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炮灰的逆襲攻略手冊

穿成炮灰的逆襲攻略手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樂景華霄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05:40
穿成炮灰的逆襲攻略手冊

簡介:【堅韌果敢心懷蒼生小太陽x風光霽月瘋批與溫柔兼具小冰山】 葉玄清穿越了! 誰能想到竟然是加班猝死的,誰能想到? 穿越就穿越吧,冇想到成了這個世界的炮灰,但她的眼中卻充滿了堅韌和果敢,她決定為了女子不被壓迫而反抗。 為了改變命運,葉玄清憑藉原主的資訊差,來到了暝秋宗。測試當天,她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氣質,讓眾人對她投以質疑的目光。 “這女的絕不可能入選。”眾人肯定道。 然而,南宮冥月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她。眾人愕然,葉玄清自己也感到難以置信。 “通過。”南宮冥月簡單地評價,似乎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從此,葉玄清成為了暝秋宗的第一位女弟子,在這個過程中,她不斷地尋找真相,而南宮冥月則是一心複仇,兩人的情感也在相互的陪伴中逐漸加深。 在這場未知的旅程中,他們將攜手同行,共同麵對前方的挑戰和未知的命運。 無論何時何地,他們都將相互扶持,共同成長,直至抵達人生的彼岸。 ps:1、修為等級:不入品,鍛體,氣血,築基,元嬰,元丹,造化,開陽,逍遙,聖境,帝境。 2、本文有五卷,五個國家各一卷。 3、女主的複仇在她擁有勢力的時候纔開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翌晨,葉玄清喬裝打扮來到石橋鎮,經過她昨日的打聽,這裡有著北域最厲害的宗門,暝秋宗。

想要獲得扳倒社會的黑暗,在這個世界上隻有成為宗門的弟子纔有翻身的機會。

鎮上有許多修行之人,他們都是衝著暝秋宗今日的入門測試而來,渴望成為暝秋宗的一名弟子。

她來到暝秋宗山門前,一路走來,都是男子,不見女子,在這個世界上,女子隻能待在家裡,相夫教子,不可修行。

葉玄清選擇了一塊陰涼的地方坐下,等待著山門開啟。

她悠閒的靠著樹,聽著旁人講的趣事。

“哎,你們聽說冇,暝秋宗的宗主南宮雪夜仙逝了。”他八卦道。

“這麼突然!什麼時候的事”其中一人詫異道。

“就昨天,把在外曆練的南宮冥月給召了回來。”

其中一人好奇道:“你說這南宮冥月真有傳聞中那樣性格橡木頭,冇有感情”

“誰知道呢說不定測試的時候可以見上一麵。”

木頭難不成是一個書呆子

葉玄清正琢磨著他的模樣,山門便開啟了,一名年輕的弟子從裡麵走了出來,他自信地介紹自己:“我是暝秋宗的弟子吳曉東,我將帶領各位前往殿堂參加試煉。”

葉玄清隨著眾人前行,進入大殿,四名長老分列左右,中央位置坐著一個長髮披肩,身穿白衣,眼神犀利的男子,想必他就是暝秋宗的宗主,南宮冥月。

“本屆測試為驗靈,我宗將挑選靈力強大者作為弟子,請各位自覺上前觸摸驗靈珠。”站在右側的長老宣佈。

隨著眾人上前觸碰靈珠,便能判斷自己的仙力水平,氣血旺盛且仙力強大者,便可通過入門測試。

不一會兒,輪到葉玄清,她從容地走上前。

因她身穿黑袍,眾人看不清她的臉麵,單從氣場上看,此人仙力非凡,不禁吸引了眾人。

葉玄清觸碰靈珠的瞬間,大殿內光芒萬丈。

殿內瞬間一片嘩然。

有人訝異道:“好濃厚的仙力!”

“這仙力水平至少是築基以上吧?”

“天啊,好厲害。”

“肅靜。”一位長老敲了敲柺杖道:“請問閣下,能否摘下黑袍呢”

“有何不可。”葉玄清果斷道。

話音剛落,她脫下了黑袍,隻見一位女子站在她眼前,殿內的眾人再次被震驚到,就連長老們也愣了一下。

眾人詫異道:“女子!”

“怎麼會是女子呢!”

有人質疑道:“假的!絕對是假的!”

南宮冥月拍了一下椅子,一股強大的仙力貫穿整座殿堂:“驗靈珠從不會假,還是,你不信任我宗。”

“自然是信任宗門,隻是北域幾千年來從未有過女子修行。”說假的人立馬道。

“現在你不就瞧見了。”南宮冥月也不再追究道:“允。”

一時間,大殿內再次嘩然。

越長老勸道:“宗主,這……萬萬不可啊!”

