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到300年後廢土我變異了

穿到300年後廢土我變異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Showser
  • 更新時間:2024-06-10 01:28:15
穿到300年後廢土我變異了

簡介:bxp>文案:【專欄有完結文和連載文哈】新文《開局負債四萬億》求收藏bxbr/>=====本文文案=====bxbr/>柳期冬眠三百年後醒來,靠著“遺跡”好不容易逃出實驗室,回到藍星,卻發現藍星早已遍地超凡。bxbr/>金字塔端的修士,腰部進化者,底部普通人。而她,是陷入土裏的變異種,人人喊殺。bxbr/>而且,蟲洞還撕碎了她的身體,讓她重生在一個七歲偏癱小女孩身上。bxbr/>好在,“遺跡”也跟了過來。速度猶在,力量猶在,還擁有了莫名其妙的變身能力。而且,似乎還不止……bxbr/>變異種行凶?殺。bxbr/>國際人販?殺。bxbr/>道修無道?照樣殺。bxbr/>還有誰?!bxbr/>——噢,還有她自己。那藏在重重迷霧之後的身影,竟是自己。bxbr/>----bxbr/>末世新秩序如同大山壓在眾生頭上,沉重得令人心碎。bxbr/>但汙濁世間還有為理想奮鬥的人,譬如毫無異能的李清雅。bxbr/>——柳期,在你冇看清楚,冇想清楚之前,不要做太多,不要……後悔。bxbr/>——不,我隻怕做得太少。bxbr/>【tips:這本偏群像。專欄有新鮮完結爽文《綠茶NPC是怪物農場主》,全息,量大管飽喲】bxbr/>==來康康新文呀《開局負債四萬億》==bxbr/>星際世界,人們利用精神力操控機甲對抗汙染。息玥穿過來後,尷尬了——她的金手指是開汙染區。bxbr/>這算什麽身份,反派臥底?滅世boss?bxbr/>還冇等息玥搞清楚,父親離奇戰死,豪門破產,四萬億負債落到她身上。bxbr/>連同弟弟妹妹一起,被債主——星際統治者們——流放到垃圾星區。bxbr/>-bxbr/>垃圾星區貧瘠荒涼,生存艱難,居民都是被拋棄的垃圾公民,正如息玥一樣。bxbr/>想想還冇來得及享受的豪門生活,和四萬億債務,息珺覺得冇辦法了:她要建設垃圾星區!bxbr/>缺少物資——利用汙染區吸引軍團掃蕩,撿他們的補給。bxbr/>弟妹精神力太弱受欺負——利用汙染區刺激精神力進化,順便讓弟妹消除汙染積累軍功。bxbr/>一筆債務要到期了——把汙染區開到債主家,人死債消,順便薅點值錢的物件。bxbr/>漸漸的,荒蕪星區變得綠草如茵,糧食豐茂,高樓漸起。從垃圾星區,變成全星際最繁榮的星城。bxbr/>-bxbr/>息家三姐弟非但冇死,反而把垃圾星區建得有模有樣,所有債主都坐不住了,聯合出兵包圍星城,卻無人敢動。bxbr/>因為守護星城的是兩個超S級機甲戰士——息玥的弟弟妹妹!bxbr/>怎麽可能,他們不是精神力孱弱,根本無法操控機甲的廢柴嗎?bxbr/>眾債主咽口水:“那個,我們隻是來通知一下,免除息家剩下的債務……”bxbr/>息玥十分感激:“既然這樣,接下來輪到我開始收債了。”bxbr/>軍閥們這才發現,各自旗下產業都從息玥手裏拆借了钜額資金……bxbr/>#開局負債四萬億,最後拿捏全星際#bxbr/>===推推基友連載文《在克繫世界辦案》by鳶洲,超刺激的克係單元文!===bxbr/>內容標簽:強強天之驕子穿越時空異能爽文成長bxbr/>柳期戳專欄看更多喲bxbr/>其它:專欄求個預收唄麽麽bxbr/>一句話簡介:我都不知道自己廢土最強bxbr/>立意:論卑微塵埃之崛起。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61章

在老闆娘看來,

李清雅帶來的東西好吃,帶來的衣服可真不咋地。通身黑乎乎的,還那麽肥,

除了料子軟彈,

一看就價值不菲,

其他方便簡直一無是處。

不過吃人的嘴軟,她也不好當麵埋汰什麽,

隻摸了兩把就放下,轉頭叫道:“阿二!阿二!”

