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獸世唯一雌性後,我頂不住啦

穿成獸世唯一雌性後,我頂不住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五音先生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29:55
穿成獸世唯一雌性後,我頂不住啦

簡介:【一女多男+萬人迷團寵+帶球跑+升級流+男全潔】喬穗穗一睜眼,穿越到雌少雄多的星際獸世。少到什麽程度?放眼望去,隻有喬穗穗一個胎生雌性!而綁定好孕係統的她,成了大佬們爭相搶奪的對象——帝國軍部的上校,背叛家族隻為讓她給他一個名分。“我以西科塞斯家族的名譽起誓,絕不會讓人傷害你。”原本閒散不羈的皇室成員,為了保護她走上爭奪權力之路。“穗穗,不管你的心在哪裏,我都不會放手。”癡迷科研的變態博士,跪在她腳邊卑微求愛。“喬穗穗,你騙我...你明明也愛我對嗎....你為什麽不看我....”狼族最後的血脈,人前嗜血狂殺,人後變身大狗狗用肚皮給她暖腳。“姐姐,我們狼族一生隻認一個伴侶。你摸了我的尾巴,就要負責啊。”(男人擴列中...)係統:雄性基因越強,獎勵質量越高。喬穗穗:(托腮)讓我來看看今天勾引誰...ps.女主表麵嬌弱可欺實則精緻利己,雄性全是生崽工具人。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長長的白瓷步道上,仆從跪著擦地,試圖把步道上雕刻的獅身人麵獸的眼睛擦亮,由於太過專注,都冇有注意到身旁經過的人,一個轉身踢翻了旁邊的水桶,水漬濺到了一雙華貴的長靴。

“啊,殿下,抱歉!實在對不起!我、我”

仆從慌張抬頭看向來人,頓時一愣。因為對方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他恍若未聞,徑直越過仆從,緩緩走向長廊的儘頭。

“奇怪.那位殿下平時不都是笑眯眯的嗎”

仆從甩甩腦袋,把萊伯利罕見的表情歸因於自己的失職,繼續戰戰兢兢擦地。

萊伯利走出主殿,日光打在他的身上,投在地麵一片陰影。他的髮色在室內看是黑色,隻有在強光照射下,才能看到平時隱藏起來的金棕色,一如他的本性。

得知穗穗被太陽召見後,萊伯利就急急趕來,怕她被為難。冇想到,竟然聽到了他的好姑父要為她結偶的話

藍澤。

嗬。

萊伯利目光冷峻,轉身看向長廊的儘頭。

“是你們逼我的。”

主殿內。

喬穗穗冇有明確表態,既不推辭,也冇答應,隻說需要考慮。

皇帝也明白這不是一錘定音的事,隻交代了兩句客套話,便讓人帶她回去了。

她一路垂眸思索,走到自己的寢殿時差點因為太專注而錯過。誰知剛推開門,就被拉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魯卡?”她從男人的懷抱裏探出頭來,驚訝道:“你怎麽出來了?”

魯卡緊緊抱著她不鬆手,隻給她留著一絲可以仰頭看向自己的空間。他垂眸注視著懷中人,淺淺一笑。

“他們說你出去了,我隻好進來等。你去了好久”

喬穗穗看他身上還穿著醫療艙的特殊衣服,就知道他是擅自跑來的。

“我去見皇帝了。你這樣真的冇問題嗎?傷呢?”

“見到你,我就都好了。”

魯卡用手指輕輕將她的碎髮撥到耳後,眼底儘是溫柔。他有些內疚的說:“對不起,我冇有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見到她連連搖頭,一雙眼睛無比信賴的看向自己,魯卡的心更是化成一灘水,原本冷硬鋒利的五官都柔和了起來。

原來愛意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

他從前不信,更冇有這種感覺,但自從遇到了她,一顆心就無法自拔的想要靠近她,擁有她,讓她為自己笑,正如此刻看見她依賴的縮在懷裏,更是無法言說的滿足。

魯卡的愛像是打開了總閘的水龍頭,傾瀉而出,不加掩飾。

“我會繼續搜查宗方的下落,你如果擔心,我就直接去索特一趟。”

要說一點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但喬穗穗知道宗方不會傷害她的崽崽,因為那是要挾她的籌碼,宗方反而會想儘一切辦法餵養崽崽,好反製她。

所以這並不是眼下最緊急的情況,反而是

“如果我和別人結偶,你會怪我嗎?”

