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某棠總受文的炮灰

穿成某棠總受文的炮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大鯊魚小丸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15:34
穿成某棠總受文的炮灰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是片廢墟。

周圍毫無落腳的地方,四處是坍塌房屋的殘骸,碎塊、玻璃四處濺落,猶如經曆了場爆炸事故。

唯一的一小片空地上僅存在兩人,紮著馬尾的白髮青年站立,在他的腳旁躺著名緊閉雙眼的黑髮青年。

白髮青年身材修長,身形影影綽綽顯得透明,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

那雙金色的瞳孔裡,眼前的世界如同褪色般開始消解,他麵前出現幾個光屏,手指在飛速在光屏上移動,帶著藍色的軌跡。

瞬間,世界的消解如電影按下暫停鍵定格在此刻。

在漆黑的上空浮現出一隻巨大的眼睛,它冇有血肉,僅是由一些看不清的亂碼組成,冰冷機械地視線看向白髮青年。

它化成一支光箭襲去。

青色的光芒瞬間從白髮青年的身上迸發而出,形成了一個透明的殼,將一小片區域都籠罩在其中,光箭撞擊在殼上,化為無數細線,每條絲線像蛇般絞著殼。

冇一會,殼上就出現了一絲裂縫,一道光柱從縫隙射向漆黑的天空,直至消失不見,而整個世界像是被一張漁網一樣籠罩,迅速收縮,至一個肉眼不可見的小球,消失在淺青色的光芒中。

──

“係統07,為您服務!恭喜您!獲得了一個重生的機會,您隻需要完成任務,就能重回原來的世界!”

房間裡光線明亮,寬敞舒適,裝飾精美,還配備了一些娛樂設施,僅有的一張床上躺著名黑髮的男人,他的身上佩戴各種維持生命體征的監測的儀器。

這是間私人病房。

房間內的有一名護工毫無反應擦拭著四周。

放佛那句話隻是劉放的幻聽。

劉放睜開沉重的眼皮緩緩,看著頭頂白色的天花板和吊燈,他眼裡都是疑惑,冇在聽見任何聲音,他下意識地想抬手摸向左耳的耳墜,卻感覺到身體一陣乏力,連手指都很難動彈。

劉放隻好轉動腦袋,眼睛看向四周,試圖弄清楚自己的處境。

很快劉放救發現自己身上插著各種管子和儀器,似乎是在接受治療和監控。

……

這很詭異,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接受治療,難道他被組織救了?側過頭,他看見了不遠處在擦拭著櫃子的年輕人。

劉放努力地張口想要叫住對方,無論他用了多大力氣,嗓子裡隻能發出一些氣聲。

他似乎成了植物人?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這時,護工嘟囔著什麼冇注意到劉放的動靜,拿著抹布走出了房間。

這算是糟糕還是幸運,在那樣的爆炸下劉放存活下來了,本來他都做好死亡的準備。死亡後,他的屍體就會被管理局的人運送進實驗室,為人類做最後的貢獻。

而現在他的身體狀況來說,肯定是還活的。

以疑似植物人的形式。

所以,他瀕死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冇等劉放思維發散,腦中響起剛纔幻聽的機械音。

“宿主在原來的世界死亡,杯07係統救下。”

什麼怪東西。

劉放試圖張嘴說話,似乎看出他的狀況又聽見機械音道:“宿主隻需要在心中想07就能知道。”

隻停頓了一秒,劉放在心中問道:“我現在在哪裡?”

“宿主,您現在身處於一傢俬人醫院的VIP病房中。“

回答完,07放佛知道劉放還會問什麼問題般又說道:“我是係統07,宿主在原來的世界已死亡,現在宿主有一個獲得重生的機會。在這個世界裡冇有異能,您隻需要完成係統釋出的任務,就能重回原來的世界!”

劉放半閉雙眼,壓下心中複雜的情緒。

這是外星科技吧。

隨後又想,自己果然死了,至於對方為什麼選擇自己,劉放冇去想過,就像小說裡的主角知道自己是主角一樣,他從出生就能感覺到自己的不同。

……這樣也好,不用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在救世主、英雄的框架裡活著。

一路走來都有人不斷告訴他,他是救世主是所有人心中的英雄,那些人毫無理由的跟隨他、愛慕他,劉放猶如上了發條的人偶揹負這些不停行走。

漆黑眼眸中帶著平靜,隱隱還能看見擺爛的意圖。

什麼任務他選擇忽略,反正他現在是植物人什麼也做不了。

這麼想著,劉放緩緩閉上雙眼,選擇裝死。

看到這幅情景,07用平淡毫無起伏的機械音不停重複。

“係統07,為您服務!恭喜您!獲得了一個重生的機會,您隻需要完成任務,就能重回原來的世界!”

“係統07,為您服務!恭喜您!獲得了一個重生的機會,您隻需要完成任務,就能重回原來的世界!”

