太久都要發黴發臭了。

“哦,我好像不應該稱呼這個星係的恒星為太陽,應該用它的編號……Ax102-A1的光…嘖!”

莫莫看到雨霖鈴坐在營地外一塊大石頭上,也走過來坐到了他身邊,期期艾艾地試探雨霖鈴對於完成任務的態度。

事到如今雨霖鈴已經不太想去完成任務,但是她不能在莫莫麵前露餡。反正他們兩個去完成任務的成功率要比帶了一大幫雌蟲隊友高多了。至少不用擔心自己身邊的隊友陷入幻覺前來攻擊自己。

“而且這次G小隊團隊任務獎勵頗豐,填補上之前在基地內花銷虧空後還有剩餘…”想到這層,雨霖鈴答應了莫莫的邀請,跟隨他踏上了本次G小隊任務的真正路線。

果不其然,冇有一幫隊員重複性死機導致救生艇走走停停,很快他們兩個就趕在夕陽落山之前提取到了最後一份樣本完成了任務。

搖著船槳回岸上間雨霖鈴想著:“時間還很充裕,先和莫莫一起攜帶本次任務物品返回基地好好修整一番。天亮後再曬會陽…額…Ax102-A1的光再返程。”

“有了這次任務完成經曆,下次申請外出作業我應該不用排很長的隊,很快就能補位到新的隊伍。回去後多找點資料查查沼澤地下存在到底是什麼東西,老祖宗說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要是自己再餓到發瘋,不至於毫無準備的再去莽……”

忽然!雨霖鈴察覺到莫莫身上的設備被他主動關閉!一把同樣製式的戶外刀抵在她後心處!

雨霖鈴略微驚愕但冇有回頭,她感覺到抵住她後背的刀在微微顫抖。

“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被智腦發現的話,你該如何收場?”

“所有隊友都沉在泥沼裡…冇有任何蟲會來撈他們的…你也是!”

雨霖鈴扯起一邊嘴角,她眼睛隻剩下冷漠,抱著一副可惜的語氣對身後莫莫說:

“真可惜…”

“是啊,真是太可惜了……”莫莫此刻也有些感慨。

“莫莫,你也陷入了幻覺,精神海暴亂了。”

“什麼?!”莫莫還震驚於雨霖鈴的話語,冇注意到身上所有設備已經重啟,維生設備瞬間爆發出強烈的電流將莫莫瞬間電翻在地,渾身抽搐一時間竟不能反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