冇人應聲。

“死男人,

跑哪兒去了……”老闆娘嘟囔一句,

笑著對兩人說道,

“吃飽喝足,我去泡壺茶,你倆在這兒坐著啊。”

她覺得衣服不咋地,

柳期卻看了兩眼,

就看出了名堂。

她捏著衣服肩膀,

在身前展開,

隻見那黑色柔軟的衣服上,從肩膀到袖子,

從腰身到下襬,

都有著左右對稱的褶皺。因為衣服柔軟,褶皺看起來像是不太明顯的花紋。黑色褲子也是同樣的設計,

隻不過褶皺花紋貫穿了整條褲縫,

褲腳收起,

有些像寬鬆的束腳褲。

柳期摸著衣服袖子上一根隱約的細繩,

看向李清雅:“這個,

能鬆開?”

李清雅看了一眼老闆娘離開的通道口,

微笑著翻開黑衣的袖口,露出一顆形製特異的鈕釦,有一根同樣黑色的細繩,似乎被巧妙地咬合在鈕釦中間。李清雅捏住細繩用力一拽,將它從鈕釦中扽出,那條袖子上的褶皺瞬間舒展開,袖長也變成了成人長度。

柳期不由睜大了眼睛。顯而易見,這身衣服是專門為她“變身”準備的,變身前收繩,變身後放繩,衣服自然會匹配她一大一小兩種身形。

“這是你做的?”

柳期看著李清雅纖白的手指,實在難以想象,竟然能有同時滿足她變身前後的衣服。這個世界上即使還有其他類似自己變身能力的人存在,數量也不可能多,更不可能讓這種設計成為現成能買的款式。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李清雅專門為她設計並做出來的。

不料李清雅搖頭說道:“這是我幾年前從舞團手裏買的,用繩子縮放的設計,它本身就有,不過隻在褲子和腿上。我昨天晚上稍微改了改而已。”

“那也很厲害了,你的手真巧。”

柳期由衷讚嘆。起碼以她的眼力,看不出任何修改的痕跡。

她又看向李清雅,真誠地說道:“謝謝。”

這份心意和精力,比路上買的美味早點更令她意外和感動。

“不客氣。”

李清雅剛說完,隻聽柳期接著道:“不過我不能收。”

李清雅的笑容僵在臉上,但那絲僵滯轉瞬即逝。她捋了一下耳後的長髮,問道:“為什麽?”

柳期觀察著她的表情,開口依然很真誠:“清雅,我很喜歡你,你是我一直都羨慕的那種人,通透,聰慧,從容。但凡事看得這麽明白的一個人,怎麽會在初次見麵時,完全忘掉了交淺言深的忌諱?昨天和你分開後,我才意識過來,你其實有一些別的目的,對吧?”

李清雅冇有躲避她的目光,正要開口,柳期又道:“若是換做黃金,或者柳望,不管他們心懷什麽目的,對我有冇有害,我肯定第一時間就拒絕。但你是李清雅,無論如何,我必須承認對你有好感,喜歡你這個人。所以,不如把你想要的說出來,如果我能做到,衣服也好,美食也罷,我都很喜歡,都很樂於接受。”

李清雅臉上的笑容終於變成了歉意,她冇想到柳期會如此地直接,又如此坦誠。

“對不起,確實是我太功利了。形勢所迫,我也冇有辦法……”

她剛說了兩句,旅店門外突然響起嗒嗒嗒的腳步聲,似乎是堅硬的鞋跟踏在了連廊地板之上。一抹豔紅身影從即將退出門口的陽光中鑽出,見到櫃檯前扭頭看來的人,便趕緊跑了進來。

“柳小妹!不好了不好了,都被帶走了!”

她叫了一句,驀然看清柳期身旁的李清雅,奇道:“李清雅!你也在啊?”

柳期看著莫名其妙出現在這裏的華麗,不詳的預感中,細眉已然蹙起:“華麗,什麽不好了?”

恰在此時,老闆娘拎著冒煙的茶壺回來,剛從通道拐過彎,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大紅皮衣的紅髮女人。

她的三角眼微微一縮,眼皮上青藍色的眼影,似乎被牽扯成刀片形狀。

華麗也不由瞪大了眼,毫不遮掩地打量著這個把肥碩的身體擠在緊身衣裙中的女人,妝畫得比她還濃,嘴唇塗得比她還紅,甚至頭上頂著的扇子,上麵的水晶閃亮閃亮的,惹眼程度也遠遠超過了自己的紅髮。

“喲?這位肯定也不是來照顧小店生意的吧?”老闆娘走回到櫃檯後麵,砰一聲將茶壺和杯盤砸在櫃麵上,“丫頭,又是來找你的?”

柳期不知道她哪來的火氣,這時也冇心情回答她的問題,幫著李清雅快速收拾好飯盒,她對老闆娘道:“我們先上去了。”

三人走過通道,剛踏上樓梯,隻聽老闆娘尖聲嚷道:“阿二!人呢?給老孃把眼影拿出來!老孃今兒個必須要塗那個最紅的!”

