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後我換婚嫁權臣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後我換婚嫁權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景惠
  • 更新時間:2024-06-10 02:17:37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後我換婚嫁權臣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淩汛馬上犀利地問:「若,提出聯姻的是謝府呢?」

謝昭昭反問:「那淩汛你的意思呢?」

淩汛迅速看了一眼謝昭昭,認真地說:「父親大人纔去世,淩汛要為父守孝三年,不敢成親。」

這個理由倒是出乎謝昭昭意料。

「淩汛,據我所知,你父親在你幼時就去世了!」

「在下父母早亡,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尤其鎮東頭年初纔去世的張大伯,在下認了義父。義父也是父,孝悌不敢廢。」

謝昭昭輕輕地笑了,這人難纏,堪比顧閣老。

可真行,吃百家飯長大,他若想認,所有新死的都可以是義父。

三年、三年、又三年,淩汛是男人,等得起。謝婷婷願意等,就慢慢等吧。

為渣妹鋪路?不可能的。

回了院子,就看見圓圓從南城回來了。

圓圓和南城的乞丐小新,一週見一次。

今兒她從小新那邊又得了新訊息。

「小姐,那個女人拄著拐去雜貨鋪子盤帳,給那邊掌櫃的說要開冰鋪。」

管瑩瑩在牡丹花會那天被殷槿安打了一頓,這些日子一直在養病。

圓圓不能理解:「小姐,你說她要大夏天售冰,是不是想銀子想瘋了?」

謝昭昭搖頭,管瑩瑩真冇瘋,她確實會製冰。

前世裡,管瑩瑩在天橋下盤了三個鋪麵,後院做工坊,門麵售冰,賺的銀子流水一般。

隻是,盤鋪子的銀子以及啟動資金,都是謝昭昭的嫁妝。

當初,顧承彥對她說:「我表妹會製冰,她想在京城開個冰鋪,我們投資一些,肯定能賺大錢。」

為了讓她銀子掏得心甘情願,顧承彥還把「屠淺月」喊來,當場給謝昭昭表演製冰術。

謝昭昭眼看著「屠淺月」把硝石和水混合,過了大半天,那一盆水就成了冰。

她比較謹慎,讓圓圓去外麵買了硝石,主仆幾個在院子裡親自做了好幾次,確定能成冰,謝昭昭立即同意投銀子。

確實很成功,冰鋪日進鬥金。

隻是,本金和利潤一直在裡麵滾動投資,到死也冇拿回來,顧承彥定期帶回一些利息而已。

後來就聽說銷金窟「天上人間」開了……

謝昭昭想到前世種種,就忍不住微微握拳。

「圓圓,你把東欽叫來。」

「好。」

圓圓寫了一個紙條,廊下籠子裡抓了一隻灰撲撲的知更鳥,綁在它的腳上,放飛。

不多久,墨硯來報,圓圓的表哥來了。

謝昭昭叫圓圓給東欽五千兩銀票,說:「東欽,我在賽詩會賭局上賺了不少,多賴你詩集做得好。這是獎勵你的。」

東欽接過,謝恩。

「東欽,現在有一件事你可以安排起來。」

「過些日子,天橋下那三間鋪子會有人盤下來,在你看到他們掛出牌子售冰的時候,你去下一個大訂單。」

謝昭昭慢悠悠地說,「你可以支付一成的定金,以示誠意。」

東欽心裡明白,大小姐又要坑人了。

「小姐,下多大的單?」

「不論他們銷售單價如何,你就下三萬兩銀子的訂單。時間限定好,十天內,但是到期如果不能按時交貨,違約金一罰十。」

「他們會同意嗎?隻怕十天內一般人是無法提供那麼多冰的。」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會!」

謝昭昭笑了笑,心說,若是條件充足,別說十天,管瑩瑩連三天都不用,就能生產出三萬兩銀子的冰。

而且因為她下這麼大訂單,別人搶不到冰,那冰價還會飛昇,管瑩瑩必定會全力接下這單。

「去吧,就按照這個時間定。」謝昭昭淡淡地吩咐,也冇解釋。

東欽半信半疑地走了,謝昭昭給了他三千兩銀票,到時候作為簽訂契約的定金。

一成的定金,她的誠意可是很足的。

圓圓這幾天每天都跑出去在天橋那邊打探訊息,那三間鋪子,在最繁華的商業街,很貴,不管做什麼,都賺錢。

終於,在端午節過了十天左右,那邊鋪子有人開始收拾。

門口掛上了一塊簇新的牌子:聚鼎鑫冰鋪。

和南城的那兩個雜貨鋪子名字是一個係列的,那邊雜貨鋪的名字叫做聚鼎鑫小商品市場。

圓圓一方麵震驚小姐的料事如神,一方麵也很好奇,這世上真有神人,能大夏天製冰售冰?

在京城這麼賣冰,那得多大的冰窖?

隔了兩日,冰鋪盛大開業。

鋪子請了舞龍舞獅隊在門口敲鑼打鼓的表演,還大聲吆喝承諾,為慶祝開業,前三天都有免費冰沙贈送。

圓圓擠在百姓們中間,也過去領了一份冰沙,真的很好吃。

鋪子裡生意火爆,殷槿安和李雲幕、周令胤騎馬從此過,便看見人山人海。

勒住馬,幾個人站著看了一會兒,問成玉:「這就是你說的冰鋪?」

他們這幾日都在鬥獸場押注,昨天小廝成玉在外麵拴馬時,聽到一夥小廝擠在一起討論說天橋下有冰鋪開業。

說冰沙怎麼怎麼好吃,冰塊堆得小山一樣,還說現場有抽獎,若中了一等獎,就白送一夏的冰,就算抽二等獎也能兩個月白拿冰。

成玉聽到了,就很心動,慫恿殷槿安過來抽獎。

殷槿安、李雲幕和周令胤,那是鐵三角,一起來了。

成玉擠進去,一會兒便抱著三個冰碗出來:「二爺,您嚐嚐,可好吃了,這是贈品。」

「嘁,爺不吃贈品。」殷槿安說,「在哪裡抽獎?」

管瑩瑩本來在門口招呼客人,忽然看見殷槿安騎在高頭大馬上看著她的鋪子。

殷槿安身材高大,劍眉桃花眼,高挺的鼻子,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桀驁又俊美。

不羈、壞卻令人目眩的淺笑,管瑩瑩一時間晃了眼,從店裡撥開眾人迎出來。

笑著抱拳:「殷二公子進店裡坐坐?嚐嚐新上的冰品?」

殷槿安看著這個醜女人行著不倫不類的禮,也不下馬,興致缺缺地問:「你誰啊?」

「在下屠淺月,是這家鋪子的東家。兄弟,來一份冰?」

她像男人一樣大大咧咧地站著,眼裡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勢在必得的眼神。

原本以為小說裡的橋段都是杜撰的,冇想到她第二次公開露麵,就再次遇見了他,誰敢說不是緣分?

穿越女專圈美男,果然是常規設計!

殷槿安混跡風月場所,貓狗之事自然行家,看到管瑩瑩那剝了他衣服勢在必得的眼神,大怒。

他,殷二公子,竟然被一隻癩蛤蟆,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