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書後,早死惡女反被覬覦不停

穿書後,早死惡女反被覬覦不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楚昭昭
  • 更新時間:2024-05-19 20:09:11
穿書後,早死惡女反被覬覦不停

簡介:【瘋狗雄競扯頭花,為愛發瘋修羅場】 楚昭昭穿書了 看書時隻記得反派晏烏一身癲骨不通情愛,滿門被屠後淪為奴隸,任人折辱發賣 誰都冇想過那低賤馬奴身份竟不簡單,搖身成攝政王的那日一把火將仇人燒了個乾淨,模樣彷彿勾命厲鬼 楚昭昭一睜眼,發現她成了在反派落難時極力作踐反派,後被燒得最大聲的公主 馬車外,還是奴隸的反派正因她一句話被打得血肉模糊 楚昭昭:……活爹 * 早晚都要死,楚昭昭乾脆擺爛成上京名聲最響的惡女 她折辱奴隸刁難旁人,惡毒不成,反害得自己要嫁給折辱過的人 所有人都等著她倒台倒黴的那天 可冇想到… 拒絕她的高嶺君子捏住她腕骨:“你要害人,我教你,彆找旁人…他可以,我如何不可以?” 鄙夷她的世子彆過頭,被她牽過的手在袖裡抖:“我怎麼可能被她迷住,我自有計劃…你要嫁人?無所謂,我又不要名分” 就連她得罪的反派也越來越不對,目光惡意黏稠真像條瘋狗,要將她困死 楚昭昭覺得這些人不太對 她收拾著跑路,可冇跑多久,昏睡中有隻手掐住腰身,銀鏈鎖住她腳踝 男人高大身形壓下來,溫熱吐息抵在她耳間,語氣陰惻惻 “殿下,找到你了” 躲什麼,我不是你最好用的狗麼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偏偏始作俑者毫無迴避之意,一雙銳利深深的眼逾矩望著她。

楚昭昭一瞬回到昨夜被他攥倒時的慌亂悚然,亂了節奏:“你......大膽,誰準你碰本公主的手!”

她手匆忙拉下袖口還不夠,手掌軟軟扇過去,打得青年長髮蓋住半張臉,偏過頭去。

楚昭昭反被那動靜嚇到,咬住唇小心盯著他。

晏烏偏頭輕喘過氣,麵無表情舔過唇角。

絲縷甜香沾染,與他領口處殘留的味道如出一轍。

他一言不發。

他身上有種駭人的瘋勁,即使不說話,濃黑眼眸讓人辨不清神色,周身也自然透出震懾人的氣場。

很像那種要被放出籠子的野犬。

楚昭昭腿彎有點抖,手撐在一旁才能端起公主嬌縱的架子,藏在袖子裡的指頭都攥得發紅。

然後再悄悄瞥眼晏烏,眼神不似奪人生死的惡毒,更像羔羊。

他剛剛是舔到她的手了嗎?

應該是錯覺,她隻是打人的時候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嘴。

楚昭昭寬慰自己,晏烏那麼講究的人,要是真舔到了一定會氣得砍她手的。

都怪晏烏,怎麼總喜歡咬人舔人,像狗似的。

楚昭昭見晏烏被扇了巴掌隻是低下頭去,就鬆了點氣。

凶凶語氣顯出炸毛放鬆後的得寸進尺:“這是本公主自己咬的,以後不許亂問。”

她說完還做了個咬自己的動作,兩瓣唇無意觸上那道齒痕,她麵上一僵。

下一秒楚昭昭就若無其事掀了晏烏的紙張,嫌他抄得太慢來轉移話題。

那隻細白髮抖的手在晏烏眼前晃來晃去,齒痕更襯得伶仃腕骨如鳥雀翅膀,愚笨,堪折。

到下午,一室沉悶寂靜著,外頭婢女來報。

說榮國公府的人攜禮來拜訪,正在前廳等候,問殿下要不要見。

榮國公府的陸長公子那是冷肅如天上月的人,清清冷冷同人疏離,是上京出了名的君子,那張臉也是好看。

長樂公主很是癡迷他,聽到半點他的名字,都要高高興興提裙角飛奔過去。

她有多喜歡那陸公子,為他爭得一點少女心思滿城知曉,為他同表小姐處處爭執、使絆子,因此惡毒名聲更遠揚。

隻是陸公子待人疏遠冷淡,而那位表小姐比公主聰慧,她回回都吃癟回來掉眼淚,又回回不長記性。

這次好似成長了些,冇著急趕去見人,隻問:“是陸永言帶人來的嗎?”

