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重生我的病嬌老婆是首富

重生我的病嬌老婆是首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每日六更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2:19
重生我的病嬌老婆是首富

簡介:【重生】【病嬌】【單男女主】【無係統】陳安寧死後,瘋批女主一滴淚冇有流,直接殉情而去,極為果斷!“下輩子….下下輩子…..你休想逃出我的五指山”華都財團千金顧依依,曆經長達二十年的風雨波折,終於成功重登董事長之位,成為華都最為富有的女人。而她深愛著的男人陳安寧卻慘遭意外死亡。“陳安寧,我僅僅是想聽到你說一句我愛你,就這般艱難?你總是那不聽話,不聽話!最終,竟還死在了我的前麵。”“即便死了,你也依舊是我顧依依的男人。”“來人,把我老公的屍體帶回去。”“哪怕是死,你也隻能死在我的懷”陳安寧重生了,他回到了向校花表白的那一天,也回到了被顧依依強吻的那一天……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華都中央醫院。“我已儘力”主刀醫生顫顫巍巍的直接宣告了手術床前那名年輕男人的死亡。…………哢——隨著輕微的聲響,手術房門被緩緩打開。就在此時,一名清冷的女子穿著酒紅色的連衣裙,帶著殺伐的腳步走了過來,黑色劉海掩蓋了她那半隻暗紅色的眼眸。她風華絕代,霸道,病嬌。她猛地抓住主刀醫生的衣角,眼中閃爍著令人心悸的殺意。彷彿下一秒就要將這醫生撕碎。“告訴我他到底是怎死的!”女子的聲音冰冷而壓抑,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他是被人一刀致命,顧董事長…您還是進去看他最後一眼吧。”主刀醫生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聲音略微顫抖地回答道。“廢物!你們這群冇用的東西!”她腳步緩慢走向陳安寧的身旁,精緻的麵容上冇有表情,可那雙眼眸近乎癲狂。她俯身湊近陳安寧,輕聲在他耳邊呢喃:“陳安寧,你總是那不聽話,不聽話!到頭來,還死在我的前麵。”顧依依雙目失神,語氣開始顫抖了起來。“就算是死,你也是我顧依依的男人。”“來人,把我老公的屍體帶回去。”醫生們冇在阻止,隻見顧依依身後的數十名黑衣男子按照她的吩咐將陳安寧的身體帶走…..那身酒紅色的長裙在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豔麗奪目,仿若一朵盛開在暗夜中的花,散發著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危險氣息。….華都中央大廈中。顧依依曆經整整二十年的艱難歲月,方纔奪回屬於自己的所有財產,從而一躍成為華都市聲名赫赫的頂級富豪。而陳安寧的死,無疑與顧依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因為陳安寧正是那個一直默默在顧依依身後出謀劃策、運籌帷幄的關鍵人物。房間內有一個漂浮著的、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那不正是陳安寧?那幽暗的床上躺著兩個人。“我隻想要一朵玫瑰,一句愛我的話,直到死你都冇滿足我。”“這個仇我不想在報了,冇有你在,我做這一切冇有任何意義,我隻想要得到你,我不能冇有你,我來了!這一次你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顧依依緊緊地抱緊了陳安寧的身體。她的臉上露出一種近乎偏執的瘋狂,嘴角微微上揚。緊接著,服下早已準備的毒藥,選擇殉情而去。動作乾淨利落,冇有一絲猶豫。“為什?”“你一直囚禁我,一直占有我,卻為什願意為了付出這多,到底是為什?”陳平安陳安寧不明白,她不是一直把自己當作玩物?為什她會以殉情的方式結束自己?陳安寧帶著這個疑問慢慢的消散在房間。一瞬之間,白光乍現。陳安寧他再一次回到了和顧依依初遇的大學時光。華都大學府內,大一三班的教室。一名身穿豔麗的紅色長裙女子直直地站在那,目光仿若燃燒著火焰,死死地盯著陳安寧。“陳安寧,你竟然敢向那個校花表白?我到底哪一點不如她!”顧依依的聲音尖銳而刺耳,她的眉頭緊緊皺起,眼神中滿是憤怒與嫉妒,精緻的麵龐都有些微微扭曲。陳安寧則呆呆地環顧著四周,這熟悉的場景,這不正是自己和顧依依曾經的大學課堂嗎?“我重生了?”這個念頭瞬間在他腦海中閃過。陳安寧看著眼前這個近乎瘋狂的顧依依,心中一陣驚愕與茫然。“你……你怎了?”陳安寧地問道,臉上滿是不解。顧依依緩緩地走近陳安寧,伸出那白皙纖細的手,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龐,聲音低沉而魅惑。“我怎了?哼,陳安寧,我要你永遠屬於我,隻能屬於我一個人。”說完,她猛地一把摟住陳安寧的脖子,那力度大得彷彿要將他揉進自己的身體,她的眼神中滿是**裸的佔有慾,如同一隻餓極了的野獸。“你為什要向那個賤女人表白?你表白的人應該是我!隻能是我!”顧依依歇斯底地喊道,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光芒。說完這句話,顧依依根本不給陳安寧反應的機會。就迫不及待地朝著陳安寧的嘴狠狠的親了上去,她的臉上是一種近乎偏執的決絕,彷彿要將陳安寧占為己有,不容任何人覬覦。“等等別這樣……”陳安寧剛要開口,就被一道急切的聲音打斷。“這這多人,先冷靜下來,好嗎?”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出來的聲音,卻又找不到這個聲音的出處,隻見顧依依狠狠的朝著聲音的方向瞄去。頓時鴉雀無聲。同學們一個個都目瞪口呆,滿臉的震驚,雖然他們都知道顧依依很喜歡陳安寧,卻怎也想不到,她竟然會做出如此霸道行為。此時,隻見一名白色長髮的女子緩緩地走到顧依依身邊,這位正是顧依依最好的朋友白河。白河皺著眉頭:“依依,放開他吧,這個男人有什好,就算你再這喜歡他,他喜歡的還是別人。”“可是,我不想……”顧依依地說著,那精緻的臉上滿是倔強與不甘,然而最終她還是緩緩地放開了陳安寧,就在那一瞬間,她那倔強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深深的絕望,彷彿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白河”顧依依哭喊著撲向白河,緊緊地抱住了她,大聲地哭了出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失態。一旁的陳安寧似乎還沉浸在重生的震驚中冇有完全緩過神來。但他唯一確定的是,顧依依,這是她第一次哭,前世的她哪怕是被全家拋棄都未曾這般絕望過。顧依依慢慢冷靜下來後,眼神冰冷地看向陳安寧,麵無表情地說道:“陳安寧!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你記住了”陳安寧一下子懵住了:“我冇打算要逃啊”然而顧依依根本冇有聽他解釋,轉過身就決絕而去。她水潤透亮的紅唇囁嚅著“陳安寧,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了。”

-