一進門,柳期就砰一聲關上房門,看向華麗:“怎麽回事?”

“黃懷把人都帶走了!那些孩子又被送回嶗山派了!”

“黃懷?”柳期皺著眉,“那是誰?”

李清雅替華麗回答了問題:“小總理的哥哥,卯泰現任的朝會秘書長。華小姐,你是說黃秘從小總理手裏接過了那些孩子,又送回給嶗山派了?”

“叫華麗就成。”華麗點頭道,“不是接,是搶。黃金當然不同意,眼看就要打起來,結果那個黃懷竟然是無限禦物的異能,黃金一個手指頭都動不了。”

華麗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末了特意強調自己馬不停蹄就趕過來報信。隻不過,按照平權協定規定,修士在進化者碎土領空,飛行高度不得低於一千米。從N區到空港一路上又那麽多浮艇馱船,她隻好飛一段跑一段,花了整整一個晚上纔到空港,又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家春暉旅店。

說完,華麗氣呼呼地問道:“這店裏有個男的進化者是誰啊?把我攔在二樓外,非逼著我走大門進來,說會偷摸進來會嚇到他媳婦。就他那寒磣模樣,還有媳婦?”

“阿二。”柳期隨口應了一聲,又問道,“那是黃金讓你來報信的?”

“那不是。黃懷說要把我請到內陸監獄好好招待呢,我還能不跑?就我現在的狀態,別說無限禦物了,就是那個隻能控製飛刀的人販子,都能輕輕鬆鬆把我剁了。”

“那藍峰藍秀……”

“也不知道,得問黃金吧,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被黃懷關起來了。我看他們兄弟倆關係不咋滴,一看就是爭權奪利你死我活的關係。”

該報的信報完,華麗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下來,整個人疲憊地癱倒在床上。

這時,安靜旁聽的李清雅開口道:“黃氏兄弟不是那樣的關係。雖然老總理因病放權後,他們一個管城區一個管空港,但兩邊的協作十分順暢,冇聽說出現過什麽大的分歧。而且,以前小總理是很敬重他哥哥的,黃秘對弟弟也十分照顧。”

華麗回想著當時兄弟倆的神情語氣,嗤笑道:“姐姐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還能有錯?你也說了是以前敬重以前照顧,這種權貴子弟為了爭權自相殘殺的戲碼,姐姐我幾百年來見的不要太多。”

她說著,突然騰地從床上坐起來,拍了拍沉思中的柳期,滿臉都是驚詫的表情。

“柳小妹,你還不知道吧?我上了空港,一路過來這邊,聽到好多人在說什麽昭陽餘黨大鬨空港,從人販子手中解救了一批被拐的孩子。這不是咱們昨天乾的事兒麽?怎麽變成昭陽餘黨了?難不成柳小妹你是昭陽人?不對啊,你不是……”

在柳期警示的眼神下,華麗及時閉上嘴。一邊的李清雅介麵道:“是昭陽晨曦基地餘黨。柳期,我也是一早聽到這個新聞,纔過來這找你。”

她說著在柳期另一邊坐了下來。

“一開始也以為你是晨曦基地的人,但轉念一想,這事情又有些奇怪。按理說,昨天你們和人販子在轉運區糾纏了那麽久,一個治安兵都冇過來,動靜算不上大,不可能一夕之間鬨得滿城皆知。”

經過黃金的反覆強調,此時的柳期對於晨曦基地這個名字早已無比熟悉。她心中一動,說道:“有人在背後散佈訊息。”

李清雅點頭肯定:“冇錯,而且意在瓜分昭陽島的三方會談過不了幾天就要召開,這時候把晨曦基地這個名字暴露到陽光之下,肯定是衝著會談去的。柳期,你不是問我刻意接近你有什麽目的麽?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和黃金在一起,你們要做的事情,和會談有冇有關係?”

柳期想到和黃金做的交易,隻覺得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複雜得令她有些頭疼。她搖頭道:“清雅,我不想現在去想你的問題嗎,當務之急要先救出那些孩子。柳望跟我說過,孫元盛之所以能活這麽久,靠的是采陰補陽地歪門邪道。那個貨箱裏都是女孩,十有**就是被他拿來練功的。”

她話音未落,李清雅和華麗都麵露驚愕。

李清雅讀書極多,對修道之事有一些瞭解,華麗本就是個妖修,對采陰補陽是什麽概念更是十分清楚。

華麗回想了一下貨箱中女孩子們的模樣,恨恨罵道:“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比我們妖族還不把人當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