聞言,魯卡一怔,眼皮垂下來,半晌道:“是萊伯利嗎?”

喬穗穗點頭,“是萊伯利,但不是阿什,而是藍澤。”

魯卡在一瞬恍惚後表情凝固在了臉上,又確認似的問了一遍:“藍澤·萊伯利?”

“嗯。”

喬穗穗看他胸腔起伏不定,以為他十分介意,於是心虛低頭,把他的衣角揉皺又放開,放開又揉皺,小聲說:“對我來說,配偶是誰並不重要,崽崽的父親才更重要。”

這話是大實話。

隻有幼崽的基因是優,她才能獲得最高積分,所以幼崽的父親當然很重要。

但魯卡不知道這些,他聽完這句話既心疼又憋悶。

“藍澤配不上你。”

“我知道你會不舒服,但如果不答應皇帝的條件,你就會.”

“不是的,穗穗。”

魯卡捧住她的臉,他人雖然在醫療艙裏,但外界訊息一直由昂斯匯報給他,在得知太陽召見他時他便不顧反對跑來,就是因為他猜到,太陽會利用他自己來要挾穗穗成為萊伯利家族的雌性,以此繁衍後代。結偶儀式上,穗穗的長相和生育能力徹底捂不住了,全聯邦的雄性都知道她是唯一一個胎生雌性,皇帝怎麽會不心動?

可藍澤真的不行.

“我說他配不上你,不是氣話。而是藍澤·萊伯利是孵化中的殘次品。”

“什麽?”

“他雖然繼承了雄鹿獸人的優等基因,但雙目失明,冇有五感。”

“可皇帝說藍澤是他最屬意的繼承人這是怎麽回事”

“太陽冇有騙你。藍澤的天賦是預知,他先後兩次預測到了奧斯蘭的命運,一次是獸人集體狂暴化帶來的災難,一次是雙翼之戰的結果。”

預知?

喬穗穗的眸光閃了閃。

“也是因為他的預測,奧斯蘭在這兩次巨大的災難麵前,成為了星際中唯一一個損失最小的成員國。太陽器重他,並著重培養他,堅信把奧斯蘭交到他手中一定不會有問題。但是我不管藍澤將來是否能成為奧斯蘭新的太陽,如果要我眼看著你的配偶是一個無法照顧你,護住你的雄性.穗穗,我做不到.”

說著,魯卡輕輕吻上她的眼角,鼻尖,最後來到唇瓣。

“他不能像這樣讓你快樂,因為他自己都感受不到快樂。”

他吻的癡纏,含住她的小舌就不放。喬穗穗的手撐在他胸前,怕觸碰到他的傷口,也不敢使勁推。

“魯卡.別.”

“我想這樣吻你.好久了.”

他把她打橫抱起走向床邊,然後輕柔的放在床上。

男人傾身壓過來,控製著力道,既不會壓著她,又將她牢牢鎖在懷裏。

“穗穗,我想在你清醒的時候抱你,可以嗎?”

她隻覺渾身發軟,一隻滾燙的大手在她身上四處遊走。她輕聲哼著,雙手攥住他強壯有力的小臂。

“魯卡,就算這次做了也不會有孩子的.”

男人失笑,好看的眉眼燦若星辰。

“不是為了孩子。”

他閉眼吻住她,吻的纏綿悱惻。

“我想要的,一直都是你。”

聞言,喬穗穗終於不再推拒。

魯卡把她的手舉到頭頂,大手按住她的小手,情動時更是用力握緊,十指相扣。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