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年代棄女,窮爸媽讀我心暴富

穿成年代棄女,窮爸媽讀我心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泠泠十三絃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27:42
穿成年代棄女,窮爸媽讀我心暴富

簡介:薑曉曉穿書了,成了被重男輕女的家人扔在垃圾桶裏的棄兒。來醫院看病的劉喜花薑大國,意外地撿到薑曉曉,並將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疼愛撫養長大。“撿什麽不好,撿個吃乾飯的賠錢貨丫頭片子。”所有人都說。【媽,有位大人物掉了重要的東西,幫他找到他會重謝】【媽,今晚河堤會決口,得提前轉移倉庫裏的糧食】【包產到戶是主流,大膽的承包呀】家徒四壁的薑大國劉喜花兩口子,按著女兒的心聲走,日子越過越紅火,成了生產隊的首富,原書中高考落榜的薑家弟弟,也考上了首都大學。薑曉曉成年後,出落得亭亭玉立,重男輕女的親媽找來要她聯姻嫁給一個老男人做續絃,好幫嗜賭成性的親弟弟還賭債。薑曉曉:“我姓薑,是薑家女兒,我的婚姻應該由薑家人說了算,齊家的事情不歸我管。”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三隊的人看著那隻野兔,眼中滿是嫉妒和羨慕之情,“哇呀,好肥一隻野兔啊!”

薑大爺滿臉得意,將野兔小心翼翼掛在腰間的麻繩腰帶上,扛起鋤頭朝家走去。

三隊的人心裏很不服氣,一個瘸子居然都能撿到這麽肥大的野兔,自己這個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憑啥就撿不到呢?

他憤憤不平放下扛著的鐵鍬,一屁股蹲坐在旱橋邊上,瞪大眼睛緊盯著周圍。

可等啊等啊,他從大中午等到天擦黑,連野兔的影子都冇瞧見,反被家裏人一頓痛罵,說他不去地裏賺工分偷懶耍滑去了。

另一邊,薑大爺悠然自得地往家走。一路上,不斷有人和他打招呼,但話題無外乎都是關於他兒子不該撿回一個女嬰兒的事。

薑大爺心中暗自冷哼,撿都撿了,說這些做什麽?

再說了,他覺得撿的這個小孫女可是帶著滿滿的福氣呢!告訴他哪裏有野兔,他還真就撿到了肥美的兔子。

不過這話他可不敢隨便對外人講。畢竟,福氣這種東西一旦說破,也許就不靈驗了。

“唉,是啊是啊,大國兩口子要撿回來,我也冇辦法。算了算了,不說他們了,我回家燉兔子去。”薑大爺拍拍腰間的野兔,搖搖頭走了。

村裏人瞪大雙眼,這瘸老頭運氣這麽好?

撿了隻野兔?

-

薑大爺提著野兔回到家。

薑大娘正在為薑曉曉要吃奶粉的事,跟劉喜花置氣,她要薑曉曉斷了奶粉,改喝米湯,劉喜花不肯。

婆媳正慪氣時,薑大爺樂嗬嗬提著野兔回來了,人還冇有走上院子的台階,薑大爺就扯著嗓門喊,“老婆子,人呢?在哪兒?”

薑大娘坐在屋裏,正在納鞋子底,聽到他的聲音,冇好氣說,“你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不掙工分了?大國和喜花昨天前天耽擱兩天,你還提前回來,家裏又有個吃錢的祖宗供著,這日子真是一天也冇法過了。”

“誰吃錢?”薑大爺用鋤頭當柺杖,拄著走上了台階。

雖然薑家場院的台階,也才三個坎子高,但對於腿不好的薑大爺來說,有一個坎子都麻煩。

但今日他心情好,一口氣走了三個台階。

“還能有誰?喜花撿來的這個,不喝米湯,要喝奶粉!這奶粉比麥乳精還貴,這是想要我們老薑家全家的命嗎?”薑大娘在屋裏跺腳拍腿歎著氣。

“纔出生一兩天的小娃,吃奶粉就吃奶粉唄,大些再吃米湯。”薑大爺說。

薑大娘跟人爭吵,頭一次冇有得到薑大爺的幫助,她又驚又氣呼哧呼哧走到大門這兒來,“老頭子,你怎麽幫個撿來的丫頭片子說話?”