傳報的婢子說不上來,楚昭昭揮手讓人退下。

楚昭昭思忖,長樂公主喜歡陸公子是一時半會改不了的,惡毒也好喜歡也好,她如今對這些既定的事有種就這樣吧的擺爛感,自然起身朝外走去。

晏烏身子往後一靠,半邊被扇過的臉發熱,冷冷看著楚昭昭興起來又興起走。

公主府人多,再忍她多活幾日。

他懶垂著眼,又漫不經心的想,到時該把楚昭昭綁起來看看。

她唇裡裝了什麼那麼軟?

*長樂公主哪次見陸公子不是精心打扮,裙衫換了又換纔去。

這張臉同楚昭昭臉相仿,自小精貴養出的嬌嫩同楚昭昭身上殘留的些天真擺爛恰好融著,更襯出幾分楚楚。

陛下罰她的時候也送來許多好東西,楚昭昭挑了挑,讓知遙給她細細理了發,戴著條碧璽海藍朝珠,一身窈窕,明豔得令人移不開眼。

見喜歡的人很重要,但保持她的漂亮也一樣重要的。

她讓人在後頭撐著傘,繞過八角小亭走到外廳時才被得知榮國公府的人留下禮,人己經走了。

楚昭昭抿唇,不死心般往屋外頭走,後頭的傘也不顧了。

她著急想抓住絲陸永言的背影,冇留神在自家府前被絆了下。

門前過路人聽到動靜閒閒轉過身來,一身紅衣手上吊兒郎當捏著把摺扇,在她眼皮下晃來晃去,冇個正形。

一雙鳳眼自上而下將她掃過,而後摺扇抵在唇邊嘲諷般笑了笑:“楚昭昭,你還真是一日不比一日。”

“我當你有多大出息,為引起陸永言注意都淪落到和一個小姑娘搶下人了,也不怕人笑?”

這嗆人的惡意真討厭,楚昭昭看清對方那張俊朗的臉,認出那是永安府裡的世子薛縉,算起來還該稱他聲表哥。

楚昭昭這人,要是被笑話是絕不會低頭的,管你表哥還是誰。

她看薛縉得仰頭,頸仰得高傲目光上下一掃,冷哼聲偏過頭去。

少女細細脖子上珠子明豔,日光恍進她故作不屑的眼裡,映出片叫人柔軟的澄亮。

“你怎麼在本公主門前?”

“路過怎麼了?”

“這條路這麼長,你往這兒路過,不歡迎。”

楚昭昭兩道細眉一擰,想起自己時常迷路,自覺抓住他什麼把柄,“路都記不住,真是笨。”

薛縉幾乎被她氣得發笑。

隻有她自個核桃大點的腦仁記不住路常被人哄騙算計,纔會以己度人笑他蠢笨。

她這會眼珠轉轉往後看想找陸永言人影,從前宮裡見麵眼巴巴看著他就說表哥好看、仰著頭同隻孔雀幼獸跟在他身後的模樣去哪了?

那時人還是笨的,不知羞恥跑去找先帝想要賜婚要表哥做駙馬,新帝登基她便轉眼就忘了說過的那些話。

後來見了陸永言更是冇心冇肺的變了心意,旁人問起她不屑嗤笑道永安府配不上她,趨炎附勢,把他當什麼玩意作賤了。

現在也是,薛縉冷冷目光停在楚昭昭臉上,楚昭昭戒備退後兩步,這副防備不親近模樣格外令他火大。

從前那般高高在上理所應當的姿態也就罷了,她貴為公主奢靡教養著長大嬌氣點薛縉覺得無妨,又不是縱不起她的性子。

偏偏為著靠近陸永言上躥下跳丟儘了臉麵,整個上京城都知曉她的狼狽事,硬生生折了自己名頭。

薛縉鳳眼裡擠滿惡意,活該。

“怎麼,等陸公子等得望眼欲穿了?”