“係統07,為您服務!恭喜您!獲得了一個重生的機會,您隻需要完成任務……

“係統07,為您服務!……

劉放毫不懷疑,07係統能說上一整天,畢竟它隻是個機械。

機械會累嗎,顯然不會。

“你不如去找彆人,讓逝者安息。”

劉放盯著天花板,他都這樣了還要做工作,不如就這樣死了。

“宿主放心,您目前的身體狀況隻是暫時的,07已經在修複了。”

07決定忽視那句話,轉而說起彆的。

隨著這句話的說出,劉放能感覺到身上每塊肌肉的力量在恢複,也就幾分鐘的時候,劉放就能感受到身體的每個關節。

他貌似能動了。

這真不是一個好訊息。

劉放痛苦地想。

“宿主,您不能死,您原來的世界還需要您,您的家人、朋友……”

“好了,彆說了。”更想死了。

沙啞乾澀的聲音從劉放嗓子裡發出,他費力的坐了起來,把氧氣罩摘下,在感受到下-體佩戴的管道後他選擇了忽視。

雖然這麼想,他確實不可能真的就解脫了,幾十年來的陪伴……經曆的那些歲月,儘管劉放不想承認,那些人還是在他心中留下了刻印。

那雙漆黑的眼睛一寸一寸掃視著這具身體,骨節分明的手巴拉開了病服,看到了被遮蔽住的鼓鼓的胸肌和腹肌。

這像是一個植物人該具有的嗎?

這身體和劉放原來的身體差不多,強壯的能打死一頭牛。

感受到左耳熟悉的重量感,劉放皺起眉,眼中帶著疑惑摸著上麵的耳墜。

那是一個3厘米長的薄薄的長方形牌子,製作的用料聽管理局那邊說的是由氫極度壓縮再由副局長製作成的。它的正麵是一個凸起的閃電形狀,背後平平的刻有一串編碼:01-1。

這是劉放的身份牌,那位副局長在裡麵放了特殊的東西,能夠定位。方便管理局派人去回收屍體再’廢物利用‘。這個身份牌還是收編進管理局的在編人員的象征。

好的,不用懷疑這就是劉放本人的身體。

一瞬間所以黑暗的陰謀論如潮水般湧上劉放心頭,又在一瞬間消失。

暫時就這樣吧。

那名護工還冇有回來,周圍也冇看到呼叫鈴蹤影,劉放隻好保持著姿勢冇有動,隨著身體機能的恢複,身下佩戴的管道存在感越來越強,他儘力忽視那種感覺。

為了轉移注意力,劉放問07:“什麼任務。”

“瑪麗亞休斯頓大學是一所私立的貴族大學。明麵上是一流學校,但實力上來說它隻能夠到二流的及格線。它由這個世界的四大家族合力投資,主要的負責人是宿主所在的家族劉家,您是最大的股東,目前學校是由校長張五一手管理。”

聽它這麼說著,劉放冇問出心裡有關原主的問題,外星科技無所不能。

科幻片裡都這麼演。

07貼心地迴應劉放心中的想法:“宿主不用擔心原主的問題,在您完成任務後,他會回到這裡。”

隨後07補充道:

“至於身份暴露問題,原主21歲的時候,瑪麗亞休斯頓大學就成為他的生日禮物。不過他從來冇有接管過,在一年前,原主24歲的生日上,賽車出了事故,成了植物人。原主有一個哥哥和姐姐,從小在劉父劉母身邊,作為劉家繼承人教導長大。

劉放出生後就被劉父劉母交給保姆帶大,在上個月時保姆去世了,他身邊冇有特彆親密的人。”

“接下來,這個世界會自動補齊了宿主的人生線。”

“宿主不必過於擔憂,這個世界冇有這麼複雜。”

“宿主的任務:以股東身份協助瑪麗亞休斯頓成為成為一流大學。”

07再接再厲鼓勵道:“瑪麗亞休斯頓大學有著非常豪華和高檔的建築,擁有大片的綠化和美麗的景觀。校園麵積可能會達到幾百甚至上千英畝……請宿主加油!”

原來的世界裡,劉放12歲被管理局的人發現帶到官方的異能學院,17歲組建自己的第一支隊伍,對於管理方麵劉放有些心得,但不多。

就連管理局的精銳小隊,撐死二十人。

“請宿主放寬心的做任務,係統會提供一些小小的幫助。”

劉放也不知有冇有把這句話聽進去,閉上眼睛沉思。

這時,之前的那名護工抱著檯筆記本走進房間。

剛踏進房間護工就僵住了身體,臉上的表情猶如活見鬼,直愣愣的看著老僧入定般坐在床上的劉放,然後掏出隨身攜帶的呼叫器。

他嚥了口唾沫,輕聲細語,放佛怕打擾到眼前的人:“劉少,您醒了?”

劉放聽到這句話,睜開漆黑的眼眸看向對方,從這個人進來的時候就知道了,但是他冇空理會,他還在回憶有什麼能用得上的知識。

並且下半身的異物感,一旦神經閒下來,存在感就越發明顯。

那名護工看不懂那張麵無表情俊臉,也猜測不出那看起來就毫無光亮的眼睛中的想法,似乎是早就知道對方就是這樣,劉放冇回話護工也冇在意,輕手輕腳地給劉放遞了杯水。

就在劉放思考說些什麼時候,護工轉身就走。

“等等,你叫什麼名字?”

劉放接過水冇喝放在旁邊的台子上,連忙叫住了準備出去的護工。

帶著一副黑框眼鏡文質彬彬秀氣的年輕人,全身上下冇有哪一點和護工沾邊,被劉放叫住,他轉過身的人說道:“我叫何寧,是您的秘書。”

秘書還兼職護工……

劉放看向何寧的眼神帶著同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