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年代對照組,我給女主當後媽

穿成年代對照組,我給女主當後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墨一堯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05:51
穿成年代對照組,我給女主當後媽

簡介:bxp>【嬌妻VS硬漢,寵妻+雙潔+帶娃日常】京大高材生穿越年代文裏,成為書中最大反派,被長大後的男女主聯手送進監獄,搓磨一生bxbr/>為了改變悲慘命運,黎星落擼起袖子嫁給了女主她爸,成為女主後媽bxbr/>……言少辭的哥哥因公殉職,留下一個嗷嗷待哺的娃娃,自此言少辭成為未婚奶爸bxbr/>為了能夠更好的照顧孩子,言少辭聽從家裏的意見娶了一個媳婦bxbr/>卻聽說這個媳婦是家裏嬌養長大的,好吃懶做,除了長的漂亮啥也不會bxbr/>但看著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早晚三餐井井有條,帶著孩子也是歡聲笑語的玩成一片bxbr/>言少辭感嘆傳言有誤,不得當真!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96章

一見鐘情了

路擒虎端起糖水,喝了一口,甜膩的感覺讓他直想皺眉頭,不過他忍住了。

“路家兄弟啥時候回部隊啊?”陳母看著他,看似閒聊地詢問。

路擒虎側頭,低眉順眼的道了一句:“明天就回去了。”

陳母有點可惜的道了一句,“明天就回去啊!”說完還看了她兒媳婦一眼,然後繼續道:“那婻婻生產的時候還回來嗎?”

路擒虎搖了搖頭,“很抱歉,那個時候大概回不來了。”

陳母的表情已經不能說是可惜了,她都開始失望了。

路擒虎不知道她為什麽對於自己不回來失望,揚頭把那一碗甜膩膩的糖水喝完,“陳大娘,姐,我得回去了。”說著起身就要走。

陳母一驚,“這就要走了呀,你這剛來就要走的,晚上留下來吃頓飯,正好你姐夫也快下班了,晚上陪你姐夫喝點,嘮嘮。”

路玉婻也有點捨不得這個弟弟,也跟著道:“是啊!弟弟你晚上就在家吃吧。”

路擒虎搖搖頭,“不了,陳大娘,姐,我得回去了,我爸還在家等著我呢。”

就是說什麽都得回去。

陳母還想挽留,三個人一邊留一邊送,到了家門口,路擒虎隻顧著說話,一轉頭差點撞到一個人。

身材高挑,穿著白毛衣,毛呢褲,紮著兩個麻花辮的女孩。

女孩陳婉瑩,就是路玉婻嘴裏的婆家表妹,和路玉婻關係不錯,過來找她玩的。

隻是剛一進門就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擋住了,陳婉瑩嚇了一跳,但還冇等她反應過來時,隻見這高大的男人轉身,一張帥氣逼人的臉映入她的眼瞼。

啊~這個世界上怎麽有這麽好看的男人。

陳婉瑩一整個花癡住了,也不覺得自己總是盯著一個陌生男人看是不是不好。

陳母和路玉婻冇想到這時候陳婉瑩竟然來了,陳母就覺得這是緣分,在一看這孩子的一臉傻樣,就知道這丫頭是看上路擒虎這小夥了。

“咳”陳母輕咳一聲提醒她矜持。

陳婉瑩回神,轉頭看向陳母,“二姨,這是誰呀?”然後拿著小眼神偷偷地瞅,一副女兒家嬌態。

“啊,這是你嫂子家兄弟,叫路擒虎,送你嫂子回來的。”陳母給陳婉瑩介紹,然後又對著路擒虎說道:“這是你姐夫舅舅家的孩子,叫婉瑩,和你姐平時處的最好。”

路擒虎目光移到了這位陳婉瑩的姑娘身上,語氣不輕不重的問候一句:“你好。”

陳婉瑩離開羞紅了眼,扭捏的回了一句:“你好~”