南宮冥月抬手示意安靜:“好了,我意下已決,你叫什麼名字”

“葉輕,葉子的葉,輕鬆的輕。”她想了想決定隱藏本名道。

“嗯,葉輕以後你就是我宗的弟子。”

“謝,宗主。”葉輕恭敬道。

幾位長老隻能看著她入了宗門,選擇沉默。

測試很快便結束了,越長老發話道:“留下的諸位,都將是我們暝秋宗的弟子,明日課程將開始,可根據自身狀況自行選擇。”

“宇軒,請你帶領他們去各自的教室。”聞言,宇軒拱手道:“是,師傅。”

“眾弟子隨我來。”語罷,他們便離開了此處,隻留下長老們和宗主。

餘長老略顯憂慮地說道:“宗主,此事恐怕不妥,若是傳出去,恐怕會損害我暝秋宗的聲譽。”

越長老和齊長老也紛紛讚同:“是啊宗主!”

然而,南宮冥月卻淡然道:“我已知她天賦異稟,靈力淳厚,經過深思熟慮,她就是我們暝秋宗的弟子。”

他轉移了話題言道:“越長老,據說永城鎮有女子莫名失蹤,此事或許並非傳聞中所說那樣簡單,明日我打算親自去一探究竟。”

越長老問道:“那需不需要讓我派出的弟子陪同前往?”

南宮冥月婉拒道:“無需,明日我會在自薦的新弟子中挑選,也好讓他們曆練一下自己。”

越長老在一旁同意道:“也好。”

“如果魔神真的降臨,那將又是一場災難。”餘長老歎氣道。

“那就阻止這場災難。”南宮冥月道。

暝秋宗,竹林關。

宇軒帶領眾人來到了住所,並介紹道:“這裡便是各位的住所,竹林關,我宗已為你們安排好了房間。”

宇軒走到葉輕身旁,微笑著說:“這是你的房間,因為你將是我們的第一位女弟子,所以特地為你準備了一個單人房。”

葉輕感激地迴應:“謝謝。”

宇軒也回道:“不必客氣。”

葉輕順著他指的方向來到那間屋子,屋內隻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佈置簡潔。

還不錯,總好過和那群男的混一宿。

傍晚,葉輕從澡堂回到住所,正要開門,一把刀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的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一個人:“彆動,是我送你離開宗門,還是你親自離開。”

聽到這裡,葉輕冷笑一聲,心裡想,我剛來冇多久,就有人按耐不住了。

葉輕用手肘頂了一下那人的側胸,那人後退了一步,葉輕當機立斷一腳踢飛他。

要知道前世的葉輕可是學過跆拳道的。

“還要來嗎”葉輕笑道:“回去告訴你家主子,想趕我走,冇門。”

葉輕走上前,見那人蹲在地上一動不動。

什麼情況不會有詐吧。

葉輕正疑惑之際,那人癱倒在地上變成了一個木偶。

葉輕:“............”

葉輕將木偶撿了起來,它身上畫了一道符。

“我倒要看看是誰想陷害我。”她將木偶收下了說。

她走進屋內,躺在舒適柔軟的床上,葉輕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翌日,晨曦初露,霞光萬道。

一隻鳥站在窗邊,不停地嘰嘰喳喳。葉輕被吵醒,不耐煩地看了看鳥,伸了個懶腰。

正準備起身時,鳥突然開口:“殿內集合,殿內集合。”

葉輕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時,鳥已經飛走了。

她趕忙來到冥月殿,殿內南宮冥月坐在上方,眾弟子都到達此處。

葉輕納悶道,開會嗎這是

她站在了隊伍的末尾,看著一名長老嚴肅道:“近日,永城鎮發生多起女子失蹤案,我宗決定帶領新弟子前往調查真相,有誰願意前去”

底下議論紛紛。

“這.......”

有人擔心道:“我可聽說,有的人一去就不複返了。”

“是啊,據說那裡可危險了,弄不好會丟失性命。”

葉輕聽著他們擔憂這擔憂那的,冷笑了一聲,舉手道:“我去。”

她這一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長老見喊者是她,皺了皺眉:“又是你”

“既然大家都這麼怕死,那我去就好了。”

“你去乾嘛送死嗎”有人笑道。

葉輕瞥了他一眼,見是方纔怕死的那位,笑道:“總好過膽小如鼠者,隻會在背後嚼舌根。”

“你.......”他正要說著什麼卻被南宮冥月打斷道。

南宮冥月嗬道:“夠了,你去抄寫佛經一千遍,明日交給越長老。”

“是,宗主。”他不再多說什麼,瞪了一下葉輕走了。

南宮冥月問:“還有人嗎”

話音未落,兩名身穿藍衣弟子走上前,拱手道:“我等願前去。”

南宮冥月走下台階說:“好,你們三隨我走。”

“是,宗主。”

葉輕跟著他們來到宗門門前,南宮冥月道:“上船吧。”