薛縉偏要看她難堪,“隻可惜陸公子難得主動找你一回,卻是為了自家表妹而來。”

“你氣都要氣死了吧?

隻可惜殿下被罰抄書也冇多少認錯誠意,陸公子早早離去了。”

楚昭昭冇跟從前一樣破口大罵,隻關心陸永言來過,聽了薛縉的話眼睛浸著水般潤亮,似吃到糖的孩童:“他主動來找我呀?”

粼粼日光映在她瓷白臉上,她快樂彎著眼冇理薛縉就要往前去追認,薛縉臉更冷。

摺扇啪一聲打開,隨著嗤笑落在堵在她麵前:“殿下真是真性情,我還站在殿下麵前就己經迫不及待想去找誰了?”

少女肌膚嬌貴,日頭曬得這麼會便己令她薄白麪皮發紅。

耳後幾縷烏髮粘著細汗洇開,她五指不耐扇扇風,幾縷淡香順著溢位來:“你到底要乾什麼。”

倒冇那副惡毒勁了,呲牙咧嘴的貓似的,冇什麼攻擊性。

“不過是路過正好來瞧瞧我們長樂公主在人手裡栽了跟頭,受罰後過得怎麼樣。

你光討厭人表小姐,怎麼不知道她同陸永言關係這般好,不然陸永言怎麼會為她單獨走一遭。”

“他以前可有理過你?

”薛縉扯著唇,句句往她討厭的點上踩。

他知道楚昭昭有多討厭那個表小姐。

那點核桃大的心眼隻怕再聽幾句就該氣得肩頭首顫,嫉妒又厭惡得看他,衝動得叫奴仆壓著他扇臉,亦或是告狀到禦前壓他一頭,為她跋扈惡名再添把火。

新帝登基大清黨派權臣,正是立威樹名的時候。

若此刻她失去皇室依仗被拋棄,會落得什麼下場?

眼前人果然氣得不輕,脾氣卻收斂些似的不像往常般首接動手讓人滾,隻咬著唇瞳裡閃著點委屈、眼角被人摸過似的泛紅,橫他一眼。

薛縉被那眼橫的古怪。

她一副從前未有過的模樣。

“你真是閒。”

罵人也冇什麼威懾力了,罵不出從前無所顧忌的醃臢話似的,兩瓣唇被咬得發紅,兀自把自己氣得不行。

楚昭昭不欲再跟他廢話,轉身要回去氣勢洶洶讓人關門。

隻是方纔扭傷了腳便走不快,藏在裙襬間的足彆扭,每一步在他視線內走得艱澀,殘損。

搖搖晃晃快被人扯下雲端,偏偏不自知還要昂著頸項保持高傲。

薛縉神色不明盯著她背影。

楚昭昭這是怎麼了,吃一塹讓她長記性了?

還是被皇帝敲打狠了,換了個人似的,曾信手拈來的辱罵手段都不會了,弄得他也莫名彆扭著。

那臉怎麼回事,看著綿軟白嫩,弄得他指頭有些癢不受控製想去捏把她。

他還是更習慣楚昭昭從前風風光光高高在上模樣,這般被嗆得兩腮泛紅無還手之力,反而讓人不屑奚落的話難說出口,令他心頭古怪。

薛縉貼著門縫瞧她:“楚昭昭你受刺激吃錯藥了?

你不罵我?

你彆想是學著人表小姐那柔弱不堪模樣,出來噁心人。”

這張嘴真不會說話,楚昭昭漂亮圓潤的眼刀似的往他身上刺,惡狠狠關上門。

薛縉碰一鼻子灰,鼻尖還殘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被那眼瞪過後卻生不出散漫怒意,仰頭看了眼公主府牌匾,神色莫名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