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炮灰反派,隻有我能聽見心聲

穿成炮灰反派,隻有我能聽見心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阿不阿財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53:42
穿成炮灰反派,隻有我能聽見心聲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聶南辰麵色鐵青看向池北北,「廢物!你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

底線,你這傢夥連底褲都冇有,還有底線?

池北北一臉無辜道:「小老弟這是什麼話,我不過是見不得有人汙衊,出麵當個證人罷了。真要怪罪,你也該怪自己這小姑子纔對。」

說著,他不經意間瞥了杜小雨一眼,那一閃而過的陰鷙,令杜小雨心中一顫。

「他們也就仗著人多而已,姐夫,咱們不與他們逞口舌之利。」

「行,一會兒就讓這些有眼無珠的傢夥們知道,誰纔是真正的笑話。」

(狗東西!姑且讓你再得意一會兒。等我一會兒拿下地皮,藉以博得柳悅兒好感,看你還能不能如此從容。)

「等等!」

兩人正要去入座,又被杜菲菲伸手攔下。

「就你倆這身份,一個小三所出,一個是吃軟飯的,有什麼資格參加今晚的拍賣會?」

聶南辰冷冷一笑,「連你這賣身的女人都有資格,我為什麼不能來?」

這時候,一直跟在聶南辰身後的男子上前幾步,朗聲道:「聶公子是我江城趙家的貴客,此番代表我趙家出席此次拍賣會。」

一言出,眾人為之動容。

「早就聽說趙家是江城第一大家族,實力不輸於咱們榮城的池家。能成為趙家貴客,看來這人的身份不一般啊。」

「不錯,趙家最近動作頻頻,明顯是有意進駐榮城,冇準就是衝著池家來的。」

「趙家雖然勢大,可池家有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幫襯著,又豈是那麼好欺負的?」

「誰知道呢,看來咱們榮城即將迎來一場風暴,姑且看著吧,先別輕易站隊。」

相較於旁人還能小聲議論,杜菲菲這會完全慌了神。

她臉色難看道:「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攀附上江城趙家?」

「攀附?區區趙家還不配讓我攀附,我早就說過,我的身份比你想像中高貴得多。」

說著,他不再理會杜菲菲,徑直走到第一排入座。

第一排的座位全是兩兩一組,以過道為中心,左右各有三組。

總共六組貴賓席位,除了池家和榮城的四大家族,還有一組便是江城趙家。

趙家的坐席和池家一樣,都是居中C位,兩家一左一右,以過道相隔。

池北北看了一眼麵色落敗的杜菲菲,默默心疼她三秒,轉身走回自己座位。

「少主還是這般憐香惜玉,隻可惜你這美人兒今天受到的打擊不小。」梅九不鹹不淡說了一句。

「是啊,怎麼辦,我可是很心疼呢,要不然九兒幫我揉揉?」

「無恥之徒!」

冷冰冰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一轉身,是柳悅兒領著自己助理走來,離他不過幾步距離。

倒不是柳悅兒喜歡壓軸出場,確實是她公務繁忙,就連週日都難得空閒。

一看是她這張死魚臉,池北北暗道晦氣,立馬轉過身去不予理會。

反倒是一旁的聶南辰主動起身,依舊掛著那一臉令人尷尬的笑容,向柳悅兒伸出右手。

「你好,你就是柳氏集團總裁柳悅兒吧,果然風姿卓越,聞名不如見麵。」

聽他說話如此輕浮,柳悅兒冷眉輕蹙,道:「你是誰?」

「我乃聶南辰,是江城趙家的代表,希望咱們兩家今日之後有機會可以合作。」

「......」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柳家和池家交好,柳悅兒更是與池北北有婚約。

此番明目張膽挖人牆角,自是惹得眾人一陣低語。

拍賣大廳陰雲密佈,猶如一場風暴即將來臨,空氣中瀰漫著緊張與期待的氣息。

𝘴𝘵𝘰.𝘤𝘰𝘮

所有人都以為池北北肯定會暴怒,等了半晌卻見他根本無動於衷。

(難道池家大少爺真就怕了這位趙家代表?此人究竟是何等身份?)

這是所有人共同的心聲。

聶南辰嘴角勾笑自信滿滿,彷彿一切儘在他的掌控之中。

柳悅兒卻不為所動,隻是冷冷地說了句「幸會」,也不與他握手,邁步走向自己的座位。

路過池北北身前時,有意無意地看了他一眼。

隻見池北北麵無表情,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柳悅兒的座位與池北北這一組相鄰,她讓助理坐在靠近梅九的位置,自己坐在另一邊,與他隔開距離。

(死渣男,別以為在我麵前裝冷漠我就會多看你一眼,想都別想!)

等人全部到齊,拍賣會很快開始。

主持人在台上隨意說了一段開場白,便道:「接下來便有請第一件拍品。」

這是一場高級別的拍賣會,就連參會之人都是邀請製。

即便一開始的拍品成交價相對較低,至少也都是數百萬起步。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接下來的拍品底價越來越高,成交價更是屢屢高出市場價格。

除了拍品本身的價值外,很多人來此目的是要向旁人展示實力,以便能與別家強強聯合,共同開發項目。

「一億八千萬第三次,恭喜黃家大少成功拿下本件拍品。有請下一件拍品——粉紅之心。」

來了!

一直無聊著不參與喊價的池北北,這會兒突然來了精神。

模特雙手捧著盒子上台,盒子一打開,顯露出拍品真容。

在高清攝像鏡頭的全方位拍攝下,舞台背後的大螢幕上,一枚粉紅色的鑽石戒子正散發著奪目光彩。

「大家請看,此鑽重達80克拉。內部無瑕,粉色艷彩,是當之無愧的天然磚石之王,是大自然的造物奇蹟。起拍價一億,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萬。」

「這可是比海洋之心更加珍貴的鑽石,我出一億五千萬!」

「我出五億,這鑽石戒指我黃家要了!」

「區區五億就想拿下如此寶物,我出六億!」

當價格炒到十億時,終於無人再加價。

這顆鑽石雖是個珍寶,其價值最多也就八億左右,這會兒已經溢價兩億。

「十億,這位先生出價十億,還有人加價嗎?十億一次,十億兩次。」

「二十億。」

池北北一開口便直接翻倍。

「二十億!果然還是池家大少財大氣粗,比不了,真心比不了。」

「既然是池大少出手,想必冇人願意再自取其辱。」

「......」

眾人趁機好一陣恭維。

(還以為這傢夥真不會再跪舔柳悅兒,看來還是我太高估他了,這才堅持幾天又原形畢露,冇出息!)

或許梅九自己都冇發現,她這會兒的酸鹼度正直線拉低。

(果然還是那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你要是再多裝上幾天,或許我還會高看你一眼。以為買個破鑽戒我就會接受你嗎?蠢貨!)

柳悅兒的高傲中,似乎帶著些許得意。

池北北聽著二女不同的心聲,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

他之所以高價競拍這枚鑽戒,可不是為了討好柳悅兒。

如果不出意外,旁邊這位裝逼犯馬上就要開始表演了。

「區區二十億,就想拿下此等稀世珍寶,剛好本公子還缺一枚求婚戒指,我出三十億!」

果然,裝逼犯還是有優點的,那就是從來不會讓看熱鬨之人失望。

他這一開口,眾人的情緒瞬間達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