他們上了船,隨機坐了下來。

葉輕用餘光觀察著這兩位弟子,其中一位身形修長,穿著宗門藍衣,閉目養神,似乎非常注重養身之道。

另一位則望向遠方,當察覺到葉輕的目光時,他轉頭過來,帶著溫和的笑容自我介紹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慕白,旁邊這位是羅墨。”

葉輕察覺到他的笑容如春風般溫暖,想必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老弟子。

她迴應道:“我叫葉輕。”

慕白點點頭:“歡迎你加入我宗,若有困難,隨時可以向師兄求助。”

葉輕聽後愣了愣,心中暗想,其他人都想方設法將她趕走,這位師兄竟然如此歡迎她加入。

慕白看出她的疑惑,笑道:“放心學習。”

“好,我一定會抓住學習的機會。”她笑了笑說。

船隻抵達永城鎮的那一刻,葉輕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四麵環海的城鎮,那是曾經魔神大戰的主戰場,因此,被譽為“魔都”,當年,幸虧有暝秋宗前宗主南宮雪夜的英勇救助,纔有了今日繁華的永城鎮。

葉輕踏上這片土地,眼前的景象令人驚歎,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繁華的都市氣息撲麵而來,這與傳聞中的描述如出一轍。

燈光璀璨,霓虹閃爍,街頭巷尾充滿歡聲笑語,這是一座不夜城。

南宮冥月帶著他們來到一戶人家,那便是永城鎮的縣令,他站在門前,微笑著吩咐:“慕白,羅墨,你們去附近看看有無尋常的氣息,我進去一趟。”

“是,宗主。”語罷,他兩離開了。

“葉輕,你在這守著,有任何情況進來找我。”他囑咐道。

“是,宗主。”葉玄清迴應道。

南宮冥月輕輕敲了敲門,打開門的便是縣令易峰。

他熱情地招呼道:“哎呦,南宮宗主,您終於來了,這幾天我們都快愁死了,請進屋裡來吧。”

“讓您久等了。”南宮冥月微笑著迴應。

“哪裡的話,能麻煩到您我們已經很高興了。”易峰帶著南宮冥月進入屋內。

“快,泡杯茶來。”易峰對下人吩咐道。

“最近鎮上如何?”南宮冥月問道。

“唉,不瞞您說,最近又丟失了幾個女子。”易峰歎了口氣,顯得有些無奈。

南宮冥月皺了皺眉,問:“丟失前可有什麼異常?”

“這………”易峰似乎在掩蓋著什麼,支支吾吾的。

南宮冥月看到他的反應,眉頭越皺越緊。

正要開口時,易峰突然慌忙地說道:“有!他們都說會夢到魔氣。”

“夢到魔氣?是什麼樣的夢?”南宮冥月好奇地問道。

“據丟失女子的人家說,夢中會看到濃濃的魔氣。”易峯迴答道。

南宮冥月沉默了片刻,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夢的?”

“上個月清明後。”易峰答道。

“丟失的地點在哪裡?”南宮冥月繼續追問。

易峰想了想,說:“這我真的不知道,隻知道丟失孩子的家人說,從夢中醒來後,孩子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找不到。”

“試過其他辦法嗎?”南宮冥月又問。

易峰苦笑著搖頭:“全都試過了,我們甚至還請了彆的宗門來看看,還是不行。”

“好吧,我去鎮上再調查一番,如果有新的發現我會及時告訴您。”南宮冥月站起來準備離開。

“那就麻煩您了。”易峰微笑著送他出門。

南宮冥月見慕白和羅墨再次等候道:“查到了嗎”

慕白搖頭道:“未曾察覺到。”

南宮冥月淡然一笑,目光轉向雲霄,說道:“人之所以看得見魔氣,是因為心境不夠純淨。”

隨後,他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符咒,輕輕貼在了門旁的牆壁上,道:“走吧,去酒樓。”

他們到達酒樓後,南宮冥月說道:“今晚,你們安心在房間內休息,切記,凡事皆不能隻看錶麵。”

三人聞言,拱手道:“謹聽宗主安排。”

南宮冥月從袖口中取出一個鈴鐺,遞給慕白道,“若是此鈴鐺響起,便去方纔貼符之處。”

慕白點頭應下:“明白了。”

休息時間已到,三人各自回到了房間。

夜幕降臨,一切似乎恢複了平靜,真相也隨之浮出水麵。

葉輕在夢中忽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院子裡,奇怪的是,為何周圍空無一人?

她往裡走,一個小女孩從拐角處跑了出來。

“娘,你看蝴蝶飛起來了。”

緊跟其後的母親走到她身後說:“飛起來了呢,妍兒喜歡嗎”

“喜歡。”

葉輕看著眼前溫馨的場景,不知何時,眼淚在眼珠子裡打轉。

我這是,哭了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徹在她耳旁。

“葉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