薑大娘年輕時長得如花似玉,可家裏成份不好,好家世的冇人相中她,她隻能嫁給薑大爺這個殘疾人。

好在薑大爺也體諒她,平時都向著她,從不要她下地做農活。

但今日一改常態幫別人,把個薑大娘氣得不停地跺著小腳。

薑大爺心說,他當然要幫小孫女了,小孫女幫他撿了野兔,有三四斤重呢!

他到地裏起早抹黑,掙三天公分也掙不到這麽多的肉。

“纔出生兩天的娃,你至於嗎?”薑大爺將野兔從身後的腰間麻繩上扯下來,丟到薑大孃的跟前,“把野兔殺洗掉,燉起來。對了,皮毛剝下來洗乾淨晾曬起來,給曉曉做頂帽子,下半年天冷她正好戴上。”

薑大娘跟人吵架冇得到幫忙,正要發怒,看到野兔,她的脾氣一下子收回了半截。

“哪來的野兔?”她走過去,拎了拎,“好重呢,有三四斤了吧?”

薑大孃的眼裏,露出喜色,一家子前次吃肉,還是去年的年夜飯時。

離現在過了兩個多月了。

“走到路上撿到的,這野兔子憨得狠,儘往石墩上撞呢,哈哈哈,便宜我撿到。”薑大爺心情好,邊說邊爽朗地笑起來。

“現在燉著,晚飯就能吃了。”薑大娘放下手裏的鞋子底,喜滋滋進了廚房。

劉喜花給薑曉曉餵了奶粉,蓋好被子,從臥房走出來,“爸,回來了?”

她倒了碗涼茶,端給薑大爺。

一直冇能給薑家生下娃,還撿了個花錢的回來,劉喜花剛纔又被婆婆一頓說,她心裏很是過意不去。

薑大爺接過碗,往臥房那裏看了看,“曉曉呢?”

“吃飽了睡著了。”劉喜花說,她抿了抿唇,“爸,曉曉的奶粉是醫院給的,不吃放著也浪費,等這罐子吃完了,我再給她喂米湯。”

薑大爺卻搖頭說,“曉曉太瘦了,得多吃點奶粉,大些時候再吃米湯。”

劉喜花眨眨眼,啊?

公公這麽體諒她和孩子?

“爸,奶粉貴,還是算了吧。”劉喜花捏著袖子角,為難說。

家裏太窮了,她實在不好意思讓曉曉一直吃奶粉。

“又不是吃到三歲五歲的,吃到一歲斷奶,家裏還是養得起的。喜花,你別想太多。”薑大爺擺擺手說。

劉喜花睜大雙眼,啊?

吃到一歲?吃那麽久?

村裏娃斷奶,六個月就斷掉了呢!

因為女人也要到地裏掙工分,一直奶著娃冇法做事,娃們的奶都是半歲左右就斷掉了,再接著喂米湯。

但見公公的表情,又不像是隨便說說,劉喜花心裏鬆了口氣,“知道了,爸。”

-

今日的晚飯,因為有野兔肉,大家吃得格外的香。

感覺粥裏的紅薯也比往日香甜了幾分。

晚飯後,薑家人像往常一樣,圍坐在正屋裏,說著明天要做的事情。

他們說的,也是小隊長在收工時給大家吩咐下來的。

薑美華手腳慢,今天隻賺了三個工分,被薑大爺一頓說,“別的婦女賺了五個工分,你怎麽隻賺了三個?”

薑美華紅著眼,捏著袖子角,“我也不知道。”

“你看你,做事做事不行,做家務也做不好,你還嫁得出去嗎?”薑大娘也跟著數落二女兒,“你大姐比你個子還小,她出嫁前每天都能賺六個工分,是咱小隊裏賺得最多的一個。”

【二姑不會做農活,可是會放牛啊,牛兒都聽二姑的話呢。】薑曉曉哼哼著說。

誰說隻會種地纔是能人?

薑美華雖然做事慢,但極有耐心,村裏的牛兒脾氣不好,別人放牛或帶牛兒耕田時,牛兒總是發脾氣不配合,但牛兒到了薑美華的手上,溫順得跟小羊羔一樣,叫什麽就做什麽。

【幫小隊裏放牛喂牛,也能記工分,二姑可以專門放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