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男主白月光我未來可期

穿成男主白月光我未來可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山海有期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22:50
穿成男主白月光我未來可期

簡介:簡介:關於穿成男主白月光我未來可期:邵卿月穿書了,穿成了早早下線的男主白月光,男主提起來都無話可說的那種。穿書後的邵卿月,隻想在娛樂圈混口飯吃,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綜藝咖,偏偏她總有這樣那樣的黑粉。對此,邵卿月表示:老孃認真拍戲,和同事團結有愛,看不順眼是吧!等到終於有綜藝找她了,邵卿月表示可以放心大膽地表現自我了,麵對討人厭的綠茶男,邵卿月:罵的就是你!男主:她是不是傷心了?我要不要安慰一下她?……直到那天直播,邵卿月柔柔弱弱,欲語含羞,圍觀直播的網友震驚:“花瓶”竟然也有演技了?網友:肯定是錯覺!邵卿月:你們說得對!我就是花瓶男主:所以她是真的喜歡我吧?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邵卿月幸災樂禍,“節目組的劇情,你們設計了多久啊?”

follow

pd是時天啟團隊的老人了,但是這種問題,他是真的不知道,老老實實搖頭,“不清楚。”

不過時導為這個綜藝策劃了很久他是知道的,但這就不必說了。

聞池又仔細看了一眼江家的佈局,忽然開口問,“我怎麼覺得拿到珠寶的密鑰似乎在你手裡?”

“看破不說破。”邵卿月笑嘻嘻的,“你都說是密鑰了,當然要偷偷發大財啊!”

【哎呦,我大清早不想動腦子,你們兩個有話直說不好嗎】

【我覺得隔壁兩組似乎還冇搞清楚上一期的規則呢,還在傻乎乎的到處亂翻呢】

“那我們現在回去?”聞池征求她的意見,“所謂物歸原主,可如果原主不想要呢?”

邵卿月也是這麼想的,“但這一期隻有一個主題。”

強者為王,勝者說話。既然Npc選擇了這樣的方式,他們當然要入鄉隨俗。

“哎呀,怎麼辦?”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兒,邵卿月想想後麵還有六期,冇有聞池這樣的聰明人在,日子簡直是黯淡無光。

“你下一期走了,我哪裡找你這麼粗的大腿抱啊?看看他們幾個,一個個傻乎乎的,被導演賣了還幫他數錢呢,我能指望得上嗎?”

“那冇辦法啊,我現在還冇出道,說不定下一期來個跟你勢均力敵的嘉賓呢?”本來也是,“這一期如果不是曾哥要跟我換手機,我們本來也是競爭對手。”

聞池覺得有必要感謝一下曾誠,如果有機會的話。

“我在想,如果我們每一期都完不成任務的話,會怎麼樣?”邵卿月是懂什麼叫共沉淪的,“如果大家都不走劇情,導演怎麼收場,自己一個人巴拉巴拉講故事嗎?”

“我認為你最好還是不要有這樣危險的想法,導演應該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們的。”聞池好心提醒她,“當然,如果是最後一期的話,你倒是可以試一試,但我覺得導演可能會拉黑你。”

邵卿月果斷認慫,“就隨便說說,也不必這麼當真。”

“走吧,我們去見見助理。”聞池感覺她想紅的念頭好像冇那麼強烈了,趁著轉彎的功夫,問了一嘴,“你現在不急著掙錢了?”

“嗯,我哥回來了,說那幅畫好像有點問題,我現在也就不急著還錢了。”邵乾昌一回來,邵卿月就覺得自己有底氣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因為她哥看起來實在是很可靠。

“就是你昨天讓我打聽的那個謝英傑的事情?我昨天晚上仔細想了一下,這個人也是A大的,好像是學工科的,我之前在校學生會見過他。”聞池有些疑惑,“他跟你們家的事情有關係?”

邵卿月想了一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哥找了人在查,他問我有冇有跟謝英傑發生過沖突,我也莫名其妙?”

“這樣啊。”聞池冇多問。

“說起來,我有一個問題,我明明在學校的官網看入學年份,你應該比我大一屆,但是為什麼你三年就畢業了?我們學校有這樣的專業嗎?”邵卿月也是忽然想起來的,原書的劇情裡,好像是這樣描寫的。

聞池:“你從哪看的?我比你大兩屆啊!”

“是嗎,那是我記錯了?”邵卿月有些疑惑,“可能是我聽誰說過你,然後記錯了吧,畢竟以前跟你也不熟。”

“但是你剛入校的時候,我見過你。”那時候的邵卿月,有點呆呆的,但是一張臉長得好看,“你可能不知道,那時候學校網站上評選校花,你還小小的出了名呢!”

論壇?校花?

“那是什麼東西,真的會有這種網站嗎?”邵卿月以前在海河大學跟著老師長大,也冇聽過有什麼校花評選,原來這裡有嗎,“我以為這種東西都是電視劇裡纔有的。”

聞池嘴角抽了抽,“最早是幾個計算機係的學長學姐自己搭建的平台,好像是幾個富二代出的錢,然後後麵的學弟學妹也不斷在維護和擴展,現在已經很成熟了。”

跟拍導演一個不注意,這倆人就脫離了鏡頭,“你們怎麼走這麼快,說什麼悄悄話了嗎?”

聞池無奈,“直播綜藝就這點不好,等晚上錄完節目再跟你說,我們現在去拿珠寶吧,早點回去吃飯。”

珠寶自始至終就冇變過位置,還在它該待的地方。

吉宅。

看著蔣文旭他們還在翻房間,邵卿月拍拍手,“大家注意啊,我們要拿珠寶,你們要不要來看看?”

杜英倫先出來,“你們找到了?”

“等你們來見證這曆史性的一刻啊!畢竟接下來的故事,不能隻有我一個聽眾啊!”邵卿月看他們都出來了,“聞池,上!”

【來了來了,小板凳搬來了】

【來聽故事了】

【還有預告的,挺好】

“你們四個,一人拉一個凳子坐吧,我去請一個人來,很快。”邵卿月和聞池對視一眼,“我去找人,你去助理房間?”

“嗯,注意安全。”

五分鐘後。

吉宅的庭院裡坐著八個人。

六個嘉賓,吉大師的助理,還有——教書先生。

聞池看向邵卿月,“你說還是我說?”

民國時期,吉家是本地的大戶,有點錢財,家裡夫妻和睦。

“直到有一天,男主人外出走商,一直冇有回來,同年9月,家裡的幾樁生意都不太順利,女主人就穿起男裝外出談生意,勉強算是支撐起來這個家。”

“這不是挺好的嗎?一切順利。”曾誠有些疑惑。

直到那年臘月初三,女主人在後門撿到了一個嬰兒,交給家裡的保姆養著,孩子一日一日長大,還為他請了教書先生。

聞池有點遺憾,“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就不會有意外了。”

邵卿月給他遞了杯水,“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直到江家搬來了這裡,具體的我不知道,但是,江家的實際掌權人應該是吉家原本的男主人,一個消失好幾年的人不知為何突然出現,不知道女主人有冇有認出他。”

“總之,時隔多年之後,保姆忽然覺得這孩子是女主人的私生子,”先前就說過了,“保姆一直對女主人有不滿,她固執守舊,認為做生意這種事是男人該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