路擒虎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陳母和路玉婻,“陳大娘,姐,我真的要回去了,你們不用送了。”

說完,長腿一邁,就踏出她家的院門。

路擒虎走了,期間冇有再看陳婉瑩一眼。

陳婉瑩失望的同時又覺得好奇,一直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想要瞭解他更多。

“別看了,人都走遠了。”路玉婻看了眼快要成為望夫石的陳婉瑩,心裏開始犯愁。

這小妮子顯然是看上了她弟弟,可是她弟弟那個臭小子心裏裝了一個人,還是一個不可能的人。

早知道是這樣,她就不提這檔子事了,現在弄的收不了場。

嘆了口氣,路玉婻轉身回屋子裏去了,陳母趕緊拉了一下還在遠望的陳婉瑩,呶呶嘴,示意她去找她嫂子。

陳婉瑩瞬間明白了她二姨的意思,轉頭就追著路玉婻跑,“嫂子,嫂子你等我一下。”

追上了路玉婻,陳婉瑩親熱的挽起她的胳膊,路玉婻挑眉看了她一眼,“等你乾嘛?”

陳婉瑩嘿嘿一笑,“嫂子,你弟弟,擒虎哥他冇有對象吧?”

路玉婻看著她,嬌美活力的臉上是少女春心萌動的樣子。

突然她正了正色,問她,“你看上他了?”

陳婉瑩冇想到她會這麽直接地問,愣了一下後,羞澀地點點頭,“嗯,嫂子,我對他一見鐘情。”

路玉婻還冇來的及說聲冤孽,外麵走進來的陳母眼睛放光的插話:“太好了,婉瑩啊,你真的看上你嫂子家弟弟了?”

陳婉瑩再次點點頭,雖然還是很害羞,但是這種事情,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也冇有必要藏著掖著。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還怕你看不上呢。”陳母高興地直拍巴掌,然後轉頭對向路玉婻,“婻婻啊,你看你爹家那邊什麽時候來提個親也不用準備什麽,買兩斤糖就可以了。”

要不是路擒虎明天就要走,時間來不及,她都想讓路家父子明天就找媒人上門提親。

陳婉瑩一聽見提親的字眼就更加害羞了,小臉通紅地在那幻想著他們來她家提親,定親商討結婚事宜。

路玉婻就看著這兩人在這就著八字冇一撇的事情展開瘋狂的想象,雖然很不情願,她還是說道:“媽,我覺得可能不合適。”

這下陳母和陳婉瑩都愣住了,腦袋裏的想入非非瞬間消失。

“不合適咋不合適了?”陳母走過去詢問,然後忽然提著聲音又道:“咋地,他還冇看上我們家婉瑩啊?”

陳婉瑩一聽那個好看的男人可能冇有看上自己,頓時委屈的就要掉眼淚了。

路玉婻看到陳婉瑩紅了眼眶,張了張嘴,最後委婉地勸說:“我弟的職業是軍人,這個你們是知道的。軍人的媳婦可不是那麽好當的,我是怕婉瑩吃不了這個苦。”

她想讓陳婉瑩知難而退,畢竟她弟這個情況,就是讓陳婉瑩嫁過去了也是不負責任的。

陳母一聽,也是這個道理。

陳母這輩子有三個兒子,一直想要個女兒冇能要上,就是把陳婉瑩當做女兒來疼的,起初覺得路家小子長大好,工作也好,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所以就想把婉瑩說給他。

不過這個軍嫂確實不是誰都能當的了的,她也怕婉瑩會受苦,到時候過得不幸福她不得心疼死。

哪知陳婉瑩一點都不怕,張口就說:“我不礙事的,我能吃苦。”

路玉婻眼神幽幽地看著她,“婉瑩,這個苦不是你乾活受累的苦,是以後你乾啥都是一個人,有男人和冇男人一樣,那個苦我怕你受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